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是逃是扛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40 2019.10.17 19:05

  “汪老鱼?”高杰义的眉头皱了起来。

  金老毛忙点头:“对,反正我听到的就是这些,我可都告诉您了。不过您得记住了,这事儿跟我没关系,我可什么都没跟您说。”

  高杰义宽慰道:“放心吧,这事儿跟你扯不上关系,多谢你了。”

  金老毛笑着道:“我还得谢您呢,要是没您呀,我们家还过不上现在的好日子呢。人家于老爷说了,是您跟他说让我们家小毛去给他家当车夫的。”

  高杰义回道:“没事,应该的。”

  金老毛道:“那我先走?”

  “好,慢走。”高杰义起身送金老毛。

  回来之后,高杰义面色有些沉重,他也没想到汪老鱼居然这么大胆,还真敢打听他们的事儿。

  他仔细反思上次忽悠走汪老鱼的事情经过,他越是反思,脸色也越是难看,他意识到上次的计划中出现了很多漏洞。

  自己还是太不成熟了,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当时时间又紧迫,自己就想着怎么把汪老鱼给忽悠走,所以自己是怎么夸张怎么来,怎么吓人怎么来,所以留下了不少破绽,现在麻烦就要上门了。

  高杰义眉头拧成了一团。

  汪老鱼、腰刀房三还有会友镖局,这些全都是他惹不起的角色,可是在这短短几天时间,他却把这些人惹了一个遍,还真是够刺激的。

  可是高杰义细细回想,自己压根也没想惹到任何人啊,怎么全把人给得罪了。怪谁,怪这个没法讲理的世道。但凡能有个讲理的地方,高杰义也不至于搞这么多事情。

  可这世道已经这样了,他也无力改变,只能在倒霉世道的夹缝之间求生存。

  晚上他们就约了会友镖局的人一同用饭,都怪自己暴露的太多,怕是今晚就要露底了,这还真的有点麻烦了。

  高杰义面沉似水,这一刻,他真的有一种立刻收拾东西逃走的冲动。艺人说惨也惨,说不惨也不惨,艺人是经常被流氓混混欺负,但是他们都是跑江湖的,得罪人了大不了卷了铺盖走人呗。

  但是很多艺人刚在这里闯出名气来,突然抛弃掉所有观众,去换一个地方重新开始,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重头再来的勇气的。还有就是这个世道本就这么操蛋,你去哪儿都一样。

  前面秦致远就问过他,一切都让他来做决定,到底是留在这里想辙平掉所有事儿,还是收拾铺盖走人。

  高杰义前面还犹豫呢,现在见自己的身份马上就要暴露了,或许明儿汪老鱼就要带人上门报复了,那自己还不得完蛋?

  高杰义几乎立刻就倒向了逃跑这个选项,这还有什么好等的?赶紧溜呗,这里也没家没业的,也没什么好牵挂的,大不了换个地方接着说书去呗。

  再说手上还有四百大洋呢,足够潇洒好一阵了。

  说干就干,高杰义立刻站起身来,转身就往里面跑,他要告诉秦致远他的选择。可高杰义起的太快,一不小心就撞到了身旁的桌子上。

  “喔……”高杰义顿时发出一声痛呼,捂着裆,痛苦地蹲了下来。

  好疼。

  男人最疼。

  “师哥,你没事吧?”小屁孩吕杰诚跑过来了。

  “没事。”高杰义疼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师哥,你撞哪儿了?”吕杰诚还问呢。

  高杰义哪好意思说,就是摆摆手,痛的咬着牙道:“等你长大了,就……就知道了。”

  “啊?我还不大吗?疼吗,要不我给您揉揉?”吕杰诚没明白。

  高杰义道:“你少给我胡说八道,去把师父找来,快去……”

  吕杰诚还问道:“找师父干嘛,是让师父给你揉吗?”

  “滚蛋。”高杰义从牙缝里面挤出来字来,骂道:“赶紧去,我们要走了。”

  吕杰诚问道:“走了?去哪儿?咱们不说书了吗?这马上书座儿都要来了。”

  高杰义的疼痛这才稍稍缓过来一点,他忙道:“还说个屁书,赶紧逃命去吧,再磨蹭,我估计我们都要被人打死了。”

  吕杰诚吓一跳:“啊?有人要打死我们?”

  高杰义喝道:“少废话了,快去吧。”

  吕杰诚明显有点慌乱,他道:“那……那……那我们去哪儿啊,我我我都没离开北京城,谁要害我们啊,我们去别的地方就安全了吗?我们还回来吗?”

  这一句话把高杰义问的是一愣,去别的地方就安全吗?就这个倒霉的世道,自己几个跟弱鸡似的小艺人,去哪儿能是安全的?谁又能来保障自己的安全,难道每一次遇见事情都跑掉吗?这个世道不变,自己跑到哪儿又能不一样?

  难道自己就这样跑一辈子吗?难道自己从小长大的北京城,往后余生自己再也不能回来了,就要躲一辈子吗?

  高杰义陷入了深思之中,连疼痛都顾不上了。

  “师哥,师哥。”吕杰诚又叫了两声。

  可高杰义却跟魂游天外似的,压根没有听见吕杰诚在说什么。

  吕杰诚疑惑地挠挠头,他四下张望,突然眼睛一亮,道:“哎,师哥,你钱掉地上了。”

  高杰义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低头一看,正好看见了掉在地上的几个大洋。许是他刚才动作过大,才弄在地上了。

  这大洋是佟小六给他的,让他买点补品补补身子的。高杰义又浮现出了佟小六那温和笑着的模样,他结婚那么需要钱,天天没日没夜去八大胡同唱曲赚钱,就这样,还给了自己十个大洋让自己买东西补身体。

  自己跑了是简单,可六哥呢,六哥怎么办?六哥跟大莲的事儿又怎么办?高杰义脑中又浮现出了佟小六那张被打的没人样子的脸庞,高杰义低头看着掉在地上的大洋,心中的怒火在升腾。

  “师哥。”吕杰诚小心翼翼戳了高杰义一下。

  “不去了。”

  “什么?”吕杰诚没听清。

  高杰义大声道:“不逃了,逃能逃一辈子吗?我还不信我搞不定了,就算搞不定……等搞不定再跑。”

  高杰义怒而起身。

  一不小心又撞了。

  “嗷。”高杰义捂裆再次痛苦蹲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