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当年小爷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73 2019.10.31 20:11

  大嘴张啸轮这说话真是天上一脚地上一脚的,刚刚还说镖局里面没这个人呢,现在怎么冒出来一个更厉害的了?

  连当年的神拳宋老迈都尊人家一声小爷,这他娘的得是什么样的神仙人物啊?宋老迈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啊,那是能跟八卦掌创始人董海川论兄弟的绝代高手啊,就这样的人物,还得叫人小爷。

  我靠。

  汪老鱼腿都在发软,自己别是惹上这么个角色吧?

  马三儿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再回想当日场景,他是觉得那人的武艺有些奇怪,跟传统的路数不同,可要是连神拳宋老迈都尊为小爷的人,武艺跟寻常人不同,那自然也是正常的。

  汪老鱼则是想的更多,他为什么会觉得不对劲呢,给李中堂保过镖,那得多少年的事儿了,李中堂都死十七年了,会友镖局都换了两代当家的了,现在是四大亭共同做主的时候,那人得多大年纪了?那么大年纪怎么会有这么小的孩子?

  可现在听起来就有点对上了,小爷啊,这年纪可不得很小么,如果那时候刚二十岁,那现在不过五十左右,正当年的时候,有个小孩也在情理之中。

  不会真是这个人吧?

  汪老鱼脸都绿了:“张八爷,您可得把话说瓷实了,那高人到底是谁啊?”

  大嘴张啸轮摸了摸脑袋:“这我上哪儿知道去啊,我那时候还小呢,再说我当年就听老辈人谈了那么一嘴,我们其他师兄弟也不知道啊。不然你去问我们当家掌门,说不定他知道。”

  汪老鱼脸当时就垮了,他就一个菜牙子,哪有这能耐啊。

  八指郑勇皱眉琢磨道:“八爷,您说汪老鱼遇到的那人有可能是当年的那个小爷吗?”

  大嘴张啸轮皱起了眉头。

  汪老鱼心都快跳出来了。

  大嘴张啸轮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那我不知道,但如果真是那小爷的话,那他轻飘飘一掌拍碎青石板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连我们老掌门都尊他为小爷啊。”

  汪老鱼都快听得要晕过去了。

  大嘴张啸轮又道:“而且我好像听说他就是练内家拳的,拳劲可柔可刚,柔时如缠绵细水,源源不绝,刚时如大河断瀑,刚猛绝伦。”

  汪老鱼听得眼前更黑。

  八指郑勇比他稳得住一点,他对张啸轮道:“张八爷,您再帮忙回忆回忆,看看还能不能想起点什么?”

  一向话痨的大嘴张啸轮罕见地安静了下来,仔细回忆起了当年偷听到的镖局秘辛,时间隔得有点久了,他都有点记不太清楚了。

  汪老鱼和马三儿都提醒吊胆地看着张啸轮。

  张啸轮回忆了好一会儿,慢吞吞道:“我记得镖局的人对这位小爷有些讳莫如深,都不肯说起关于他的事儿,所以我也不知道他跟我们镖局是什么关系,两者有什么渊源。但是我当年听说这位小爷背着一口宝刀,常年用青布缠包着,未曾见过他拔刀。”

  “我们老掌门跟他的关系还不错,两人曾经切磋过武艺,还互相传过武功。老掌门把我们三皇炮锤还有夫子三拱手传给了那位小爷,那位小爷也教过我们老掌门武艺,但是教的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汪老鱼是越听眼前越黑,这不他娘的要完蛋嘛,这都对上多少了。一口宝刀,不就是八八六十四手春秋刀嘛,难怪人家还有诗呢,什么什么斩神仙。

  还有夫子三拱手和三皇炮锤,人家这也是会的,用道家玄门的武功融合进去,创出了新的武艺,轻飘飘一掌就有那么大的威力了,这也对上了。

  自己不会真惹上那人了吧?

  八指郑勇面色也有些沉凝,他对汪老鱼道:“老鱼,把那日你见到的情况跟张八爷好好说说,让八爷看看是不是那位奇人。”

  汪老鱼顿时面露难色:“啊,可是那人不让我打听他的来历啊。”

  八指郑勇有些无语道:“你裤子都脱了,还怕这最后一哆嗦?”

  “我……”汪老鱼一时没了话讲。

  八指郑勇皱眉道:“你又想报仇,又连知道事情真相的胆子都没有,你到底想干嘛?”

  汪老鱼被骂的尴尬不已。

  八指郑勇喝道:“现在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了,给我老实交代。”

  汪老鱼被逼的没法子了,才说出了那天他见到的每一幕画面。

  大嘴张啸轮也听的眉头大皱,嘴里嘀咕道:“南七北六第一人?扬子江心还倒凫八百里?这是什么人,我怎么没听说?他真说是我们镖局的人?”

  汪老鱼点点头:“对,他就是这么说的,还不许我打听他的来历。”

  大嘴张啸轮也弄不清楚了:“这就奇怪了,我们镖局没这号人啊,难不成是以前的镖师?还是说真是当年的小爷,亦或者跟那小爷有什么关联?”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汪老鱼也干脆全抖落出来了:“八爷,还有一事,就还出现了一个黑袍人,那高人好像挺忌惮这人的?”

  “黑袍人?”张啸轮一愣。

  汪老鱼点头,又开始说起了黑袍人的事儿。

  张啸轮听得更懵了,他有些坐不住了:“这京城地界上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势力,不行,我得回镖局跟我们当家掌门报告去。”

  说着,张啸轮就站起来了,他这会儿也没心思话痨了,正事要紧。

  汪老鱼却是急了,他都快给张啸轮跪下了:“八爷八爷,那高人可说了,不让我打听啊,更不让我掺和进他跟黑袍人的争斗里面啊。八爷,您这一说,我可全完了。”

  张啸轮道:“放心吧,我不把你说出去,我就说我是从外面听回来的。”

  汪老鱼恳求道:“八爷,您可千万千万得把我摘出去啊。”

  张啸轮打着包票道:“放心吧,我张啸轮一口唾沫一口钉,什么时候胡说过了,我就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

  汪老鱼这才放心下来。

  八指郑勇则是斜眼看着张啸轮。

  张啸轮提着汪老鱼送的礼物,对郑勇道:“郑勇兄弟,出了点事儿,我得赶紧回去了。那卖鸡蛋的老娘们的事儿,我改日再跟你说。”

  八指郑勇脸色顿时一僵。

  张啸轮拱了拱手,就急匆匆走了。

  汪老鱼也没想到居然得到了这么个消息,他都快哭了,对着郑勇惨兮兮道:“勇爷。”

  郑勇也紧皱着眉头:“那伙人来路不明,身份不清,先观望着,别动手。”

  汪老鱼苦着脸:“勇爷,现在您就是借我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