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章 郑勇成婚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85 2019.12.16 23:18

  天桥,郑家。

  汪老鱼在郑家的北房客厅内喝茶,他今儿这坐姿倒不像往常那么严谨,他把盖碗茶放下,把茶杯随意盖在上面,然后道:“勇爷,就是这么回事,上次的事儿就这么过了,往后呀,还望您多多约束杜少爷,切莫再冲撞贵人。”

  郑勇坐在上首位,他咂摸着汪老鱼的话语:“贵人……”

  “嘿。”汪老鱼咧嘴一笑,然后伸手轻轻打了自己的嘴巴:“瞧我这嘴,又胡说了,人家只是一个普通说书先生,可不能被当成是贵人呀。”

  郑勇瞧了瞧汪老鱼,道:“汪老鱼,您倒是抱上了一条好大腿啊。”

  汪老鱼嘿嘿笑着:“不敢当勇爷叫您,我呀,没什么能耐,只是帮人跑跑腿,都是为你们这些贵人效劳啊。”

  郑勇也没在意汪老鱼的话,想了想,他又问:“张啸轮也去给那位爷效力了?”

  汪老鱼却道:“那到不是,而是张八爷主动递了辞呈,从镖局出来之后,暂且在小高爷那儿住下来而已。”

  郑勇嗤笑一声:“主动辞工,前两日还好好的,这会儿就却主动走了。还跑去了那位那里,难道那位爷背后的人就是那位传说中的小爷吗?”

  汪老鱼摇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张八爷让我提醒您一句话。”

  郑勇笑着问:“什么话?”

  汪老鱼道:“张八爷让我提醒您,不该往外说的千万别说,就算是身边人都不能告诉,别给自己揽祸上身。”

  郑勇点点头:“明白了,汪老鱼,有功夫帮我引荐引荐呐,我也很喜欢听书啊。”

  汪老鱼哈哈笑着:“好说好说,等我回去找个机会去探探那位爷的口风。”

  郑勇看着汪老鱼打哈哈的样子,眉头微微皱了皱,这汪老鱼是真不如以前恭敬了,真觉得自己找了个好靠山?

  郑勇也不再多话,就用眼神示意下人。

  下人过去给汪老鱼茶杯里面倒满了水。

  水满为送客,汪老鱼顿时就明白了,他站起来道:“那勇爷,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先走了?”

  郑勇也起身送客,笑着道:“那我就不远送了,下个月初五,你可有空啊?”

  汪老鱼一愣,然后道:“勇爷发话,那我肯定是有工夫的,不知道勇爷有何吩咐啊?”

  郑勇笑道:“没什么特别的吩咐,下月初五,是我成亲的日子,想请你来吃杯喜酒。”

  汪老鱼惊讶道:“您要成婚了?是哪家姑娘呀?难不成……难不成……”

  郑勇笑着点点头:“不错,就是宋老三的闺女。论起来,你可算是我的半个媒人啊。”

  汪老鱼有些受宠若惊道:“那不敢当,不敢当啊,嘿,那我到时候可得来多喝您几杯喜酒啊。”

  郑勇大笑道:“好好,美酒管够。”

  汪老鱼拱手道:“勇爷,那我先祝您大喜了。”

  “好,谢您吉言。”郑勇也笑。

  汪老鱼道:“那我先走,告辞。”

  “好。”郑勇点点头。

  汪老鱼就出了门,出了门之后,他却突然又停下了脚步,马三儿跟在他的后面,他突然问道:“三儿呀,您知道勇爷要娶亲的事儿吗?”

  马三儿老实回答:“我刚在门口听着了。”

  汪老鱼扭头问道:“你还记得那姑娘吗?”

  马三儿点头道:“我记着呢。”

  汪老鱼问道:“那姑娘是不是有个相好的啊,我记得那日那姑娘还护着那小子呢。”

  马三儿道:“对,就那小子,那小子不是差点撞了您嘛,还被我打了一顿。”

  汪老鱼突然笑了:“嘿,敢情勇爷还来了一出棒打鸳鸯啊。”

  马三儿却道:“不过是一个青楼唱曲儿的小戏子罢了,怎么能跟勇爷比,能活命就算不错了。”

  汪老鱼摇摇头,把这事儿抛诸脑后,就往前走了。

  ……

  郑勇的管家文叔,微躬着身子过来了,他道:“勇爷,杜少爷还是不肯吃东西,把碗给砸了。”

  郑勇皱着眉头:“他还是不能接受?”

  文叔道:“总得需要些时日。”

  郑勇顿了一顿,问道:“文叔,那位小爷,您怎么看?”

  文叔想了想道:“不好说,但是汪老鱼今儿的态度却跟往常不一样。”

  郑勇斜看了他一眼,笑道:“您也瞧出来了?”

  文叔道:“自然。”

  郑勇却道:“在我看来,这所谓的小爷根本不会让我太忌惮,护卫李中堂那是什么时候,现在又是什么时候?武功再高,在现在这个年代,也比不上两颗小小的子弹,任他绝顶高手,也比不上手枪两把。”

  “现在让我忌惮的是势力,军队和子弹,这早已经不是个人武力逞能的时代了。让我把不准的是那位小爷背后有没有势力。不过我虽然不会太惧怕他们,但也没有必要交恶,和气生财嘛。”

  文叔一直躬着身没有说话。

  郑勇自己却又嘀咕道:“没想到会友镖局也卷了进来,不过幸好我跟王八茶馆的说书人没有瓜葛,小杜这茬过了也就没事了,就是这京城诡谲的局势让我有些看不懂,怎么好像哪儿哪儿都有乱动啊。门头沟矿山上又突然躁动起来了,天津的混混也跑北京来了,现在又出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小爷,还有隐居的说书人,还有那几个神秘的黑袍人……”

  文叔问道:“那咱们呢?”

  郑勇道:“哪茬都别搭理,您没瞧我那几个哥哥都装聋作哑么,我干嘛要当个明白人呢。”

  文叔又问道:“那张八爷那边,人家刚刚从镖局出来,咱们要不要去送点东西,表示一下。”

  郑勇扭头,笑了:“你倒是提醒我了,我正愁没机会打听一下那边的情况呢,这倒是个好借口,就是张八爷这嘴啊,让我头疼。”

  郑勇捶了锤自己的脑袋。

  文叔微笑不语。

  郑勇往前踱步,皱着眉头,望着前方道:“镖局……镖局……这个压在我们头上的庞然大物,想来没有几年的活头了,毕竟时代在变啊。”

  文叔沉默不语。

  郑勇走到了院内中央的地方,又对文叔道:“文叔,等下准备礼物的时候,备上两份,我赶明儿要去宋家一趟,下月初五成婚的事儿,我还没跟他们说呢。”

  “是。”文叔应了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