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悲惨的佟小六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242 2019.10.04 19:46

  佟小六本就是一个羞涩腼腆的人,在这种地方根本放不开,他经常是低着头走路的,他怕被人调笑。

  刚才又被可爱的姐儿示好,又让客人调笑了一顿,佟小六现在耳朵根后面都是红的,臊的都不行了。所以这家伙出了房门,抱着三弦,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再加上他好几天都没怎么睡了,整个人都处于一个迷迷糊糊的状态,就这样逃出房门,连走路的步伐都有点摇摇晃晃的,刚出房门外面就不小心撞到了一人。

  “哎哟。”佟小六痛呼一声,是他撞得人,可他脚下没力啊,结果反倒是把自己给反弹到地上了。

  被佟小六撞到的那人也是一声痛叫:“哎哟,是哪个没长眼睛的家伙?”

  佟小六摔倒在地,头又撞在了栏杆之上,这一撞,反倒是把昏沉沉的脑袋给撞醒了,可也撞得他眼冒金星,捂着头龇牙咧嘴的。

  还不等佟小六疼缓过来,他就被人提溜起来,还没看清眼前的人是谁,自己脸上又挨了狠狠一巴掌,自己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摔了过去,原本左手抱着的三弦都摔在了地上。

  这回,佟小六眼前的金星就更多了,都被打懵了。

  佟小六被打倒在地上,晃了晃脑袋,下意思就开始找自己的三弦,这可是他吃饭的东西。

  佟小六就感觉眼前的画面在晃啊晃,他那把掉在地上的三弦也在他眼前上上下下起伏,就跟掉在了水里一样,随着波涛晃动。

  可佟小六却是赶紧挣扎,拼命朝着自己的三弦爬去,他脑子已经糊涂了,都以为三弦要被河水冲走了。

  佟小六赶紧爬啊爬,还不等他爬到,他又被人提溜起来了。

  这回佟小六是真的感觉自己游在水里了。

  佟小六拼命摆动四肢,可他就像是个小鸡崽子落水似的,哪里挣脱的了啊?

  佟小六用力挣扎。

  然后啪的一声,佟小六又挨了一巴掌。

  佟小六终于老实了。

  那人把佟小六提溜到自己面前。

  佟小六现在模样甚是凄惨,两边的脸庞高高肿起来,脸上的巴掌印清晰可见,嘴角还流出了血,鼻子更是鲜血直流。

  佟小六终于看见了那人,佟小六脑子终于清醒了一点,这一看,他却是浑身一激灵,这人他知道,是天桥的菜牙子,叫汪老鱼。

  自己竟然撞到了这样的人。

  佟小六腿脚顿时发软,站都站不稳了。

  只是他也没瘫在地上,他被人给拎住了,拎住他的正是汪老鱼的头号打手马三儿,刚才打佟小六的也正是马三,马三是练过功夫的,手上有把式,两巴掌就把佟小六打惨了。

  汪老鱼仍旧余怒未消,盯着佟小六喝骂道:“没长眼睛啊,就往别人身上撞?你亏得是撞到我了,你要是撞到勇爷,小子诶,我告诉你,你今个儿别想完整出去。”

  其实汪老鱼没被撞到,佟小六刚撞过来的时候,就被汪老鱼反手一颠,直接给他颠走了,不然佟小六哪能撞在栏杆上。

  汪老鱼身边还站着一人,那人八尺身材,长得人高马大,一双三角眼隐隐露着凶光,就算脸上笑容再怎么灿烂都无法掩饰那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阴狠。他穿着一身纯黑的大褂,脚下却穿着一双皮鞋,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他刮了一个光头脑袋,但也不带帽子。

  他双手垂在腰间,最为明显的就是他的两只手,因为他的两只手都少了一个小拇指,他只有八指,江湖人称“八指郑勇”,他就是天桥四霸天之一的八指郑勇。

  没错,四霸天并不是纯粹的评书艺术创作,他是有现实中的原型的,从古至今,北京出了好几代四霸天呢。

  天桥地区向来是北京城最混乱的地方,这里黑恶势力交织纵横,流氓混混数不胜数,势力最大的四个恶霸,也就是现在天桥的四霸天,他八指郑勇就是其中之一。

  八指是他的人物字号,有人物字号的混混那才是真的混混,像汪老鱼这种只是个外号,癞头张就更是骂人的绰号了。

  汪老鱼就是这八指郑勇手下的一个小流氓头子。

  佟小六今天也是运气不好,居然冲撞到了八指郑勇一行人头上,真是倒霉催的。人的名,树的影。他还真知道他们,佟小六心中暗暗叫苦,脸上的肿胀和疼痛,让他眼前阵阵发黑。

  八指郑勇只是笑着不说话,他很喜欢笑,曾经在跳宝案子的时候,就切掉了自己的两根手指头跟宝局子老板对赌,他当时切自己手指头的时候还哈哈大笑着,还让老板给他拿碱面当药用,直接把碱面糊到自己伤口上,黄水混着鲜血往下掉,他也依旧哈哈大笑,一点都不觉得疼。

  就这个,直接把老板给吓懵了,从那儿开始郑勇就吃上宝局子的挂钱了,而他的人物字号也是从那天立起来的,从那天开始北京城的流氓混混就开始认他这一位了,人送外号八指郑勇。

  八指郑勇是很喜欢笑,可是看到他笑的人,都不会觉得他的笑是友好的意思,反而让人脊背生寒,越看越害怕。

  汪老鱼重重哼了一声,看着跟死狗差不多的佟小六,他扭头问郑勇:“勇爷,您说这小子怎么处理?”

  八指郑勇微微笑着,反问道:“你觉得要怎么办啊?”

  汪老鱼面露凶光道:“您给句话,要死的,要活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唱曲戏子,一个大男人都来这种地方讨饭了,能有什么能耐?您要是要死的,我现在就弄死,您要是要活的,我就断他一条腿,让他以后走路长长记性。”

  这一句话,就打算让佟小六非死即残了。

  旁边的姐儿们都吓坏了,脸色都变了。

  这年头的流氓就这么威风,就更别说他们这些站在金字塔尖上的流氓了,那简直不要太威风了。

  佟小六一听这话也给吓傻了,他嘴里含糊不清,结结巴巴道:“大……大爷……扰扰……饶命啊……”

  他很想把话给说清了,可是刚刚挨了两个狠狠的嘴巴子,他已经说不清楚话了。

  可根本没人理会他这个小角色的求饶。

  八指郑勇瞧了瞧跟死狗似的佟小六,微微一笑,就想说话。

  此时老鸨子却先开口了,老鸨子捂嘴笑道:“哟,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冲撞了我们的贵客呀。”

  “呀,原来是小六子啊。”老鸨子装作现在才看到,她扭着身子上去就狠狠戳了戳佟小六的脑袋,骂道:“好你个小六子呀,走路不长眼睛?你娘把你托付给我的时候,可让我好好管教你,你今天这么不听话,我可要好好的打你一顿。”

  老鸨子上去就打佟小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