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三章 今晚去你家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50 2019.11.28 23:25

  是夜,张啸轮果然请客了,地点定在了东兴楼,高杰义自然无不应允,有的吃干嘛不去呢。

  这一次高杰义就没带吕杰诚了,吕杰诚这破孩子还老大不乐意了,有好吃的都不叫他。高杰义差点没哄住,不让小屁孩吃东西的罪过可太大了,所以高杰义只能答应帮他带一些好吃的回来,这小屁孩才消停下来。

  高杰义只身赴宴,没成想在东兴楼居然又碰见了刘八爷。

  “哟呵,小义儿来这儿说书呀?”刘八倒是先打了个招呼。

  高杰义也笑着道:“哟,八爷您也在这儿呢,我可不是来说书。我师父他不管饭呀,我就只能出来讨两口饭吃了,正巧八爷您在这儿,我这顿您可得包圆儿了。”

  刘八挥挥手:“你少来,说,你到底干嘛来了?”

  高杰义嘿嘿一笑:“那当然是有人请我来这儿吃饭啦。”

  刘八翻个白眼,半点不信:“你可少来吧,还有人请你吃饭,看把你能的,你师父才来这儿几次呀。”

  高杰义凑上前来,道:“你还别不信,如果真有人请我吃饭,您怎么说?”

  刘八道:“嘿,还跟我犟上了,如果今儿真有人请你吃饭,我输你一块大洋。”

  “好。”高杰义立马应下。

  刘八却摆摆手:“等会儿,如果没人请你吃饭呢。”

  高杰义理所当然道:“那我就把这块大洋再还你呗。”

  “嘿,我今儿算是遇上对手了啊。”刘八眼珠子一瞪。

  高杰义大笑两声。

  正巧这时候,张啸轮风风火火就进来了,这爷们儿进来就大叫道:“哈哈哈哈……杰义兄弟早来了啊,是哥哥我迟到了呀,罪过罪过,一会儿我可得多罚我自己几杯。”

  高杰义也笑着道:“张大哥来了呀,小弟我也是刚刚到。”

  刘八见高杰义跟张啸轮称兄道弟,嘴巴顿时张的老大,这小子什么时候混的这么高端啦?

  高杰义扭头冲刘八道:“八爷,给钱。”

  刘八一愣。

  张啸轮却瞪着眼睛大叫道:“怎么,这老小子欠你钱?”

  刘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看张啸轮这样子,仿佛他要是立马不还钱,就会立刻被他给撕了一样。

  刘八连忙看向了高杰义。

  高杰义笑嘻嘻道:“没呢,我们闹着玩呢,他说今儿要是有人请我吃饭,他就输我三块大洋。”

  刘八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三块大洋,什么时候涨价了?

  “哎,不对啊……”刘八刚准备解释。

  张啸轮立刻就爆发了,一步上前,一下子就把刘八给提溜起来了,他粗声粗气道:“怎么,你打算赖我兄弟的钱?”

  刘八脸都绿了。

  高杰义差点没笑出来,还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呀。

  高杰义赶紧帮刘八解围:“哎呦哎哟,这是闹的哪门子玩笑呀,快放开,快放开。张大哥,这位刘八爷可是我师父的好朋友,他特别爱跟我闹着玩,您别生气呀。”

  张啸轮由未解怒:“哼,别想欺负我兄弟,你欺负我兄弟就是在欺负我。赶紧把欠我兄弟的钱还了,不然有你好看。”

  说罢,张啸轮才把刘八放下来。

  刘八苦笑不迭:“好你个小义儿,你现在是了不得了,你行啊你。”

  高杰义话说的非常客气:“还不是您疼惜我嘛。”

  “呐,给你。”刘八把三块大洋拍在高杰义手里。

  许是动作大了一点,张啸轮又把眼珠子瞪起来了:“你使这么大力气干嘛?我兄弟是个读书人,身板薄弱,被你拍坏了怎么办?要不我也拍拍你试试?”

  刘八都快疯了,人家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他是刘八遇上张八,啥都没得说,净挨欺负了。

  “得。”刘八惹不起,赶紧提着他的黄鸟笼子,饭也不吃了,直接溜走了。

  张啸轮得意洋洋道:“走,兄弟,咱们楼上包厢吃去,别被那个老怂小子扫了兴。”

  “好嘞。”高杰义也很开心,有人罩着的感觉就是好啊。

  两人上了楼上的包厢,要了一桌子的上等酒席,摆了满满一桌。东兴楼的上等酒席,差不多要六个大洋,好些人一个月才能挣这些呢。

  高杰义也看的直咽口水,也不顾什么客套和影响了,赶紧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张啸轮也是个豪爽的人,吃起饭来的架势丝毫不弱于高杰义,也是,一个常年在外面走镖的趟子手,吃饭能有多文雅?

  饭桌上全是这哥俩肆虐的身影。

  高杰义边嚼还边问呢:“张大哥,您常这样吃吗?”

  张啸轮也嚼着回答:“哪能呢,谁经得起这样吃啊,今儿还不是为了请你嘛。”

  “那我不客气了。”高杰义笑了两声,心里却是跟明镜似的,这家伙一准儿是公款吃喝,不然他敢上来就是一桌上等酒席?这孙子吃公款,就是胆大。

  两人吃着,喝着,聊着。

  高杰义知道张啸轮一准得打听那位所谓的小爷,不然他请自己吃饭干嘛呢?难道真跟自己一见如故啊,扯犊子吧。

  可是高杰义等了一晚上,也没等来张啸轮入正题。

  张啸轮聊了一晚上的闲篇,高杰义等得脖子都酸了,这家伙一个劲儿地说他跟煮鸡蛋的老娘们的恩怨情仇,这有啥好说的?

  高杰义都快听得耳朵起茧子了,这人有毛病吗?

  高杰义都快疯了。

  如果郑勇在这儿,估计能和高杰义心心相惜,兄弟呀,你终于知道我的苦了。

  高杰义也只能应和着,他还等着张啸轮入正题呢,结果这顿饭吃了接近一个时辰,张啸轮说了一个时辰的卖鸡蛋的老娘们,饭都吃完了,他也没一句正经话。

  高杰义真是佩服了,这家伙这么沉得住气吗?

  张啸轮也喝了不少酒了,站起来都摇摇晃晃了,去会了账之后,就晃着身子走过来,一张嘴就是满嘴的酒气,全喷在高杰义脸上了:“好……好兄弟呀,认……识你,哥哥我太痛快了。”

  高杰义也有点醉醺醺,大声回道:“我也是呀,是弟弟我的荣幸啊。”

  张啸轮靠在高杰义身边,扭来扭去,醉醺醺道:“好,读书人就……就是会说话,走,咱哥俩接着喝,哈哈哈……”

  高杰义劝道:“很晚了,咱改天接着喝,下次弟弟我请你呀。”

  张啸轮立刻梗着脖子摆手:“不行,你这是看不起我,今儿……必须得再喝,就去你家喝,还……还得喝呀……”

  高杰义脚下微微一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