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腰刀房三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144 2019.10.11 20:54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宋老大就担心房三爷等下过来会碰到,所以他才打算先把这些人给赶走再说,还没等他们走呢。

  结果刘小四这个王八蛋却带了街坊邻居过来恭贺,这不捣乱嘛,后来高杰义又出了这么多幺蛾子,宋老大还没想好辙呢,好嘛,房三爷直接到了。

  宋老大真想晕倒。

  这回是完蛋了。

  宋大娘的脸色也极为难看。

  房三爷一声出来,街坊们都扭头看了过去,见看到正主了,大家脸色都微微一变,赶紧往旁边连连撤步。

  刘小四也吓一跳,赶紧躲开了。

  人的名,树的影,房三爷刚一露面,就把众人吓了一跳。

  高杰义不认识这人,他看的也纳闷,这人怎么这么厉害,露个面就这么吓人吗?

  吕杰诚悄悄拉了拉方士劫的衣服,小声问道:“方叔,这人是谁啊?”

  方士劫天天在外面摆摊算命,对京城地面上的事情比较熟,他低声道:“这人叫房克柄,在门头沟开煤窑的。现在门头沟煤窑基本都被洋人掌控了,只有很少几人是中国人的,他就是其中之一。”

  “门头沟大的煤窑都是洋人的,中国人自己的煤窑,不仅很少而且很小,但是矮子里面选将军,这些煤窑里面,最大的三家煤窑主结拜成了兄弟,这房克柄排行老三,人称房三爷。”

  吕杰诚这才点了点头。

  这年头开煤窑的全是流氓混混,没一个是老实人。像评书《永庆升平》里面说的,京城四霸天里的晃杆吕吕盛刁就是门头沟开煤窑的,他是京城最大的几个流氓之一。评书从来都不是胡编乱造的,都是来源于实际生活的。

  煤窑这种地方,黑的可不仅仅是煤,更是人心。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斗,就更别提煤矿这种金山银山了,在漆黑的煤炭底下埋葬了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

  这种地方,好人是没有办法生存的,你会被人吞的一干二净。只得是那种真正的凶恶之人,才能镇得住场子。

  门头沟常有几个煤窑打架的事情发生,都是好几百煤矿工混战的大场面,每年都会打死很多人,伤残的就更数不胜数了。

  尤其现在,洋人的煤窑想要吞并中国人的煤窑,所以现在的摩擦更多,很多中国人的煤窑都被挤兑的开不下去了,只能贱卖给洋人。

  而房三爷他们到现在还能存活下来,肯定是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的,所以人的名,树的影,谁人不怕他?

  房三爷走进院门来,高杰义这才看清楚他的长相,这人一看年纪就不小了,怕是有四十了吧,而且一身皮肤黝黑粗糙,都快跟煤炭分不开了。

  而且他额头上有一道非常深的刀疤,从头皮上一直延伸到自己的右边眉毛上,差一点点就到眼睛了,所以他的右眼看起来比左眼小很多。

  这个刀疤就是他们煤窑跟别的煤窑械斗的时候,他被人用腰刀砍的,那一刀差点没把他给砍死。可房三爷也是个绝世凶人,他一脚踹开对方,直接拔下砍在自己脑袋上的腰刀,活劈了对方。

  砍完了之后,他还用舌头舔舐刀头的鲜血和脑浆,据说有人听见房三爷说脑浆子的味道是甜的,就不知道他舔的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那个时候的房三爷还不是煤窑主,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煤矿工。但因为房三爷够狠够不要命,够光棍,所以被流氓混混们尊重,立住了自己的人物字号,江湖人称腰刀房三。也有人戏称他半脑房三,说他只有半个脑袋。

  而房三爷在那一战之后,便把那把砍过他脑袋,也砍过对方脑袋的刀收了起来,就挂在了自己腰间。但自那之后,众人只见他腰间的刀,却再没见过他拔刀。或许整个流氓混混圈,都在等腰刀房三爷再次拔刀吧,到那时又是何等的光景。

  经此一役之后,房三爷名声大躁,来投奔他的流氓混混数不胜数,他慢慢就有了自己的势力,而后方有了今日之光景。

  所以流氓混混想出头,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不要命,要够狠,不仅是对别人,更是对自己。腰刀房三就是如此,天桥四霸天的八指郑勇也是如此。

  谁都没想到,宋老大给大莲找的夫家竟然是这么一个人物。

  只可惜高杰义没听到方士劫的话,他也不认识面前这个人。他只是觉得很奇怪,他没想到宋家居然要把大莲嫁给年纪这么大的一个人,而且还是个流氓混混。怎么想的,怎么把姑娘嫁给这种人啊?

  当然了,高杰义是不知道腰刀房三的凶恶往事,他要是知道了,估计也会吓一个哆嗦。

  房三爷走在最前,用眼睛打量着院子里面的人,凡是被他看到的街坊,都不自觉打一个寒颤,赶紧避开了他的眼神。

  高杰义端详了一下房三爷的脸庞,实话实说,如果不是这道刀疤,房三爷虽然皮肤黑了一点,但是模样还是非常好看的,脸上棱角分明,如刀劈斧砍一样,完全没有中年人大腹便便的样子。

  就是那道刀疤破坏了他的整张脸,让他面目有些狰狞,尤其是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咄咄逼人的凶恶锐气,让人远远一看,就心中发慌。

  方士劫点点头,深以为然地说道:“我看他的面相,这可不是个好人啊。”

  高杰义翻了个白眼:“这用你看面相?”

  方士劫不理他。

  高杰义接着看房三爷,吕杰诚则是躲在了高杰义的身后,紧紧抓住了高杰义的衣服。

  秦致远倒是没在看房三爷,而是在看高杰义,待看到高杰义这么明目张胆地打量房三爷,他也暗自点了点头,很欣赏高杰义的胆量。

  宋老大吓得身子都在抖了。

  宋大娘也吓坏了,赶紧拉了拉宋老大的衣服,悄悄指了指高杰义。

  宋老大这才把目光看向了高杰义,见到高杰义这幅表现,他也是一愣。这人一点都不怕房三爷的吗?他们这可是在跟房三爷抢媳妇啊,这得多大的事儿啊。

  宋老大又想到了刚才高杰义一出手就是四五百大洋,这么大的手笔,北京城里有几个人能做到?难道他们真的大有来头,他们的身份背景完全不怕房三爷?大莲闷声不响的就给自己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夫家?

  宋老大心中有些惊疑不定。

  但他却是不知道有个词儿叫做,不知者不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