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鹅幻汇编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43 2019.10.07 12:22

  金单的脸色也很不好看,他只是默默地把门关上,然后闷声往房里走。

  高杰义看的出来,金单的心情很不好。

  高杰义追在后面问道:“你怎么了?”

  金单没有说话。

  高杰义问道:“是不是你爹又来了?”

  金单停住了脚,回头冷冷地看着高杰义。

  高杰义噎了一下,讪笑道:“老家伙,老家伙……”

  金单脸更冷了。

  高杰义摆摆手:“好,好,他来了,他来了。”

  金单皱眉道:“说,什么事儿?”

  高杰义推着他进门:“走,进去说。”

  金单有些不耐烦道:“到底什么事?”

  高杰义道:“先进去再说,真有急事。”

  金单见高杰义这么郑重其事的样子,恐怕是真有正事了,他便让开门,道:“进去吧。”

  高杰义先推着金单进门,然后他往外探了一眼,见确实没人,才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

  金单看的是又好气又好笑,本来低落的心情被高杰义这番动作一搞,反倒是舒坦了很多,他问:“你到底有什么事儿?神神秘秘的。”

  高杰义在桌子边上靠墙坐下,招了招手:“来,快过来。”

  金单忍住没翻白眼,走了过去,没好气道:“赶紧说,跟我这儿卖什么关子?”

  高杰义一点都没在意金单的语气,他神神秘秘道:“你的戏法学的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到底想干嘛?”

  高杰义又问:“你会丝法门的戏法吗?”

  金单道:“会啊。”

  高杰义问道:“会到什么程度?”

  金单皱起了眉头:“什么叫什么程度?跟一般的戏法师比起来,我还算是可以的吧,而且我学的也比较全面,丝法门里面的鸳鸯棒、扇戏、地上的丝法傀儡,我都会。”

  高杰义一拍手:“厉害呀。”

  金单问道:“你到底想干嘛?”

  高杰义从怀里把这本册子拿出来,神神秘秘道:“我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金单接过来,册子上写着丝法门三个字,他眉头就是一皱,再翻开一看,说道:“这不就是《鹅幻汇编》嘛,我以为是什么呢,至于神神秘秘的吗?”

  “《鹅幻汇编》?”高杰义疑惑一声。

  金单点头道:“没错,就是《鹅幻汇编》,清朝时候有个当官的叫唐再丰,他痴迷于戏法幻术,用了几十年时间去寻访天下戏法幻术师,向他们请教戏法门子,然后编纂了这样一本戏法集,取名《鹅幻汇编》。”

  “可戏法门子是每一个戏法师的命根子,连徒弟儿子都不一定舍得教,又怎么舍得白白教给一个外人?可是他们又畏惧唐再丰的身份,便用了许多糊弄的法子。他的那本《鹅幻汇编》就几个简单的小戏法是真的,其他的全是假门子。”

  高杰义声音立刻就大了起来:“假的?怎么会是假的,你再看看。”

  “你还不信吗?”金单重新翻开册子,又看了起来。

  高杰义紧张地看着金单。

  还不消两分钟,金单脸上立刻变了颜色,他把册子紧紧合上,抬起头震惊地看向高杰义。

  高杰义也很紧张地问道:“怎么样?”

  金单忙问道:“这东西你从哪儿拿来的?”

  高杰义反问道:“你先说,上面记载的东西到底是真的是假的?”

  金单神色有点慌乱,又有些茫然:“怎么可能……这世间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戏法,怎么会有这样的门子,这是何人想出来的……”

  高杰义有些急了,大声道:“你倒是说呀,这上面的东西能不能实现?”

  金单再次看手上的册子,他沉声道:“我需要试一遍才能知道到底能不能实现,但是就上面记载的看,恐怕都是真的,怎么会有人能想到这样的办法……这东西要是流传到外面去,恐怕会引起整个彩门震动,怕是天底下的戏法师都会来抢。”

  高杰义却是摇头:“这东西最有价值的,不是上台变戏法给别人看,这东西就不是取悦观众用的。”

  “嗯?”金单愕然抬头。

  高杰义盯着金单的眼睛,他很相信金单,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感情是经历过考验的,这世上能让他毫不保留相信的人不多,金单就是其中一个,另外一个就是他的师父。

  高杰义没见过他的父母,他从记事以来全是他师父在带着他,管着他,他对他师父,就跟对待父母是一样的,高杰义绝对不会相信他师父会害他。

  高杰义盯着金单的眼睛,很认真地问道:“我能相信你吗?”

  金单一愣,怔怔地看着高杰义那认真的样子,然后他也盯着高杰义的眼睛,很认真地回道:“能。”

  他就说了一个字,但高杰义却明显放松了下来。

  金单说能,那就绝对能。

  高杰义拍了拍这本册子,道:“学会它。”

  金单又只回了一个字:“好。”

  高杰义语气严肃道:“还有别让任何人知道这个东西,尽快学会,然后毁了它。”

  金单明显又是一怔,然后他点了一下头,没有说任何质疑的话,又只回了一个字:“好。”

  高杰义微微叹了一声,道:“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惑,我的疑惑比你更多,但现在还不是揭秘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尽量变得强大起来。我有一种预感,似乎有一个很可怕的对手再暗中默默地看着我,我没有太多时间,也没有太多可以信任的人。”

  金单回道:“一切有我。”

  高杰义再看着他,点点头,露出了微笑,宽慰道:“放心,至少从目前来说,他们至少还没起杀心,不然我死多少次都不够的。”

  金单道:“我不怕。”

  高杰义内心感动,眼睛也有些发酸,他道:“好,我先回去了,这里交给你了。杂技园那边,你这几天就先别去了。还有,别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我不想你也被人盯上。”

  “好。”金单又应了一声。

  “走了。”高杰义摆了摆手,果断出门了。

  金单又把目光放在了这本册子之上,眼中露出了渐渐仇恨的目光,嘴里轻轻念道:“金家家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