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民间传说 北平说书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跳宝案子

北平说书人 唐四方 2068 2019.10.19 11:00

  刘月鹏师哥是个性烈如火的人,听了这种消息,他哪里能忍得住,他恨不得当场就把李寿海给撕了。

  高杰义再次嘱咐了刘月鹏不要把他给说出去之后,然后他就带着吕杰诚出去了。

  路上,吕杰诚纳闷极了。

  他问:“师哥,你为什么让刘师哥去抓那个说相声的啊?他不是刚还帮了咱一次,您不是还请他吃饭了。”

  高杰义道:“对啊,没错。”

  吕杰诚不解道:“那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高杰义道:“因为我想让他再帮我们一次。”

  “啊?”吕杰诚没弄懂。

  高杰义解释道:“请他来,这小子肯定不答应,就算费尽了口舌,我估计这小子也会让我大出血,这也是无利不起早的主儿。现在让刘师哥去把他给逮了,我再想辙去把他救了,我看他还好不好意思不来帮我。”

  吕杰诚目瞪口呆:“师哥,你也太坏了吧?”

  高杰义得意一笑:“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吕杰诚竖起了两个大拇哥。

  高杰义拍了拍吕杰诚的脑袋,说道:“快走吧,找你金单哥去,我们今儿还有好多事情要忙。”

  “好嘞。”吕杰诚应了一声,然后对高杰义道:“师哥,我知道有条近道儿可以去金单哥家里。”

  “那快带路。”高杰义大手一挥。

  两人赶紧抄着近路朝金单家跑去。

  北京城的胡同特别多,尤其是民国这会儿,还没有经过后世的市政建设大改造,这会儿甭管往哪儿一钻,都是一条胡同。

  就算是真正的老北京人,都不能把北京的胡同认全了,所以去金单家的路有很多条,也难为这孩子居然还摸索出来一条近道了。

  一大一小两人不敢耽误时间,赶紧快步往前走,两人绕过一条又一条胡同,一直拐到了一条没什么人,旁边的四合院门都还紧紧关闭着的胡同。

  高杰义心中有点发毛,赶紧催促吕杰诚走快点,两人快步走,又绕进了一条新的胡同。

  这里终于有人声了,这条胡同跟旁边那条一样,都是大门紧闭的,但是在前面却是围着一群人,有吵杂声传来。

  高杰义领着吕杰诚过去,只瞧了一眼,就立刻被吸引住了。

  这也是一家四合院,院门是打开的,里面站着不少人,外面围着看热闹的也有一圈人。最为奇特的是门槛旁边躺着一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模样年轻,剃了一个板寸脑袋,身上穿着青色的短巾汗衫,下身裤子带着绑腿,脚上穿着一双鞋底被磨得不成样子的破布鞋。小伙子躺在地上,悠哉悠哉,手还枕在脑袋后面,一副好不惬意的模样。

  四合院里也站着不少人,大多是黑色短巾汗衫打扮。老北京人讲老礼儿,一般出门都穿大褂,短巾汗衫的打扮一般都是干苦力的穷人,甚至很多穷苦人也都是要穿大褂的。另外一群喜欢穿短巾汗衫的,那就是流氓混混,穿着长衫大褂,这动手打架可就不方便了。

  领头的一个是个青皮脑袋,光头脑袋发着青光。锃光瓦亮的脑袋,那是真光头,那是人家脱发。毛发旺盛的人,是需要经常刮头皮的,所以会呈现一股子淡淡的青色。

  最喜欢弄成光头的,一个是出家的和尚,另外一个就是混混,混混需要打架呀。打架有一句至理名言,头发越长,打架越亏。所以清朝灭亡的时候,好些人都不愿意剪辫子,但混混们却是最积极的,他们早不想要了。

  领头的青皮脑袋,面相凶狠,手上揉着一对铁球,身上穿着黑色大褂,外面套着一件马褂,正冷眼瞅着这躺在地上的年轻小伙子。

  “球爷,就是这小子来捣乱。”旁边有混混跟领头的报告了。

  人的名树的影,高杰义还真知道这个混混头子,他对门头沟的流氓不清楚,但是对天桥这一块的混混还是知道的。

  这人外号铁球袁大木,是天桥四霸天之一八指郑勇的手下,因为他总喜欢揉着一对铁球,所以被人给了这样一个外号。

  高杰义往里面瞅了一眼,旁的人倒是没什么稀奇的,里面有个拄拐靠墙站着的邋遢老人倒是吸引了高杰义的目光,让高杰义忍不住多看了那人两眼。

  铁球袁大木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的小伙子,冷笑两声,问道:“小子诶,你是不知道这是谁的局子吗?”

  小伙子悠闲道:“知道又怎么着,不知道又怎么着?”

  铁球袁大木眉头一皱:“哟,天津口音?原来是天津来的二爷啊。”

  小伙子懒洋洋回道:“客气。”

  天津人没有叫大爷的,如果不知道对方家里行几,一律喊二爷。这是因为天津有个旧俗,叫做拴娃娃。天津人在成婚后,都会去庙里拴一个泥娃娃回来,这是家里的老大。

  以后出生的孩子,都得比这个老大要小,所以是从老二开始算起。老大是泥娃娃,作用呢,有送子之意。同时呢,也有为家里孩子挡灾挡难的用处,有事儿老大扛着呗。

  所以天津人一般是喊二爷,大爷是泥娃娃,你瞎喊会被天津人当成是在骂人的。当然了,北京这儿是可以喊大爷的。

  铁球袁大木劝道:“小子诶,话我可得跟你说清楚,甭管你们天津混混在天津多威风。我也甭管你们在天津能吃多少宝局子,但我告诉你,在北京,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卧着。你扫听扫听去,这是八指郑勇爷的宝局子,敢来这儿跳宝案子,你活的不耐烦了?”

  高杰义这才听明白,原来这是宝局子,难怪这两条胡同都是大门紧闭着,看不见人呢,原来都是赌场。赌场就是宝局子,开赌场是违法的买卖,所以他们都用暗语来表示。

  而眼前这个从天津来的小伙子,居然要跳宝案子。高杰义以前只在评书里面听过,没想到今天居然有机会看现场真人了。

  那小伙子也确实有天津混混的风范,他躺在地上懒洋洋道:“你哪儿来的那么些废话啊,北京爷们儿都靠嘴把人说走吗?你要是认怂了,赶紧在门里给我钉个钉子,我好按月来拿挂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