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每周一个没用的超能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不是吧,又要来?

每周一个没用的超能力 王又邓日 2066 2020.09.08 20:21

  “怎么又是你啊!”

  跳楼精这句话里,包含着三分无奈、三分悲凉,三分愤怒,加上一分的无可奈何。

  他对王阳,也是有阴影的。

  王阳却没有管这些,看向这一次的跳楼精,整个人很儒雅,衣着干净整洁,也是四十多岁,看样子应该是个大学老师。

  唯一遗憾的一点就是,还是个男人。

  “做人也不能太贪心,”王阳自己安慰自己说道:“起码这个看起来正常了很多,不会那么难开口了。”

  只不过这样的超能力,王阳是真的不想再要了,因为对男人的表白次数多了,说不定真的会心理扭曲的。

  “你给我滚!”跳楼精瞪大了眼睛看向王阳。

  那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来到王阳面前,并且还要给他一个拥抱的感觉,跳楼精也接受不了啊。

  而且跳楼精现在可是四星半的怨灵,有自己的意识和骄傲的,败在同一个人身上两次,而且还是这种不明所以的方式,他也很丢脸啊。

  苏冷看了王阳一眼,道:“我的空间监牢,目前还困不住四星怨灵。”

  王阳点头,直接往前走了几步,道:“既然大家都是老熟人了,咱们就商量一下,你是直接自己滚蛋呢,还是走流程呢!”

  跳楼精脸色阴沉不定,怒视着王阳,道:“你能阻拦我一次两次,难道还能阻拦我一辈子吗?”

  “谁要跟你一辈子,你想的美!”王阳说道:“但是你现在就在我眼前,我就必须阻拦你。”

  “家伟,你不要跳……你下来啊……你这是干什么……你快下来啊……”一个女人带着哭腔大叫道。

  “爸爸,你快下来,彤彤害怕……你快下来……”一个稚嫩的女童声传来。

  应该是这具身体的妻子和女儿。

  “你听到没有,人家的妻子跟女人哭的多么伤心,你就不能干点人事吗?”王阳说道:“非要破坏人家的家庭幸福?”

  “我破坏他们的幸福?”跳楼精反而嗤笑一声,道:“我应该是拯救她们才对。”

  王阳一脸疑惑,道:“啥意思?”

  “你看到这个人了吗,道貌岸然的样子,但是你知道真实的他,是什么样吗?”跳楼精说着,还用手下上划拉了一下这具身体,一副不屑的样子。

  说实在的,这个场景多少有点诡异,在普通人看起来,这个人在用一种第三方的语气和神态,介绍着自己,就仿佛这个人中了邪一样。

  王阳又自信看了看这个人的外貌,说道:“看起来挺好的,四十多岁,面容和蔼,衣着整洁,看起来也像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样子,怎么了吗?”

  “你以为我可以随便附身在每一个身上吗?”跳楼精说道:“我是怨灵,我只能附身在怨念极大,或者被赋予的怨念极大的人身上才行。”

  “说明白一点。”王阳说道。

  “就以这个人为例吧,他看起来道貌岸人的,但是私下里,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跳楼精说道:“他殴打他的妻子,强迫妻子跟他发生关系,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折磨她的妻子。”

  王阳微微皱眉,说道:“确实是有点过分,但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也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吧?”

  “如果是这样,我自然是不会管的。”跳楼精说道:“你看见下面那个小姑娘了吗,那是他的女儿,今年只有十二岁,但是从她十岁之后,每天都在遭受她这位所谓父亲的虐待,甚至是乱.伦!”

  “什么!”

  王阳瞬间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

  苏冷也在一旁听到了跳楼精的话,本来就冰霜的脸上,瞬间又多了几分寒意,目光冷冷的盯着跳楼精附着的这具身体。

  “很震惊是吧?”跳楼精说道:“他的妻子恨不得现在就死,你不要看他的妻子现在喊的那么凄厉,但是内心深处,最希望他死的就是她了。”

  王阳凑到墙边瞄了一眼,发现那位妻子已经瘫软到了地上,哭的声音都出不来了,十几岁的女儿一直守在旁边,脸上没有太多情绪。

  “我看不像啊,挺难过的样子。”王阳说道。

  跳楼精嗤笑一声,道:“既然是演戏,当然要做全套了,她的本职就是个演员啊!”

  “什么意思?我咋感觉你话里有话啊?”王阳问道。

  跳楼精却摇摇头,道:“算了,不说了,我还是赶紧跳了了事,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呢!”

  “等等!”

  王阳喊住了他,道:“你不能跳,起码不能在我的面前跳,我也是有任务的,就看着你这么跳下去,那我任务不是失败了吗?”

  “我把原委都跟你说了,这个男人这么可恶,为什么还不让我弄死他?”王阳跳楼精不解的问道。

  “你并不能负责审判!”

  苏冷突然站出来,盯着跳楼精说道:“这个世界,有自己的规则和法律,还轮不到你来做出抉择。”

  跳楼精看了苏冷一眼,道:“难道这样的人就不该死吗!”

  “他该死,但是应该法律的审判跟道德的谴责之下而死,而不是你替他选择了死亡!”苏冷说道。

  王阳也点头,道:“这样的死法,虽然是一了百了,他的妻子跟女儿也得到了解脱,但是他真的罪行呢,该如何公之于众?”

  跳楼精沉默了,他看着王阳跟苏冷,久久没有说话。

  “可是如果这件事一直没有被揭露呢,难道他的妻子跟女儿,就这样一直被凌辱下去吗?”跳楼精问道。

  王阳说道:“我们既然知道了这件事,自然会想办法揭露出来,但是你并不能决定他的生死。”

  跳楼精却摇摇头,道:“我不管,我也有我自己的选择,我不可能让他活!”

  王阳迅速往后面退了一步,拉开了跟跳楼精之间的距离,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可就要放大招了!我这个大招的名字叫做:真爱无敌,接招吧!”

  “不是吧!又要来?”跳楼精一脸苦瓜相,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妈呀,累死我了,再也不爬楼梯了!”

  一个熟悉但是又不那么讨喜的声音传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