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某美漫的王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7章:弗莱迪再次作乱

某美漫的王子 米一克 2191 2019.08.22 11:00

  大意了。

  艾克打开自己的房门,看着凌乱的跟狗窝有的一比的床单,还有散落了一地的杂物牙齿直咬。

  弗莱迪这一招可谓是击打在了艾克的肋骨上。

  时间长河是可以逆流而上回溯过去。

  但那是针对其他人的。

  艾克是时间长河的使用者,动用时间长河回溯他自己的过去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艾克动用时间长河逆转自身过去与现在所具备的第一要素就是他要能够清晰的记得所发生的一切,如是这样,他才能以消耗逆转别人过去的百倍精力去逆转他自己的过去。

  但眼下?

  昨晚的记忆都成了一团浆糊了。

  怎么逆转?

  逆转克丽丝的过去?

  艾克突然眼前一亮,心神顿时出现在时间长河边上,正当他心念一起的时候,时间长河第一次幻化出一小脚丫子踹在了他的屁股上面,将他轰出了时间长河。

  好吧。

  很明显,因为和艾克的结合,属于克丽丝的时间长河已经固定了,已经跟艾克一样,呈现出了过去已然固定,现在不可知,未来不可期的局面了。

  艾克一屁股坐在床上,双手捂住了自己的俊脸,身体直勾勾的朝着后面倒去。

  下一秒。

  艾克再一次直勾勾的坐了起来,无他,床上有股他熟悉而又陌生的香味。

  就在这时。

  “咚咚咚!”一头金发水灵灵的克丽丝出现在门口敲打了几下房门朝着坐在床上的艾克说道:“我能进来吗?”

  艾克露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为什么不?”

  克丽丝沉默着走了进来。

  她是过来准备坦白一切的,反正事情已经成了,所以克丽丝也没有打算瞒着。

  不过就在克丽丝准备坦白的时候。

  艾克突然抬头幽幽的说道:“弗莱迪逃走了。”

  克丽丝微微一愣。

  弗莱迪?

  为什么突然牵扯到弗莱迪了?

  而且弗莱迪不是应该已经被梵蒂冈的驱魔团给消灭了。

  就在克丽丝心里起嘀咕的时候,艾克看向克丽丝有些抱歉的说道:“我很抱歉,克丽丝,我没想到弗莱迪为了逃出我的梦境,竟然会想出这么卑鄙的手段。”

  克丽丝长大了嘴巴。

  下一秒。

  克丽丝抿了抿嘴歪着脑袋,柔顺的金发遮挡着两只双眸淡淡的说道:“没事,我很满意昨晚上的一切。”

  艾克哑然。

  克丽丝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突然有了一个背锅对象,那么为什么不用起来呢?

  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纸。

  而且塞弗太太也一直跟她说应该利用她的这一份聪明……

  半响。

  克丽丝听着艾克的述说之后明白了一切之后已然是惊呆了。

  克丽丝表情有些慌张的看了看四周说道:“所以,弗莱迪逃出来了?”

  艾克看着表情惊慌的克丽丝笑了笑摇头说道:“放心吧,他不敢来招惹我。”

  是的。

  最起码在弗莱迪没有找到能够杀死他,或者增强他自己力量之前,艾克相信,这一次弗莱迪绝对不再傻乎乎的自投罗网了。

  克丽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艾克好奇道:“所以,你也是一名驱魔师?”

  艾克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这个身份。

  随后气氛一阵沉默。

  最终还是克丽丝说道:“所以,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办?”

  艾克说道:“弗莱迪……”

  艾克的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被克丽丝打断了。

  克丽丝抬头注视着艾克说道:“我说的是我们之间,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艾克有些头疼道:“我很抱歉昨晚上所发生的一切,如果我可以,我愿意时间倒流挽回这一切。”

  克丽丝的脸色有些变了。

  下一秒。

  克丽丝直接起身面无表情的朝着房间外面走去边说道:“别麻烦了,如果你想忘记,很简单,我会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艾克沉默了。

  都怪那该死的弗莱迪。

  你给我等着。

  这一次我不把你的灵魂彻底的撕成百来块,我艾克·阿伦戴尔从此以后跟你的姓氏。

  艾克一边想着,赶忙起身去追那已经跑出房间的克丽丝了。

  一名优秀且伟大的国王,他可以否认任何事件,但唯独情债不会不认。

  这是这一世便宜父亲还没有死的时候,牵着他的手来到了一处王宫外面的房间内,指着那一在襁褓中同父异母的女孩纸也就是他的妹妹,如是跟他说的。

  当时他的父亲似乎已经知道自己快死了,所以他希望艾克如果长大了之后记起来的话,希望他能原谅父亲,能够帮他照顾他这位流落在王宫外面世界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如果不能?那就全当做没有这么一回事情。

  是以。

  艾克虽说恼火于弗莱迪这一次的所作所为,但克丽丝是被无辜牵扯进来的。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更何况是一名注定伟大的国王乎?

  ……

  水晶湖营地。

  嗷呜!

  一阵阴风吹过,化作一团黑雾行走于黑暗之中的弗莱迪摩擦着自己的利爪。

  他需要强大。

  他需要寻找一切可以利用之人帮助他完成复仇。

  幸好。

  在艾克囚禁他在水晶湖登船的那一刻,他嗅到了一阵气息。

  那气息和他一样。

  散发着无边的恐惧和嗜血。

  这头嗜血野兽将会得到的是鲜血,而他,得到了却是比之前更加强大的力量。

  恐惧,弥漫起来的恐惧将会是他重获回到榆树街的车票。

  终于。

  他找到了。

  一头嗜血野兽,一头直勾勾将一名女性钉在树枝上的恐怖野兽。

  下一秒。

  阴风而起,弗莱迪直接侵入了这死去还没有超过三十秒的女性身躯。

  “杰森!”

  带着棒球帽,正准备离去继续清除其他入侵水晶湖旅客的杰森听到这有些熟悉的声音茫然的看了看四周。

  树枝上的女人抬头。

  “我该照看他们的,而不是出来喝酒,不应该与人私会。”

  “唰!”

  “我该受到惩罚!”

  “我们都该受惩罚。”

  但杰森的目光注视到树枝上不断变化的女人模样的那一刻,弗莱迪成功的侵入了杰森的世界当中。

  下一秒。

  弗莱迪直接以杰森母亲的模样出现在了杰森的身后,亲切的呼唤着。

  “杰森。”

  “我与众不同的孩子,你知道你该得到什么样的奖赏吗?”

  手持着利刃刚刚于前天被电缆电力所符合的杰森一动不动的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母亲。

  还没等杰森有所动作。

  他的母亲后面出现了一个男人。

  一个金发碧眼,英俊非常,但却手持着一把大砍刀的帅哥。

  下一秒。

  那英俊非常的金发男子站在他母亲的身后瞬间手起刀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