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地心奇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认错

地心奇传 东浪才子 3338 2003.05.11 20:41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什么使者的儿子被副团长“劝”走了走了。副团长刚刚走进屋里来,那个疯丫头就对他疯叫起来,而我也用不清不楚的眼神看着他,希望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什么,但可惜什么也没看出来。疯丫头可不管这些,她照样在那里叫个不停:“什么赔礼道歉,明明是他们不对嘛!为什么叫我去道歉,还上他们家去,我又没毛病……”哎,疯丫头为什么有这样的反映呢?就其原因是刚刚副团长对那个小子是又赔礼又道歉,不但卑躬屈膝,而且看上去更是诚惶诚恐的向那个小子立誓,过两天一定会带着疯丫头登门负荆请罪等云云,叫人不知道这个身怀绝技的老蜥蜴脑袋里在想什么?以疯丫头的脾气,她不叫才怪呢!不过老蜥蜴好像没怎么理会她。直到她说渴了,含累了才站起来,很严肃的说道:“这事情是你惹得,赔罪当然是你去,不要做出不负责任的事情,我们团里只留能付起自己责任的人,不留窝囊废。”啊,副团长这是帅气,把那个疯丫头说的脸都红了。老蜥蜴说完话后,转身就要出去,这是我问他,“副团长,您去哪里?这么晚了。”

  “ 嗯,我还有事情要办,今天晚上和明天可能不会来了,后天托娜你同我去神殿使者的行宫,注意,你别想跑,否则我按团规处治你。”老蜥蜴说最后一句话的语气好坚决,连我都感觉要出冷汗。老蜥蜴走后,我问疯丫头,什么是团规啊,他只给了我一个小本本,我一看上面倒没几个字,不过其中第七条:不听从上级指挥者,棍棒二十,严重者杀。晕!不过,疯丫头这回死定了。

  两天的时间像滔滔江水一样飞快的流过,人们也都照样每天忙每天的事情,不过这两天可苦了疯丫头,她是吃不香,睡不着,而老蜥蜴这两天也真的没有出现,我想副团长去了哪里了呢?他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我想他一定有重要的是吧,要不也不会把疯丫头一个人丢在这里郁闷了(直接拉她去赔罪)。

  第三天早上,副团长就进屋来了,疯丫头早早的就在客厅等他,而我因为想看热闹,所以也起的很早,可是我们三人谁也没有说一句话,直到用完早餐后,老蜥蜴打破了沉默,“天也不早了,托娜咱们走吧!约,你也跟着来吧,我敬你去见见世面,降神府就是神殿使者的行宫,那里可大了,虽没皇宫大,但也装修的豪华无比……。”

  我真不明白,我们不是去负荆请罪的吗??几天前,老蜥蜴他还那样严肃,而今天他倒象是去串门!

  很快,我们就到了降神府,这里的确是大的出奇,对我这个乡巴佬来说,又要感叹一番了,不过我可没工夫感叹,因为在降神府的大门外,已经有了许多人在等我们,看着他们对老蜥蜴打招呼,好像是很尊敬他的样子,我又糊涂了。隐约听到什么多谢大人为大家伙做主等云云的一些话,谁是“大人”??老蜥蜴?它什么时候变成大人了?这可恶的老蜥蜴,总是把我能的糊里糊涂的,看着这帮人进入降神府,我也就随着进去了,看看老蜥蜴到底想干什么,不是赔罪道歉吗?那种丢人的事不是人越少越好吗?怎么找了这么一帮人,要是名人也就算了,偏偏是一群老百姓,你面到真实包罗万象,干什么的都有,从卖肉倒卖“肉”。看疯丫头的脸色现在多像大白菜——上面绿色的,下面白色的。

  进了降神府,看这那使者的公子!他明显是有一点慌张,其实如果谁遇到这种场面谁不慌啊!本来是想自己道歉的,可道歉的来了这么一帮人。?想打架?不像,打架也不找这帮人啊!花花公子只好硬着头皮向老蜥蜴问道:“喂,老头,你这是干什么,来这么一帮人,你以为这是菜市场啊!。”

  这花花公子和我想得差不多,出奇的事发生了。只见我们可爱的勇敢的无畏的副团长慢慢的抬起右手,这个动作看的大家直愣!老蜥蜴怎么了!难道肩膀痛?答案出来了,只见他抡圆了膀子,“啪”的一声,那花花公子的脸上立刻多了一个五指山。

  “你你……”

  “我怎么样,本以为是我的人错,难看你的人品,哼哼。”说完,副团长露出那种不屑的眼光。看那疯丫头的眼神,嗯,肯定和我现在的想法差不多,老蜥蜴是不是操劳过渡病了!?

  “好,你狠,你等着”说完,对他后面的下人说到,“去,把老爷找来,快去”说完对着我们嘿嘿一笑,“你们等着吧。”

  很快,在内堂出来了一个人,这个人穿的是那样的华丽,那张脸虽说经过许多岁月的洗礼,但只是在上面添上了几丝成熟!但这都不是他耀眼之处,我们目光的重点都放在了他脖子上的他条项链,虽说我不知道那到底代表什么,但我知道那一定不一般,从大火的眼神中,我什么都看出来了,他就是那个神的使者!只见他以进来就问:“是谁大我们家犬子啦!拜托站出来给我个说法。”

  我现在才感觉,我们真的不应该惹他啊,他说话都带那么一点点威严,我们怎么是他的对手呢?只见疯丫头嘭的一下从人群里跳了出来,嚷道:“是,是我打的,怎么样?”

  老蜥蜴伸出手来挡住疯丫头,对那男人说:“素闻使者大名,今天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你!哼!”使者顿了顿说,“请问这句话又怎么说呢?”

  “ 以前听说神的使者正大光明,心底善良,是百姓的福气,百姓的救星,但今天一看,只不过是个护短的糟老头罢了。”

  “不许你侮辱我的父亲大人”那个花花公子可没他爸爸这份定力,开始叫唤起来!

  那时这对他除了个手势,叫他不许说话,然后转过身来,说道:“不知这位人兄可不可以把话说得明白些,让我可以听个明白”

  “前几天,我的我下人同令公子发生了一点以外,我本想使者大人光明磊落这事一定是我的下人不对,所以当面对令公子是又赔不是又道歉,可事后查问下来,发现这是全是令公子的错,不光这些,令公子简直是无恶不作,为所欲为。叫人是在气不过,所以刚才才失控打了令公子一个耳光。”

  那使者脸都绿了,心想“我儿子能做什么坏事。”问道:“那就请问我儿子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如果没有这事情就要有个说法。”

  “那是自然,来大家伙说说吧,放心!使者大人是神的使者,他决不会姑息自己的儿子的”

  一时间这个大厅没了动静,片刻有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我定睛一看,是那个卖菜的胖大妈,他上来就说:“那日,这位公子起着大马在集市里面奔跑,还叫被人躲开给他让道,我老人家个骨头能过的开他吗?不过他倒没闯我,一鞭子把我抽一边去了,还的我住了好几天医院。”

  那使者问道他儿子,“由此事吗?”

  “你也听到了!我一鞭子她就躲开了,哪里是多不开,分明是贱皮子……。”只看那使者脸像茄子一样,啪的一声就是给他儿子一个大耳光,比老蜥蜴打的还响呢!“你给我闭嘴,不孝子。”

  人们看到告发了那花花公子也没什么事,就纷纷吵了起来。“你们家少爷总是带着一帮人来我们小店吃饭,我们是做生意的,可他吃完饭,饭钱愿给店就给点儿,要不然擦了嘴就走啊,有一回我的伙计像他要他赊的饭钱,他一嘴巴给打掉俩门牙……。”

  “你那算什么呀,可俩我那闺女啊!还没出家呢,有一天他们喝罪了在大街上看到我家闺女,居然把光了看……。”说着说着,那老妇人倒先哭上了

  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听的老蜥蜴是得意洋洋;老使者的脸是先绿后白。

  只听在人群里有人说到,“我觉得公子人挺好的。”哗啦,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我顺着声音寻去,是一个美丽女子,穿的是花枝招展,看起来是妩媚动人,老蜥蜴是不是请错人了,我到老蜥蜴跟前问道:“副团长,你是不是请错人了?”

  “你看着不就知道了,‘重点’来了。”重点??不明白看着好了 。然后老蜥蜴问他,“你说说他怎么好了?”

  “他上我们那里去总时代好多银子去的,而且从来不赊账哦,特别对我,他对我可好了。”

  那个使者忍不住问道:“姑娘是做哪一行的。”

  “我吗?我实在秋香屋做事的。”

  “哦……。”所有人都发出了一个相同的声音,原来是妓院啊!

  只见那使者的脸上是怎么也挂不住了,转过头来,慢慢的抬起右手,不同于老蜥蜴的是,它的右手上有明显的大量凤系魔法元素。下人们也在向这老头求情“老爷,不要啊!”

  “逆子难容。”说完右手落下,一道强力的风刃气旋斩从他的右手发出。花花公子看到这一切,心想,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