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打你一掌,就得求你不要死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风消逝 3113 2021.05.08 12:15

  方鸿抄写薄薄的小册子,笔尖停顿了一下。

  这是个狠人……

  居然吞了二两金……

  换成普通人,吞金子只会死的异常痛苦。

  武道举人普遍在后天九层以上,孕育先天真气,内脏器官坚韧,胃部的承载能力超出想象,一身力道超过三十万斤!

  不过。

  方鸿很好奇,这狠人怎么把金子取出来?

  只见:

  “第六日,吞金之后,肚子有点疼。

  根骨,灵性,武道修为,没有一丝一毫的提升,那么金之奥妙,到底在哪个方面?

  第七日,腹部发力,把金子挤压成了细条状,从嗓子吐出。

  第十日,经过上百次摸索,金子就是天然诞生的矿物,如铁,如铜,不具备奇特之处。

  既如此,金价暴涨是何故?

  ……

  大乾立国不久,本应与民生息,减轻各地赋税,却由于某处金矿在妖族边疆,皇旨连发,举国宣战,调拨九霄营、三曜营、以及皇都五十万禁卫军、玉州府十五万铁铠军、熙州府十五万烈血骑兵……

  陛下召集三千位先天武人、近百万后天武人,御驾亲征金鸭江!

  金鸭江,长八百里,宽度约有四百丈。

  江面上,水波滔滔,浩浩荡荡如天河。

  江面下,暗流涌动,卷起高山一般的巨浪……其内有妖,状若金鸭,盘踞在大江底部,豁然展翅,引起巨浪,高九十丈,水淹上百万兵士,陛下以开国玉玺将其镇压。

  三年之后。

  大乾开疆拓土,以金鸭江为中心设立州府,命名:江!

  ……

  百岁时,偶然惊闻,旧朝灭亡,是陛下请了一位高人,灭尽大眞皇室的武道强者。

  高人只取万两金。

  可笑,可叹,因一人令我大乾金价暴涨?何方人士?练气之上?我至死也未能踏入先天,所知甚少,心有不甘,留此绝笔,愿后世人查明此间真相。”

  方鸿翻到书册的最后一页。

  【叮!】

  【见多识广,灵性增加!】

  斩妖系统的提示浮现而出。

  方鸿大脑微微一震,似清醒,更加轻松通透了。

  ‘很好。’

  ‘鸟欲高飞先振翅,人求上进先读书啊。’方鸿揉了揉眉心。

  【见多识广】与【平心静气】都能够增加灵性。

  如此一来,读书越多,他的灵性就越高。

  另外。

  读书增长阅历,增加灵性,也有着隐性标准……真实历史,不是杜撰,不是凭空捏造的传闻……这本研究金子奥秘的实验随笔,寥寥几千字,达到了【见多识广】的触发要求。

  念及此处。

  方鸿把注意力放在书里的具体内容。

  一两金。

  十万两白银。

  这是大乾开国之时的价位。

  如今已过千余年,世事变迁,黄金稀少,至少翻个四五倍,一两金估计等同四五十万两白银左右。

  方鸿啧啧称奇:“哄抬金价,丧心病狂?”

  前世,科技大爆发,金银比例在一比一百左右。

  大乾可倒好,一比几十万。

  “这么说的话。”

  “我埋在小院树下的金子,堪比四五十万两白银……若是传出去,后天九层都会为之眼红……难怪,周家老太爷冒死与妖族勾结。”

  方鸿不同。

  金银再怎么贵重,做不出践踏底线的事情。

  “金鸭江。”

  “江州府。”

  方鸿倒也不陌生。

  如今世道,时而起兵戈,跟妖族战事频繁。

  但,战争发生在边疆:例如江州府。

  方鸿所在的苍州府,飞云县,跟边疆隔着几个州府,战事波及不到,充其量赋税物价涨一涨。

  依据近日的听闻……上一次与妖族开战还是十年前,永盛帝调拨朝中二品大官协助边疆守将,又派遣镇邪司、斩妖司、内侍司的三司高人压阵。

  战争持续了两年。

  大乾罢战,伤亡惨烈,导致了很多妖族流窜入境。

  ——

  眨眼过了两三天。

  方鸿坐在小院内的树上。

  东天门修炼似乎遇到了瓶颈,迟迟没有进展。

  东天门属于打法,旨在杀敌,划分为五个层次:初入门径、登堂入室、炉火纯青、通玄绝伦、天工造物!

  他卡在登堂入室的层次。

  大概境界低微,堪堪后天六层,支撑不起炉火纯青的层次。

  夜已深。

  屋外刮起一阵阵凉风。

  巷子口的平房,隐隐传来妇人的低泣声。

  方鸿蓦然睁开眼,双腿发力,平地一跃将近十几丈之高,出了院落,朝着城外而去。

  从高处俯瞰,街道上不见一个人影。

  条条胡同,巷子,小路,仿佛组成了四通八达的格子。

  方鸿一路往南,避开夜晚巡逻的县衙更夫,盏茶时间,翻过城墙,来到二十里之外的荒山。

  ……

  月白风清,繁星点缀。

  荒郊野岭,人烟稀少。

  方鸿找了一处峭壁,左掌摊开,五指一捏,手印成型,朝着山壁轻飘飘按了一下。

  “东天门第一式!”

  轰隆!

  山壁震动了起来。

  只一下,峭壁往里凹陷,烙印长达十余米的掌印。

  灰尘泥土簌簌落。

  上方悬崖,发生断裂,恍如山体滑坡,大大小小的石头滚滚坠落,还有一部分悬崖砸了下来。

  “不错。”

  方鸿往后退开了一段距离,脸上浮现出笑容。

  东天门的威力,超出预期。

  一击打出如门开,如山崩,令对方无处可逃。

  而且这一门功法,不止是劲力的恐怖爆发,兼有锁定、追敌、身法、防御之类的高妙手段。

  哗哗!

  前方山崖,石头继续滚落。

  方鸿轻叹道:“这一击……应该有武秀才的正常水准了吧。”

  正此时。

  远处传来山林分开的异响。

  一道炽烈至极的气息高速接近,踏着树枝头,一步三十丈,魁梧的身躯好似轻盈的柳絮,朗声笑道:“哪位武道秀才半夜练功,闹出这么大动静,扰人清梦!”

  方鸿望过去……

  大约是荒山老林的苦修者……

  他掏出造型各异的面具,选了个最友善的,戴在脸上。

  那身影到了跟前,漫步而来,乃是长发飘飘的童颜老翁:“咦!怎么还戴个面具……遮遮掩掩,真不痛快,县里哪个武秀才我不认识。”

  方鸿扶了扶似戏曲笑脸的面具,声音低沉:“你是内息境?”

  “你不认得我?”一头黑色长发的老翁惊奇,道:“奇怪了,你是府城来的武秀才,还是县城里面的隐居强者。”

  “呵呵。”

  “要不要切磋一番。”

  黑发童颜的老者乐呵呵说道,打算趁着切磋时,摸清方鸿的底细,将面具摘下,看看是何方人士。

  “好。”

  方鸿心头一喜。

  本想找个差不多的借口,先礼后兵就开打,接触内息,体悟成色,弄清楚内息气血有何不同。

  没料到……

  这人主动送上门……

  方鸿抬脚,暴射百米,一拳打在老翁架起的双臂上。

  嘭!!

  一圈圈气浪炸开,向外翻滚,震荡不堪。

  嘭!嘭!嘭!

  方鸿又是三拳劈下去,泥牛入海一般。

  童颜老翁微微一笑,体内涌出绵绵不绝的力道,缠绕双臂,几如实质,令方鸿拳头陷入其中,难以动弹,难以拔出,好似一拳打进了棉花里面。

  方鸿面色一变:“这是……内息!?”

  这股内息包含着好几种截然不同的品性。

  沉重,炽热,锐利,粘稠,仿佛离体而出的玄奇气力。

  近距离感应,令人窒息,方鸿隐隐察觉到不对劲儿……难道,严重低估了后天七层内息境?

  “哈哈,过来吧。”童颜老翁双臂往前一抓。

  方鸿身子一晃,气血似烈焰,摆脱钳制,双脚落地,不退反进,左掌捏成东天门第一式:“老头,接我一掌!”

  方鸿性格,杀伐决断,按理说不会开口提醒。

  但这个童颜老翁,无仇无怨,还很贴心,主动提出要切磋。

  万一失手,将其打死,就是他的不对了。

  “好,好,接你一掌。”童颜老翁漫不经心地说道,挺身上前,手臂从上往下,似抽,似摔,似劈打,一记单臂劈挂就要打散方鸿的架子,甚至另一只手臂从侧面掏出,五指如爪,暴然擒拿。

  一时间劲风扑面,热浪焘焘,荡起烟尘!

  空气被剧烈摩擦,好似气爆,统统扭曲!

  刹那。

  东天门第一式:开门见山。

  方鸿轻飘飘一掌按在童颜老翁的手臂上。

  轰!!

  举重若轻,一击即离,方鸿矗立在原地。

  月朗星疏,万籁俱寂,童颜老翁的脸色凝固了,感觉到时间拉长,变成慢动作画面,眼睁睁看着手臂被压了回来,撞至胸膛,挤压胸骨,如同被小山碾压。

  这一刻。

  无坚不摧的恐怖劲力爆发了!

  “这是……”

  童颜老者眼底闪过惊骇之色,胸口被自己手臂撞得凹陷,血液上涌,通过喉咙,汨汨河流般冒出。

  劲力入体!他踉踉跄跄倒退。

  劲力透体!他后背的锦衣猛地炸开,丝绸撕裂,棉絮纷飞,破开大洞,隐约形成了一个掌印。

  劲力震荡!他跌跌撞撞,后退十余丈,筋骨皮膜都发麻,全身变得又酸软又无力,猛地一颤跪下去,连连吐出三大口血雾,往回一吸,闭住气息,险些一头昏过去。

  若是把内脏碎片吐出来。

  那就难以治愈了。

  “老夫……”

  “不是内息境……”

  童颜老者大脑一片空白,目光有些空洞,看着方鸿一步步来到面前。

  “唉。”

  方鸿叹口气:“我打你一下,就得求你不要死。”

  这糟老头子,好卑鄙无耻,害我违背了尊老爱幼的高尚品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