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施倚霄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风消逝 2123 2021.05.08 12:16

  月色皎洁。

  荒山冷风徐徐来。

  童颜老翁跪坐在地上,只觉得全身都被一掌打爆,打崩,打散架,体内气血都停止了运转。

  他提不起劲。

  他试图平息伤势,喉咙一甜,喘不上气。

  噗!

  童颜老翁狂吐一口血,面如金纸地喘息。

  见方鸿接近,向自己走来……

  他吓得魂飞魄散,无法站起身,难不成今夜要丧命于此……

  至于方鸿说的话,他耳鸣严重,听不清楚。

  这时候。

  方鸿轻轻拍了拍老翁后背,助其调整气息,缓了一会儿,仍不见好转,困惑不解地问道:“你真的是内息境,后天第七层?”

  “不是,我内气……”

  童颜老翁奄奄一息地吐字。

  内气?

  内气与内息不是一回事吗,方鸿心生关切,愧疚之情。

  刚刚那一击,可能把这个老翁的脑子打坏了。

  “老先生,你家在哪里。”方鸿打算把老翁送回到家。

  童颜老翁已经是气若游丝,强自撑起了眼皮:“飞,飞云书,书院……”

  “飞云县的书院啊,你这水平能排青云榜第几。”

  “???”

  老头子是书院教习,后天八层,内气境啊!

  内气,内气,不是内息!

  童颜老翁张张嘴,没能喊出来,眼前一黑昏过去。

  ……

  半夜时分。

  飞云书院。

  大门由白玉打造,晶莹剔透,毫无瑕疵,雕刻花纹,高高矗立,彷如圆洞拱形的造型。

  教习们或在静坐,或在睡觉。

  有的学子已经睁眼醒来,开始磨练体内的气血,为明年开春的科举做好准备。

  有人打完一套拳法,大汗淋漓地自语:“内息,内息,何其难也。”

  有人长长吐息,吐气如箭,射在地上就打出一个小坑:“只有把气血融入到内息之中,如熊熊烈焰,才能够通过大乾的科举院试……否则,内息与气血相斥,还不如后天六层极限。”

  正当此时。

  噹的一声。

  书院门侧边悬挂的青铜钟敲响,钟声浩荡,响彻四方。

  “谁!”

  “何人放肆!”

  整个飞云书院被惊动。

  但……

  青铜钟轰鸣,回荡了一下,就弱了下去。

  好像被人打碎,漏风了,漏音了。

  “不会吧。”

  “我就弹了弹手指……这大钟是豆腐渣工程,塑料品质。”方鸿站在书院正门的侧边,瞪了瞪眼睛,看着面前的铜钟。

  铜钟上面,雕刻图案,方块字整齐排列。

  弹指打破,露出窟窿,边沿呈现锯齿状。

  “走。”

  方鸿把扛在肩上的童颜老翁放在地上,往他怀里塞了百两银票,作为医药费。

  又在青铜钟上,夹了百两银票,作为破坏财物的赔偿。

  紧跟着纵身一跃,低空掠过一处处街道胡同,消失在黑夜之中。

  很快。

  闻声而至的书院学子们,纷纷来到正门,见青铜钟有损,旁边仰面躺着一个人,纹丝不动,气息微弱,炽烈气血也变得断断续续。

  天色黑暗,天边微亮,看不清躺在地上的人长相。

  有胆大的,走上前去,顿时惊叫了一声:

  “黄教习!”

  “快,快来人,黄教习重伤昏迷。”

  学子们面面相觑,不敢置信。

  黄教习是书院教习第一人……内气境强者,后天第八层!

  谁能把黄教习打成重伤?

  一个个围了上去,低头一瞧,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胸骨开裂,已经凹陷了下去!”

  “速速救治。”

  “黄教习您快醒醒,别断气……黄教习的心跳越来越弱了。”

  书院正门,人声嘈杂,学子们手忙脚乱,好在有教习出面,匆匆抱起黄老翁进行医治。

  ……

  晨光熹微,渐渐破晓。

  方鸿回到屋子,整理一番被褥,啃了口瓜果:“东天门第一式威力绝伦,沛然莫御,一击重伤那老翁……但愿他及时得到救治,能捡回一条命吧。”

  其实,方鸿已经留手了,收回一部分力道。

  否则,一掌拍出,就会活生生打死童颜老翁。

  “对了。”

  “那老翁讲的内气,是何意。”方鸿思忖了一下。

  后天第七层,衍生内息。

  后天第八层,演化内力。

  这些武道常识,来自于周宅练武场的教习刘有吉……外面传来怒吼声,方鸿出了屋,迈过内院门槛,打开外院大门,巷子口站着一个身影。

  那身影转过身,露出侧脸,是张高麦。

  他脸上血迹斑斑,青红交加,已然破相,眼角划出口子,显得三分狰狞和七分凶狠。

  此时。

  张高麦身上衣服破破烂烂,经历了激烈厮杀。

  方鸿扫了眼,巷子口两个汉子倒在地上,没了心跳,血染泥土,明显被张高麦翻盘反杀:“厉害了,你这才是真正的主角开局啊。”

  那两个地痞壮汉,一猜便知,定是周家大姐派来的。

  私生子女,位卑身贱,派人来打断四肢,沦为废人,打消认亲的妄想。

  只不过……

  周家大姐很没有脑子……

  明明请武人出手,必无意外,稳坐钓鱼台。

  偏偏找几个后天三层的地痞。

  方鸿望着张高麦,笑道:“你再喊出那句话,就是绝配,开始披荆斩棘的逆袭之路。”

  “方鸿,我的好兄弟。”张高麦喘了口气,虚弱,惊惧,从体内涌出,就有些后怕,眼泪汪汪地说道:

  “呜呜……我,我杀人了。”

  张高麦见到方鸿,血性消散,心里绷着的那根弦松开。

  一屁股坐在地上。

  一脸茫然地发呆。

  见此,方鸿眼里的期待荡然无存。

  这就萎了……

  短小无力的三分钟热血……

  你是莫欺少年穷呢,还是扶不起的阿斗呢,方鸿打量张高麦,善解人意地走到平房门口,敲敲门:“有人吗,出来洗地啦。”

  少顷。

  房门拉开。

  风韵犹存的妇人拽着女儿张菱角出来收拾尸首。

  ……

  又一日,清晨时分,火红大日从地平线冉冉升起。

  郡县之中。

  施府之内。

  这是飞云县仅有的几处府邸——七品官身的住处,称之为下府。

  玲珑般亭台楼阁,池塘水廊,奇花异草,摆放着几座假山,雕刻云河瀑布的三面围墙。

  此时。

  晨起练武的施倚霄蹙起眉,拿起崭新的毛巾,擦拭细汗。

  她看向立于一旁,乖巧不语,有点打瞌睡的两个贴身丫鬟:

  “寻亲……”

  “你们不怕出了府,被那个多年不见的哥哥卖了换银子?”

  施倚霄不满地抱着双臂。

  那两个丫头抬头,对视一眼,异口同声:“我不怕,求小姐开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