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羞辱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风消逝 3099 2021.04.29 12:15

  方鸿不管什么招式章法,搬运体内气血,爆发凶残力量,甚至那树木还没有劈落下去,盖压空气,刮起大风,置身下方的众人统统窒息了!

  “逃!”

  “挡不住!”

  从上方砸落的树干越来越近。

  马儿受惊,抬起前蹄,高高地向上扬起。

  几个人趁机跳下马背,向两侧翻滚而去,狼狈不堪。

  那些马儿在原地,抬起蹄子,还要挣扎。

  轰隆!

  只一下,树冠劈在了地上,三匹马当场暴毙……施倚霄的那匹烈血马儿,压倒跪地,骨骼粉碎,瞬间死去,火红鬓发染上了血红色。

  方鸿眉头一掀。

  伴随着那几匹幸存的马儿惊叫,连连嘶鸣,他又横腰屈腿,抡起树干,扫向众人。

  “等等!”

  “好汉饶命!”

  众人大叫,就明白不可匹敌,根本没有与其交手的打算。

  这般恐怖的巨力,怕有上万斤。

  施倚霄等人,最多就后天四层,哪里敢上去白白送死。

  况且,感觉到源自方鸿身上的滚滚热浪,仿佛烈日,仿佛蒸炉,仿佛熊熊燃烧的一团火焰。

  真正的气血如炉!

  方鸿周身的空气都微微扭曲,凸显武道之异象。

  “这,这股气血??”

  “后天五层……不,后天六层!”

  一个个失声叫道。

  本以为是个发疯的山贼路匪,力气大一点,谈不上威胁,顷刻间陷入生死绝境。

  行驶证?

  驾驶本?

  真的没有啊。

  施倚霄高声喊道:“我乃飞云县县尉之孙女!”

  “你爹是李刚也没用!”方鸿抓起树干一记横扫,将挡在白袍青年身边的两人扫到一旁。

  嘭!嘭!

  那两人口吐鲜血,胸骨塌陷,手脚乱抓,空中翻飞十余米,重重地落在地上。

  嘭!嘭!

  方鸿又一劈,有个来不及躲开,直接被树冠压下,挑飞,撞在远处的石头上,就听见骨头咔嚓一声的脆响,却是替那个白袍青年挡了灾。

  施倚霄脸色煞白:“仅仅擦个边就打成重伤,生死不知。”

  姓徐的白袍青年已经懵了,跌跌撞撞的倒退:“这种乡下地方……”

  哗啦啦!

  枝叶繁茂的树冠扫过来,白袍青年爬上树,慌不择路。

  方鸿紧紧盯着他,又看向瑟瑟发抖的其他人……没人逃走?

  看来。

  这些人很讲义气。

  共进共退,不抛弃,不放弃……方鸿有点感动了,暗暗道:“既然你们是过命的交情,就成全诸位,同年同月同日死。”

  “等等,等等,我有银子!”施倚霄秀发凌乱,取出银票。

  方鸿一愣,迟疑道:“你要交罚款?”

  罚款又是什么意思……听起来像是罚金,买命钱……几个人对视一眼,争先恐后道:“对对,我们交罚款,我们愿意交罚款!”

  “还请高抬贵手。”

  “息怒,息怒,这是二百两银票。”

  以施倚霄为首的几人好像看到了一线生机,或掏出银子,或掏出大乾银票。

  破财免灾,保住性命才是第一位。

  “真是无妄之灾。”施倚霄捋了捋耳边秀发,顾不上平时礼仪,大口大口喘着气,胸口也一起一伏,挤出沟壑,上下颤动:“这个人到底是县里哪位,跟我们家里有仇,拦路截杀?不对,此人堪比寻常的武道秀才,搁在县城也不是无名之辈……看来是我们倒霉,出游乡下遇祸事,还好身上带着一些银票,但愿能够安抚住这位言行异常,好像发疯的武人。”

  正此时。

  耳边炸响一声吼:“你们是在拿银子羞辱我??”

  方鸿怒吼,暴然上前,抡起树干一下子打落那个爬树的白袍青年,也不听他的求饶,哭喊,直接劈下去。

  一下,白袍青年的叫声消失了。

  两下,白袍青年在地上弹起,又落了回去。

  三下,路边被砸出巨坑,遍布血迹的身躯躺在里面,很老实,很安详,他的一只手攀在大坑的边缘。

  接着手臂落下去。

  再不动弹。

  估计挂了。

  方鸿还是不解气,又折断树干,彷如大木棒,拎起来一顿乱砸。

  旁边。

  众人亲眼目睹,吓得颤抖:“徐老三活不成了。”

  “怎么办……”

  “这人也太不讲道理了,奉上银两是羞辱人的意思?”

  “逃命也没处逃啊。”

  “后天六层,全力跑动,足以媲美烈血马。”

  众人看着树干一下又一下砸下去。

  每一次震动,敲在心坎上,敲得人心胆俱裂。

  每一次震动,双腿被震得发麻,粉碎了所有的反抗念头。

  “……”

  众人窒息了。

  飞云郡县的县尉之孙女,施倚霄心生绝望:“事到如今,我才算明白爷爷经常说的话——万般皆下品,唯有武道高!什么显赫家世,什么腰缠万贯,什么品阶权势,皆为过眼云烟,只有武道境界是真正属于自身的力量!”

  这一刻。

  她引以为傲的身份、家世背景,不值一提。

  施倚霄咬着贝齿:“难道,难道我今天要死在此地?”她拄着路面,琢磨着骑马逃命,但一眼定格,就看到火红马儿倒在血泊,已经没了动静。

  刚才危急,顾不上烈血马,她现在才发现马儿毙命。

  轰!

  不远处的路面再次震颤。

  轰!轰!轰!

  方鸿砸了十几下,心里头舒服,就觉得畅快淋漓。

  【叮!】

  【平心静气,灵性提高!】

  斩妖系统弹出来一则提示,方鸿随意扫了眼,没有多想,正事要紧,还得继续收罚款。

  方鸿走到施倚霄面前:“罚款呢。”

  “啊……啊?”

  施倚霄双腿发软,当场跪下,说不出话。

  对此。

  方鸿很有耐心,说道:“刚才是我冲动了,不要介意,请你们继续拿银子羞辱我吧。”

  “不敢,不敢。”施倚霄低声说道。

  刚才抢着交罚款,叫声最大的就是白袍青年徐三立。

  然后呢。

  人躺坑里了。

  眼前闪过被暴砸一通的画面,施倚霄打了个寒颤,胸口颤颤巍巍……由于慌张的翻滚,闪避,她喘着气,红衣扯开了少许,隐隐露出山谷之间的红痣。

  方鸿目不斜视:“你,不想交罚款?”

  “这……”

  看到这个蒙面人似有不满,施倚霄快要哭了,只好又奉上一张张银票。

  “此人……”

  “该不会故技重施……”

  施倚霄心中忐忑,看着方鸿收下了银票,走向其他人,挨个收罚款,声音温和地说道:“你们交了罚款,态度诚恳,那就是遵纪守法的良民。”

  至于行驶证,驾驶本……

  什么超速,逆行,没号牌……

  罚款到位,都可以原谅的嘛——方鸿手里的银子越来越多。

  偶尔有车马路过,看到这些人像是被拦路打劫,要么绕路,要么加速通过。

  很快。

  收完了所有罚款。

  方鸿数了数手里的银两、银票,约有九百两。

  这什么概念!

  蓝色布衣想买几件买几件!

  “诸位。”

  “后会有期。”

  方鸿拱拱手,心满意足地走了。

  几个人留在原地,对视一眼,总算是逃过一劫?

  “我娘说有些武人灵性不够,强行读书,从此发疯,心智异常,大概就是这种人。”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对对对,万一那人又回来……咱们身上可没有买命钱了。”

  ……

  大路往西,施倚霄找到惊吓跑了的几匹马,朝着飞云县而去。

  也不知骑了多久。

  直到望见县城的黑色城墙,众人才松了口气。

  来时七八人。

  归时仅存三四人。

  “这世道当真危险。我们早上还一起骑着马,哼着曲儿……过了三四个时辰,徐三立几人没了。”

  “乡下地方竟然也这么危险?”

  “那人应该是个独行武者,不懂入魔的危险,一时不慎,变成疯子,武道境界再高也难以恢复。”

  “哼,后天六层在乡镇罕见,飞云县却有很多。”

  “徐三立,钱霖……他们家里绝不会善罢甘休,聘请几位后天六层的武人搜寻凶手,将其生擒,千刀万剐,报仇雪恨!”

  几个人骑在马上。

  忽然发现逃出生天之后,施倚霄一声不吭,沉默极了。

  其中一个青年低声劝道:“施小姐不必挂怀,都是那凶人的错。”

  “唉。”

  施倚霄轻叹一声。

  她是县尉孙女,自诩勇敢,胆魄不凡,但是真正遇到了生死危机,才明白武人无畏是知易行难。

  直面死亡。

  谁能不怕。

  施倚霄闭上眼睛,乌发披肩,好像要把方才之事记在心底。

  “那个人……”

  “恐怕有武道秀才的实力……几位普通的后天六层遇到他,只会被活活打死。”施倚霄想了一下,沉声说道。

  她的爷爷,任职飞云县县尉,乃是后天九层的武道举人。

  她的父亲,是永盛年间的武道秀才。

  她见识较多,眼力也很准,别人只当那凶人是后天六层……施倚霄却知道不止如此,那人气血似烈焰,战力之强横,媲美后天六层的极限水准!

  简言之。

  若那人识文断字,通过文试,就是大乾王朝的武道秀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