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前戏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风消逝 2772 2021.05.12 12:16

  养生斋后堂。

  方鸿震惊了。

  上京会试主考官收取贿赂一百两银子……曾任镇邪司司主……官居一品的高人!

  这真的离谱。

  权倾朝野的大官就因为受贿一百两银子而下狱杀头?开什么玩笑,书上的记载有误?

  哪怕一百两金子,也不至于啊。

  他知道。

  大乾王朝的老臣。

  绝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老朽。

  “官居一品。”

  “怕是凌驾于先天境界之上的武道强者。”

  方鸿合上了书册,心头一跳:“大乾的镇邪司,斩妖司,内侍司,里面有着不少的先天高人,司主更是官居一品的大佬……这水真深,必有隐情,而且又是五百年前的元昌帝在位期间。”

  收敛杂念。

  继续抄书。

  这是书讲的是科举舞弊。

  贿赂考官,找人代考。

  更有家世显赫的权贵阶层,把榜上某人除名,直接让子孙后辈冒名顶替。

  方鸿笔尖微微一顿:“这种事,不好善后。”

  在大乾,科举舞弊的风险,比前世的古代王朝更高。

  因为……参加科举的考生,都是武人。

  你敢顶替,打压,偏袒某个人,或者是某个郡县、州府的考生,就有家破人亡的风险。

  正所谓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阻挠一个武人的科考之路,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意难平,气难消,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

  主考官武道境界高超,我们考生打不过……

  但你的家人,子女,亲属呢?

  正面不敌,还有下毒药,偷袭,布置陷阱埋伏之类的手段,完全是防不胜防。

  方鸿看着书里的舞弊案例:“第三个记载,郡县之院试,主考官安排儿子冒名顶替,混了个秀才功名,在县城做官,没过半个月,就被人活活打死。”

  “主考官其余儿女尽数被杀。”

  “从此绝后了。”

  至于凶犯是何人,稍微一查,水落石出。

  主考官没有做好善后。

  那个被榜上除名的院试考生,报仇雪恨,远走他乡。

  ……

  方鸿看向下一篇舞弊案:“主考官评判不公,被学子暴打。”

  忍辱负重,卧薪尝胆,毕竟是少数。

  超凡脱俗,快意恩仇,乃是武人们的主流风格。

  ……

  永盛年间,乡试武试,擂台裁判暗中出手偏帮,不慎暴露,两位考生大怒,合力将其重伤,扔下擂台

  方鸿不禁怔了怔。

  这就尴尬了……估计是没有提前商量好。

  ……

  【叮!】

  【见多识广,灵性提高!】

  斩妖系统浮现提示,方鸿也翻到了最后一页。

  书册末尾,画着几枚印章。

  唰唰两笔,勾勒图案,描摹出大致样子。

  ……

  这一刻。

  方鸿有些疑惑。

  此书,记载了大乾开国以来,十几个广为流传的科举舞弊。

  “就开篇那个,是朝野震动,世人惊骇的大案。”

  “其余事例,就像是小打小闹。”

  方鸿翻回开头,几行文字之中,书写着一品大官的陨落。

  此间不为人知的内幕隐情,有些恐怖。

  他隐隐意识到元昌年间似乎发生了很多事,有一种改天换地,朝代更替的意思。

  灵气长城。

  人口暴涨。

  黄鸟衔山。

  大事件频频发生。

  参考这些天的各类书籍——元昌帝继位之前,大乾的人口较少。

  郡县之地,最多万户人家。

  皇都州府,民众百万,就算相当繁华了。

  ……

  过了一会儿。

  方鸿随手把书册递给芃儿,只见她拍着一马平川的胸脯:“飞云书院没留你?那位内气境大人,怎么说话不算数,许了个破例入院,成为武人,考取功名的前程,又不守诺言。”

  她抿着嘴巴,替方鸿打抱不平。

  像这种画完前景,一脚踢开,不给兑现的境遇……换成谁,都难过。

  值此之际。

  众人都盯着方鸿。

  场面一时间变得古怪,寂静,宛若暗流涌动。

  “其实。”

  方鸿看了看芃儿,察觉到周围的各异目光:“唉……书院是朝廷创办,门槛之高,要求之多,考核之严格,超出了我的想象。”

  那可是……太简单,有手就行。

  方鸿实话实说:指尖碰触玉椎,什么都不用做。

  但落在众人耳里,理解的不是同一个意思,就有丫鬟娇笑道:“我早说了嘛,抄书人还想翻身立命,那是做梦呢!”

  “书院学子,是郡县的人上人,将来有望做官的人物。”

  “没有一丁点可能。”

  “中看不中用……机会摆在眼前也把握不住。”

  “呵呵,少讲两句吧。穷苦人想要成为书院学子,都是话本的故事,谁当真就是傻子。”

  丫鬟们交头接耳,不掩盖言语之间的揶揄。

  黄鸠登门,点名找方鸿之时,一个个震撼不已,心生后悔,自忖错过了攀上高枝的契机。

  如今彻底忘记了此前的悔意,懊恼。

  与此同时。

  长桌侧边。

  胡子拉碴中年人拍桌而起,甩了甩笔尖墨汁,捧腹大笑:“快哉!抄书人本是低贱卑微的营生,你方鸿,不例外,老老实实坐在这抄书等死,别想那些没用的……瞧你天天穿得那么干净,换洗布衣,打扮整齐,有何用处,还不是一场空!”

  我们都蓬头垢面。

  凭什么你衣着整齐啊,不沾灰尘?

  闻言,方鸿眼睛亮了,丫鬟们还是委婉,够不上【平心静气】的标准,但是这人差不多:“眼红了,就这?”

  胡子拉碴中年人撇了撇嘴:“我懒得多说。”

  方鸿试着引怪:“别啊,继续。”

  “够了。”

  张大田把那人按回座位,有些奇怪地看了看方鸿,似困惑,似不解,皱眉问道:“你的灵性,不满足书院为之开恩破例的要求?”

  旁边,披头散发老婆婆,抬起遍布皱纹的脸庞,张了张嘴,声音嘶哑,头一次开口说话:“大伙们,听我讲一句……这事儿啊,不值得讥讽挖苦,难不成方鸿小子跟你们有仇?方小子一日抄写三册书,就问在座的各位,谁能做得到?是,错失良机,没有被书院瞧上,但你们就敢认定,方小子没有翻身机会吗,郡县武馆那么多,再来个武道强者赏识他,得到资助,练武有成,未必不能。”

  “咳咳。”

  “继续做事吧……做人呐,给自己留点余地。”

  老婆婆弯腰驼背,衰老不堪,颤颤巍巍地坐了回去。

  她吐个字,都很累。

  更何况一口气说这么多,全身都没有力气,坐在椅子上,又抬起浑浊眼睛,老婆婆朝着方鸿安慰一句。

  “方小子,你还年轻,不要太心急。”

  老婆婆一番话,颇有几分世事洞明的道理,把在场众人震住了。

  但……

  方鸿有些无语……老奶奶,好心办差了事啊。

  他左手入怀,本想掏出飞云书院身份牌,两极反转,震撼众人,人为制造人前显圣的场面。

  遗憾的是,情绪已回落,反差没那么高了。

  众人各自去做事,没心思说话,估计是触发不了【人前显圣】。

  “可惜。”

  “前戏没有铺垫够,直接进,就太生硬了。”方鸿摇头,没有摊牌。

  ……

  翌日下午。

  后堂安静。

  偶尔传来笔尖划动的轻微声响。

  芃儿看了看方鸿,递来热茶,上面飘着零星的几片茶叶。

  几个丫鬟皱起眉,这是违反书肆的规矩……她们对视一眼,只当没看见,继续去做事。

  “哼哼,芃儿真是心软,对抄书人那么好有什么用?”

  “就她良善,装好人。”

  “瞧她那小浪蹄子的样子,怕是瞧上了方鸿……胸平,无脑,没眼光,这也怪不得芃儿,毕竟是农户出身的女孩子。”两个丫鬟坐在窗边咬舌根,见她过来倒水,声调升高,毫无顾忌,笑嘻嘻评头论足。

  “你们俩……”

  芃儿抿了下唇角,眼帘微颤,有些羞恼。

  两人嘻嘻一笑:“你去呀,继续倒贴。”

  “小心日后做寡妇。”

  芃儿扭头,走到一边,有些扛不住冷嘲热讽的言语。

  蓦然间前堂铃响。

  有丫鬟端着沏好的茶水,娉娉婷婷走出去。

  刚才铃响时,她瞬间起身,跑出去接待贵客。

  其余人没能抢到机会,暗暗啐了一口。

  这时候,厚重铁门被推开,传来养生斋掌柜的惊讶声音。

  “吕大人,您来找方鸿?书院不是把他……”

  “哈哈。”

  吕安乔嗓音洪亮,朗声笑道:“你们不知道?抄书人方鸿,乃是万中无一的武道奇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