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老夫少妻

我真是中天北极紫微大帝 风消逝 2545 2021.05.10 12:15

  方鸿同情地看着白发少年……看来又是个思路清奇的病人,老父病重,快要去世,更不该当抄书人,万一父子齐齐盖白布怎么办?

  “算了。”

  “抄书。”

  方鸿摇摇头,接过芃儿递来的今日份工作。

  另一边。

  有个丫鬟冷着脸,看也不看,把一本书册扔了过去。

  啪。

  书册落在白发少年的脚边,他默默捡起。

  “唉。”

  “若不是我父被人打断筋骨,有机会踏入后天六层……该死,飞云书院,青云榜上吕安乔!”白发少年左手攥得很紧,指甲嵌入掌心,流出血来。

  他牙齿之间,泄露出深沉恨意。

  从武人之子,沦为抄书人,落差相当之大了。

  “只要坚持四个月!”

  “我就能购置几颗气血丹,一口气服用下去,孕育气血,成为武人,就有了立足之地!”

  “将来比肩我父,甚至超越……”

  “到那时,再找到那些人清算今日遭到的欺辱。”

  白发少年越想越激动,越恼怒,越是不甘心,情绪剧烈波动,面庞浮现血气上头的红色。

  见状,方鸿好心建议道:“抄书时不可多想,平心静气,收敛杂念。”

  白发少年闻言就一惊,摸着有些发烫的脸颊:“我不认识字,也会被书籍内容影响?这些字,好像在跳动,勾起心里的仇恨和愤怒!”

  一边说,一边推开书,白发少年全身都在颤抖。

  太可怕了。

  仅仅观摩书上的整齐方块字,脑袋就嗡嗡作响,仿佛在燃烧。

  “看来,你抄不了书。”方鸿拿起墨笔,快速誊写,手腕抖动,偶尔调整握笔的姿势,看得白发少年瞠目结舌。

  这速度,这效率,熟练的让人惊骇。

  大半个时辰不到,方鸿就抄完一册偏薄的书籍……这是古代育儿书,讲的是从小培养孩子练武,锻炼出坚韧不拔的意志,遇到困难,挺起胸膛,微笑面对的内容。

  ……

  方鸿无语。

  这碗鸡汤有点腻,又咸又淡。

  ‘果然。’

  ‘这种书增加不了灵性。’方鸿将两册书籍交给芃儿。

  接下来,方鸿开始复查别人的工作内容。

  又是张大田抄写的书册。

  翻开一瞧,眼前一亮,方鸿换了个坐姿:“先练力,再炼血,方能养后天之气,是为内息,内气!”

  ……

  上面记载了较为高深的武道知识。

  譬如……后天七层内息境……后天八层内气境。

  很多武人,没见识,没学问,不明白内气意思,干脆就将其称之为内力。

  此方世界。

  知识流通太难了。

  【叮!】

  【见多识广,灵性提高!】

  方鸿心中了然,继续翻看,观其内容:

  ……

  后天前三层,旨在力大。

  ……

  后天中三层,旨在壮血脉。

  曰: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壅遏营气,令无所避,是谓脉。

  ……

  后天后三层,在于人体的气息。

  曰:上焦开发,宣五谷味,熏肤,充身,泽毛,若雾露之溉,是谓气。

  武人之气息,分阴阳,分清浊。

  后天第七层——内息境,炼化阴性之气,借无形塑造有型,游皮膜,催筋骨,汇劲道,是为武道之内息,当有千钧之力。

  后天第八层——内气境,炼化阳性之气,塑造有型而离体,贯经脉,通内外,绕周身,是为武道之内气,当有五千钧之力。

  再往上。

  后天第九层,真气境,书里没有过多描述。

  ……

  “一钧等于三十斤。”

  “也就是说……后天七层有三万斤的力气。”

  “后天八层,十五万斤。”

  “等等。”

  “前天夜里碰到的童颜老翁说自己是后天八层内气境。”

  “我后天六层,跳两级打怪?”

  “这得归功于东天门第一式……毕竟是天上仙宫的功法,由神祇创造推演,不是凡间之事物,不是凡俗能想象,威力绝伦倒也是合情合理。”

  方鸿施展东天门,与童颜老翁切磋。

  相当于差了两级,没点大招,但已经满格神装!

  护甲高……

  魔抗高……

  百分百暴击……

  他占据这么巨大的优势,打不过才叫奇怪。

  很快。

  一个时辰过去了。

  方鸿检查完,有点小吃惊:“张大田抄写的书,通篇看下来,仅仅只有两处文字错误。”

  这个错误率,很低。

  人工抄写,必然有一些疏漏,没有印刷出来的那么精准。

  正此时。

  长桌侧边传来一声低吼。

  “青虫翻海!”

  “白鹿踏江!”

  白发少年死命地抓着头发,状若疯癫,双手高举,捂住脸庞,很明显已经疯了。

  他看方鸿张大田等人抄书那么流畅悠闲。

  又想到养生斋的月终奖。

  或心有不甘,或贪欲作祟,他抱着侥幸心理,继续抄书,抄写十几页就感到脑门一热。

  “哈哈!”

  “灵气长城!”

  他彻底疯了,以为自己是一只游墙壁虎,趴在地上,四肢划动,消失在后门胡同。

  “嘻嘻,我赢啦!”芃儿的喜悦声音传过来,美滋滋叫道:“我就说他坚持不了一天,小妮子们,愿赌服输。”

  几个丫鬟嘟着嘴,给了文钱。

  她们与抄书人泾渭分明,犹如陌生人。

  送书收书冷着脸,懒得多理会,没什么交情……至于芃儿,心地善良,经常递水打招呼,也不会为了抄书人暴毙而伤悲,早就习以为常了。

  “唉。”

  张大田摇头,眼神黯淡了一些,闷头喝了口小酒。

  “他抄的什么书。”

  方鸿趁着丫鬟们没收拾,拿起白发少年的书册,以及抄了一小半,笔记潦草,不工整的手抄书。

  其上内容,出人意料的简单。

  大概是一些民间流传的传说,没什么价值。

  ……

  例如:大乾郡县,农田稀少,何以养活上百万平民百姓?据调查,十之八九的粮食由府城供应,肉类,蔬菜,水果,一应俱全……府城究竟用了何等手段,粮食源源不绝,供应各大郡县?

  ……

  例如:传说之中,有邪魔作乱,欲推倒灵气长城,镇邪司少卿大怒,一拳打裂百丈地,令其伏诛。

  ……

  方鸿本以为,那些含金量高的书籍更危险。

  但,好像没有固定的标准。

  读书之时,易生幻觉,指不定哪个字令人发疯……长桌对面,张大田眯着眼睛:“小方啊,你能看得懂?”

  “当然。”

  方鸿面色如常,微笑道:“我可是识文断字的大学生,寒窗苦读十二年,闯过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高考。”

  “你啊你,当心点吧。”张大田收回目光,摆摆手,继续喝小酒。

  什么高考。

  怕是想考取功名想疯了。

  方鸿合上书,闭目运转谦虚术,体内气血越来越磅礴,灼热,厚重,隐隐有了融入无形的气息,衍生有型之气息,踏入后天七层的征兆。

  力量也无时无刻不在变强。

  前几日,五六万斤力,如今已经翻了倍。

  ‘十万斤之力。’

  方鸿搓了搓指肚,细细体悟,沉浸其中。

  ……

  养生斋。

  阅书室。

  武道秀才孙恩瑞,两鬓斑白,背负双手:“前几日,我岳丈家里遭贼,一时不察丢失了上下册字典。”

  “我此来。”

  “一为购置字典,二为那本苏状元传记。”

  掌柜恭敬,捧来字典。

  苏状元传记下册,已找人询问府城养生斋,过几日就会送来。

  孙恩瑞轻轻颔首,拿着字典,暗暗一叹。

  他岳丈,周河全,比自己年小一岁。

  每次相见,翁婿同龄,难免有些不自在。

  身边,爱妻周呈玉轻声道:“夫君识文断字,轻易不会入魔,却也没必要看那些人物传记……五百年前的状元,生平事迹再辉煌,又有什么用处呢。”

  孙恩瑞笑道:“你不懂,历届状元很少会留在大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