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长生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有麻烦了!

长生种 月中阴 2260 2019.01.09 17:00

  “唰”。

  众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雷雨。这小丫头脸色更红了,低着头一言不发。

  母亲倒是豪爽,冷哼道:“刘三长得倒是好卖相,不过,如果是雨儿不喜欢,那谁来也不行!”

  “母亲大人,我……我……”

  雷雨急匆匆的想说些什么,但欲言又止。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明白了。

  就连雷道也暗自叹息一声,不是为小妹,而是为了那刘三公子叹息。

  小妹完美的继承了母亲的特点,这要是压在了刘三公子那小身板上……后面的事雷道已经不忍心去想了。

  默哀,此刻雷道只能先替刘三公子默哀!

  就小妹这体型,别说刘三公子了,就算是刘县丞恐怕也想不到。

  “父亲,刘县丞若是日后发难……”

  “他不敢!”

  雷横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个时候的雷横,好像才稍微有了那么一丝豪强的霸气。

  “还不是老娘给你生了个好儿子!前段时间,老二来信了,他跟随大将军征战大获全胜,而且表现优异,在大将军的全力举荐之下,已经独掌了一军!刘家算什么东西?要是敢怠慢了雨儿,看老娘不踏平了刘府。”

  还没等雷横说话,母亲就发飙了。

  这彪悍的战斗力,让雷道与雷威都面面相觑,显然,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母亲彪悍。

  雷道心中一动,他明白二哥独掌一军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二哥如今已经位列巨柳国高级武将序列了。

  这么一条粗大腿,在县城已经经营了那么多年的刘家又怎么可能放过?因此,第一时间就让刘三公子出马,上门提亲。

  被拒绝没关系,就是要抢占一个先机。

  若论天下何人不要脸,恐怕文人说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

  这个刘县丞倒是很有魄力,连考中了功名的三儿子都愿意“献”出来联姻。要知道,在书香门第里,最看重的就是那一纸功名。

  这说明刘三公子在刘家地位还是不错的。

  只是,刘家打错了算盘,若是见到了小妹,不知道刘三公子还会不会像刚才那样温文尔雅了。

  “咳咳……父亲、母亲,我觉得还是慎重些比较好。刘县丞现在的确只手遮天,但万一刘家倒了,恐怕会牵连到小妹。”

  大哥其实还是很小心谨慎。

  虽然这次是刘家巴结雷家,而不是雷家去巴结刘家。

  雷道没有说话,他发现,不管父亲平时在母亲面前表现的再怎么谨小慎微,但到了真正决定大事的时候,还是得由雷横来做决定。

  “就这样吧,好不容易有一个雨儿能看上眼的,而且距离雷家堡也不算太远,以后真出了什么事,也还能帮衬一些。”

  雷横拍板了,这是决定将雷雨许配给刘三公子了。若是刘三公子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一想到以后自己有可能也要走到这一步,雷道自己就觉得不寒而栗。

  不行,其他的事他可以不管,但自己的婚事一定要自己做主。连对方什么样都没有见过,那风险也太大了。

  当然,这件事和他无关,他现在是个肺痨患者,这些事离他还很远。

  ……

  大哥回来了,雷家堡又变的热闹了起来。

  雷威一向是个大方的人,又是从县城里回来,采购了几大车的货物,反正是见者有份。雷家堡周围那些佃户,都还在感激着雷家的恩德。

  相比起其他镇子,雷家堡的确算比较良心了。

  “大哥,你可一定要留意了,无论是雪莲还是锻炼内附的武功,都一定要留意。”

  雷威又要离开了,他每次回来都待不了多长时间,毕竟,雷家生意在县城和府城,需要他去主持大局。

  于是,临走前雷道又提醒了一次。

  雷威摇了摇头道:“老三,放心吧,你的事我一定放在心上。不过,那个庆元道长,老奸巨猾,你不可轻信他。”

  “哦?我明白了。”

  雷道若有所思。

  难怪庆元老道在雷横身边呆了五年时间,都没有收集到千年雪莲。果然,雷家人其实对庆元老道并不信任。

  “嘿,看起来雷家人还真不简单。父亲虽看似粗鲁霸道,实则大智若愚。大哥则有着所有商人的精明,至于二哥雷武,能从一介小兵因功累积升成将军,独掌一军,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说起来,倒是我才真的是拖了雷家的后腿……”

  雷道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虽然他练出了气感,暂时压制住了肺痨的爆发。但毕竟只是治标不治本,没有根除,还是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雷道又和大哥寒暄了几句。

  忽然,一名健仆飞快的跑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大少爷、三少爷,快去演武场吧,出事了。”

  “出事了?”

  两人微微一愣,现在还能出什么事?

  于是,两人都迅速跟了过去。

  很快,他们就看到了演武场上躺着一具尸体,鲜血都还没有干涸,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刺鼻味道。

  雷道恶心的想吐,毕竟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实际上这都是他第一次见到死人,而且还是如此惨烈的死法。

  这分明是失血过多而死,身上到处都是刀伤。

  雷道强行忍住心里的恶心感觉,急忙问道:“这不是护送刘三公子回县城的护卫吗?怎么死了,而且还只有他一个?”

  “吾儿,这次我们恐怕有麻烦了。”

  说话的是父亲雷横。

  他道出了事情原委,原来在回去的路上,他们还真碰上了劫匪,如果只是小股倒也罢了,但这一次,这些劫匪明显有了周密的安排,而且人数差不多有三百。

  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了。

  其实外界并不知道,这一次是刘家主动上门提亲。雷家老二在军队中,其实也不算隐秘,但谁又有那么灵通的消息?

  刘家第一个赶到,却也第一个倒霉。

  现在半路被劫走,多多少少都会牵扯到雷家堡,雷横是不怕,但就这么冤枉的背了黑锅,他咽不下这口气。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些劫匪就是要掳走刘三公子,势必会让刘县丞记恨雷家,雷家能承受刘县丞的怒火吗?

  雷家只是一个小小的豪强罢了。民不与官斗,这是至理名言。

  掳走刘三公子,那就相当于把刀放在了雷家的脖子上,这个计谋,够歹毒!

  “看吧,这个人是他们故意放走的,身上还有他们要求的东西。”

  雷横拿出了一张信封,上面清楚的罗列出了密密麻麻的各种物资,而且这些物资雷家都能够提供。

  显然,这是吃定了雷家!

  这帮劫匪不是冲着刘三公子去的,而是冲着雷家而来,只是在雷家堡,再多的劫匪也没用,但有了刘三公子,雷家可就得随时准备承受刘县丞的怒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