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我回都市有任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1章:恶灵

我回都市有任务 孙作君 2071 2020.10.18 09:14

  我给张媚儿的父母打电话,问:“爸,妈,你们家还有精盐吗?”

  媚儿妈妈气恼地说:“哎呀,一点儿都没有啦。我明明放在厨房里的呀,怎么会没有了呢?这没有盐可怎么活呀?”

  我说:“爸,妈,你们别急,我现在就去找盐。”

  我挂了手机,对杜双乔说:“看来南山市里是没有盐了。我得到市外找去。”

  杜双乔说:“这也用你亲自去呀?你的鬼兵都是留着干嘛使的?”

  我恍然说:“对对对,你老公有时就是一根筋。”

  杜双乔嘟起嘴巴,说:“我的老公呀,明天就是别人的老公了。”

  我搂着杜双乔说:“亲爱的,你不要把假的当成真的。你只要记住,我对你才是真的。”

  傍晚的时候,陆欣亲自来向我报告,她带鬼兵去市外找回精盐了。

  我很高兴,让她安排明天给卫蔚洒盐。

  陆欣说:“我们鬼族不能直接接触盐,盐对我们伤害是很大的。”

  我说:“你安排一些普通人去洒盐。鬼兵做好防护之后,也要洒盐。卫蔚现在是最危险的人物,想多少种办法来对付她都不算过分。”

  我们去餐厅吃完饭出来,看见张媚儿陪着张涛在沙发上看电视。

  张媚儿笑着向我们摆手,说:“张涛出院啦,我们回来啦。”

  我过去挤开张媚儿,坐在她和张涛之间。

  张媚儿好笑地问:“哥,你干嘛呀?”

  我皱着眉头对张媚儿说:“你说干嘛呀?我问你,有你这么护理病人的吗?有必要坐得这么近吗?”

  张媚儿嬉笑着说:“这算什么呀?在医院里我还抱他了呢。他说他哪都疼,我一抱他,他就不疼了。”

  我瞪视着张涛,说:“哎,我说你这个臭小子!这种鬼话你也说得出口?”

  张涛微笑着说:“哥,谢谢你救我。”

  我说:“谁是你哥呀?别张口哥闭口哥地套近乎啊。我可没救你,是你自己命大好吗?”

  张涛说:“哥,当时有一瞬间,我感觉我飞离了自己的身体,我看见你救我了,心里非常感动,想哭的那种。”

  我说:“哎呀,我都后悔死啦。行了,你没事就赶紧回家吧,这天都要黑了。”

  张媚儿抱住我的胳膊说:“哥,他能回哪儿去呀?这么大的别墅,还没他住的地方呀?他还得为南山办事处重新开张而努力工作呢。”

  我手指着张媚儿,说:“你呀,你呀,你把她领你家去得了。”

  张媚儿微笑说:“这不就是我的家吗?领这儿不正好吗?我爸爸妈妈的家,能随便领人去吗?他又不是我亲哥。”

  我的心里舒坦很多。

  杜双乔坐到我身边,说:“瞧你这瞎操心劲儿的,人家年轻人的事儿,你少管。”

  我说:“你以为我乐意管哪?她不是我妹妹吗?”

  杜双乔拉我,说:“你赶紧回房间休息,明天还有正事儿呢。”

  天亮了。

  我再一次去卫家迎亲,可是余秋兰说卫蔚躲在房间里,怎么说也不肯出来。

  我想:难道她知道了我准备了大批精盐来对付她?

  我说:“我去劝劝她。”

  张涛说:“还是我去劝卫老师吧。”

  张媚儿说:“你?你行吗你?”

  张涛说:“我的口才可不是盖的。你别看卫老师是我的老师,我说的话,她最服。你们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让她高高兴兴地上车。”

  张涛进去卫家不久,卫蔚果然出来了。

  但她不是高高兴兴的,而是一脸的木然。

  来到贵园大酒店,新娘到场有撒花的环节。

  有几个人突然向卫蔚扬洒白色的盐面。

  卫蔚虽然惊愕,但是没有什么过度的反应。

  我暗暗吃惊,心想:她连盐都不怕了?

  我拿出五宝镜握在手心,随时戒备着卫蔚出手。

  卫蔚没有出手,而是缓缓地走到礼堂中心,眼泪汪汪地对我说:“钟馗,如果你再欺负我一次,你觉得我还能活了吗?”

  我说:“你不用装可怜!你今天不杀我,我就杀了你!”

  余秋兰惊讶地说:“钟馗!这大喜的日子里,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我将一包精盐面都扬到卫蔚的脸上,趁她惊叫捂脸的时候,一掌打在她的身上。

  卫蔚被打飞出去,撞在柱子上跌落在地。

  我冲过去,一手掐住卫蔚的脖子,一手用五宝镜照射卫蔚的身体。

  余秋兰击打我的后背,哭叫:“你这个畜生!你在干什么呀?”

  张媚儿和陆欣拉来余秋兰,告诉她:“你女儿是恶灵。”

  余秋兰尖叫:“你们才是恶灵呢!”

  我的手微微发抖,卫蔚的身体里没有任何的白光波动。

  她翻着白眼,开始呕吐鲜血。

  我急忙用石化神功给她疗伤。

  杜双乔看见我们垂头丧气地回来,问:“怎么了?怎么样了?”

  我一言不发,坐在沙发里。

  张涛说:“恶灵可能离开了卫老师的身体,钟哥错把卫老师打得住院了。”

  张媚儿对张涛说:“卫老师会没事的,你比她伤得还重呢,现在不是活蹦乱跳的?”

  张涛说:“我是外伤,卫老师是心伤。”

  我说:“你们不要说了,让我静一静。”

  张涛对张媚儿低声说:“我回出租屋收拾一下,搬过来住。”

  张媚儿说:“我送你。”

  我斜眼看着张涛和张媚儿走出去,招呼陆欣过来,对她耳语几句。

  陆欣嗯了一声后离开。

  杜双乔坐到我身边,问:“你和陆欣说什么呢?”

  我说:“张涛很可疑,他有濒临死亡的经历,是他劝卫蔚前往婚礼现场的,白球恶灵很可能附在他的身上。我让陆主任密切注意他。”

  杜双乔抬抬下巴,示意我看监控画面。

  我看见张涛和张媚儿在门口接吻。

  杜双乔说:“他们一直在接吻,有一分多钟了。”

  我看出情况不对,急忙冲出别墅。

  陆欣正在房车旁回避着。

  我过去一把扯开张涛,张媚儿昏迷着倒在我的怀里。

  张涛惊慌地说:“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她怎么了?”

  我戒备着张涛,说:“你给我滚!马上滚!别让我看见你!”

  我抱起张媚儿回到别墅,把她放到沙发上。

  我摇晃她,大声呼唤她的名字。

  张媚儿缓缓睁开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