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大爱之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乡村矛盾

大爱之道 荒野狂人 2084 2021.01.03 05:08

  刘队长话说到这份上,含蓄也好露骨也罢,柳老板还要听不懂,那他这几十年的饭只能算白吃了!

  “老游子兄弟,莫急在这一时,初次才来哥哥这儿怎么能白来呢?再说,急什么呢?又不扣你工钱!”柳老板吩咐坐在身侧的唐经理道:“刘队长是贵客咱土地开发公司的福星,今率领手下一众弟兄们光临,这是叫抬举咱们,必要的红包还是应该给众位兄弟们的,交个朋友!俗话说:“山不转路转。”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得着众位兄弟们的地方!”

  毕竟一张张啪啪响的现钱儿,换哪个女人都不想数出去。刘队长是个大事儿作不了主,小事儿又不需要作主的痞儿,谁稀罕?唐经理心里非常别扭,噘着嘴儿在里屋数着钱:刘队长一千元,其余三个小虾米每人二百元,然后把钱整整齐齐装进大红包内。

  每个面前端端正正摆了一个大大的、鲜艳好看的、带着女人浓烈芳香味的大红包!

  卢猛子嗅了嗅经唐经理亲自动手派发的红包,夸张而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沾在红包上面的女人芳香气味,然后把红包放进上衣口袋里,再眯眼看柳老板的时候居然顺眼了许多:柳老板那肥胖的笑脸越来越象弥勒佛!

  这绝对是个好地方,应该常来走一走!卢猛子握了握拳头,七七八八想些只有他这种脑壳才敢想的事情出来!

  红包派发下来,桌子上也只剩下些果皮瓜壳,再要赖在这屋里似乎太有些不好意思了。刘队长捏了捏红包厚薄,终于忘记了公路上柳老板堆放的那些建筑材料,起身告辞。

  早有安排的唐经理忙又塞了一条好烟两瓶好酒在刘队长手里,如此近距离接触唐美女,嗅她身上的芬芳,看她卓约丰姿,刘队长心如鹿撞的同时还想哼首小曲。

  两百元钱,足足抵得辛辛苦苦干两天活的工资!但无论如何不是带有自己汗臭味儿的钱,不踏实!老游子忽然豪无原由的讨厌起这些钱来,趁大伙儿热热闹闹往屋外赶的时候,偷偷把红包还放在桌子上,虽然无能主宰别人却可以主宰自己,唉!老游子满腹的无奈和惆怅,然后快走几步紧紧跟在大伙儿身后。

  儿女们都去外地打工去了,留在家里的老人一则寂寞,二则闲不住,农村的老人们是怎么也闲不住的这是通病:与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养成了勤劳的习惯,一旦哪天停止了劳动就感觉腰酸背疼混身不自在!老人们干不了重体力活,把心思全用在了菜地上,象打理宝贝似的打理着他们的菜地。

  气温越来越热,正是茄子,辣椒,丝瓜,豆角,黄瓜……可劲儿生长的季节,老人们怎么也吃不完这些蔬菜。

  所幸来义山镇租住的人口越来越多,而且都是一些男人在外地打工,带孩子到镇上读书的女人,她们离家又远,在镇上没有土地,义山超市那些蔬菜从新鲜度和口感上根本无法和本地老人们种的蔬菜相比,价格还要贵不少!这就给了义山镇附近的老人由农民向菜农转变的机会——吃不完的蔬菜终于有人肯买了,而且有人抢着买!越来越带动了义山镇附近老人们种蔬菜的积极性:把吃不完的蔬菜一担子挑了到义山镇上卖钱,抛开那些日耕晚作的辛劳可以不说,最重要的是可以替儿女们减轻负担,说一千道一万,钱!才是生活中最紧要最现实的东西,包括刚刚学步的孩子和颤颤巍巍的老人,无一例外都喜欢钱。

  离义山镇周围最近的就只有义山组和傍镇组,傍镇组的土地基本上都被征收了,很少有人家种蔬菜卖钱。

  义山组的人们有田有地,儿女们不在家,在家里的老人们种田是指望不上了:种田的活,太累!人老了吃不消!

  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粮食太便宜,辛辛苦苦忙一年算起来大抵没赚头,如果非要一点一点精工细算可能还要亏本:一亩田好一点的稻谷种子要花几十元钱;请人请牛耕田除去招待的烟酒茶饭钱不算,要花不下三百元一亩的工钱和牛钱;七七八八的农药要喷三四遍,农药价格贵得要死,又是不下二百元一亩的农药钱;七七八八的各种肥料又是不下二百元一亩的肥料钱;其余人工还有:做秧,插田,灌溉,除草,收割,这是不能计算工钱的,如果非要算,一亩田千来斤稻谷千把块钱,越算越亏本!

  所以义山组上那些农田基本都荒芜或白送与别人种了,靠房子近一些的田地则用来种菜,除了自家吃以外现在还可以用来卖钱,留在家里的老人们更加有劲了,先是三五担菜担子,后来陆续有老人学样,终于造就了现在不下三十担菜担子的规模。

  义山镇本来是有农贸市场的,为了经济发展,前几年农贸市场被镇政府卖给了现在的义山超市老板,义山镇巴掌大的街道上则挤满了各种各样摆菜担子的农民,闹哄哄的弄得街不象街,道不成道!

  所以才有了维护街道秩序的义山镇治安队!

  所以才有了感觉委屈的农民与治安队对立的情绪,农民们粗鄙,说的话儿自然好听不到哪儿去:“好好的农贸市场卖了,我们的摊儿去哪儿摆去?摆地摊儿虽然辛苦下贱,却也是一门营生,至少比那些不劳而获的人光荣。”

  对于街道上的乱象不治理其实不是个事情,刘队长顺势而起立了捉一担菜担子罚十元钱的规矩。

  老人们心中不服,斗又斗不过,所以义山镇治安队和担菜担子的老人们经常玩猫抓老鼠的游戏,不但斗智,还要斗勇斗狠。

  也有几个不怕死的老人依老卖老,老命相拼。

  真要是碰上了不要老命的老人,治安队员也不敢过分相拼,心中一定会记住这个老头的模样,下次尽量能避就避不去招惹:毕竟是上了年纪的老人,真弄出人命出来谁都莫想好过!这秘密一旦传出去,依样学样的老人们多了起来,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担菜担子的老人们和义山镇治安队员们似怕不怕的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