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大爱之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历难重生

大爱之道 荒野狂人 2208 2020.12.11 07:29

  “唉!不知征调了天界多少民夫走卒,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大爱老人叹息一声道:“既然如此想与阎君讨个人情,此番带回的重生阴魂与我十分有缘,拜在我门下为徒,可否不入你那重生籍交与我来渡化?若是阎君感觉为难请不要勉强,我亲自去与大帝讨个人情,毕竟天庭有天庭的规矩不要因我违犯。”

  大爱老人虽如此说了并不想使阎君为难,谁知阎君听了却满怀欢喜暗想道:大仙尊看着老老实实其实却是个鬼魂都不放过的人!阎君想归想,口中却道:“尊驾贵为仙界大仙尊,乃天界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大职位,莫说区区一道阴魂,就是再要千百阴魂又何妨,其它奇珍异物咱地府没有,阴魂却是要多少有多少,大仙尊只管开口,小王无不答应。”阎君罕见的笑得大嘴张开,黑脸开花,不无巴结之意。

  “多的不要,就要我带回的这一道阴魂。”大爱老人淡淡说道:“所谓天上人间莫不在大帝掌管之下,阎君虽贵为地府之王若没有大帝旨意,怎敢私自做主?不怕犯天条么?”

  “嘿嘿,哪里?哪里?”阎君笑得迷人道:“话虽如此说,但大帝掌管天下日理万机,哪有时间顾问咱阴界几道阴魂?即算大帝知道了又如何?天庭那些大员又有几个不是欺上瞒下?无非都是心照不宣罢了,大仙尊但请放心犯不到天条上去!”

  出了阎罗殿,外面蓝蓝的天空阳光明媚,染阳感觉“养魂神激”效果渐失,竟然昏昏沉沉异常疲倦,耳边忽然传来师父清晰的声音:“徒儿,就在我的大爱天地中虚构一个与你在人世间一模一样的世界,开始你的一世修行!”

  染阳自从与师尊相处以来,师尊对自己可谓关怀备至,亲切随和从未摆过高高在上的架子,染阳对师尊怀有无限尊敬和信赖,这会儿要在师尊的大爱天地中虚构一个世界与自己修行心中自然高兴。

  染阳暗暗感激师尊的诸般好处,忽听得耳中传来年迈老母哭儿子和中年妻子哭丈夫的声音,染阳忆起自己的母亲和妻子,不由悲从中来泪盈满面。

  “徒儿,这是一户子孝妻贤的人家,你就在这里重生吧,师尊先抹去你的记忆只留你的本心,但凡你修得爱道之日,师尊再来见你!”染阳耳中传来大爱老人清晰的声音。

  “师尊,不是要去您的大爱天地吗?”染阳迷惑不解道。

  太爱老人抚须大笑道:“笨徒儿,大爱天地就在为师心中只须一个念想想去就去想来就来,还需要许多时间吗?”说话间大爱老人把染阳托在掌心,长袖轻拂抹去染阳所有记忆,吹一口长长的仙气断喝道:“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随着大爱老人的断喝声,染阳的阴魂疾速的穿墙破户钻进躺在床上的中年男人身上。

  染阳的魂魄一经进入那中年汉子的肉体,迅速寄承了中年汉子的全部记忆:中年汉子名叫林振义,外号“老游子,”之所以叫“老游子”是因为常年四季在外打工谋生,一年之中难得回家一次,叫“老游子”是最适合不过的称呼了,老游子出生在大赤囯、正誉县、义山镇……!

  老游子在悲哭声中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十分虚弱的动了动手指头。

  “妈,快看!游子的眼睛睁开了,游子活过来了!”老游子耳中传来一个中年女人惊喜的叫声,紧接着这个女人不要命似的扑进老游子怀中,一边捶打着老游子还有些虚弱的身体,一边泣咽道:“说好了的不离不弃,叫你吓我!叫你吓我!”女人名叫竞芳——老游子的妻子。

  “哎哟!哎哟!”老游子故意装作痛得呲牙咧嘴。

  慌得竞芳立即住了手,揩拭着满脸泪痕关切的责怪自己道:“都怪我,太激动!”

  轻抚着竞芳,老游子一脸深情,玩笑道:“亡泉路上太孤单,舍不得你!走着走着又回家了。”

  竞芳把脸紧贴在老游子的脸上,温热的泪水沾在彼此的脸上,所有的气势汹汹瞬成绕指柔。

  老游子一边轻抚着竞芳,一边侧过脸去:“妈!”老游子的叫声含有无限眷恋和深情!

  “儿子!”母亲轻轻的抚着老游子的脸,忍不住老泪纵横。

  母亲的手上布满老茧粗糙而颤抖,就是这双粗糙而颤抖着的手一把屎一把尿把老游子拉扯成人然后成家立业,老游子的所有一切都有这双手的默默支持与奉献!

  任由母亲的手在脸上摩娑,老游子心情无比激动,不听话的眼泪夺眶而出!

  母亲的泪、老游子的泪、竞芳的泪和在一起,溢满了幸福、快乐和温馨。

  所有的温馨似乎不能奢留太久,生活中除了温馨更多的是柴米油盐和男人的担当!

  感觉身体略微恢复了一点儿力气老游子迅速爬起了床,舒展了一下手脚以表示自己极为健壮!老游子不想让母亲和妻子看到自己还很虚弱的样子!

  “竞芳,只向老板请了三天农忙假,还有一块田没耕完……。”老游子解释道。

  “急什么?耕田种地的事儿我又不是干不来!今天早些时候你忽然倒在地上没出的气了,把我们娘儿俩哭得死去活来,想来你身体上一定有问题,你让我如何放心?先去看过医生休息几天再作决定,再说你那又不是非去不可的工作,也不差那几天工钱,咱节省一些也是过日子!你的身体健康更重要。”竞芳伸手拖住正往房外迈出步子的老游子,说出一千种要老游子休息几天的理由。

  老游子又舒展了几下手脚,装作非常有力的样子道:“去什么医院?钱多了不是?那地儿是咱们去得起的地方?放心,你男人的身体比黄牛还壮!”

  “说你倔,你比驴子还倔!”竞芳到底执拗不过老游子,转头喊道:“妈,我和游子去田里干活去了,晚上记得给游子炒几个鸡蛋补一补身体!”

  夫妻俩这一去直到天黑时分才把田耕完,竞芳牵着老黄牛走在前头,老游子扛着犁背着牛草跟在后边,老游子一时兴起,把那“夫妻双双把家还”唱得敲破锣似的好听!

  这声音让人无法忍受!竞芳皱着眉伸手捂住耳朵。

  老游子嘻笑道:“你这叫不懂情趣,听声音做什么?听心情就够了。”

  竞芳调皮的笑道:“还心情,你这叫制造噪音破坏心情,不是你老婆谁受的了这种声音?再唱,连牛儿都要发疯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