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大爱之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拥抱

大爱之道 荒野狂人 2257 2020.12.18 04:38

  客厅里,竞芳满脸笑意的望向老游子。

  “强子呢?这小子明明知道父亲要回家竟然躲着不肯见人,贪玩去了?”老游子有些沉闷的问道。

  “强子?”竞芳的脸上露出满意和自豪,说道:“这小子听说你回家,一定要让你尝尝他的厨艺,去街上买了肉,这会儿正在厨房里忙碌呢。”

  老游子的眼眶忽然又溢满了泪水:泪水中有欣慰也歉疚。

  强子做的饭菜果然有滋有味,一家人围着桌子高高兴兴吃了晚饭,强子礼貌的说道:“爸!我学习去了,您早点休息。”

  老游子跟了进去,说道:“强子,爸爸欠你的东西必须还你。”

  “欠我什么东西?”强子好奇的问。

  “拥抱,父亲的拥抱!”老游子说着话张开了双臂。

  强子脸上闪着泪光扑了过来,投进了父亲的怀抱。

  “儿子,请原谅父亲没有给你太多的关爱和拥抱,生活对于贫穷而言有些残酷!请原谅父亲的无奈。”

  “爸,您辛苦了!”强子自信而成熟的说道:“这次期未考试我考了全班第二名,全年级第五名,我不会骄傲更不会满足现在的成绩,学无止境,我会力争更好的学习成绩;奶奶年纪老了十分畏冷,我每天都帮奶奶先焐热被窝,看到奶奶舒心满意的样子我好高兴;妈妈整天忙里忙外,看到妈妈劳累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疼!烧菜做饭洗衣扫地我都会帮妈妈干,空闲时也会上山拾柴禾。看到妈妈满怀欣慰的样子,爸!我发现学习和劳动同等重要而且并不矛盾。”

  老游子满意的笑道:“傻儿子,当你满脑子都是书本和学习的时候,你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书本和学习的奴隶。当你感觉学习和劳动相得益彰的时候,你才会真正感受到快乐!劳动可以强壮你的身体,知识可以让你的强壮的身体插上双翼,这样你才会真正茁壮成长!我们的家境可以贫穷,但这绝不能成为阻碍你茁壮成长的理由。”

  强子懂事的点着头,久久的依恋着父亲的胸膛。

  老游子附在强子的耳边轻声道:“温室里培养出来的花朵永远也无法接受外面的风吹雨打,人也一样:不经磨砺难挡风霜,困难不能战胜人,只有人战胜困难。”

  强子似懂非懂的使劲尽头,然后安静的享受着父亲的胸怀。

  “老游子,别打扰强子太多的学习时间,什么话?明天再说。”竞芳在堂屋里大声提醒老游子。

  “好咧,就来了!”老游子拍了拍强子稍显坚实的胸膛高声应道。

  天空刮起了北风,一波一波的风声呼啸而过气势汹汹,使这个本就寒冷的冬晚更加增添了许多凛冽。老游子紧抱着温暖柔软的竞芳:暖和暖和的被窝,大半年的彼此思念和压抑终于得到爆发,被窝里春意盎然激情燃烧,奏响着人世间最美好最动听的交响曲!

  这注定是个激情燃烧难尽缠绵之夜!

  良久!良久!终于曲意尽散,竞芳伏在老游子怀里软软的说道:“明年正月初八王镇长和刘艳花结婚,去不去喝喜酒?”

  “咱们和刘家同是义山组人,平常少不得人情往来,回门酒宴肯定是要去喝的,至于王镇长那边嘛,咱小老百姓送多少人情在人家眼里都不算个人情,既然高攀不起就不去高攀了。想不到刘艳花那婊子似的女人倒嫁了个正正经经的镇长,算得是野鸡变成金凤凰了!能和刘艳花勾搭成一对,王镇长的人品可能好不到哪里去!咱义山镇今后发展如何真不好猜测,唉,世事难料也是咱们平民百姓料不到的。”

  竞芳轻笑道:“想不到刘艳花年纪不大却工于心计,计算老成?”

  “倒是如何个计算老成法?把我的心勾起来了却又不说正题,我的乖乖好老婆,别卖关子了,说来听听!”乡下人家多的是琐碎闲话,尤其是关于王镇长的话题特别让人上心。

  竞芳略显粗糙的手指在老游子的胸膛上画了几个圈圈,嘻笑道:“急什么?总会说给你听。”

  故事的开始又要回到八月时节了,八月的义山镇秋高气爽,空气中丹桂飘香舒适宜人,田野上稻谷一遍金黄弯腰微笑,只等丰收!

  王镇长心情大好,在熊二的鼎力支持下傍镇组老百姓终于在征地协议上签了字,终于可以在这偏僻的义山镇掘到第一桶金了,有了钱作铺垫,王镇长想不出今后的大道会有多辉煌。

  这世界,太美好!

  笑!王镇长忍不住发出会心的微笑,信步行走在义山镇街道上。

  “美味酒家”的林老板远远的迎上来,脸上泛滥着笑容弯腰伸手道:“今儿八月中旬临近中秋佳节,王镇长印堂发亮一定诸喜临身,今天我请客恭请您去小店喝一杯庆贺庆贺。”

  林老板笑得好看又会说话,由不得王镇长不喜欢,闻言忙端正脸容严肃说道:“我身为一镇之长当以身作则,白吃白喝说出去却不好听,于我名声不好!”

  林老板并不害怕,附在王镇长耳边小声道:“猎人刚从义山上捕了一只“金尾雀”被我花了千多元钱买了过来专们招待贵客的,“金尾雀”是大赤国明令禁止捕捉的一级保护动物,名列大赤国十大美味之八,这样的美味天下难寻,王镇长不吃谁人敢吃?”

  王镇长四面张望一番,却好街道上行人稀少,忙默不作声跟在林老板身后进了酒家店门,王镇长身份高贵自然不可能混迹在酒家大厅之中,径由林老板躬身领着入了豪华包间。

  侍候王镇长在包间坐下,林老板颇松了一口气暗道:“这几日艳花那小婊子催得急,想是为了保住那层修复的***忍受了这久的寂寞却是真难为了她!”

  想到此处林老板按通了手机,吱吱呀呀说了一通酒家这边的情况,邀功似的请艳花尽快赶过来: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艳花接到林老板电话顿时欣喜若狂,忙对着梳妆台一番着意梳妆打扮。

  你看镜中的艳花:本就精致好看的五官镶嵌在那精致好看的脸上,竟比妙手丹青手下的画中人儿还要好看。

  浓密润滑的乌发合适的披在双肩更为那精致美丽的面容增添光彩。

  本就白晰光滑的肌肤又涂了一层珍珠粉儿底,抹了一层玫瑰香儿面,一层一层粉在脸上越发的白里透红,芳香沁人。

  薄纱儿披身更加显得亭亭玉立,若隐若现透着猩红乳罩,傲挺勾人。

  艳花身材曼妙对看镜子转了几个圈竟可比鸟儿飞蝶儿舞,艳花无限满意走出闺房,她相信:只要王镇长是个男人,不愁不上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