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大爱之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愤怒的游子

大爱之道 荒野狂人 1986 2021.01.11 05:32

  场面渐渐缓和下来,闻讯赶来的就近居民和在柳老板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工大多都是邻里关系,少不得说几句关心话:“这大热的天,要注意身体健康防止中暑!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人都没有了!要钱做什么?听说这柳老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黑心得很,吃的饭少吃的粪多,拿人不当人使呢!”总之人多了,说柳老板什么话的人都有,多半不好听。

  这些闲言碎语着实不好听,但嘴长在别人头上,不在柳老板管辖范围之内,人家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莫奈何!柳老板分不清虚实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看着咬牙切齿分外狰狞。

  最令人心痛的莫过于时间,这一番折腾下来耽误了大两个小时,工资要钱数呢!等会儿要唐丽那小算盘仔细敲一敲该扣多少钱儿。

  “唉!我那八月初八天财星值日的开盘日子!”柳老板有些抓狂,愤怒的吼道:“开工呢,开工呢!离中午饭还差一会儿,大伙儿不想要工资啦?都在这儿凉快?谢老哥!多大的事?有老游子帮忙就够了,要这么多人起哄做什么?无非是想偷懒不干活混我的工资钱,不怕光明磊落与你们说话:每个人耽误两小时工作,该扣的工资得扣;按规矩:该罚的罚款得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样懒散下去怎么得了?”

  柳老板这番话说得挺伤大伙儿的心:这大热的天在太阳底下干一天活,图的就是那几个工资钱养家,每一分钱都带着血汗,说扣就扣了说罚就罚了!谁舍得?

  义山镇有一种农民工总结的辛酸说法:百姓怕村干部,下级怕上级,农民工怕老板,几乎就是一门不变的定律。

  安居桥下站着的十多个农民工一个个虽然担得百斤两百斤重的担子,耐得如火骄阳下的高温,就是不敢对柳老板说个“不”字,藏着忍着满腔的怨恨和委屈,这会儿一个个面露战战兢兢之色望向老游子,老游子的身上顿时落满了软弱、可怜、求助的眼光。

  “柳老板,谢大哥确实是中暑了,若不是大伙儿热心相助,这会儿只怕真要闹出人命来了,为了救谢老哥耽误点儿干活时间属于情有可原,工资就不扣了吧?”老游子尽量压低声音心平气和的征询着柳老板的意思。

  关于老游子,由于有刘队长那层隐形关系存在,柳老板心中是又爱又恨略加一丝害怕,关于爱:就柳老板开出的那点工资能够招到象老游子这么年轻力壮,泥水匠技术过硬而又从不偷懒的农民工本身就可算做“宝贝”了;关于恨:老游子身兼治安之职,上班时间不是很称时,对于柳老板那些规矩多少有些矛盾,无法做到百依百顺;关于怕:刘队长那层隐形关系摆在那儿,治安队那些人都不是一些好惹的主儿,不怕不行!

  无论如何柳老板还得从那严肃的脸上挤出些许笑容儿对老游子道:“老游子兄弟,你放心,不会扣你一分钱工资,别人的闲事你少管!”

  “柳老板,别欺负咱农民工读书少,不懂道理。”老游子心中虽然充满愤怒对柳老板说道:“中暑不是小事,并且没有很好的特效药可以医治,容易闹出人命。国家现在有多关怀咱农民工你知道吗?因为读书不多农民工从来就不知道使用国家给咱农民工的权利;因为农民工骨子里拥有着老实善良的本性;因为农民工赖以养家糊口的血汗钱攥在老板的手上,不怕不行!但在你柳老板眼中却把农民工的善良和老实看成了愚昧可欺,甚至从未尊重过农民工也有人格,今天咱农民工不跟你上法庭去讲那些有理有据,因为咱农民工没文化更没有经济支撑跟你上法庭。但农民工没文化就有没文化的闹法,但凡你柳老板今天扣了大伙儿一分钱工资,大伙儿不干了,咱一拍两散再也不在你柳老板手底下干活,你只管去赶你八月初八的工期从此以后再也与大伙儿沒有半毛钱无关,你可以说大伙儿威胁你、也可以说农民工野蛮,咱跟你上劳动局说话,那地方不收费用,一心一意帮咱农民工要工资、是个彰显囯家关心农民工工资的好地方,柳老板,敢去么?”

  千算万算柳老板没算出平时老实巴交的老游子居然懂得软硬兼施,劳动局那地方可算做柳老板的克星,那地方一般不跟老板讲道理,只负责给农民工要工资,做多少工给多少钱,没得商量。这地方!柳老板,去不得。

  日子说慢可以缓悠悠的慢,说快也可快似车轮般旋转的快,离八月初八天财星值日的开盘日子转眼就到了,工地上的下水道,售楼部等一些甚础工程还没有哪一样可算做结尾,如果这些农民工撂挑子不干了,一时间到哪里去找这么一帮工资低又勤快干活的人来接摊子?莫说今年八月初八开不了盘只怕到明年八月初八也开不了盘!

  这会儿日近中午,柳老板却感受不到似火骄阳的热度,只感觉贴心贴脊的凉意传来,若不在大伙儿面前转弯服软,场面只怕会闹得不可收拾。

  柳老板的心在哆嗦,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老游子的话软硬兼施:一方面工地上的活多,经不起耽误,最怕农民工“撂挑子”;另一方面老游子确实有让眼前这帮农民工“撂挑子”的号召力。一旦人去楼空,公路边上那些花了不少钱所写的广告宣传牌子都将是成空,开盘的时间推迟一天就有推迟一天的无形损失。在商言商,没有哪个商人不想多赚些钱,而柳老板更是个双眼中只有金钱的主。

  为了钱!柳老板从不认为别人有尊严。

  为了钱!柳老板从不认为自己有尊严。

  这尴尬的局面,值得柳老板放下所有的尊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