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诸天:从港综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我还没上车啊

诸天:从港综崛起 青天宁 2375 2021.11.24 12:11

  “这……”

  双方足足对视了十几秒。

  林言忍不住心中吐槽:

  居然化妆成这副鬼模样?

  现在的人口味都这么变态了嘛?

  心中不由得对这位红衣姐姐心生怜悯。

  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衣裳,还要化妆成这幅鬼样,来迎合那些嫖客的喜好。

  抛开职业不谈,单论这份敬业精神,就值得让人敬佩。

  “你刚才说什么?”

  红衣姐姐好像说了一句话,但那一瞬间,震撼于她的妆容,林言没能听清。

  红衣女子没再言语,只是低下头,看向披在身上的白色毛领羽绒服。

  ~~嗡~~嗡~~

  手机突然震动,林言按下接听,是网约车司机打来的。

  “嗯,我就在丽景休闲会所门口,对,就我一个人。”

  挂掉电话后不久,一辆黑色小轿车驶了过来。

  林言对红衣女子说了一句:“衣服送你了,顺便送你句话,身体才是工作的本钱,注意保暖。”

  随即走向网约车。

  司机是个戴眼镜的小年轻,正按下玻璃,看向林言:“哥们,是你叫的车吗?”

  林言点了点头,正要拉开车门。

  “刚跟谁说话呢?”司机问。

  “一个小姐姐。”

  年轻司机眼睛一亮,立刻探头往后看。

  眼神瞬间直了!

  “卧槽!”

  “怎么了?”

  林言对司机的过激反应十分不解,这是没见过女人咋滴?

  司机此刻以最快的速度将眼镜取下,使劲揉了揉双眼,又往镜片上哈了两口气,擦拭的干干净净。

  重新戴好眼睛又一看。

  “我尼妈!”

  只见丽景休闲会所门口,一件白色羽绒服诡异地悬浮在空中,正缓缓向这边飘来。

  挂挡,松手刹,油门踩到底。

  “咻……”

  不到五秒的时间,林言只见到一个尾灯即将消失在黑暗中。

  他的手依然保持即将拉开车门的姿势。

  愣在了原地!

  “搞什么?”

  “我还没上车……”

  “我还没上车啊!”

  林言对着车开走的方向大喊,很快连尾灯都看不见了。

  “这司机是不是脑袋被炉踢了?”

  林言嘴里骂骂咧咧。

  投诉!

  必须得投诉!

  还要给差评!

  太没有职业道德了,人家休闲会所的小姐姐都那么敬业,你一个网约车司机连乘客都没上,自己就先跑了。

  这不糊弄人嘛!

  林言越想越气,掏出手机,给那名司机打了个电话:

  “你在搞什么鬼,我还没上车啊!信不信我投诉你?”

  “什么?我身后有鬼……嗬……这种低级的借口你也想得出来,别说我没给你机会,限你五分钟之内回来带我,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车费照付,好评照给……”

  “……叫我快点跑?鬼就在我身后?”

  “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这世界有武者,有异人,没特么听说过有……”

  讲电话的时候,林言下意识回头,就见那名披着自己羽绒服的小姐姐缓缓向他飘来。

  “咦,这小姐姐飘了?”

  “卧槽!她飘了!”

  一瞬间,林言全身汗毛倒竖,下意识握紧手机,撒腿就跑。

  手机中隐隐传来司机小哥的声音:“哥们,稳住,我帮你打电话报警……嘟嘟嘟……”

  顶着刺骨寒风,林言连续十几分钟跑出百米冲刺的速度。

  黑夜里分不清方向,慌不择路,也不知道跑哪了。

  周围是一片树林,像是城东的郊区。

  将手撑住膝盖,林言气喘吁吁。

  “跑的这么快,狗都撵不上,不信那只阿飘能追上。”

  回头一看。

  “艹!”

  红衣女子就静静地站在身后,死鱼一样的眼睛跟他对了个满眼。

  空气陷入瞬间的安静。

  女人黑黝黝的眼窝似乎转动了一下,缓缓张开嘴巴。

  “你……”

  刚说出一个字,林言已经在五米开外。

  “太特么吓人了,一张脸皮像干枯的老树皮,嘴里一团血红,看起来像是嚼了一碗辣酱。”

  又是拼命地跑。

  不知道跑出去多远。

  直至精疲力尽,他才战战兢兢回头一看。

  不见了。

  保险起见,两边都看了一下。

  “还好,将它甩了。”

  心中松了口气,差点瘫软在地。

  他不明白,为什么永城会有阿飘出现,以前没听说过啊。

  “你……”

  略带沙哑的女人声在耳边响起,林言感觉有一股阴风不断往脖领里钻。

  僵硬地回过头。

  红衣女子就那样静静地站在他面前。

  “小姐姐……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生前更是未曾相识,为何苦苦纠缠不休,不如你放我一马,逢年过节,我一定给你上香烧纸。”

  这如影随形的诡异身法,林言知道无论如何是跑不掉了,只能硬着头皮跟它沟通。

  也不知它能不能听进去。

  “你……的衣服,还给你……”

  红衣女脱下身上的羽绒服,递给林言:“我不冷。”

  林言当即傻眼,不知道该不该去接。

  许久后,才鼓起勇气小声道:“你可别跟我说……追我几十条街,就是为了还这件衣服。”

  “不是。”

  果然还是要吃我……林言神色一变,沉声道:“小姐姐,我这人说话算话,只要你今天放过我。

  逢年过节,我一定给你多上几炷香,烧很多元宝纸钱,你要是喜欢靓仔,我会叫最好的扎纸匠扎十几二十个烧给你。

  如果不喜欢那些款式,我可以叫扎纸匠照着我的模样给你扎,直到你满意为止。”

  这是林言最后的底线,如果它还不答应。

  没办法,软的不行,只得来硬的。

  他有一个杀手锏,至今为止,从未用过,眼下对付这只阿飘,或许能将它摆平。

  当然,能相安无事最好,杀手锏是最后的保命手段,能不用尽量不用。

  毕竟这招杀手锏目前还处于理论阶段,他也不知能不能奏效。

  “我想回去。”

  回答出乎林言意料,他诧异道:“回去,去哪?”

  “九龙城寨……”

  林言:“???”

  “我昨晚跟你一起过来的。”

  他心中一惊:“小姐姐,聊归聊,你要是乱说话我一样告你诽谤,什么叫昨晚跟我一起,麻烦你说清楚。”

  “钵兰街,奇怪的漩涡……”

  寥寥几字,林言心中拔凉。

  “昨晚这只阿飘跟着我进入位面之门,为什么没能发现?”

  “说好的阴阳眼呢?”

  “怪不得昨晚睡觉总感觉有人往脖领里吹凉气,该死的阿飘不会在房间偷窥了一整夜?”

  知道真相后,林言反倒冷静下来。

  阿飘既愿意跟他坦诚相见,应该不会起冲突,只要满足它的需求,大家一定能相安无事。

  但有一点他很奇怪。

  “你......昨天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

  “和合石……我一直都在那辆车上……”

  林言更奇了,昨晚一直都没见过它,它是藏在车里哪个地方?

  正想着,红衣女子忽然看向林言身后的树林,身上散发出一股凌冽寒意,声音清冷:

  “有人来了……”

  谁半夜三更会来这......林言回头,眼神瞬间直了!

  月光下,一道人影脚点树梢,一掠十数丈,化作一条直线,直奔这边而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