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的疯狂逆袭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8章 都是谎言

我的疯狂逆袭人生 鱼万千 2546 2021.05.04 20:18

  手术后第三天,在医生的建议下,我搀扶起老妈尝试着下地走动。

  看得出来,刀口应该很疼,但老妈为了能够尽快恢复,硬咬着牙坚持。豆大的汗珠子不断滑落,老妈依旧缓缓的行动着。

  “妈,咱不着急,慢慢的,循序渐进。”

  我在一旁劝着,心中着急,却也知道这是每个术后病人必经阶段。好在,慢慢的老妈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减少,家里人也松了口气。

  妹妹忽然将我拉到一边,把一张卡塞到我兜里。

  “干什么?”

  我顺手摸出来,瞧见是银行卡,脸瞬间沉了下来。妹妹忙解释道:“哥,之前你一下子打过来十万,我知道你那边也不宽裕,所以……”

  “小妹,听我说。”

  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郑重其事的将卡还到她手里,一字一句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当哥的。妈妈病了,这是我的责任,更是我的义务——再说了,我如果用钱,肯定会告诉你的。”

  “可是我听贝贝说……”

  “小孩子的话,瞎说而已。”

  我记起那天老爸询问我的话,便摆摆手:“我跟你嫂子好着呢,你们别多想。”

  “真的?”

  “难道我还需要跟你说假话?”我故意笑了笑,小妹见状这才没有坚持。毕竟这一次妻子跟我回来,一切都表现的可圈可点,家里也看不出任何异样来。

  此时此刻,我居然一下子想到了硬老头。

  只有我自己清楚,这一切都是拜硬老头所赐。如果不是硬老头只认我这个采访者,李冉哪里会忽然这么在意我的态度。

  但总归是歪打正着,让我糊弄过了家里人。

  这时威信忽然响了几声,我连忙摸出手机查看。原来是贝贝的班主任林老师在发什么消息。我本来只是随便点开浏览了一下。

  “接到学校紧急通知,鉴于外省疫情严重,所有请假的学生在中午之前报回健康码和行程码,谢谢配合。”

  原来是针对请假学生的,我便松了口气。

  刚准备放回手机,不料林老师接着又发了一条请假学生的名单。我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结果瞬间便愣住了。

  贝贝的名字赫然在列。

  宋佳蓓!

  我以为是林老师弄错了,毕竟前两天的时候贝贝确实是请假了。但是昨天下午妻子已经带着贝贝回到学校,今天应该是正常上学的。

  当即我找出林老师的号码打了过去,说明了情况。

  岂料林老师的回应有些莫名其妙:“贝贝爸爸,今天贝贝没来上学。早上七点多的时候,贝贝妈妈给我发微信,说是孩子现在不在本地,继续给孩子请假。”

  “什么?”

  我大吃一惊,本想继续再问什么,可一想到对方是贝贝的班主任,我却要向人家询问关于自己女儿的事,便生生的忍住了。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便挂断了电话。就在这时,群里面的家长开始发健康码和行程码截图,我发现妻子也发了一张。

  仔细点开看了看,健康码还没什么,但是行程码下面那一行小字上,却是显示“14天之内到达霍途径:江州省中海市”的字样。

  我一下子愣住了,中海是江市所在江州省的省城,距离江市有三百多公里。

  妻子和贝贝的行程码上,怎么会显示出省城的路径?

  正在我愣神间,刚刚妻子在学校群里发的行程码截图,却显示“已撤回”状态。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妻子应该是意识到了什么。

  但偏偏刚才我也没有截图,更没有保存图片,现在就算是想拿着那张显示途径省城的行程码,也没办法重新搞到。

  大意了!

  我懊悔无比。

  想了想,我给老刘打过去电话,询问最近台里面有什么临时采访任务。老刘虽然是新闻部的职员,但是因为资格老,在台里一向消息灵通。

  “没有吧?”

  老刘被我给问懵了,他仔细想了想,缓缓说道:“最近台里面唯一的采访任务,就是你之前那个。现在距离最近的活动,便是两个月之后的军史晚会,也没听说有什么临时任务哪。”

  “会不会是台领导的私活?”

  我仔细点拨着老刘。

  有时候台里面的领导,会根据一些特殊的业务,给底下的主持人指派一些私活。李冉有时候礼拜天出差,很多时候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任务。

  老刘电话那头斩钉截铁的否认:“不可能,这两天高台长都不在,谁能有什么私活。”

  “高台长不在?”

  “对。”

  “去哪了?”

  “据说是在外地有一笔业务要谈,跟军史晚会有关的。”老刘也说不清楚,毕竟他也只是消息灵通,还无法触摸到台领导层面。

  简单的问询了老刘之后,我立马意识到妻子之前是在骗我。她告诉我因为台里有临时任务,所以她才需要返回江市。

  但眼下看起来,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高台长都不在……不对,刹那间我一个激灵,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高台长也不在江市,会不会,妻子是跟高台长在一起?

  不应该吧!

  妻子还带着女儿贝贝,难道她会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高台长面前?我努力将这个想法抛之脑后,避免胡思乱想。

  就这样我一直站在病房外面的走廊里,一支烟接着一支烟抽着,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中海,妻子难道是去了中海?

  如果之前那个行程码没看过的话,妻子这两天应该是去过中海,但问题是,她去那里干什么?而且还带着女儿贝贝,究竟是去见谁?

  就在这时,我忽然记起昨天下午妻子给我回电话时,我听到了岳母的声音。

  对啊,我可以试探着跟岳母问问嘛。

  念及此处我便拨通了岳母的号码,电话一接通,岳母不耐烦的口气便响起:“干什么?有事说话,没事就赶快挂了。”

  “妈,我是要找小冉,结果给她打不通电话,只好打给你了。”我强忍住心中的不快,努力作出正常语调,旁敲侧击着。

  “你找她干什么?”

  岳母语调一变:“我跟你说,小冉现在忙工作去了,你没事就不要打扰她,拖后腿呢不是。”

  “好好,对了妈,贝贝呢?”

  “贝贝?去学校了啊。”

  岳母很自然的说着,末了还补充道:“今天早上小冉有事,是我送的贝贝。宋哲我告诉你,贝贝可是你女儿,你老躲在虞城算怎么回事?难道要我们老两口一直替你接送?”

  “不是,我尽快回去。”

  说完我立马挂断电话,一张脸瞬间黑沉下来。

  岳母在说谎!

  十数分钟前我刚刚跟学校的林老师通过电话,知道贝贝请假了。但现在岳母却说,今天早上是她送贝贝去的学校。

  如果不是我刚好发现微信群里的通知,搞清楚了这一切,说不定还真的被岳母给蒙过去了。一想到岳母刚才那不耐烦的语气,脱口而出的谎话,我悚然而惊。

  刚刚只是我恰巧发现岳母撒谎的一次,鬼知道在过去的几年里,岳母到底帮着妻子撒过多少次谎?此时,我忽然记起之前生日那天,他们一家子带着我女儿,跟一个陌生男人吃饭的时。

  当时就是岳母岳父说,那个男人是他们的朋友什么的。

  此刻回想起来,这两人简直就是在糊弄鬼呢!

  我懊丧的斜靠在墙上,这一瞬间,仿佛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李冉啊李冉,你一个人骗我还不够,居然还串通全家一起来骗我。

  我宋哲就是个傻子,被你们这么多年来骗的团团转!

  泪水,不争气的顺着眼角滑落口中!

  竟是如此的苦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