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清一色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32 2020.08.21 22:57

  白灼对尤闷的身体越来越好奇,自从云顶奇遇后,他的身体就跟常人不一样了,不过现在不是详细了解的时候。

  “刚才多谢白大侠和几位兄弟出手相助!”陆中海拱手道谢。

  石竹门众弟子亦然拱手。

  “陆掌门客气了。刚才那个人实在是太嚣张了,不教训一下不行。”白灼面上装得一副大师范,内心偷笑。

  洪梢却差点笑出来,白灼瞪了他一样,然后说,“关于你的病,我初步诊断了一下,这是属于过劳导致的真气亏损,影响腑脏和经络,虽然没有大碍,但需要长期调理。”

  陆中海不禁感慨说:“是啊,我年纪大了,很久没有提刀了,平时主要指导徒弟后生修行,所以武功和身体都退化了。前几天得知郭里红要来与我决斗,我便恢复练功,日夜勤修,操练过度,最终伤了真气。大夫让我安心养病,但我心始终放不下。结果郭里红还是来了,我的这些徒弟不知天高地厚,为了我贸然来应战,差点酿成大祸。”

  “我倒是挺佩服你这些徒弟的。就像刚才我的小徒弟一样,面对强敌,也敢于挺身而出。”白灼说。

  尤闷又被表扬了,傻傻地笑。

  陆中海笑着说:“你的小徒弟真是神奇,伤口竟然能自动愈合,不知练的是什么武功?”

  “这个是……一种秘不外传的内家武功,叫麒麟心法,他还会一套麒麟掌,很是生猛。”白灼开始瞎编了。

  “哦,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嗯,白大侠,我看日之将午,白大侠可否到我舍下小坐,就在这石竹山上,中午一起吃个便饭,聊表谢意。”陆中海说。

  “不了,谢谢陆掌门。我有事要赶路回瓯宁县,今日就不打扰了。他日若有缘再来福清,我定上山拜会。”白灼道。

  “既然如此,白大侠,诸位兄弟,我们就此拜别、后会有期。”陆中海拱手说。

  “后会有期。”白灼拱手。

  众人互相拱手示礼。

  白灼等人回到车厢里,双方互相挥手,陆中海等人目送其离开。

  等车走远后,陆中海对徒弟们说:“这白色死神的武功绝对已经登峰造极,刚才他给我把脉时,我悄悄测试他的内功,竟然丝毫也察觉不出来,他隐藏得极深。在他这个年纪能有如此武学修为的,放眼整个武林,是不可能找出第二个人了。即使是江湖上各大门派里修炼几十年的前辈,也鲜有人会是他的对手。幸而此人是正义之士,又懂医术,他将造福武林。”

  石竹门弟子全都露出敬畏之心。

  马车走了一会儿,莫飞飞终于憋不住了,问:“尤闷,你的手……”

  白灼当即打断莫飞飞的话,说:“我们尽快赶回去,有时间慢慢细聊。”

  莫飞飞明白了白灼的意思,不再深问。

  又过了一天,马车到了乌龙江边,白灼等人渡船过江到了南台岛,又转了一辆马车,到了闽江边,再次渡船,终于在午后抵达福州城码头,第三辆马车将白灼等人送到了逍遥五仙名下的一家客栈里。

  深夜静悄悄,众人已入眠,半梦半醒的莫飞飞突然睁眼。房顶有极其细微的蹬瓦声,并很快消失了。莫飞飞心道:此人轻功居然比我还好,会是谁呢?难道是他?

  莫飞飞披上衣服,冲出房门,跃上屋顶,向四周观察,只见一个黑影在很远的房顶上跳来跳去。莫飞飞大惊:真的是他?

  莫飞飞回到屋里穿好衣裳,然后去拍白灼的门。

  “死鱼眼,快起来!”莫飞飞大喊。

  白灼的美梦被莫飞飞吵醒,一肚子气过来开门,说:“莫飞飞,你半夜不睡觉啊,是不是又要去偷盗?”

  “不是我要偷盗,是别人偷盗,有采花贼。”莫飞飞焦急地说。

  白灼、莫飞飞、洪梢、尤闷坐在白灼屋里的四方桌前,莫飞飞精神奕奕,其它三人睡眼惺忪。

  “大家打起精神。”莫飞飞一个个推过去。

  “知道了,你说嘛!”洪梢抱怨。

  “当今江湖上有三大独行盗贼:采花贼清一色,偷香窃玉;我,十三香,劫富济贫;拾金不味,盗墓掘金。江湖人士通常把我们三人合称为‘色香味’三盗。不过我以此为耻。我偷盗是为了穷苦百姓。而他们两个却是为了一己私利,特别是清一色自诩天下第一采花贼,专门掳掠玷污良家妇女,我痛恨至极,真想亲手宰了他。”莫飞飞恨恨地说。

  洪梢马上鼓掌附和说:“女侠,你讲完了吗?讲完了我就回去睡觉,困死了。”

  “洪梢,你别着急!”白灼说,“你的意思是清一色今晚在福州城出现了?”

  “是的。我方才在床上感觉到屋顶有人,其轻功极好,远甚于我。当今武林轻功在我之上的屈指可数,清一色就是其中之一。一个轻功如此之高的人大半夜穿夜行衣在城里飞来飞去,不是清一色又是谁呢?”莫飞飞说。

  “好,假设就是他。那你把我们三个都叫醒是要做什么呢?一起去抓他吗?”白灼问。

  莫飞飞双拳捶在桌子上,对三人说:“当然要一起去抓他,不然又有良家妇女要遭毒手了。今天既然碰上了,绝对不能让他跑了。”

  洪梢又跳出来说:“第一,抓采花贼是官府的事,我们去瞎掺和什么。第二,清一色轻功那么好,连你都追不上他,更何况是我们。”

  但是洪梢说完,脑袋立马就被莫飞飞拍了。莫飞飞骂道:“你说什么蠢话!抓采花贼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应该做的事。轻功好不代表抓不住,我们可以用计谋。”

  洪梢不屑地说:“呲,有什么计谋,难不成你来假扮良家妇女?”

  “诶,这个主意不错。”莫飞飞眼睛一亮。

  “不行!太危险了。”白灼着立即反对。

  莫飞飞听到这话特别开心,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白灼,一副可爱的模样,微笑说:“你又关心我了。”

  “你又想多了。我是觉得这个方法太危险了,无论是哪个姑娘来假扮都不合适。”白灼赶紧解释。

  “我倒是有个好主意,就是有点……”洪梢吞吞吐吐。

  “说吧,有什么好办法,又不用姑娘家去冒险。”白灼说。

  洪梢慢慢道来:“如果我是清一色,到了福州城,肯定是奔着最美的姑娘家去。所以我们可以找一个武功极高的人,假扮那个最美的姑娘。等到清一色进入姑娘的闺房,等待他的将是猛烈的拳脚攻击。”

  “这个主意不错。我们四个人之中,死……”莫飞飞这时不敢直呼,改用手指指着白灼说,“你的武功最高,就由你来假扮。”

  “瞎扯,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假扮姑娘?”白灼一万个不乐意。

  “没关系,不是有我吗?我十三香最擅长的是易容术。我肯定给你整得美美的,嘻嘻!”莫飞飞笑道。

  “不行不行!”白灼强烈拒绝。不仅是因为要扮演女人,而且是因为自己不会武功,真到那时候,反而要被清一色暴揍。

  “怎么不行?亏你一身武艺,亏那么多人称你为白大侠,我看大家都瞎了眼。”莫飞飞赌气,“算了,你不去,那就我去!”

  “不行不行!”白灼又说。

  “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到底想怎么样?”莫飞飞真的生气了。

  “师父……”洪梢轻松呼唤。

  “别烦我。”白灼也生气了。

  这时,尤闷开口了,说:“要不然我去吧!”

  “哈哈哈,你才几岁啊,怎么假扮?”洪梢大笑。

  “我这样想的。无论是师父还是莫姐姐假扮,行为举止与本人肯定会有不同,清一色长期盗色,警惕性很高,很可能会察觉出来。”尤闷说。

  尤闷的这个主意让莫飞飞恢复平静的语气,她说:“你说得对,清一色心思缜密,传言他在正式行动前一天都会先踩点,了解受害者的长相性格行为、宅子的布局、进出线路、宅子防御情况。制定好方案、准备就绪后,到了深夜他再动手。”

  “所以我的想法是,我扮成一个哑巴小丫鬟,陪在受害者身边。清一色会把注意力集中在受害人身上,不会那么容易引到怀疑我。等到了晚上,清一色进来,我就用麒麟掌狠狠地打他,保管他五脏俱焚。”

  洪梢马上奸笑说:“那你岂不是晚上要待在姑娘家的闺房?你不要趁机干坏事哦。”

  洪梢话刚说完,脑袋同时被白灼和莫飞飞给拍了。白灼和莫飞飞两人对视了一眼,又迅速躲开了。

  “师父、师娘,你们真是天生一对,打我都这么默契。”洪梢干脆把“未来”两个字都省去了。

  “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莫飞飞赶紧转移注意力。

  “是的,我也赞同。”白灼也同意了这个方案,然后对尤闷说,“说到这里,我正想问你关于你手掌的事情,为什么能轻易打穿肉砧板?为什么被剑刺伤出血又立即完全恢复?”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用力出掌的时候,掌心非常热,感觉有火焰要喷出。在云顶的时候,那个人拿着匕首要杀害师父和师兄,我一着急就拼命打出一掌,那个人用掌回击,结果他的手像被严重烫伤,一直大叫,才吵醒了你们。”尤闷说。

  “原来他不是要自杀,而是要杀我们。他为什么要杀我们呢?我才出山没多久,没得罪什么人,最多也就黑龙教……我想起来了,武仙派齐道长曾悄悄告诉我永福县嵩口镇有黑龙教的分舵,让我小心……”白灼恍然大悟。

  “肯定是他们了,黑龙教的人向来无事生非,更何况你还跟他们有仇,他们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莫飞飞说。

  “这么说,那个匕首上面的血迹是你的血?”洪梢瞪大眼睛指着尤闷惊问。

  白灼马上说:“弄个利刃来,我们试一试就知道了。”

  “我这有。”莫飞飞亮出匕首

  “来,在他手臂上轻轻划一刀看看。”白灼道。

  尤闷卷起袖子露出小手臂。莫飞飞把匕首尖锋抵在尤闷手臂上,却迟迟不敢下手。

  “还是我来吧!”白灼一把抢过匕首,快速划下去,鲜血立即流出,白灼马上用手指点了一滴,血液竟然很烫,尤闷手臂上的血很快的消失了,伤口也不见了。

  “血在尤闷身上会自动吸收,在我手上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身体拥有超强的自愈能力,换句话说是不死之身。”白灼说。

  “真的吗?”尤闷乐坏了。虽然他一直有这个感觉,但是此前不太敢相信,现在由白灼说出口,他像是吃了定心丸,兴奋得不得了,“这一切都要感谢师父,不仅治好了我的病,还让我有了这种超能力,谢谢师父!”

  “我觉得是老天爷眷顾你吧!”白灼说。

  大家都开心地笑了。

  翌日晨,白灼等人来到客栈柜台,他问:“掌柜,跟你打听个事情。”

  “白大侠你说。”掌柜说。

  “这福州城内第一美人是谁?”

  “当然是丁文勋丁员外的女儿丁甜甜,才十六岁,那容颜可谓倾国倾城。福州官府要员、名望贵族的子弟以及外地州府的公子哥,都争相上门提亲,丁员外却表示要等到十八岁再谋亲家。”掌柜回答时脸上洋溢着吃不到葡萄却能感觉到葡萄甜的笑容。

  “果然是丁甜甜,我在几个……”莫飞飞察觉到自己要说破话,赶紧改口,“我是说……我也听有一些富贵人家说起这个丁甜甜是个绝世美女,堪称福州第一美人。”

  “你跟丁员外熟悉吗?”白灼问。

  “见过几面,不熟。不过,大庄主的三少爷与丁员外常有生意上往来,主要也是太喜欢丁甜甜,所以通过这个方式建立联系。”掌柜说。

  “是石庄主的三儿子?可否帮我们引荐这位三少爷?”白灼又问。

  “当然可以,我这就带你们去。”掌柜说。

  掌柜把客栈的事情交代好后,和白灼等人一起坐上马车,前往石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