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十三香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90 2020.07.27 22:21

  清风拂过郁郁葱葱的毛竹林,竹叶沙沙作响,一个粉色身影逆风穿梭,蹬踏竹竿,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已在百丈之外。

  竹林深处,一间竹屋依山而建。方才那个粉色身影飞来,轻盈地落在竹屋门口,耳朵上的银色耳坠伴随着惯性继续晃动。

  “娘,我回来啦!”这位身穿粉色衣裙的女子开口了,一双大眼睛笑起来充满了俏皮感。

  然而没有回应。粉衣女子推开门,里面没有人,她把手里的一个盒子放在桌子上,心中疑惑:没在家?

  背后一阵掌风袭来,粉衣女子一个旋转步躲开,右掌从下向上滑起,对方左手格挡开,右手继续进攻,粉衣女子不慌乱迎战。

  “娘,你又偷袭我?”粉衣女子一边拆招一边撅着嘴说。

  “死丫头,你不是很有能耐吗?跑去林长风的寿宴捣乱?”粉衣女子的母亲招招逼人。

  这位母亲便是第一任十三香莫尚香,粉衣女子是其女儿莫飞飞。莫飞飞答道:“他收了那么多好东西,我当然要去拿啦!”

  莫尚香收起招式,生气地说:“寿宴上那么多武林高手,你怎么可以去冒险呢?万一被抓住了怎么办?我可就你一个女儿。”

  “娘,放心吧,你看我不是好端端地回来了吗?我的易容术和轻功你还不相信吗?”莫飞飞走过来,说,“那天是来了很多厉害的角色,可是他们都喝多了,根本察觉不出来。而且他们把寿礼放在一个普通房间里,没有什么防备,我不会吹灰之力就拿走了。”

  “下次千万别去这种场合冒险,你不知道这世上有很多隐藏的高手。”莫尚香拉着莫飞飞的手说,“像最近突然在瓯宁县冒出来的白色死神……”

  莫尚香话没说完,莫飞飞插嘴道:“我也听说了,那个白色死神有那么厉害吗?才二十多岁武功就已深不可测,会不会是以讹传讹?江湖是总有一些欺世盗名的鼠辈,或者虚张声势的伪君子。”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凌遍当真疯假疯不知道,但凌合泛和虎啸寨一百七十多人是真真切切的死了。如果你有碰到他,记住千万要远离。”

  “知道啦!”莫飞飞嘴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想:哼,我就不信,下次遇到他一定要好好测试测试。

  “从林长风那里拿来的东西,你都处理好了吗?”莫尚香问。

  “我易容成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把东西都换成钱,然后分给当地的穷人家了。”莫飞飞拿起桌上的盒子打开,说,“我只留下这棵千年灵芝给娘。娘,你的病治了七八年一直治不好,不是有个大夫说千年灵芝加上千年雪莲可能会有效果,所以……”

  莫尚香恍然大悟,说:“所以你冒险去林长风家,其实主要是去偷这千年灵芝。”

  莫飞飞得意地说:“那当然啦!在我心目中,娘最重要啦!”

  “傻孩子!”莫尚香幸福地笑了。

  夜晚,白灼来到洪梢的房间。

  “我明天出发去和平镇。你把卢四爷杀了,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官府是否在缉拿你?我去打听一下,顺便了解十三香的最近动向。你就留在山寨里,看好家。”

  “好,谢谢师父!”洪梢鞠躬,然后说,“师父,您是否需要乔装一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对对对!”白灼连连赞同,说,“那我去睡了,现在天气热,明天我要赶早出发,你也早点睡。”白灼拍了拍洪梢的左臂。

  “是,师父。”洪梢说。

  白灼戴着帷帽来到了和平镇,没有选择上次那家客栈,另投一家。

  第二天上午。白灼戴着帷帽走到一个在路边卖茶叶蛋和凉茶的摊贩边,说:“大娘,生意不错呀!”

  “哪里呀?就是糊口饭吃。你要不要买个茶叶蛋?我这茶叶蛋可香啦!”大娘说。

  “好啊,来一个。”白灼说,“大娘,问你个事,我听说这里原来收保护费的卢四爷死了,是什么情况?”

  大娘神经紧张起来,凑近低声说:“卢四爷作恶多端,害死了水果摊的老洪,后来被老洪儿子洪梢给杀死了。”

  “那洪梢现在怎么样?他杀了人,官府岂不是要通缉他?”白灼追问。

  “说来也奇怪,官府不但没有抓洪梢,反而把卢四爷的人都给抓了。据说是因为洪梢拜了白色死神为师,官府的人不敢轻易动他。”大娘说。

  “现在卢四爷的势力瓦解了,那你们的日子不是好过了?”白灼说。

  “不见得。”大娘摆摆手说,“我们摆摊的人都在传,黑龙教要接管卢四爷的地盘,正准备派人来。所以我们怀疑官府和黑龙教勾结,那县太爷不是什么好东西!”

  白灼心道:又是黑龙教!

  跛脚李拄着拐杖来到那家熟悉的饭馆,掌柜一见跛脚李开心得合不拢嘴:“哎哟,跛脚李,你好几天没来了,今天有什么消息故事?”

  “有,还是几个重磅消息故事。掌柜的,今天中午要加肉加酒,先给我来份福鼎肉片。”跛脚李进门坐下。

  “没问题,你来了,我饭馆生意就特别好。想吃什么,我安排后厨给你做。小二,快来!”掌柜立即着手安排。

  白灼探听完关于洪梢和卢四爷的事情后,来到饭馆,已经有六七个人围着跛脚李,旁边的几桌坐满了客人在吃早餐。

  “小二,这里有什么吃的?”白灼问。

  “早上我们供应:豆浆、米粥、油条、油饼、包子、馒头、扁肉、拌面、福鼎肉片,还有各种卤味。”店小二回答。

  “没有锅边糊?”白灼问。

  “没有。”店小二说。

  “好吧!”白灼又看了一圈,说,“没有位置了?”

  “客官,今天跛脚李来我饭馆讲消息故事,能站着吃就不错了。”店小二自豪地说。

  “哦,那给我来一个菜包、一个油饼、一个馒头。”白灼说。

  “好嘞!客官您稍后。”店小二说完奔向后厨。

  “跛脚李,肉片吃完了,可以开始讲了吧!”一位站着吃早餐的人催促说。

  跛脚李喝完肉片汤,一抹嘴,说:“吃饱了,好戏开场。”

  这时所有人都停下手里的食物。跛脚李开始讲了:“几天前,海鲍帮帮主林长风过五十九大寿,各路英雄好汉、名望贵胄齐聚连江……”

  ……

  “好啦,这第一个消息故事就讲完了。”跛脚李收起刚才惟妙惟肖的表情和肢体语言。

  “这十三香真厉害!”“那么多江湖高手在场,也敢去偷盗,竟然还成功了。”“这林帮主不是要气死了?”……

  饭馆聚满了人,众人议论纷纷。

  “掌柜的,切一盘鸭胗来,我要开始讲第二个消息故事了。”跛脚李对掌柜喊。

  “没问题,小二,照做。”掌柜吩咐下去。

  “掌柜的,我也要一盘鸭胗。”“我来一份卤鸡爪。”“切两片豆干给我。”……

  客人听着消息故事,食欲大增。

  跛脚李一边吃着鸭胗,一边津津有味地讲起来:“大家都知道我们瓯宁县有一位有钱的大财主黄仁旺员外,外号‘黄金万’,他最疼爱的小儿子黄家宝一年前得了重病,身体逐渐消瘦,时常腹痛难忍,面色发黄,双目无神,头发变白脱落。黄员外请了几十位名医都束手无策,他还花了大价钱买了千年雪莲也没有效果。可怜那孩子未满十周岁,却遭受病魔缠身。”跛脚李摇摇头,貌似悲伤,嘴巴却没有停止吃鸭胗。

  白灼听了跛脚李阐述那孩子的症状,心中大概有了判断,不禁为孩子担心起来。

  跛脚李咀嚼完嘴里的鸭胗后,继续说:“三天前黄家宝开始呕血,大夫来检查了以后说估计时日无多,黄员外咆哮着把大夫赶出门,并让管家继续发出医治悬赏,赏金从一百两白银直接提高到一千两白银。”

  “一千两白银!”所有人惊呼,连白灼也不例外。

  白灼的心已经快按捺不住了,他觉得自己有可能治疗那孩子的病,不说治好,但至少可以保住孩子的命,前期是必须抓紧时间马上出发前去救治。于是,他大声问:“请问黄员外家怎么走?”

  白灼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注视着他,连跛脚李也不例外。

  “你是大夫?”“你要去领那一千两白银?”“几十个名医都治不好,千万别去丢脸。”……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对白灼说。

  有个好心人告诉白灼:“从和平镇出发,往东南方向走。步行的话,需要两三天路程;如果雇马车,去镇口找周大牙,一天时间就可以到了;如果骑马,现在出发,今天晚些时候应该可以到。到了县里,随便问一下当地人,都知道黄员外家怎么走。”

  “好,谢谢!”白灼道完谢就离开饭馆。

  店小二追了出来:“客官,你钱还没付!”

  “不好意思,我太着急了。”白灼赶紧把账结了。

  白灼边走边想:我不会骑马,只能雇马车,连夜赶路,争取今晚赶到,我担心那孩子熬不过今晚。

  走到镇口,白灼看到一辆有厢马车在一棵大树下,旁边站着一个皮肤黝黑、有点龅牙的粗犷汉子。白灼上前问:“你是周大牙?”

  “是的,你要去哪里?”周大牙问。

  “去瓯宁县。”白灼说。

  “去县城一个人三十文钱。事先说明,我这车至少需要凑满五个同路人才能出发,如果没有就得等。”周大牙说。

  “凑满五个人?那现在有多少人?”白灼看着周围没有一个人,心里没有底。

  “目前你是第一个。”周大牙说。

  “那要一般等多久才会凑满五个人?”白灼着急地问。

  “运气好一两个时辰,运气差的话就要一两天。”周大牙不慌不忙地说。

  白灼可等不起,他问:“如果我包车,需要多少钱?”

  “去县城一个人三十文钱,包车按五个人计算,一百五十文钱,先付一半,到了县城付另外一半。”周大牙开心地计算着。

  虽然要多花不少钱,但是如果能赶上救治那孩子,白灼觉得值得,便说:“可以。但是你必须连夜赶路,今晚到达县城。”

  “今晚?你开玩笑吧?夜里赶路很不安全,这可不行。”周大牙双手在胸前交叉,不看白灼。

  “我赶着去救人,迟了怕来不及。”白灼说。

  周大牙听了这话有所迟疑,于是说:“那也不行,万一路上遇到劫匪或者从山路上摔下去怎么办?总不能为了救别人,把我的性命搭上吧!”

  白灼听出周大牙话外之意,说:“我给你加钱,你说吧加多少?”

  “嗯……这样啊……”周大牙故意思考了一下,说,“既然你是去救人,我也不能为难你,就不给你多报了,按双倍算,三百文钱,先付一半,马上就走。”

  坐地起价!白灼听了这话想骂人,但迫于事态紧急,只能任人宰割,只好咬牙说:“行!”

  付完一百五十文钱,白灼坐上车,周大牙一鞭子抽出,马儿飞快跑起来。到了夜里,周大牙在马车车厢两侧挂上灯笼,马儿借助微弱烛光缓慢沿路前行。

  到了城门口,周大牙对白灼说:“到县城门口了。我只能送你到这里,马上就是戌时,戌时一到城门就关闭,我送你进去就出不来了。我还得赶着马车去我舅舅家过夜。明早我会在这个城门口,如果你有回和平镇,记得来这里找我。”

  白灼心中憋着火,他气愤地跳下车,拿下帷帽露出真容,取出一百五十文钱准备给周大牙,周大牙笑着要接过钱,认真看了一眼白灼,这个特殊的样貌在他脑海里过了一遍,他终于对上名字了,大叫一声“白色死神”,吓得连马车都不要了,跑得远远的。

  白灼一愣,但没有很吃惊,这种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到,对着躲在远处的周大牙大声说:“你钱不要的话,我就先进城了。”白灼总算心情好了些,大步流星地走进城门。

  半刻钟之后,城门关闭。

  一个漆黑的身影飞上城墙,飞入城中。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十三香莫飞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