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比试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82 2020.08.15 09:48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白大侠?”是彭管家的声音。

  洪梢第一个迷迷糊糊地醒来,发现天已大亮,他颓废地坐起来,一边揉眼睛打哈欠,一边推了推白灼和尤闷。

  “白大侠,起来吃早餐啦!”彭管家在门外轻声喊。

  “知道了,我……”白灼也醒了,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说,“我马上出去。”

  “好的。”彭管家听到回应后,又走到洪梢的房间门口敲门说,“洪兄弟,起来吃早餐啦!”

  洪梢无奈地笑了笑,大声说:“我们三个都在这个房间。”

  彭管家又走回来,说:“那你们洗漱一下,然后去曦膳厅吃早餐。”

  “知道了,谢谢。”白灼说。

  三人坐在床边缓一缓,等清醒一些后才出门。

  来到曦膳厅,这里的早餐很丰盛。有锅边糊、米粥、豆浆、果汁,有油条、油饼、馒头、各种包子,有花生米、萝卜干等小菜,还有水果。

  白灼、洪梢、尤闷各自盛了喜欢的美食,围着一张四方桌吃起来。

  “昨天晚上教的穴位图还记得多少?”白灼喝着锅边糊说。

  “十之八九……”洪梢咬一大口包子,等咽下后说,“都忘记了。”

  白灼摇摇头,接着问尤闷。

  尤闷说:“三十六个死穴全部记住了,其它的只是记个大概。”

  “小鬼头,你记什么不好,全部记死穴。”洪梢鄙视地说。

  “你还好意思说!”白灼生气地拍洪梢的脑袋。

  “嘻嘻嘻,早餐真好吃。”洪梢低头猛吃,忽然想起莫飞飞,心里有点难受,说,“不知道师……十三香早餐吃得好不好?”

  这话说得白灼也没了胃口。

  彭管家带着一个端着早餐的丫鬟,来到监牢。莫飞飞在里面发呆。

  “白夫人,请用早餐。”彭管家轻声呼唤。

  “你叫我什么?”莫飞飞小步过来。

  “白夫人。”彭管家说。

  莫飞飞听着好心动,说:“再叫几声。”

  敢使唤我!彭管家板起脸来,命令丫鬟把早餐放下,就走了。

  “哼!小气鬼!”莫飞飞嗤之。

  逍遥五仙和白灼师徒聚在一处花园里,双方以石用由中心分列两侧。花园中间有一做圆形石桌,配套四个石凳。

  “现在大家都到齐了,就按照昨天晚上的约定比试。双方各派三人,白大侠这边正好三人,我们这边就让三弟、四弟、五弟参与。我作为出题人,大哥作为公证人。”严捌说。

  众人点头。

  “第一题,我方派出五弟。白大侠安排何人?”严捌说。

  尤闷主动向前迈一步。

  “好,双方就位。”严捌大声吩咐,“来人,把东西拿上来。”

  一个家丁抱着一块木质肉砧板过来,放在石桌上。

  “第一题比试,双方各自在肉砧板上按手印,谁按得深,就算谁赢。”严捌说,“五弟,你先来吧!”

  陈促走上前,说:“献丑了!”他调整呼吸,气沉丹田,真气在筋脉游走,汇聚至右手掌,然后重重地按压在肉砧板上。不多时,陈促右掌没入肉砧板半分。陈促收回真气,右手提起,大口喘气。肉砧板留下一个深深的掌印。

  白灼心慌了,两只手扣在一起不停拨手指。洪梢紧张了,为了掩饰就抬手挠头。尤闷却表现得非常沉着。

  “尤小兄弟,该你了。”严捌说。

  尤闷不做任何准备,卷起袖子直接把手放上肉砧板,努力把掌心往下压。过了许久肉砧板纹丝不动。白灼、洪梢都觉得这次输定了,脸要丢大了。尤闷很纳闷,他在云顶时情急之下使出的那一掌明明很厉害,为什么现在不行了?

  尤闷想起昨晚白灼教的按某些穴位可激发人体潜能,于是他左手慢慢摸到右臂。一阵剧烈的疼痛,迫使尤闷咬紧牙关,右手骤然间有了力量,一股滚烫的热流从体内涌出,汇流到右臂,从右掌心冲出。

  几缕青烟从尤闷掌下的肉砧板里冒出,一股木头烧焦的味道扑鼻而来。小小的手掌已经完全嵌入肉砧板中,尤闷见有效果,再次使劲按压穴位。这次直接把肉砧板击穿了。尤闷收掌,双手举起肉砧板。板上留下一个大洞,边缘已经烧成黑色的木炭。

  逍遥五仙不禁捏了一把汗,特别是陈促内心更是恐惧:幸亏二哥出的是文斗,不然搞不好我就被这小孩打伤了。

  白灼转忧为喜,洪梢拍手鼓掌叫好。

  严捌虽然面上不悦,但还是祝贺说:“恭喜白大侠,胜了第一局。没想到尤小兄弟看着不过十多岁,武功却有如此造诣,敢问这是什么掌法?”

  尤闷不知如何回答,就看着白灼。白灼耸眉表示不知,他想可能是那棵地狱草或者说是麒麟的功效,于是现场编:“这叫麒麟掌,刚猛如烈火。”

  “麒麟掌,好生厉害!”陈促不得不佩服。

  严捌正了正身子,说:“接下来,我们换个场地,比试第二场。”

  众人来到海边的一处悬崖前。严捌说:“这海崖高约摸三十丈,常年受海蚀影响,陡峭异常。第二局,徒手爬上崖顶,谁先到谁就胜出。我方派四弟出场。白大侠和洪梢谁来应战?”

  “我来吧!”有徒手攀爬瀑布经验的洪梢信心满满。

  将游、洪梢在崖底舒展筋骨后备好姿势,随着严捌一声“开始”,将游率先发力,借助轻功快速蹿上,很快就到了三分之一处。洪梢不会轻功稳扎稳爬。轻功之势已过,将游开始全凭手抓脚踏,因为年纪大,体力比不上年轻人,在三分之二处,被洪梢追上。将游心有不甘,强行加速,结果脚下踏空,差点摔下,被洪梢一把抓住。将游回稳后,不再向上爬,而是慢慢退到崖底。洪梢在半空中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将游说:“洪兄弟下来吧,我输了。”

  赢了!洪梢太开心了。

  众人回到逍遥仙庄会客厅坐下,几位丫鬟主动过来奉茶。石用由说:“彭管家,去把白夫人请出来吧!注意是请!”

  彭管家会意。

  “名师出高徒,白大侠的两位徒弟身手不凡,今天我们输得心服口服。”石用由道。

  “是各位庄主谦让了。庄主的胸怀让白某更佩服!谢谢!”白灼起身,深鞠一躬。洪梢、尤闷也跟着深鞠一躬。

  逍遥五仙纷纷起身,回礼。

  飞快的脚步声,是莫飞飞的喜悦之情。她激动又感动地冲到白灼面前。看着这个其实不熟悉却深刻的面孔,莫飞飞想起在山寨下被他骗弄晕、在山上收草药淋雨生病,一肚子委屈全冒出心头,忍不住就给白灼一巴掌。

  众人目瞪口呆。

  “你干嘛又打我?是我把你救出来的,你不谢我还打我,你这叫恩将仇报!”白灼怒了。

  莫飞飞瞪着白灼说:“要不是因为你,我会来偷真情流露水吗?要不是因为你,害得我感冒打喷嚏触动机关,我会失手吗?”

  “什么乱七八糟?”白灼觉得好气又好笑,转头说,“石庄主,可以把她关回去吗?”

  “哎哟,男女之事最麻烦了,你们小两口吵架我可不掺和,我先闪了。”石用由拍拍屁股走人。其它四仙也跟着走了。

  没办法,白灼回过头,冷冷地说:“你来偷真情流露水关我屁事?你感冒打喷嚏怎么也怪到我头上?难不成洪梢……”白灼好像觉察到什么。“洪梢,你过来?你是不是把莫飞飞扔在露天里就走了?”

  “没有的事,我亲手把她放在你床铺上……”洪梢说话太急,结果说漏嘴了,吓得捂嘴。

  “什么!”白灼咬牙切齿走过去要惩治洪梢。

  莫飞飞赶紧护着洪梢,挡在他前面,指着白灼的鼻子嚷道:“不许怪他!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感冒怪你吗?我现在就告诉你。那天你把我弄晕一个人扔在山寨里,你们师徒二人匆匆离去,下午下起暴雨,我冒着大雨把你的宝贵药材收起来,结果淋湿了淋病了,你说我为什么感冒怪你呢?”

  原来如此,一刹那白灼意识到误会莫飞飞了,也亏欠她,这种心理促使他内心情感波动,忽然间觉得莫飞飞挺可爱的。看着她明亮的双眸,白灼当下萌生了一种想亲她一口的冲动。

  莫飞飞以为白灼无动于衷,她干脆假装哭起来。刚才明亮的双眸变成了哭眼,破坏了白灼的美好感觉,心道:我刚才怎么会想亲她?我不应该是讨厌她吗?

  “喂,我这么伤心,你怎么不安慰我一下?”莫飞飞见假哭的法子不管用。

  “我为什么要安慰你?”白灼觉得这女人莫名其妙。

  “我不管。”莫飞飞直接抱住白灼,扑在他怀里。

  “你你你……”白灼试着推开莫飞飞,但是她抱着很紧。

  “洪梢,你过来帮我把她拉开。”白灼寻找外援。

  洪梢想起刚才莫飞飞护着自己,而且他也想撮合这段姻缘,便机灵地说:“啊,师父,我闹肚子,要去一下茅厕。正好尤闷也要一起去。”还不忘把尤闷也拉走了。

  白灼要发飙了,说:“再不松手,我就让你跟上次一样昏睡过去。”

  “哼!”莫飞飞一把推开白灼。看着这位扯下自己面纱又对自己这样态度的男子,莫飞飞内心悲喜交加,眼睛眨了几下,渐渐地湿润了,泪花变成了泪珠。

  莫飞飞真的哭了!白灼内心不安,想去安慰她。莫飞飞拭去眼泪,不理白灼,低头飞快地跑开了。

  白灼从来没有经历过感情的复杂,定在原地,愣头愣脑地思考着、梳理着。

  洪梢、尤闷躲在后面偷偷观察。洪梢用手势示意尤闷自己要去找莫飞飞,让他在这里看着师父。尤闷点头。

  莫飞飞跑到了昨晚上白灼他们看蓝眼泪的海滩边,坐着巨石上。她听到身后有踏步声,以为是白灼跟出来,开心地转身,结果一看是洪梢,心情瞬间失落。

  “未来师娘。”洪梢笑嘻嘻地说。

  “不要这样叫我。”莫飞飞口是心非。

  “未来师娘,未来师娘,未来师娘……”洪梢不停地围着莫飞飞说。

  “哎呀,都说不要这样叫我啦!”莫飞飞终于笑了,“你师父都不愿意娶我。”

  “我觉得吧,师父可能是喜欢你的……”洪梢坐下来,分析说。

  “是吗?”莫飞飞的情绪被调动了。

  “只是,你太突然太着急了,跟师父认识还没几天,就要逼婚,师父怎么说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哪里能这么轻易就答应娶你呢?你说,是吧!”洪梢说得好有道理的样子。

  “那我应该怎么做?”莫飞飞急切地问。

  “首先,你最近都不要跟师父提娶你的事,也不要开口闭口都是死鱼眼,师父很讨厌这个词,你昨天喊他名字的时候,我觉得他是有触动的,你们和平相处,慢慢培养感情。其次,你的性格要改,男人都喜欢温柔的女人……”洪梢说。

  莫飞飞一把揪住洪梢的耳朵说:“我不温柔吗?”

  洪梢疼得直叫:“哎呀,你说这样子,我都怕了,更别说是师父了。”

  莫飞飞松开手说:“我就这倔脾气,改不了。”

  “这就不好办了。”洪梢继续想着,喃喃说,“师父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你刚才哭着跑出来,师父……”

  “我没哭!”莫飞飞不愿意承认。

  “好好好!”洪梢不争。

  “你刚才说我出来后,你师父怎么了?”莫飞飞问。

  “我看师父好像挺悲伤失落的。”洪梢说。

  “那我们回去看看他。”莫飞飞开心地起身,把洪梢也拉起来。

  莫飞飞、洪梢回到山庄,没在会客厅看到白灼,就问家丁,家丁告诉她白灼在仙人池。待二人跑到仙人池,看到白灼、尤闷兴奋地大叫大笑,原来他们在观察乌龟,还给它们投递食物。

  莫飞飞狠狠地瞪洪梢说:“你不是说你师父悲伤失落吗?”

  “可能是太伤心了,来这里调节心情。”洪梢弱弱地说。

  莫飞飞大步流星地走到白灼身边。白灼瞥了一眼,说:“是你,来做什么?”

  “看你死了没有?”莫飞飞大嚷,然后调头就走了。白灼已经习惯莫飞飞的大呼小叫,继续安心地喂乌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