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4章、八大恶人,黑白双煞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30 2020.10.18 12:51

  咻——嘭、咻——嘭、咻——嘭……

  没睡深的莫飞飞爬起来,心道:谁大半夜放烟花?

  透过窗户,莫飞飞看到城外夜空时不时冲高一个红色信号弹。

  “快起来、快起来!”莫飞飞来拍门,把白灼、洪梢、尤闷都叫醒,拉到白灼房间。

  “师娘,你又怎么了?老是半夜把人吵醒。啊呜——”洪梢睡眼惺忪,打了一个深深的哈欠。

  “你们看窗外,锦衣卫的求救信号,已经连续放了七八个,说明情况特别危急。”莫飞飞着急地说。

  “锦衣卫求救与我们何干?即便要救,他们那么多人都应付不了,我们去了也无济于事。况且地方守卫、衙役、巡捕看到了自然会去救援的。”洪梢说。

  “我们不是过去救他们,我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抓杀害我娘的凶手,我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莫飞飞喊。

  “飞飞你先坐下。”白灼安抚莫飞飞的情绪,然后说,“如果他们真的是在抓凶手,那么说明凶手非常棘手。求救信号一出,各方支援会马上赶过去。这么大动静,明天一早消息就会传遍整个府城,一打听就知道了。今晚我们还是安心睡觉吧。”

  “是,师父。”不等莫飞飞回答,洪梢、尤闷赶紧答复。

  飞快马蹄声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洪梢探出窗户看,说:“师父,是二十多个马快。”

  “快点,快点!”匆匆跑步声和催促声。

  “有百八十个步快,他们肯定是去救援的。”洪梢又说。

  厅堂里倒下三十多具锦衣卫尸体,王修与剩下的十几个锦衣卫继续拼杀,黑白双煞武功极高,锦衣卫不断倒下。

  “王大人,我们掩护你,你从上面二楼窗户闯出去。”一个锦衣卫说。

  王修知道形势不利,撤退保命要紧,喊道:“兄弟们随我一起上二楼。”说罢他飞上跃上二楼回廊,其它锦衣卫紧随而上。黑白双煞追杀上去。王修冲破窗户,落在外面地上,面前站立着两个人。

  “怎么会是你们?”王修惊恐道。

  上千人从四面八方赶到山庄,可惜他们来迟了,锦衣卫无一生还、尸横遍地。

  “许知府来了。”一个步快说。

  几个领头都过来向许知府行礼,捕头赵元盛立即过来汇报:“知府大人,刚刚清点了一下,锦衣卫千户王修、百户梁永斌、百户邵志刚以及四队总旗共两百二十七人殉职。”

  许知府又惊又怒:“谁这么大胆敢杀锦衣卫?”

  “我们根据尸体上的伤口判断凶器,推测是八大恶人。另外此前锦衣卫传递消息给我们,说黑白双煞藏匿于此,好像与秀林寺案子有关,必要时让我们来支援,我们看了厅堂内的死者伤口确实有刀伤和剑伤。因此凶手应该就是这十个人。”

  “黑白双煞!八大恶人!这些都是十恶不赦、杀人如麻、罪恶滔天……总之罪该万死!”许知府咬牙切齿地说,“传我的命令!”

  众人正身。

  “第一,全城戒严,城门、各交通要道、码头对过往人员、车辆、船只进行排查,晚上实行宵禁;第二,府城及各县、乡镇,凡是能藏匿凶手的地方都派人进行搜索;第三,张榜缉拿凶手;第四,派人联系泰山岱宗派岳掌门,请他们通过江湖势力帮忙协助查找和抓捕凶手。”许知府说。

  “诺!”众人道。

  许知府心中恨恨:事态严重,我必须连夜拟公文上报。哎!此事发生在我管辖范围,又关联秀林寺案子,恐怕我的仕途会受影响。

  起个大早,白灼他们出客栈去打听消息。街上行人、摊贩三五成群地在讨论着。

  “出大事了,昨天晚上城郊一个山庄里,两百多个锦衣卫被杀了,据说凶手是黑白双煞和八大恶人。”

  “我刚刚经过城门,那里张贴了告示,缉拿八大恶人和黑白双煞。”

  “哟,这些人可都是臭名昭著的坏人,这次杀锦衣卫,朝廷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八大恶人和黑白双煞,他们是谁啊?”尤闷低声问。

  “走,我们换个地方说话。”白灼说。

  走到一个偏僻处,白灼让莫飞飞介绍这些人。莫飞飞开始娓娓道来:

  “先说八大恶人,金银铜铁妖魔鬼怪,分别是:力大无穷——金刚巨人班帅,他身高一丈多,魁梧异常,力量十足,可以徒手把人撕成两半,还练就金钟罩铁布衫,靠近他等于是送死;

  “无坚不摧——银盾猛人罗捷克,他非常聪明,是八大恶人的队长,通过服用特殊药物,使得力量、速度异于常人,拥有一个陨石奇铁打造的圆形盾牌,任何兵器都无法击破;

  “上天入地——铜锤神人索以,他身材非常壮实,臂力强劲,手持千斤铜锤,可以打碎任何物体,当然银盾猛人的盾牌除外,他轻功不好,但通过甩动铜锤可以让他冲上天空;

  “刀枪不入——铁甲强人史大可,他给自己打造了一副极其神奇的铁甲,不仅可以有效防御攻击,而且铁甲有许多机关,藏着各种兵器、火器、暗器,掌心、脚底还可以喷火让他短距离飞行;

  “五毒俱全——妖媚妇人那妮,她长相迷人非常妩媚却蛇蝎心肠,身手敏捷,擅长易容术、暗器、毒药,特别是用毒,甚至她的身体都是毒,碰到即中毒,所以她平时戴着手套;

  “百步穿杨——魔眼猎人巴视,他视力极佳,箭术天下无双,一旦被他瞄准,是不可能逃脱的,别以为他只是一个单纯的神箭手,他的近战能力也非常强,随身一柄利剑,随时化身剑客;

  “飞檐走壁——鬼蛛小人皮卡丘,他才十七岁,力量、速度超过银盾猛人,据说是变异了,所以戴着头套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他可以攀爬任何墙体、峭壁,袖里藏着奇特丝线,用来悬丝飞跃和杀人;

  “奇门遁甲——怪异老人史一分,他真实年龄不大,但由于修炼诡异之术,使得两鬓发白看起来像老人,他轻功非常好,能吞云吐雾、喷火洒水,还会制造幻象,让人莫名其妙地死去。

  “至于黑白双煞,不知道具体名字,只知道是一对武艺卓绝的双胞胎,一个用刀一个用剑……”莫飞飞突然停住了,大叫:“是他们!凶手是他们!杀害我娘的凶手是他们!”

  白灼也马上领会了,说:“不错,锦衣卫百户梁大人说过凶手至少有两个人,一个用刀一个用剑。而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抓捕凶手的。”

  “终于找到凶手了,我要亲手杀了他们!”莫飞飞牙齿切切。

  “师娘,你刚刚说的这十个人,个个强得可怕,他们能力相互补充,毫无破绽,配合起来就是一支军队,所以两百多个锦衣卫都杀不了他们,我们要怎么报仇?”洪梢说。

  “是啊!如果只是一两个人,我们也许会有胜算,但同时对付十个人,无疑是以卵击石。”白灼说。

  “那我们就逐个击破。”莫飞飞斩钉截铁地说。

  “好!”白灼鼓气。

  “死了这么多锦衣卫,指挥使吴传奇一定会亲自来济南府负责此案,并发动所有锦衣卫收集情报、抓捕凶手。另外,这里是泰山岱宗派的势力范围,他们在这里的情报网不比锦衣卫和府衙弱,也许他们有八大恶人和黑白双煞的消息。今晚我趁夜色去府衙探取一些信息。”莫飞飞说。

  “不行,你这样做太危险了,现在府衙人人保持警惕性,你去很可能会被抓,我不同意。”白灼马上反对。

  “八大恶人、黑白双煞的行踪难觅,只有借助官府的力量才能快速找到他们,这个险我必须冒,你不同意我也要去。”莫飞飞说完大步走开。

  洪梢、尤闷愣愣地看着白灼。

  锦绣山庄里,一个仆人向鬼冢太郎告知八大恶人和黑白双煞杀害锦衣卫、济南府封城缉捕凶手的事情,让他们务必不要离开山庄半步。

  城门口,守卫数量增加了一倍,他们对进出城的人员、车辆甚至是货物进行盘查。

  “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进城干什么?”守卫一遍又一遍地问。

  “我叫赖振富,从乡下来,我打酱油。”赖振富举起手里的瓶子。

  “打酱油做什么?”守卫又问。

  “做白灼大虾、红烧大虾、油焖大虾、十三香小龙虾。”赖振富答道。

  “你是厨子?”守卫疑惑。

  “不是。”赖振富笑着说,“我只是一个因无聊而创作的无名小卒。”

  “滚!”守卫喝道。

  方入夜,街上没有行人,只有巡检司的甲兵队伍在巡逻。莫飞飞身穿夜行衣飞到府衙上空。一个马快在府衙前收住缰绳,下马后把信封给赵元盛,赵元盛进堂交给许知府,说,“岱宗派的人送来密信。”

  许知府立即拿过来拆开看,并说:“今日凌晨,有人在鹤伴山看到十个奇怪的人骑马往东南方向去,很像是八大恶人和黑白双煞。他们已经进入青州府的管辖范围。备马,立即出发去青州府找郑大人。”

  “是,大人。”赵元盛说。

  莫飞飞回去后把探听到的消息说给白灼他们听。

  “我们要追过去吗?”洪梢问。

  “当然。”莫飞飞说。

  白灼没有回答,眉头紧皱。莫飞飞看不明白,问道:“你怎么了?”

  “我总感觉不对劲。”白灼说,“假如你们要从这里逃走,走哪条路线最便捷最安全。”

  “直接去码头坐船出海。”莫飞飞说。

  “问题就在这里了。他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白灼说。

  “哦——我知道了!”洪梢兴奋地说,“他们半夜杀人后没有船离开,于是故布疑阵,制造去青州府的假象,引开官府的耳目,然后调头回黄河坐船离开。”

  “也说不通。案子是昨夜发生的,官府一定会派人去码头,他们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白灼说。

  洪梢气一下泄了,说:“也对哦,那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杀人。”尤闷突然冒了一句。

  沂山,东海向内陆的第一座高山,素享“泰山为五岳之尊,沂山为五镇之首”的盛名。十多位皇帝登封于此,从而留下名垂青史的“东镇碑林”,其留存的御碑数量为世界之最。

  金刚巨人班帅、银盾猛人罗捷克、铜锤神人索以、铁甲强人史大可、妖媚妇人那妮、魔眼猎人巴视、鬼蛛小人皮卡丘、怪异老人史一分、黑白双煞在沂山下马。

  “我们在济南府已经打草惊蛇,趁消息还没传到这里,我们速战速决、尽快离开。”黑煞掏出《洗髓经》说,“进去杀了他,这本武学至宝就是你们的了。”

  “我们要小心一些,安国侯武霸和他的五个大将可不是吃素的。”白煞说。

  罗捷克笑道:“我们八大恶人也不是善茬,走!”

  十个人登山。

  法云寺外的树荫下有五个人,他们是安国侯武霸的手下,王韧、安烨、黑艾行、乌慕厚、晁菊兴。晁菊兴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听风,突然睁眼说:“有人上山了,杀气很重,鸟兽在逃散。”

  “我看看。”骨瘦如柴的乌慕厚蹬步上树,一直到树梢,看了几眼后快速落下说,“好像是八大恶人和黑白双煞,来者不善,快去禀报侯爷。”

  “我去找侯爷。你们做好应战准备。”王韧飞步入寺,脚下绝尘。

  四个取来兵器,在寺前八大恶人和黑白双煞的到来。

  “来者何人?来此何事?”身形巨大不逊于班帅的黑艾行喝道。

  “呵呵呵,你们别装了,看不出来我们是黑白双煞和八大恶人吗?”白煞笑道。

  “我们来找安国侯武霸。”黑煞说。

  “侯爷已不在人世。你们请回吧!”安烨说。

  “又装,不在人世,那你们守在这里干嘛?”白煞说。

  “安国侯武霸确实已经不在人世。”寺内传出一个洪亮有力的声音。

  “好深厚的内力。”罗捷克惊叹。

  一位肩宽体壮的老和尚从寺门走出来,王韧跟在身后。

  “老衲法号不灭。”老和尚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