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风中剑客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82 2020.08.17 20:30

  莫飞飞愤愤地走着,没有注意看路,迎面差点撞上一个人,这个人是三庄主魏精。

  “白夫人。”魏精退步行礼。

  莫飞飞不搭理他继续走。

  “白夫人。”魏精又叫了声。

  “什么事?”莫飞飞没好脾气。

  “你穿着黑衣、蒙着黑纱在庄里行走多少有些不便。我名下有十几家绸缎庄,每隔一段时间会送一些样衣过来,其中有许多少女款式,还挺衬你的身材,要不要试试?”魏精说。

  “不要。”莫飞飞没有心情。

  “哦,人靠衣装,把自己打扮漂亮点才能吸引男人的目光。不要就算了。”魏精说罢要走。

  “等等,带我去看看。”莫飞飞改口说。

  魏精在一个落字“仙衣殿”的房间门口等着。门打开,两个丫鬟迎着莫飞飞出来。只见,莫飞飞换上一袭白色对襟收腰绢纱罗裙,外罩浅蓝色蕾丝花边氅衣,内衬粉色缭姿裹胸,浅色纱带束于腰际,凸显曼妙身姿。面上依旧蒙着白纱,不露真容。

  “太美了。”魏精色眯眯地说,“里面不是还有许多发簪首饰,也可以戴上。喜欢哪个,我都可以送给你了。”。

  “不用了,谢谢魏庄主。”莫飞飞一个欠身,然后匆匆离开。

  “诶诶……”魏精没能叫住莫飞飞,右手背拍了一下左手掌,说,“太可惜了。”

  “老三。”身后不远处有人喊。

  魏精转身道:“二哥。”

  严捌走过来,搭着魏精的肩膀说:“你又有歪心思了?她可是白色死神的女人,别给兄弟们惹麻烦。”

  “是是是,二哥,我一时忘形了。”魏精连忙道歉。

  白灼师徒三人在仙人池聊着。

  “过一会儿吃完午饭,我们就跟庄主道别,离开这里。”白灼说。

  “师父,我们昨天下午才到,还没一天就要走啊,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失礼?而且这里这么多美食、美景,我们都还没吃够、玩够呢,呵呵!”洪梢不情愿。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这都要怪那个莫飞飞,惹了麻烦,我们背锅。我说我们必须要走,有三个原因:第一,虽然庄主不责罚莫飞飞了,但毕竟她偷了庄主的东西,这在庄里行走抬头不见低头见,总归不好;第二,为了救莫飞飞,我们比试赢了几位庄主,他们多少脸上有点挂不住,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就是给他们难堪;第三,他们现在都喊莫飞飞为白夫人,再不走,满世界都以为莫飞飞是我的……到时候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白灼道。

  “师父……”洪梢还想试一试说服白灼。

  但很快被白灼怼回去:“还有你!一直帮着莫飞飞跟我作对。”

  “没有啊!”洪梢赶忙辩解。

  白灼指着洪梢批评说:“还敢说没有,等回到寨里,我再好好跟你算。”

  洪梢不敢再开口了。

  “尤闷今天表现很好,我要表扬一下。关于你今天的那一掌,以及你的身体状态,也等我们回到寨里再说。”白灼说。

  尤闷不好意思地笑了。洪梢生气地哼尤闷,尤闷做鬼脸回应。

  莫飞飞穿着漂亮的衣裳,心情好了许多,故意在仙人池附近转悠,时不时地看白灼出来了没有。等白灼他们真的走出来了,莫飞飞又装作在一旁欣赏花圃的花。

  洪梢一眼就看到莫飞飞换装了,拉了拉白灼的衣服说:“师父你看!”

  白灼走过来,认真瞅了几眼说:“呀,挺漂亮的。”

  “真的吗?”莫飞飞好开心。

  “我是说衣服,没说你。”白灼解释。

  “切!不要你看。”莫飞飞不屑。

  白灼没好气,说:“你说你,穿正常的衣服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老是一身漆黑,到处偷东西,迟早有一天要被人剁了喂鱼,到时候就没人救你了。”

  “你关心我呀!到时候你再来救我呀!”莫飞飞凑近说。

  “我懒得理你。洪梢、尤闷,我们走,吃午饭去。”白灼带着两个徒弟走了。莫飞飞屁颠屁颠地跟上。

  五楼的仙膳厅,又是一大桌丰盛的饭菜,众人开怀大吃。

  “石庄主,十分感谢您和诸位庄主的招待,再敬您一杯!”白灼起杯。

  “请!”石用由起杯。

  白灼看时机差不多了,便说:“石庄主,午餐之后,我们可能就要跟您辞别了。”

  石用由被惊到了,说:“噢,白大侠怎么这么突然?昨天才到山庄,我们兄弟几个还没好好款待,怎么就要走了?不妨多住几日,让我们略尽地主之谊。”

  “是啊是啊!”其它四仙也附和。

  “石庄主和诸位庄主的美意,我白灼感激不尽,谢谢!其实我本来在瓯宁县给一个重病患者治病,这次是临时出来办事,计划是办完就赶回去治病。但因为几位庄主的盛情邀请,我实难却,才来叨扰。只是如果再耽搁些时日,我怕患者病情有变,届时我将难辞其咎。所以请石庄主和诸位庄主体谅。”白灼说。

  “这个……”石用由面有难色,不停眨眼。

  “石庄主放心,我不会忘记你我的约定。”白灼酒满杯,端起说,“感激之情,全在这杯酒里了。”言罢一饮而尽。

  “既然白大侠有要事在身,我们也不便强加挽留。”石用由给白灼斟酒,自己也满上,说,“来,我们大家一起举杯。”

  海岸码头,白灼师徒和莫飞飞跟逍遥五仙临行告别。石用由让管家拿来三饼福鼎老白茶,亲手递给白灼,微笑说:“一点心意,请白大侠笑纳。”

  白灼赶紧推辞:“不不不,石庄主,这我可不能收。我们几个人在仙庄白吃白喝,哪里还能再收此大礼?”

  “白大侠不用跟我客气。没能让白大侠多留几日,是我们招待不周。我看白大侠挺喜欢喝白茶,所以这三饼福鼎十年老白茶务必收下。你若是不收,便看不起我。”石用由道。

  石用由话都说这么说了,白灼只能勉为其难收下,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多谢石庄主。”

  “这才对嘛!”石用由说,“对面码头,我已经让人安排好马车送白大侠回去。”

  “太感谢了!”白灼拱手说,“那石庄主、诸位庄主、彭管家,我们就此道别。他日若有空闲,或路过瓯宁县,可到我寨子小坐。”

  “好好!”逍遥五仙和彭管家拱手笑道。

  白灼师徒和莫飞飞登上小船。

  “石庄主、诸位庄主、彭管家,再会!”

  “白大侠、白夫人、洪兄弟、尤小兄弟,再会!”

  过海之后,白灼等人坐上石用由安排的马车继续行驶。

  福清县城外,石竹山下,十几个刀客围住一个青衣剑客。青衣剑客三十多岁,生着一对丹凤眼,瞳中有寒光,高挺的鼻梁显露傲气,左手一柄黑色鎏金雕花剑鞘,那剑鞘与一般的不同,竟是圆形。

  “姓蔡的,我师父年事已高,而且近日身体抱恙,就由我来跟你决斗。”为首的刀客说。

  “陆中海是怕了吧!竟然叫个徒弟来应战,真是个懦夫,你们石竹门改叫懦夫门算了。还有,你武功太差,估计连我一剑都接不住,根本不配与我交手。”青衣剑客冷冷地说。

  原来这群刀客是石竹门的人,带头的是大师兄李必才,他说:“姓郭的,你别太狂妄了!你风中剑法是很厉害,但我们今天人多,我们一起上就打败你。”

  “既然你们知道我的剑法厉害,还敢来送死。你们看看你们几个,连刀都拿不稳,还敢吹牛打败我!”这个青衣剑客名叫郭里红,江湖人称风中剑客。

  李必才一看大家的手果然都在发抖,强行壮胆提气说:“兄弟们不要怕,我们同时出刀,我就不信他能一次性应付我们这么多人。我喊到三,大家一起上。”

  师弟们不太自信的点头,眼神里却透露着恐惧。

  “好,一……二……三!”李必才喊。众人齐出刀。

  郭里红不紧不慢地说:“第三剑:旌旗展。”手里剑出鞘,居然是一把三棱剑,剑身乌黑、三锋亮白。郭里红原地旋风转身,剑锋一圈击破刀刃,剑锋指天后又快速回鞘。一瞬间石竹门所有人的刀都断了,众人惊呆。

  “都住手!”一声苍老却洪亮的声音。一位老者轻功穿林而来,落地时不稳当,右脚差点崴了。石竹门的人立刻过去扶。

  “陆中海,你终于来了,还跟我装病呢!”郭里红道。

  陆中海左手执刀,右手轻按腹部,额头有汗,面色发黄,眼圈微黑。

  “他没装病。”方才在一旁观战的白灼乘着马车过来。白灼、洪梢、尤闷、莫飞飞先后下车,走到陆中海旁边。

  “你是何人?”郭里红问。

  “我师父你都不认识?白色死神总听说过吧!”洪梢颇为得意。

  石竹门的人先议论起来。“他就是白色死神!”“看他的长相打扮的确像是。”

  “原来是白大侠,失敬!在下石竹门掌门陆中海,这些是我的弟子。”陆中海拱手说。石竹门的人跟随师父一起拱手。

  白灼也拱手,说:“原来是陆掌门……”

  郭里红展颜说:“你就是白色死神。太好了,今天正好与你一较高下,省得我跑去建宁府找你。”

  “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师父叫板?”洪梢叉腰不爽。

  郭里红背剑侧身漠视众人,一副高傲的神态,说:“郭里红。”

  这时莫飞飞倒吸了一口气,说:“风中剑客郭里红!”

  “是什么狠角色?”洪梢悄悄问莫飞飞。

  “此人来自潮州府,专研剑术,武艺十分精湛,自创风中剑法。一年多前开始凭借风中七剑打败潮州府当地所有高手,名震江湖。之后武功精进,升级到风中九剑。先后单挑漳州府、泉州府的武林人士,传言前段时间在兴化府与人决斗,至今未尝一败。”莫飞飞说。

  “兴化府已无人是我对手。我此番是要来打倒福州的所有高手。今天,我看陆中海又老又病,只剩半条命,已不可能是我对手,没有决斗的必要了。正好白色死神在此,你我比试一番,也不枉我白跑一趟。”郭里红道。

  白灼不会武功,怎么能跟对方比武,他赶紧找借口说:“我要给陆掌门看病,没空跟你打。”然后给陆中海把脉、检查身体。

  郭里红怒道:“我看你也是懦夫!你说不打就不打。今天我偏要逼你出手。”一声剑出鞘,一句“第七剑:破峰白沫成条”,郭里红脚尖踏尘,长剑所指,意在白灼后背心脏处。

  “小心!”除了背对郭里红的白灼不知情况,其它人都急了。

  尤闷突然冲出,目光如炬,迎着剑锋去,他双手快速抓住剑尖,将其锐气止住,鲜血登时从手中流出。

  郭里红撤剑,发现剑尖处貌似被火烧得通红,不禁失色。

  “师父,这个人好卑鄙,竟然偷袭你。”尤闷说。

  白灼立刻转身查看尤闷的双手,只见尤闷手掌的血在消失,像是被吸收回肉里,伤口也瞬间痊愈,没有任何疤痕。

  “你敢伤我徒弟!”白灼火了,死鱼双目瞪得老大,仿佛要吃人。

  “什么郭啊红的,你搞偷袭你好意思吗?师父,弄死他!”洪梢指着郭里红大叫。

  “你要不要脸!竟然偷袭我……白……总之,你这样伤害一个手无寸铁的小孩,实在太过分了!”莫飞飞也是一顿臭骂。

  “真无耻!亏你还自诩风中剑客!”陆中海和石竹门的人纷纷指责。

  郭里红自觉理亏,加上亲眼所见尤闷手伤自愈,自己削铁如泥的宝剑竟然被白灼的小徒弟给弄成这样,顿时没有了继续战斗的心情。他心里明白,一个小徒弟尚且如此厉害,白色死神作为师父肯定更加棘手,即使使出第九剑也不可能战胜对方。风中剑法不能在这里失败,必须急流勇退,回去继续研究提升剑术,择日再战。

  “我刚才只是想逼白色死神出手,并非有意偷袭,也不想伤这孩子。不过,你们看他手也没事了,我今天还有其他约战,就先告辞了。他日我征战延平府,再与白色死神对决。”郭里红没了方才的傲气,收剑起身飞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