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拜师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3999 2020.07.22 21:51

  白灼花了两天时间,终于把寨子重新整理成了一个大医馆,现在就差一个门头招牌了。白灼慢悠悠地来到门口,拉开大门。没想到门外竟然围坐这二三十人,把白灼吓了一跳。白灼简直不敢相信:哇!这么多病人,可是我的医馆还没开张呢!

  “请白大侠收我为徒,教我武功!”众人齐呼。

  白灼的脑袋像遭到了重击,原先脑海里设想的美好画面瞬间破碎,他想骂人。

  “请白大侠教我武功,我愿鞍前马后伺候您。”一个男子说。

  白灼听了这话更气,忍不住出口:“我不需要人伺候,我也不会教你武功,还有你们,全部,马上,离开。”

  “白大侠若收我为徒,我愿意出一百两。”一位穿着比较华丽的年轻男子说。

  听到钱白灼顿时两眼放光,心里痒痒的想答应,可是转念又想:我什么武功也不会,怎么教他?到时候露馅了就惨了。而且山寨里面还有财宝,万一被他们寻了去,我就亏大了。

  “我不需要你的钱,我不会收你们为徒,你们快走!”说完白灼关上大门。

  门外,有些人见此就骂了几句后就离开了。到了傍晚,等不到白灼出来,又有些人下山去了,只剩下七八个人。白灼悄悄在门后,发现他们拿出干粮吃了起来。白灼心道:看谁耗得过谁。想完白灼就回屋里去了。

  第二天早上,白灼透过门缝,看到昨晚的几个人都没有走。他心想:昨晚他们露宿一夜,会不会生病呀?我要不要出去看看?不行,这时候如果出去,他们会觉得我心软了,有希望了,就会赖着不走了,不管他们了。

  第三天早上,白灼又来到门口,门外貌似一个人都没有。白灼激动地打开门看,果然一个人都没有。忽然,他感觉到有人,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躺在旁边的地上,身体蜷缩在一起,衣服破旧,脸上有淤青,嘴唇干白,眼睛闭着。白灼立即过去检查,发现这个小伙子不仅发烧了,而且还有外伤、内伤,必须马上医治。白灼把他扶起来,架在背上,背着进门了。

  白灼给小伙子做了紧急退烧处理,给他服了一颗药。然后,他对小伙子的外伤和内伤深入诊断,开药、煎药、喂药。

  又过了一天,快到午时,白灼在厨房做饭。小伙子走了进来,精神好多了,说:“谢谢白大侠救命之恩。”

  “你病还没完全好,赶紧去休息,厨房这么热,湿气重,对你身体不好,快回去躺着,一会儿我端饭过去你那边一起吃。”白灼说。

  “我没什么大碍了,我来帮你做饭吧!”小伙子走过来。

  白灼拦住说:“赶紧回去,赶紧回去。”硬是把小伙子推出厨房。

  过了一会儿,白灼拿着托盘端着饭菜来到小伙子的病房。两人在这里一边吃一边聊起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白灼问。

  “我叫洪梢,从和平镇来。”洪梢说。

  “你为什么被人打伤了?”白灼继续问。

  洪梢表情突然变得愤怒,他说:“我和我爹住在和平镇的一个村子里,靠种果树、到镇上卖水果为生。一个多月前,开始进入水果旺季,我们的水果卖得很好。镇上的恶霸卢四爷眼红,跟我们说保护费从原先的一个月二十文钱提高到一个月五十文钱。我和我爹都不答应,卢四爷和手下就把我们打了,我爹年纪大身体不好,结果就被打死了。”洪梢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白灼停止了吃饭,心情沉了下来。

  洪梢继续说:“我就去报官。结果卢四爷用重金贿赂了官府,官府污蔑说是我爹先动手,卢四爷只是保护自己,反击过度而已,此事就此作罢。”

  “怎么会有这样的恶人和官府?”白灼气愤地锤了一下桌子。

  “既然官府靠不住,我就只能靠自己了。等我爹头七过后,我磨好柴刀暗中跟踪卢四爷。他平时都带着几个手下,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后来终于有一次只有他一个人,我拿着柴刀从背后朝他头砍去,他察觉到并躲开了,右边肩膀被我砍到。卢四爷武功很高,三两下把我打趴下。当他拿起我掉落的柴刀准备杀我时,我抓起一把尘土洒到他脸上,然后乘机逃走了。”洪梢说。

  白灼听着洪梢身上发生的事,内心颇多感慨。

  洪梢面向白灼跪下,说:“前几天我听说了白大侠的事迹,知道你武功高强、嫉恶如仇,所以连夜赶路来到这里。请白大侠收我为徒、传授我武艺,我要为我爹报仇!”

  白灼很想帮他,但是他心里清楚,自己根本不会武功,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是碰巧,又被人以讹传讹,现在惨了,名声都传出去了,如果告诉大家自己不会武功,估计明天就会被人打死了,及时不死,也要被人嘲笑一辈子。

  白灼说:“我不会收你为徒的。”

  洪梢定住了一下,猛地向地上不停地磕头,响亮的撞击声敲打着白灼的心,让他坐立不安、头大不已,白灼扶住洪梢说:“你不要磕了,赶快起来。”但洪梢不管不顾地磕头。白灼没办法,只能离开。洪梢跟了出去,在大厅门外跪下,继续磕头。

  烈日当空,没多久洪梢满头大汗,一方面是因为热,另一方面他身体未好。白灼躲到房间里,希望眼不见心不慌,希望洪梢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放弃。

  过了一个时辰,洪梢有点吃不消了,头晕晕地,磕头的速度满了许多,力道也轻了。天空开始乌云密布,夏日午后的雷阵雨要来了。

  “白大侠——请收我为徒——”洪梢的喊声伴随着一道雷电传来,大雨从天空倾泻而下。心神不宁的白灼冲了出来,看着被大雨浇灌的洪梢,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说:“我可以收你为徒,但是你必须先过三道关。”听到这个答案,洪梢露出了笑容,之后倒地不省人事。

  把洪梢安顿好后,白灼惆怅了,他想:要怎么出三道题,既合理又不可能办到,让他知难而退。

  白灼带着康复后的洪梢来到后山的一个瀑布前,对洪梢说:“第一关,你游到瀑布下的水潭里,徒手沿着瀑布石壁爬到瀑布顶,就算过关。”

  “啊!这根本不可能办到!”洪梢惊住了。

  “办不到就下山吧!”白灼心中窃喜。

  “好!我去。”洪梢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给你一天时间完成。”白灼故意增加难度。

  洪梢瞪大了双眼,伸出右手食指,说:“一天!”

  “办不到就下山吧!”白灼重复刚才的话。

  “能否给我七天时间?七天内办不到,我无颜拜师,自愿下山。”洪梢商量说。

  “好!给你七天。”白灼开心极了,心道:别说七天,一年估计都办不到。

  每天早晨吃饭后,白灼和洪梢来到瀑布前。洪梢一次次地从瀑布的石壁上跌入水潭里,但他不断摸索,慢慢掌握了技巧,到了第六天竟然能爬一半了。

  第七天.白灼站在瀑布前对洪梢说:“今天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好好努力!”

  洪梢一个扑通跃入水潭里。他游到了瀑布下方,熟练地开始向上攀爬。瀑布越靠上的石壁被水流冲刷得越严重,非常光滑,根本没有地方可以抓握。太阳落山了,洪梢始终不能突破半程。

  “好了,结束了,我们回寨子吧。”白灼满意地说。

  “不!”水潭里的洪梢说,“我还有时间,子时前我一定要爬上去。”

  “随便你吧!”白灼心道:这家伙真有毅力,如果他是跟我拜师学医,我一定毫不犹豫倾囊相授。

  到了夜里,洪梢凭借微弱的月光,靠着这七天下来对瀑布石壁的记忆,一点一点向上爬。终于就差一尺了,胜利在望,洪梢腾出左手要去抓住这个胜利,白灼手心里捏了一把汗。突然,洪梢右手一滑。白灼着急地喊“小心”。洪梢向下滑落,他双手拼命抓石壁,总算在半程位置停了下来。时间不多了,洪梢不能有丝毫犹豫,继续攀登。

  “啊——啊——我做到了。”洪梢终于赶在子时前登上瀑布顶,激动发出了呐喊。

  白灼露出了喜悦的笑容,转而又苦脸了。

  “第二关。”在一处林子里,白灼对洪梢说,“看到棵树没有,树上有一个很大的马蜂窝,你不能用烟熏,不能用工具,徒手取一百颗蜂蛹给我。”

  “啊,那不是要被马蜂蜇死?”洪梢被吓到了。

  “对呀,会丧命的,所以还是下山去吧!”白灼暗暗高兴这道题出得够狠。

  “反正不被马蜂蜇死,也要被卢四爷打死,我去。”洪梢坚定地说。

  “这次时间就一天,没得商量。”白灼不敢犯第一关的错误。

  洪梢没有回话,一边靠近马蜂窝,一边思考怎么取蜂蛹而不被蜇。洪梢在地上抓着泥土,抹在手上、脸上和衣服上,他屏住呼吸来到马蜂窝下面,慢慢起身爬上树。到了树上,马蜂窝近在咫尺,巡逻的几只马蜂发现了洪梢,飞到了他面前,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没有马上发起攻击。

  洪梢铆足劲,对准马蜂窝使出浑身力气击打,马蜂窝从树上飞了出去,在空中翻滚,几十只在蜂窝洞口附近的马蜂率先飞出来。洪梢跳下树狂奔起来。

  巡逻的和逃出的几十只马蜂立即对洪梢展开攻击。洪梢奔跑的速度比不过马蜂飞行的速度,他只能绕着树跑,当马蜂扑到身上时他就地翻滚。

  这几十只马蜂一直追着洪梢不放弃,洪梢已经被蜇了十几次,疼痛不已,他看到支援的大批马蜂群就快赶过来了,如果被追上必死无疑,他咬紧牙关、冲锋一跃,从山崖落下,垂直坠入水潭里。

  洪梢顺着水流往下游游去。洪梢密切注视着下游河岸,终于看到了几十只马蜂在盘旋,他知道被打落的马蜂窝就在那里。他从水里慢慢靠近,脱下湿漉漉的外衣,撑开衣服用力朝空中的马蜂甩去,然后冲过去抱起马蜂窝跳入水里。

  洪梢带着马蜂窝回到了白灼身边,白灼赶紧拿出准备好的药丸给洪梢服下,又取出一瓶药膏给洪梢身上脸上的毒包抹上。

  回到山寨后,白灼着急了:这第三关怎么出?

  洪梢没料到自己竟然能过了前两关,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激动地念叨:“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我要成功拜师了,太好了,卢四爷你等着,我会亲手杀了你。”

  白灼心里正烦着,看着洪梢的得意劲,气不打一处来,随口就说:“那第三关你就去杀了卢四爷!”

  听到这话洪梢瞬间怔住了,他没想到白灼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来这里就是希望白灼教他武功,他才能去杀了卢四爷。现在反过来要先打败卢四爷才能拜师。这不就是故意刁难吗?

  洪梢不说话,静静地看着白灼。白灼发觉刚才说错话了,不好意思地避开了洪梢的目光,但是他想了想,觉得这道题出得妙,任何困难洪梢都有可能克服完成,只有这个死循环无法解开,就这么定了。白灼低声说:“我刚才的话不中听,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这就是第三关,你去办吧!”

  洪梢静静地看着白灼一会儿,然后生气地离开,头也不回下山去了。

  卢四爷坐在家里的茶桌前用左手泡茶自饮,显然右边肩膀的伤还没完全康复。一个手下跑进来说:“四爷,刚刚得到消息,洪梢从山上下来了,好像白色死神没有收他为徒。”

  “真的?”卢四爷放下茶杯,有点不敢相信。

  “应该是真的,如果白色死神教了洪梢武功,洪梢一定会马上来找我们,而他现在却躲在一处废弃的宅子里。”手下说。

  “太好了!”卢四爷大喜,“马上叫人,带上家伙去找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