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虎啸寨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154 2020.07.22 21:51

  沿着河流边的小路,白灼一口气绕过了几座山。天快黑了,白灼没有看到村子和人家,饥肠辘辘,身心疲惫,他就在路边休息了一下。

  林子里传来若有若无的脚步声,白灼站起来,眯着眼睛看。远处,一个人拿着刀来到一棵大树下,对树上的人说了句暗语,然后树上的人下来,两人窃窃了几句之后,从树上下来的人往山上去了,另一个人爬到了树上。

  白灼整理了一下,朝着那棵树走去。来到树下,白灼抬头对树梢高处的人说:“你好。”

  树上的人有点吃惊:被发现了?那就只能杀了他。想完他起身,结果一不留神从树上摔下来,被树枝树干连续撞到,最后头朝地,颈部折断,当场死亡。

  白灼赶忙对死者作揖说:“不关我的事啊,是你自己不小心,我先走了。”白灼准备走时,注意到死者嘴唇发黑,他靠近细看,他低语“中毒”。白灼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身上有伤口,心道:吃了什么东西中毒身亡。糟了,刚才另外一个人……我得去救他。

  山上有一个土匪寨子,但是现在里面躺着无数地尸体,都是中毒身亡。刚刚换岗的那个暗哨回来了,看到这个情形,慌忙跑进聚义厅,跑到土匪头子的身边,大喊:“大哥!大哥!”但是没有得到回应。

  突然一柄匕首从斜下方刺进了那个暗哨的胸口,暗哨看过来,原来是他的大嫂、大哥刚娶没多久的压寨夫人!暗哨左手握住压寨夫人的手,右手拿起刀想反击,压寨夫人咬着牙转动匕首,暗哨惨叫,实在太疼了,刀都拿不稳,并且浑身发抖,匕首上的剧毒已经攻心,暗哨向后仰到地,瞪大了眼,全身抽搐,低声哀嚎,等待死亡的降临。

  这时,另一个换岗的暗哨也回来了,见状知道了大概,气冲冲地拿着刀过来要杀压寨夫人。压寨夫人从地上捡起一把刀说:“就剩你一个了。”

  面对这个女流之辈,这个暗哨觉得胜券在握,大步流星杀过来。压寨夫人突然掏出一个竹筒,按了一下竹筒上的机关,无数钢针射在暗哨身上。暗哨惊恐地看着自己身上的钢针说:“二当家的暗器!”他强忍着疼痛,冲到压寨夫人面前,一刀结果了她,然后自己也倒地不起。

  白灼一路跑一路找,终于来到了山寨门前,寨门上写着“虎啸寨”大字。寨子里所见全是尸体,每个人身上或身边都有兵器。白灼突然明白了:这难道就是师父说的土匪窝?赶紧撤!

  刚走没两步,白灼回来了,喃喃自语:“不行,这些尸体会吸引山里的鸟兽来觅食,如果它们吃了也会中毒身亡,那我就罪过了,我得把他们都处理了。”

  白灼试着去搬动尸体,发现已经饿得累得没有什么力气。他心道:还是先去找吃的吧!希望有的食物没有毒。

  白灼来到厨房,灶台上、橱柜里、箩筐里有很多水果、蔬菜、生肉、腊肉、大饼等等。白灼找来一双干净的筷子,对食物一一查看,嗅味道,用银针测,还用药水验,最后发现这些都没有毒。他心中疑惑:难道是在水里?于是他去水缸看了看,立马察觉出有毒,他不禁笑道:“太好了,毒在水里,其他的没有毒。”白灼迫不及待地抓起水果和大饼啃了起来。

  吃饱后,白灼在厨房里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出去把所有的尸体搬到操练场,一共一百七十多具尸体。白灼在尸体上浇了煤油和酒,然后一个火把扔过去,火苗瞬间蔓延。

  “快看,山上大火!”山下一个村子里的一位村民,发现了远处山上冲天的火光。

  “森林里着火了,我们要不要去救火?”村民旁边的一个小孩说。

  “先等等,那个方向好像是虎啸寨土匪窝的地盘?”一位老者说,“柱子,你去找村长。”

  不一会儿村长来了,全村的男女老少也都来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村长观察了一下火情后,大声说:“大家安静一下!”所有人都停止了话语。村长继续说:“着火的地方的确像是虎啸寨,我们不能贸然去救火。现在这么办,安排几个人今晚轮流值守,观察火势。如果火灭了,就相安无事;如果火势扩散,明天一早派人骑马去报官,再找几个人联系周边的村子,把年轻力壮的人都聚集起来,等官兵一到,一起山上扑火。”村民们纷纷点头赞同。

  火焰的光映照在白灼的脸上,白灼满脸的愁容,心里苦恼:师父你说让我出来看看人间烟火,现在是烟大火大。师父,你要是还活着就好了,我们俩在深山里快乐生活,不会遇到这么多烦心事。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还是土匪,土匪,土匪……我好像忘了一件事,这个事情很重要,是什么呢?让我回头想想,再想想……对啦!财宝!师父说土匪窝有很多财宝。发财啦!

  白灼推开一扇门,看了看里面的情况,摇摇头:这么破,肯定不是。他又推开另一扇门,瞅了一眼后迅速合上门。白灼不停地开门关门,最终来到一间最宽敞的房间里,迎面是一个供台,上面供着关公像,桌上摆着供品,右侧墙上挂着一幅猛虎下山图,左侧有一张很大的卧榻。白灼心道:这里应该就是山大王的房间,财宝肯定藏在这里。白灼进去之后到处翻了一下,还钻到床底下看了看,但是都没有发现。

  白灼从床底下爬出来,直接躺在床上,心想:算了,还是先睡一觉吧!

  第二天早上,白灼醒来,拿着铁锹来到操练场,尸体都烧成灰和残渣了。白灼说:“我就好人做到底,把你们都埋了吧!”他心里却有另外一个声音:作为报酬,我就把你们的财宝拿走了。可是,如果找不到财宝怎么办呢?

  白灼在操练场上直接挖坑,挖着挖着就累了,然后到屋里休息。他心想:这个地方挺好的,要不然我就在这里先住下,整一整,变成一个大医馆。这山里有草药,山下有村镇,我在这里既能行医治病,又远离世俗。就这么定了!

  把骨灰和操练场处理完之后,已经是午后了。白灼上身赤膊、浑身是汗,他用毛巾擦了擦汗,心道:趁太阳还没落,下山去看看附近哪些村庄。

  白灼穿好衣裳,沿着山路下行。过了许久,白灼来到山脚下,隐约看到林间一个人背着包袱鬼头鬼脑地跑着。白灼心生疑窦:这个人为什么不走山路?哦,对了,这里有土匪,他担心被抢。不过现在土匪都死了,我过去跟他说一声。

  “你好!”白灼喊了一声。

  林间那个人突然跪下磕头,惊慌地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没有钱。”

  “你不要怕,山上的土匪全死了,一百七十多人,都被我烧了、埋了。以后这里没有土匪了。”白灼乐呵呵地说。

  林间那个人不太相信地抬起头,看到白灼的那一刻,他相信了,惊呼:“白色死神!”

  白灼听到这个名称就来气,大怒:“不许叫我白色死神!滚!”

  那个人落荒而逃。

  白灼没了去村庄的心情,掉头回山寨去了。

  “天大好消息——”一个声音从村外传到了村内。

  许多村民好奇地望着那个声音的方向,之前林间的那个人高兴地喊着:“天大好消息——”

  “刘大路,什么天大好消息?你捡到钱啦?”一个村妇开玩笑似地问。

  “是全村人捡到钱啦!”刘大路满脸欢颜。

  这句话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

  刘大路收了收神情,说:“我告诉你们,虎啸寨的土匪全死啦!”

  这个消息在人群中引起巨大波澜,大家开始开心地议论起来,许多人也意识到昨晚的大火确实是来自虎啸寨。大家都问:“刘大路,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刘大路咽了口口水,舒了一口气说:“今天我在山路上,遇到一个人,这个人绰号白色死神,武功十分了得,一个手指杀死了黑龙教第一护法凌合泛,一个眼神让黑龙教麻沙镇分舵舵主凌遍当发疯。白色死神告诉我,他杀死了虎啸寨一百七十多人,把他们的尸体都烧了。”

  “太好了!”所有人欢呼。

  一只鸽子落到院子里,一个黑龙教教众走过来,取下了鸽子脚上的信,然后飞奔跑到大厅里,交给了大厅里一位五十多岁的长者。这个身着镶金黑衣、气场强大的长者便是黑龙教教主邬梢。他看完信笺,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对大厅里其他八个人说:“又是关于白色死神的消息。此人刚刚灭了虎啸寨,杀死了寨子里一百七十多个土匪。”

  众人听完消息一片哗然。这八个人分别是副教主尤天雄和七个护法。尤天雄不禁感叹:“此人年纪轻轻,竟有如此武学境界,即使是秀林寺、武仙派也鲜有此等高手。”

  “不错,此人武功不在我之下,而且还能一眼辨毒,可谓旷世奇才。”连邬梢都不吝赞美之词,他继续说,“通知下去,所有教众不得急于找他报仇,遇到他要避而远之。另外,林护法,你派人去调查清楚他的背景来历。”

  “得令。”林玄护法应诺。

  “你们都去忙吧!”邬梢说。

  待众人散去,邬梢陷入了沉思:此人如果能吸纳进入我教最好,他日必是我的接班人;如果与我教敌对,必须趁早铲除,否则他日将成心腹大患。

  吃过早饭后,白灼坐在大厅里,拿出一大张白纸在上面绘制了山寨的平面图,开始对山寨进行重新规划、整改。

  “这间用来放新采的草药,这间用来放处理后的草药,这间用来捣药、炼药、配药,这大厅用来问诊、取药,这间用来针灸拔罐,这几间用来给病人休养……”

  山下不远处有一个亭子,亭子外面栓着三匹马,亭内两位长须道人正在聊着,此二人是武仙派的齐云松、孙云鹤。

  这时一个年轻的道士跑过来:“齐师父、孙师叔,刚刚发现有两拨人从两个不同的方位朝着虎啸寨去,一拨是通天帮,一拨是飞刀门。”

  “苍蝇嗅到屎的味道了。这些人听说虎啸寨被剿灭,来抢财宝的。”齐云松说。

  “等他们到了山上,发现白色死神在那里,肯定吓得屁滚尿流。”孙云鹤哈哈笑道。

  “那我们就看完这出好戏再出发去连江。”齐云松说。

  “好。”孙云鹤说。

  “深智,你再去探探。”齐云松吩咐说。

  “是,师父。”深智得令离开。

  “你说这个白色死神是什么来历,师承何派?武功真是了不得,隔空一指杀人,而且对手还是黑龙教第一护法凌合泛。”孙云鹤说。

  “关键是他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再过十年,恐怕整个江湖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齐云松说。

  通天帮、飞刀门在山寨门外相遇,通天帮的人举起弩箭,飞刀门的人亮出飞刀。

  “风老头,这虎啸寨的财宝是我先看上的,你们不要来找死!”通天帮帮主金世德恶狠狠地说。

  “哼,谁赢了才是谁的。”飞刀门掌门马驰风冷笑。

  “你们的飞刀没有我们的弩箭快,不想死的马上滚!”金世德继续威胁说。

  “那就试试看!”马驰风不甘示弱。

  “谁在外面吵?”从寨子里传来白灼的声音。

  “有人捷足先登!”通天帮、飞刀门的人同时说。他们的手下推开门,只见白衣飘飘的白灼正迎面走来。所有人立刻意识到什么情况。

  山下的亭子里,深智飞快地跑来,笑着汇报:“齐师父、孙师叔,那两拨人上去之后,果然被吓得不轻,连滚带爬地逃命,通天帮帮主金世德牙都摔掉了,流了不少血,飞刀门掌门马驰风撞到了树上,昏了过去,被他的徒弟背下山。”

  “哈哈哈,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白色死神今天大发慈悲了。好了,师兄,戏看完了,我们出发吧!”孙云鹤哈哈笑道。

  “走!”齐云松边走边说,“白色死神在这里落户的消息很快会传遍整个武林,过不了两天,拜师的、刺探的、交友的、挑战的等等形形色色的人将接踵而来,这座大山将比之前土匪在的时候更加不平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