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真情流露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42 2020.08.14 00:19

  逍遥仙庄,一个家丁提着灯笼慢悠悠地走着,忽然后颈一丝冰凉,他能感觉到那是利刃,立即定住身子不敢妄动。

  “不许出声,不然就让你永远出不了声。”莫飞飞右手握着一把匕首,架在家丁肩颈处。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家丁害怕地说。

  “告诉我,真情流露水藏在哪里?”莫飞飞问。

  “我不知道。”家丁答复。

  莫飞飞心里冷笑一声,说:“既然不知道,留你也没用了。”

  家丁一听吓坏了,连声说:“我知道我知道,不要杀我。”

  “那还不快说!”莫飞飞把匕首对着家丁的颈部压了压。

  家丁脖子有点疼,赶紧说出实情:“庄主把它放在仙库里。不过里面机关重重,以前很多盗贼进去,要么当场被机关杀死,要么被抓住后剁碎了扔海里喂鱼。所以我劝女侠还是放弃吧!”

  莫飞飞倒是不害怕,说:“哼,我可不是那些笨贼。说吧,仙库怎么走?”

  “从这里右拐,过三栋房子后再左拐的第二栋,外墙和屋顶全是石头盖的那栋就是了。”家丁说。

  “谢了!”莫飞飞把家丁打晕,并拖着他的身体藏于花圃里。接着莫飞飞直接飞上房顶,越过几栋楼后轻声落地,来到仙库门口。

  仙库大门是一个圆形三瓣石门,门上有五个锁眼,一个在上瓣门,两个在左瓣门,两个在右瓣门。莫飞飞内心惊道:五眼连环锁!同时需要五把钥匙才能打开大门。逍遥五仙的藏宝库果然非比寻常,进个大门都这么棘手。不过,这可难不倒我。

  莫飞飞取出五副开锁钢丝,末端绑着红色丝线,分别将开锁钢丝插入锁眼调试到合适位置,轻轻拉着红线到中央,右手握紧五根红丝线,准备就绪后慢慢扭动。

  突然“嘭”的一声,上瓣门的开锁钢丝从锁眼里蹦出,与此同时一支无羽箭从锁眼上方的门梁开口里射出。莫飞飞手松开丝线,一个旋飞侧闪,躲开了无羽箭。

  莫飞飞重新调试上瓣门的开锁钢丝,然后再次扭动五根丝线,这次她更加小心谨慎了。五个锁眼转动,三瓣石门终于开了,莫飞飞快速收回五副开锁钢丝。门完全打开后,里面出现一条狭长的通道,通道墙壁上有几盏烛火,她小心翼翼地步入门内。

  这条通道看起来很普通,但莫飞飞发现墙面地面上有箭簇和利刃的刮痕。她心道:这地面的石板必有蹊跷,踩错一步都有可能丧命。地面不能走,我就从空中过。但这层高太低,没办法用轻功一次性飞过去。

  这时,莫飞飞注意到了烛台,她的眼睛里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莫飞飞拿出两个飞钩索,其中一个掷向墙壁的烛台,勾住后她拉紧试了试,还挺牢固的。借助飞钩索的拉力,莫飞飞使出轻功,慢慢地低低地飞出,在下落前用另一个飞钩索勾住前方的烛台。反复操作后,莫飞飞顺利穿过这条危险的通道。

  左拐,是一扇普通的石门,但是没有锁眼。莫飞飞试着推却没有推开。她根据经验判断开关可能是旁边的烛台,就用手转动了一下,门果然开了。莫飞飞进入一个房间,里面尽是各种宝物。然而莫飞飞依然保持警惕,职业习惯和直觉告诉她,肯定还有机关,之前那些失手的盗贼估计就是在此时疏忽大意导致送命。

  莫飞飞蹲下小心地观察地面,铺砖四方围合,一道黑色的瓷砖围成一个大四方形,黑瓷砖的缝隙有点大。莫飞飞立即反应过来,心道:这是暗槽,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下面是铁栏,四个面升起正好可以把人困住。

  莫飞飞抬头看,顶部正中央有一盏奇怪的圆形吊器,罩着一层极薄的纸。莫飞飞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但她知道这可能是一个机关。她目光继续搜索,很快就被对面壁柜上一瓶造型奇特的透明琉璃瓶吸引住了。透明琉璃瓶里面装着粉色的液体。莫飞飞心中大喜:那应该就是真情流露水了。

  慢慢挪动脚步,莫飞飞时刻保持警觉,最终来到透明琉璃瓶面前。在动手之前,她检查瓶子下面是否有机关,一边稍微移动透明琉璃瓶,一边仔细倾听,果然瓶子下方有轻微声响。原来下面有一根钢针顶着,如果拿走透明琉璃瓶,钢针就会弹起并触发机关。莫飞飞取出一个准备好的小瓶子紧靠着透明琉璃瓶,然后瞬间移动,用小瓶子替换透明琉璃瓶压住钢针。

  终于得手了。莫飞飞仔细查看这个神秘的透明琉璃瓶,还凑近嗅了嗅,有淡淡的香味。突然,莫飞飞感觉鼻腔一阵微酸,她努力控制,却已经抑制不住了,急忙用双手捂住鼻子。

  “啊嘁!”莫飞飞打了个喷嚏。喷嚏声传到了顶部的圆形吊器,透过那张纸的震动,声音向上传播到一个特制的声音扩大器,紧接着铃声大作。莫飞飞意识到危险,蹬步飞逃,但为时已晚,四面铁栏从地面暗槽里冲出,把莫飞飞困在里面。

  白灼在海边隐约听见逍遥仙庄方向传来密集的敲锣声,便问:“石庄主,仙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石用由不紧不慢地说:“庄里遭贼了,我们的宝贝太多,总有人惦记。”

  “石庄主怎么看起来好像一点都不着急?”白灼不解。

  石用由笑道:“呵呵,我们的仙库机关重重,目前还没有一个盗贼能安全脱身。即使被对方逃脱,最多也就损失几件宝贝,没什么大不了。我看白大侠挺有兴趣的,走,我们去看看今天又抓着谁了。”

  白灼点头,然后把洪梢、尤闷都喊回来。

  众人回到逍遥仙庄会客厅。彭管家过来报告:“庄主,刚刚抓住一个女飞贼,来偷真情流露水。”

  “这么稀奇!什么都不偷,单偷真情流露水。有意思,把人带上来吧!”石用由说。

  两个持刀护卫押着被五花大绑的莫飞飞上来。莫飞飞一下子就注意到白灼,急喊:“死鱼眼!”

  “平胸妹!”坐着的白灼顿时跳立起来。

  “你们认识?”石用由打量两个人奇怪的眼神,疑惑地问。

  “她是十三香。”白灼说。

  “哦,女飞贼十三香。我想起来了,她最近在瓯宁县连续两次栽在白大侠手里,算起来你们也是死对头了。”石用由说,“那就老规矩,彭管家,拉出去剁碎了喂鱼。”

  “等一下!”白灼惊呼制止,瞪大了死鱼眼说,“为什么要把她剁碎了喂鱼?太残忍了吧。不如小小惩戒一下就好了。”

  “白大侠有所不知,这是我们庄里的规矩,抓住盗贼一律剁碎了喂鱼。”石用由说。

  “可是她……她是我朋友,能不能网开一面?”白灼求情说。

  “不对吧,你们不是死对头吗?怎么就成了朋友?”石用由诧异。

  一旁的洪梢着急了,抢着说:“哎呀,我师父他不好意思说,其实她是我的未来师娘!”

  白灼立即瞪了洪梢一眼。

  这话听得逍遥五仙都不禁笑了,石用由说:“哟,这个有趣了,我们倒要听听,如果真的是白夫人,我们是可以网开一面,不过我们要听白大侠亲口说。”

  “师父,你就把实话说了吧,不然我的未来师娘就要喂鱼了。”洪梢着急地说。

  白灼含含糊糊地说:“嗯……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石用由觉得白灼说话不够干脆。

  白灼无奈地说:“是她说要我娶她,可是我没答应。”

  “哦——我明白了。你们闹别扭了,怪不得她要来偷真情流露水,这十三香对白大侠真是一往情深哪!”石用由恍然大悟说。

  “冒昧问一句,真情流露水是什么?”白灼问。

  这时严捌大笑说:“哈哈哈,这真情流露水是我前几年从一个荷兰人那里高价买来的。真情流露水,只要一点点抹在女人身上,就可以让整个人全身散发出奇异的芬芳,任何男人嗅到了便会被吸引,对她着迷,如痴如醉。”

  “世界上还有这么神奇的水!”白灼学医这么多年都闻所未闻。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石用由感叹,然后回到话题中心说,“既然真的是白夫人,那么白大侠的面子肯定是要给的。但是我们五仙的规矩不能破。要饶了白夫人的性命可以,只需白大侠答应日后为我们做一件事,具体什么事,我暂时还没想到,以后想到了再告诉白大侠。白大侠,你觉得呢?”

  “做一件事就能救一个人,当然可以,只不过你让我做的这件事不能违背良心。”白灼说。

  “肯定不会违背良心。”石用由道。

  “好!我答应你。”白灼这才安心。

  “第二……”石用由继续说。

  “第二?”白灼登时就不爽了,打断说,“怎么还有第二?”

  石用由不接话,按照自己的意思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做错事还是要惩罚的。但今天白大侠是我们邀请来的贵客,如果当真罚了白夫人,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岂不是很难堪?所以我想多给一个机会,按照我们五仙的规矩,比试切磋。如果你们赢了,我们便放了白夫人。如果我们侥幸胜出,那么白夫人就得受一百鞭。白大侠觉得我这个方案是否合理?”

  白灼内心觉得好尴尬:一个没啥关系的女人一直被别人叫成我的夫人,我要为了这个女人替别人办一件事,还要比试切磋胜出才能为其免受惩罚。苍天哪!我怎么会碰上这种事情?

  “白大侠觉得是否合理?”石用由再次提醒。

  白灼回过神来,随口说:“合理合理。”

  “那好。二弟,你来说一下比试规则。”石用由说。

  “是,大哥。”严捌上前一步说,“我们双方各派三人,轮流比试,三局两胜。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害,比试采用文斗形式,就是不需要对打,只要独立完成题目就好。具体题目我晚上想一下,明天上午正式通知。白大侠意下如何?”

  “行。”白灼心累了,不想多言。

  石用由说:“好,今天已经很晚了,白大侠和两位兄弟请回客房休息,彭管家你安排一下。白夫人今晚就先委屈一下。”

  “白大侠,请随我来。”彭管家过来引路。白灼看了莫飞飞一眼,有点心灰意冷走了。

  “白灼。”莫飞飞忍不住轻声喊了一句。

  这是白灼第一次听到莫飞飞喊自己的名字,这喊声喊得白灼心疼。白灼停住脚步,不回头地说:“放心吧!我会全力救你的。”

  莫飞飞听了内心又欢喜又感动。洪梢向拍胸脯莫飞飞示意。尤闷对莫飞飞点头。莫飞飞眼睛里透露出信任的笑容。

  彭管家把白灼、洪梢、尤闷带到三间紧挨着的客房后,正要离去,白灼叫住了他,说:“彭管家,能否帮忙取文房四宝来?”

  彭管家顿了一下说:“好的,白大侠稍等,我去拿一下。”

  晚上,白灼、洪梢、尤闷聚在一个屋子里。白灼说:“时间太紧,我不知道明天他们出的文斗题目是什么,没有什么把握,所以我现在把人体穴位图教给你们,希望明天可以用得上。”

  洪梢听了眼睛发亮,尤闷却没有反应。

  白灼用笔墨在纸上画了一幅人体图,然后说:“人体共七百二十个穴位,分别是五十二个单穴、三百零九个双穴、五十个经外奇穴。其中有三十六个死穴……”

  洪梢、尤闷认真听着白灼讲解身体的各个穴位及其功能,并且在身上寻找对应的穴位。

  在逍遥仙庄的监牢里,莫飞飞身心放松地躺在床上,丝毫没有被囚禁的感觉,脑海里不停地想着刚才白灼说的“放心吧!我会全力救你的”,然后一直傻笑。

  白灼把整幅人体穴位图全部传授给洪梢、尤闷后,已经是后半夜了。三人实在太困了,也不回各自房间,不分你我一起躺在一张床上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