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真爱无畏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44 2020.08.27 00:41

  “注意了,第十剑:翻滚咆哮。”郭里红起剑,整个身体在半空中高速旋转,周围的空气向他聚集,形成漩涡式气流,并从剑尖冲出,风声呼啸,如同咆哮。

  “好厉害!”彭千里失口惊叹。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势,他只能仓惶招架。每抵挡一次,彭千里的手臂就震麻一次。

  这一波攻击停止后,郭里红落地大口喘气,刚才那招消耗了他不少体力,而彭千里握剑的手在微抖。

  “呵呵,你剑都握不紧了,看来你是不可能挡住我的十一剑了。”郭里红预感胜算。

  “笑话!我还没使出全力呢!”彭千里冷笑。

  “嘴巴够硬,那就接招吧!第十一剑:全呈飞沫。”郭里红踏步而来,这招有点像第八剑,但速度没有那么快,剑尖颤抖,幻化出几十个剑尖。彭千里看不清究竟哪个是真哪些是假,亦或全部都是真的。他心慌了:这要如何抵挡?不如以攻为守。看来必须使出大绝招了。即使相互中剑,他的剑只能轻伤我,我却能废他半条命。

  彭千里快步撤退,拉出距离,凝聚力量于剑,腾空跃起,一招“雷霆万钧!”,右手挥剑由下向后再绕上,于胸前双手执剑砍下,形成一个大回环,剑气以雷霆万钧之势压下来。

  郭里红说道:“我这第十一剑也叫暴风,刚才只是暴风前的宁静,现在让你知道一下第十一剑的真正威力。”他一个屈膝反作用力,拔地飞天,手里的剑尖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好似剑心有风暴迫不及待要冲出。

  两把剑在空中猛烈撞击在一起,像是相互吸引,而两道力又相互排斥,郭里红、彭千里两人在空中打转,双剑不停对抗,难舍难分。风雷汇聚,空气骤变。最后,二人用尽全力拼上一剑。剑力剑气将两人相互震开,郭里红、彭千里同时从空中坠下着地,彭千里站在客栈这一侧,背对着白灼,郭里红立于一侧,背对众人。

  “不分胜负。”众人说。

  “不,姓彭的输了。”洪梢说。

  “不好意思,胜你半招。”郭里红收剑,傲气显露。

  “李公子,请恕彭某今天不能帮你了。”彭千里泄了气。

  众人没看出哪里不对劲,不明白。

  彭千里觉得丢脸,轻功飞走。这时大家才看到彭千里后背的衣服破开一道大口子,是刚才郭里红剑气穿过他的身体,冲破背后的衣服。

  “啊,这样就结束啦?感觉还没过几招。”白灼看得不过瘾。

  “师父,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不也是一招杀敌,或者一杀百人。”洪梢调侃白灼。

  “哦,原来我这么神啊!”白灼故作惊讶。

  “要不然怎么叫白色死神呢?”洪梢说。

  “喂,你们师徒两个唱什么双簧?”陈斌又不爽。

  “你是八卦刀门的少主?”郭里红指着陈斌说。

  陈斌和身边的随从同时亮刀。陈斌说:“你要跟我比武?”

  郭里红冷笑道:“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配跟我打?回去告诉你老爹,我下午去挑战他。”

  “少主……”随从说。

  “我们回去。”陈斌带着随从离开了。

  随后郭里红也走了。

  彭千里不在,李知不会武功,留着无趣。

  魏世才想让两个保镖去会会白灼,石承礼摇头提醒他。魏世才瞪眼哼了一声,领着保镖退出人群。

  剩下的人心散了,陆陆续续撤离。

  “哎呀,终于闹完了,可以安心吃早餐了。”白灼舒展身体。

  “太好了,师父,带我们去吃鱼丸吧!”洪梢提议。

  “去吃鱼丸。”尤闷高兴地说。

  “那我们走起!”白灼说。

  “我请你们吃吧!”石承礼拉住白灼说:“为了感谢你们昨夜辛苦救了甜甜,并且对方才我的失礼行为道歉。我带你们去我陈五叔名下的一家鱼丸店,味道做得特别正宗。”

  “既然三少爷这么热情,我们怎么能拒绝呢?走!”白灼笑道。

  四碗热腾腾的鱼丸汤上来,每碗里面有五颗大鱼丸,鲜味扑鼻,鱼丸色泽洁白玲珑晶亮,咬起来口感好、筋力佳,质嫩滑润、富有弹性。

  “太爽了!”洪梢大口嚼着鱼丸,陶醉了。

  “好好吃啊!”尤闷也夸赞。

  白灼笑了,却突然想起了莫飞飞,心道:不知道她早餐吃了没,有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鱼丸?不对呀,我干嘛要关心她?难不成我喜欢上她了?咦,这个女人又疯又凶,我怎么可能喜欢上她?还是吃我的鱼丸。

  美食果腹后,白灼等人回到客栈收拾,准备离开。

  “师父,我们真的不找找或等等师娘?”洪梢斗胆问。

  “是莫姑娘。”白灼只是纠正洪梢的说法,却没有对他发脾气。

  “好好,那我们要不要等她?”洪梢说。

  “不等了,她本来就不与我们同行,只是在逍遥仙庄巧遇,插队进来的。她走了,可能是有事要办。我们还赶着回去,黄员外现在一定等得很着急。”白灼说。

  来到客栈柜台,石承礼还在,他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白灼,说:“白大侠,从福州去瓯宁县最近的路会经过古田县,古田县上有一家福来客栈,是我石家名下的,你把这份信交给掌柜,他会安排好你们的食宿,马车夫我也交代好了,一直送你们到瓯宁县。”

  “哎哟,三少爷,你和你爹还有你叔叔他们真的太热情了,我都扛不住了。三少爷,以后你们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随时写信或差人来找我,我力所能及的,一定来帮忙。”白灼说。

  “好!”石承礼高兴地说。

  相互道别后,马车驶离客栈,驶出福州城。莫飞飞躲在暗处目视着他们离开。

  入夜,马车进入坑头村,白灼他们找了一户人家借宿。

  而福州城内,莫飞飞悄悄进入丁甜甜房间,用毛笔在她脸上画好多叉叉。心里骂道:不要脸的女人,竟敢抢我的男人,还鼓动那么多人去找我男人的麻烦,我真想在你脸上划几刀。

  之后,莫飞飞去偷丁府的财宝,意外发现了千年雪莲。她欣喜若狂,打包收走。临走时留下一包十三香小布囊,但她又立即收起来,心道:这次就做好事不留名吧!嘻嘻!

  莫飞飞开心地把财宝分给穷人后,带着千年雪莲去找莫尚香。

  次日一早,丁甜甜醒来起床,把贴身丫鬟吓了一大跳。丁甜甜照了镜子,大叫大哭起来。

  噼里啪啦鞭炮声,锣鼓喧天。

  白灼他们正在吃早饭。这户人家的王大娘说:“隔壁金田村的刘富贵和我们村的林珍珍喜结良缘,今天是来迎娶回家过门的。吃完早饭,你们也出去凑凑热闹,沾沾喜气。”

  “好的。”白灼说。

  刘富贵春光满面、骑着租借来的马走在最前面,紧接着是锣鼓队,最后跟着一顶四人抬的花轿。时不时地一小串鞭炮响起。队伍过了过溪,沿着山路继续走,即将经过牛岩山。

  牛岩山脚下的路边,埋伏着十三个土匪。“二当家,他们来了。”一个土匪探子跑过来说。二当家立即指挥手下准备行动。

  等刘富贵一行人进入埋伏圈后,二当家带队冲出,他大喝一声:“不想死的都蹲下别动!”

  锣鼓队吓得都蹲在地上不敢动。轿夫立即把花轿放下,然后也蹲着。林珍珍在轿子里听出是土匪的声音,不敢吭声。只有刘富贵虽然怕,但是不下马,厉声质问:“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来抢亲的啦!”二当家奸笑。

  众土匪亦笑。

  这下真的吓到刘富贵了,他起腿下马,跑到花轿前,用身子护住,说:“你们这群土匪,要想抢走珍珍,除非先杀了我。”

  “你这新郎官真是重情,那就成全他,先杀了他。”二当家说。

  “住手!”林珍珍从花轿里出来,大声说,“你们要是敢杀富贵,我就咬舌自尽、撞树自尽,我们死也要在一起。”

  “哟,真是够贞烈的,咬舌、撞树都很疼的。”二当家笑道。

  “我不怕!”林珍珍言语坚定。

  “那就不杀你们,一块儿带回山寨。”二当家改变主意,说,“有新郎官作为人质,你这新娘子才能乖乖就范嫁给我大哥,做压寨夫人。如果不从,我们就折磨新郎官,直到你同意为止。”

  林珍珍站在刘富贵身前,含着泪摸着他的脸说:“富贵,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绝对不会嫁给其他人。我不想看到他们折磨你,今天我们就一起殉情,来世再做夫妻。”

  “好,珍珍,能娶到你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虽然没有正式拜堂,但你我已经是夫妻了,即使只有半天,我也心满意足了。”刘富贵握着林珍珍的手说。

  “二当家,怎么办?他们两个好像要一起自杀。”一个土匪低声说。

  二当家凑近那个土匪的耳朵说:“我在正面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让几个兄弟悄悄绕到轿子后面,趁其不备,抓住他们,并马上堵住他们的嘴,防止他们咬舌自尽。”

  那个土匪点头退到一边,然后给对面的几个土匪使眼色。

  二当家说:“你们想自杀,好啊,那我就把这些人都杀了,让他们到阴曹地府继续给你们敲锣打鼓、抬花轿。来人,把他们都赶过来,我要一个一个杀。”

  “你!”刘富贵大怒。

  “你们好狠的心啊!”林珍珍没想到二当家会这样做。

  “不狠怎么当土匪!”二当家得意了。

  众土匪把锣鼓队、轿夫都赶在一起,有四个土匪悄悄绕到轿子后面,准备突袭刘富贵和林珍珍。

  “如果你们乖乖跟我们一起上山,我就放了他们。”二当家说。

  刘富贵和林珍珍陷入了思考,完全不知道身后有人。四个土匪突然冲出,将二人拿下,并用布塞住他们的嘴巴,然后用绳子把他们捆起来。

  “唔——唔”刘富贵和林珍珍挣扎着。

  “哈哈哈,中计了吧!把他们押回山寨。”二当家大笑。

  “那这些人怎么办?”一个土匪问。

  “我们今天不是来大开杀戒的,大哥今天要娶亲,不能见血,把他们都放了。”二当家说。

  “还不快滚!”那个土匪大喝。

  锣鼓队、轿夫慌忙起身狂奔,没一会儿全没影了。

  “走,回山寨,办喜事!”二当家高兴地喊道。

  “回山寨,办喜事!回山寨,办喜事!”众土匪兴奋附和。

  一辆马车缓缓行驶过来。洪梢站在车前板上,大声说:“师父,怎么哪哪都有土匪啊?”

  “怎么又遇到土匪了?洪梢、尤闷过去招呼一下。”白灼在车厢里说。

  “是,师父!”洪梢、尤闷下车,朝着土匪走去。

  “你们是什么人?”二当家问。

  “我们是做生意的,刚刚去福州卖了许多货物,现在要回去,你们能否方便让个路。”洪梢瞎掰。

  众土匪大笑。二当家更是笑得合不拢嘴,说:“看来今天要送大哥两份大礼。兄弟们,过去收钱。”

  “是,二当家。”四个土匪提刀走过去。

  洪梢两招杀两敌,尤闷两掌毙了两个土匪。

  二当家和剩下的八个土匪都慌了。二当家呼唤手下“你们一起上、杀了他们”。土匪不敢不听命令,只能强出头,围住洪梢和尤闷,却不敢进攻。

  白灼透过车厢帘子看到这个情况,虽然他知道洪梢武艺有进步、尤闷麒麟掌厉害且有不死之身,但仍然为他们担心。白灼想起每次靠白色死神的大名就可以震慑他人,所以这次他决定主动站出来。

  白灼立于马车前板,大声说:“洪梢、尤闷!记住人体有三十六个死穴,不用跟他们客气。作为我白色死神的徒弟,杀人不用留余地!”这是白灼第一次自称白色死神。

  “白色死神!”土匪们果然吓得不轻,都退到二当家身后去了。

  “一群饭桶!”二当家大发雷霆,他只好把刀架在林珍珍的脖子上,说,“你们不要过来啊,不然我杀了他们。”

  嗖!一枚八角茴香形暗器打在二当家的手上,他的刀掉落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