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相遇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144 2020.08.04 20:28

  “师父,这个小弟弟是谁啊?怎么都不说话?”洪梢指着尤闷问。

  “他叫尤闷,他得了一种极为罕见的病,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找草药给他治病。”白灼说。

  老周听到了,回头问:“白大侠,这个小孩不是你徒弟吗?你在山庄的时候是这么说的吧!”

  哎呀!忘了还有外人!白灼真想敲自己一下,他想既然事情已经败露,干脆就说:“现在你知道了,你回去的时候就告诉黄员外实情吧!尤闷是我在山上采药时从山洞里救出来的。当时为了避免黄员外有意见,担心他把尤闷赶出去,我就撒了个谎。”

  “老周,你要是敢去高密,看我不揍你!”洪梢亮出拳头说。

  “我不会说的。”老周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不过这件事情早晚会传出去的,到时候对白大侠的名声恐怕会有所影响。”

  “无所谓啦!”白灼不介意这些虚名。

  尤闷突然跪拜磕头,说:“请白大侠收我为徒!”

  “诶唷,这孩子有点灵性!”老周夸道,“马上拜师,这问题就解决了。”

  “尤闷,你赶快起来。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你的病,收你为徒,我觉得有愧。”白灼面露难色。

  “白大侠真心对我好,即便我的病治不了,能拜你为师,我也死而无憾。”尤闷真情流露。

  “好!如果此行顺利摘得草药,治愈你的病,我便收你为徒。”白灼答应了。

  “谢谢白大侠!”尤闷顿首。

  “师父,你偏心啊!我入门的时候都要过三关。”洪梢不服气。

  “他现在在过鬼门关。”白灼深沉地说。

  洪梢赌气不理。

  白灼忽然皱眉说:“洪梢!我怎么发现你突然话变多了,是不是这几天跟那个疯女人学的?”

  “没有。”洪梢赶紧撇清。

  “没有?我发现你不仅话多了,人也不老实了。刚才还敢喊她未来师娘!快说,是不是把我的底都告诉她了?”白灼揪着洪梢的耳朵问。

  “没有没有,师父快住手!疼!疼!”洪梢哇哇叫。

  “乌云这么多,看样子要下暴雨了,我们得快点找个地方避避雨。”老周着望天。

  雨前阵风起,云中雷声动。噼啪——闪电击穿云层,豆大雨点漫天砸下。

  莫飞飞在电闪雷鸣中惊醒。

  雨来得太快,老周还没找到避雨的地方,只好把马车停在路边,人躲进车厢里。

  “师父……有件事……我犯错了。”洪梢苦着脸说。

  “你终于要承认了?”白灼得意洋洋。

  “我们刚才出门得紧,我晒在外面的一些药材忘记收了。”洪梢说。

  “什么!”白灼喊着要冲出车厢去。

  洪梢赶紧拉住,老周正面挡住。

  “完了,我那些草药……”白灼沮丧地坐下。

  “师父,对不起!”洪梢道歉。

  “算了,这件事错不在你,是我的错,还有那个疯女人。”白灼只能无奈叹气。

  莫飞飞想起早上洪梢用竹编圆簸箕把药材拿出来晒时的情景。当时洪梢说:“这些药材都是我师父的宝贝,师父说大太阳的时候拿出来晒一晒,如果下雨了要赶快收进去,不然淋湿了药容易变质,师父会心疼的。”

  莫飞飞不顾大雨冲出来,双手抓起一个圆簸箕冲回大厅了,放好后又出来。在拿最后一个圆簸箕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摔在地上。莫飞飞的眼睛红了,显然是哭了,泪水被雨水冲走,她伤心地喊:“死鱼眼——我恨你——”

  老周在车厢里给大家讲笑话打发时间,大家时不时哈哈大笑,就连尤闷也忍不住时而笑出来。

  “老周,看不出来,你这么会讲笑话,真的把笑死了。”洪梢嘴巴已经笑合不拢了。

  “我常年赶车,在路上很无聊,所以平时就特别注意收集笑话,休息时给大家整点乐趣。”老周说。

  莫飞飞洗完澡,换了衣服,却时不时打喷嚏。她心道:遭了,感冒了。好在这里都是药材,我自己熬一点喝一下。

  莫飞飞在外奔波多年,感冒这种小毛病自己处理的。她抓好药放进药罐里,加上水,烧火。然后她坐在炉火旁边,脑海里不断浮现这几天和白灼相遇的画面,思绪断开时,抱怨自己说:“哎呀,为什么老是想到他?”

  喝完药,莫飞飞躺在床上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还低声喃喃:“死鱼眼……”

  “雨停了。”洪梢把手伸出去探探。

  “我们得加快速度了,争取天黑前赶到顺昌县,路上千万别再出岔子,不然今晚就要露宿野外了。”老周拿着一块布把车前板擦干,然后坐上去,驱马前行。

  一个土匪探子跑到聚义厅里汇报:“大当家,山下买卖来了,一辆马车,车厢材质样式还不错,应该有钱,车厢里估计只有几个人。”

  “三当家,带十几二十个兄弟去招呼一下。”大当家发话。

  “是,大哥。”三当家应道。

  老周的马车飞快地在山路上奔走。四个土匪抬出两座拒马横在前方路上。老周惊慌地拉住马,大喊“有土匪”。两侧山腰埋伏的十几个土匪立即现身。

  “师父,有土匪诶。”洪梢似乎不害怕,平静地说。

  白灼头皮发麻,心中甚恐:怎么又遇到土匪?死定了。这次不可能像上次那么碰巧土匪都中毒。

  老周很快反应过来:车里有白灼呀!于是骂道:“找死啊!你们知不知道车里是谁?”

  “口气不小,我管你车里是谁!不想死的话快点把钱全部交出来,不然老子剁了你们!”三当家放狠话。

  齐云松、孙云鹤、深智骑马回武当山,恰巧来到这里,隐隐约约听到了前方的声音。

  “师父、师叔,前面有土匪在打劫。”深智说。

  “走,去看看!”齐云松加快马鞭。孙云鹤、深智紧跟上。

  一个土匪探子远远地向这边喊话:“三当家,那边有三个人骑马飞奔过来了,好像是武仙派的人。”

  “武仙派的人惹不起。”三当家打劫的心开始动摇了。

  白灼听了倒是挺开心的,心道:上天保佑,终于有人来救我们了。

  “我们出去会会土匪!”白灼底气十足地说,带着洪梢走出车厢。

  老周看白灼走出来,感觉腰杆子都硬了,继续破口大骂:“你们不知死活的狗东西,吃了豹子胆了?竟敢打劫白色死神白大侠!今天让你们横尸当场!”

  三匹快到马到拒马前。

  “白色死神在前面?”齐云松有种意外的惊喜。

  孙云鹤忍俊不禁,说:“师兄,看来不需要我们出手了”

  “今天正好亲眼看看白色死神的武功究竟有多厉害。”齐云松说。

  “白色死神?就是那个灭了虎啸寨一百七十多人的白色死神?”三当家吓得脸色惨白。

  “三当家,武仙派的人也到了,我们被包围了。”身边的一个土匪说。

  “快撤!”三当家说完就脚底抹油溜了,其它土匪四散逃窜,全没影了。

  “喂——我们钱还没给你们呢?”洪梢幸灾乐祸。

  “不要啦!”远远传来一个土匪的声音。

  齐云松拔出宝剑对着两座拒马劈去,两道凌厉的剑气先后遁出,拒马瞬间破碎。

  “好剑法!”洪梢称赞道。

  齐云松、孙云鹤、深智三人下马牵着马走过去,拱手说“武仙派齐云松”、“孙云鹤”、“深智”……三人齐声“见过白大侠。”

  “武仙派是享誉武林的大派。今日得见三位道长,三生有幸!”白灼拱手回礼。

  “呵呵,白色死神也是名震江湖的英雄,你看刚才那些土匪听到你的名字都闻风丧胆。”齐云松客套地回应一句。

  “哈哈哈,过誉过誉,都是虚名。三位道长这是要去哪里?”白灼问。

  “我们刚参加完海鲍帮林帮主的寿宴,现在回武当山。白大侠这行程匆匆,是去往何地?”齐云松说。

  “我去福州永福县办点事。”白灼怕节外生枝、不便多说。

  “永福县,好地方,福州的后花园。”齐云松笑道,然后凑近白灼低声说,“永福县嵩口镇有黑龙教的分舵,他们诡计多端,你们千万要当心。”

  “多谢齐道长提醒!”白灼拱手说。

  “白大侠既然有要事在身,今日就此别过。日后若有空,可来武当山坐坐,我备好茶恭候。”齐云松说。

  “有机会一定过去拜访。”白灼说。

  齐云松、孙云鹤、深智三人上马,道声“再会”。

  “再会。”白灼道。

  到顺昌县时已入夜,马车停在一个客栈的门口。

  “洪梢,今晚你跟老周睡一间,我和尤闷睡一起,方便观察他的病情。”白灼说。

  “好。”洪梢应道。

  四人走进客栈。掌柜笑脸迎客:“客官,住店。”

  “两间客房。”白灼说。

  “好的。”掌柜道,“小二,带客人去六号、七号房间。”

  店小二乐呵呵地跑过来。

  “小二,先帮我把马车牵到后院去。”老周说。

  “好的,客官稍后片刻,我去去就来。”店小二说着就出门去牵马。

  把行李包袱放好后,老周带着白灼、洪梢、尤闷去街上吃晚饭。老周说:“路过顺昌,不可错过灌蛋、锅巴、乌米饭。今晚带你们去尝尝。”

  半个时辰后,四人靠在椅子上,享受饱腹的时光。

  “小二,再来一张锅巴……”洪梢说。

  “你还能吃得下!”老周简直不敢相信。

  “打包,打包,明天路上吃。”洪梢嘻嘻笑。

  又过了一天,午后,马车来到了延平府。由于天气炎热,大街上并没有多少人。

  “今天在这里过夜,我们先去找客栈,傍晚出来逛逛。”老周驾着马车说。

  城门口,尤天雄戴着斗笠,打扮成普通人的模样,骑马进城。

  尤天雄走进一家名为“天丝绸缎庄”的铺子,对掌柜悄悄亮出袖里的黑龙令,并说:“掌柜,你这里有没有上等的金蚕丝布?”

  “有,在后头,客官请随我来。”掌柜说。

  掌柜带着尤天雄进入后面的密室,然后跪拜说:“属下裘达参见副教主。”

  “起来吧!”尤天雄说。

  裘达站起来说:“副教主,我收到总部的飞鸽传书后,立即约了延平知府的幕僚何盛,已经定好今晚在我教的望月楼的包厢与您相见。”

  尤天雄面有困意,说:“好,你出去忙吧!我赶路累了,在这里小憩一会儿。”

  “属下告退。”裘达说。

  华灯初上,街上车水马龙、人群熙熙攘攘,嘈杂的吆喝声、叫卖声、欢笑声交织在一起。

  在望月楼的顶级贵人包厢里,尤天雄、裘达穿着华丽的服装在酒桌旁等候。

  “哈哈哈!让你们久等了。”走进一位年约三十多样貌清秀的男子,他是延平知府的幕僚何盛。

  尤天雄、裘达同时起立笑迎。裘达说:“何老弟,你来迟咯,等一下要先罚酒三杯哦!”

  “诶,你们副教主在此,哪里轮得到我先动杯?不过,等一下我肯定是要敬你们副教主三杯的哦!”何盛酒场文化熟门熟路。

  “哈哈哈哈!副教主,这位便是我跟您提起的知府大人身边的红人何幕僚。”裘达说。

  “果然是青年才俊、一表人才!将来必定是朝廷栋梁!”尤天雄夸人时脸不红、心不跳。

  “副教主谬赞了!”何盛笑颜。

  “何老弟,别站着,赶紧坐下,一边吃,一边聊。”裘达说着示意上菜。

  美味佳肴陆陆续续送进来。酒场前戏开始,三人相互吹捧、敬酒。酒过三巡,尤天雄给裘达使眼色,裘达领会便说:“何老弟,就昨晚跟你聊的事,你觉得如何?”

  何盛停下手里的筷子,说:“哎呀,裘老哥,这个事情不好办。今天白天的时候,我侧面跟知府大人吹了风。大人觉得事情不错,如果早些跟他提还可。但近期大人可能会升迁,吏部的人不日便会下来调研考核,所以大人不想在这个时候多生是非。恕何某这次帮不了你们。”

  尤天雄内心泄了气,但面色不改依旧笑容,说:“没关系,今日能与何幕僚交朋友,开怀畅饮、谈笑风生,天雄我已不枉此行了,来,喝!”

  “喝!”何盛笑着举杯。

  “何老弟,干!”裘达拿着酒杯去碰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