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鬼骷病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120 2020.08.02 20:31

  “白大侠,你去哪里?”黄员外看到白灼背着一个大箩筐要出门,有不安的想法,奔着步子过来问。

  “今天天气凉爽,我想去山里转转,看看有什么草药。”白灼停住脚步,转身对黄员外说。

  “哦,好的。”黄员外放心了,说,“要不要我派几个人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白灼说。

  “也是,白大侠神功盖世,是我多虑了。那白大侠您小心一些,山路不好走。”黄员外说。

  白灼“嗯”了一声,朝着深山里走去。

  树梢鸟语,松鼠在枝干上窜来窜去,草间虫鸣,毒蛇吐着信子寻觅美食。白灼采了些草药,准备往回走时,隐隐听见有孩子痛苦的呻吟声。白灼心道:莫不是有孩子受伤了?

  白灼循着声音,来到一处山洞前。里面确实有孩子的哀嚎声。白灼也当心有危险,从地上捡了一根五尺长的被晒干的小树干,他用火折子把树干末端的枝叶点燃,然后握着向洞里前进。

  洞穴没有很深,白灼顺着火光看到洞里地面上有一个皮包骨的瘦小怪人蜷缩在一起,破旧的衣服伴随着身体颤抖,他撕心裂肺地哀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妖怪?”白灼脸色都吓青了,连忙后退。

  那个怪人用余光看着火光和白灼,无动于衷,继续嚎叫,显然是太痛苦导致他无法做出其他反应。

  白灼镇定了一会儿,心道:这分明是个人,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得了什么怪病?

  医者父母心。白灼放心不下,沿着洞壁走,观察地上怪人。他观察了许久,没有头绪,心道:在医书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症状?倒是有点像师父说过的一种病,不过那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鬼骷病。

  白灼的脑海里浮现出师父讲述鬼骷病的画面。

  “怀孕者突然去世,尸体没有被火化或被动物啃食,且怀孕者的魂魄不灭,守着尸体,仍然供给营养给胎儿,胎儿满十个月时凭借自己的生命力爬出来。这个婴儿每年生日之时,就会出现全身肌肉急剧萎缩、只剩皮包骨的症状,这种如鬼如骷髅的病就叫鬼骷病。传说只有一种草药可以医治这种病。”

  白灼心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必须马上补气。但是背后的箩筐里没有补气的草药。对了,山庄里有茯苓。

  白灼蹲了下来,用亲切的语气说:“你别怕,我是一位医者。你现在病得很严重,我也知道你很痛苦,我想带你去治病,如果你同意的话就点点头。”

  那个怪人没有答复。白灼知道怪人还是对自己不放心,又说:“我没有恶意,我只想治病,我真的是一位医者,你看我的箩筐里都是草药。”白灼把背上的筐取下来,把里面的草药倒在地上给怪人看。

  怪人细看了一下,终于点点头。白灼开心地笑了,说:“你现在这个症状,已经严重脱水,不能再晒太阳。等一下委屈你藏在这个箩筐里,我用外衣盖上。如果太热,可以把薄荷叶含在嘴里。”白灼说着从草药堆里拿出薄荷。

  怪人再次点点头,用含糊沙哑的声音低声说:“谢谢!”

  白灼走过去,抱起怪人放入箩筐,还放进一些薄荷草,然后褪下外衣盖在上面。白灼背起箩筐边走边说:“我现在带你去山庄,路上不好走,可能会有些颠簸,你先忍一忍。”

  白灼背着箩筐慢步走回避暑山庄。一个丫鬟见了,停下手里的活,跟白灼打招呼:“白大侠,你回来啦!”

  “嗯。”白灼回应。

  箩筐里时不时传来低沉的呻吟。丫鬟似乎听到了,问:“白大侠,你背后的箩筐里有什么东西在叫?”

  白灼怕吓到她,于是说:“哦,是一只小猴子,受伤了,我带回来治病。”

  “白大侠,你心肠真好。”那个丫鬟投来倾慕的目光。

  白灼假假地笑了一下,接着往自己的房间走。

  打开房门后,迅速关上,白灼把怪人放在自己的床铺上,对他说:“我现在去给你熬药,你趟在床上,不要乱动不要乱叫,我一会儿就回来。”

  白灼熬好药,把整个药罐带到屋里。他倒了半碗药,吹凉了之后,给怪人喂几口,并说:“你现在身子非常虚弱,这药每次只能喝几口,然后休息一会儿,等身体适应了、恢复了一些,再喝几口,这样反复调理,晚上再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你的身体可基本恢复正常,就可以喝粥了。”

  到了晚上,怪人气色越来越好,渐渐恢复了人形,不再呻吟。

  白灼又给怪人喂了一次药。

  “谢谢,白大侠!”怪人这次的声音清晰多了。

  “哟,你还知道我是谁?”白灼有些诧异。

  “刚才在箩筐里,听见有人这么叫你。”怪人说。

  “呵呵,原来如此。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白灼说。

  “我姓尤,没有名字,因为我不爱说话,总是闷闷不乐,大家都叫我闷葫芦,后来有些人就干脆叫我尤闷。”尤闷一边说一边喘气。

  白灼慌忙把尤闷扶躺下说:“你的元气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能说太多话,赶紧休息。”

  尤闷点点头,眯眼,没多久就安静地睡着了。白灼坐在桌子旁边。趴着也睡了。

  第二天早上,白灼去厨房拿粥,碰到昨天那个丫鬟。

  “白大侠!”那个丫鬟赶紧打招呼,甜甜地笑,“白大侠要喝粥,我给你盛,我给端过去吧!”

  “不用了,谢谢!”白灼笑着拒绝。

  丫鬟有些失落,噘着嘴。

  “白大侠,原来你在这里呀!”一个家丁神色慌张地过来,说,“白大侠,我们在你房间里抓住一个小偷!”

  白灼立即明白他口里那个所谓的“小偷”是尤闷,他放下粥就跑。

  白灼冲进房间看到两个家丁押着尤闷,便大声喝道:“放开他!他不是小偷!”

  “白大侠!这个人是谁?”黄员外焦急地问。

  白灼心道:这里毕竟是黄员外的地方,我私自把病人带进来治疗始终不太妥当。于是说:“这个人……他是我的徒弟,尤闷,他来山庄看我的。”

  “不对吧,我听说白大侠只有一个徒弟叫洪梢,是个成年人,这个小孩看起来最多只有十一二岁,名字也不对。”黄员外颇有疑问。

  “洪梢是我的大徒弟,这个尤闷是我刚收的小徒弟。怎么,黄员外对我收徒弟有意见?”白灼语气重了起来。

  “不敢不敢。既然是白大侠的徒弟,那就是我黄某人的客人。”黄员外不敢得罪白灼,对家丁说,“你们还不赶快把尤小兄弟扶起来。你们几个也真是的,不问清楚来就动手。”

  家丁把尤闷扶起来。

  “白大侠,下人不懂事,您见谅!下次如果您还有徒弟要来,劳烦通知一声,我也好迎接一下,面生误会。”黄员外拱手笑着说。

  “感谢黄员外,这次是我疏忽了。”白灼拱手说。

  “那我们先出去了,你们师徒聊。”黄员外带着家丁走了。

  白灼在房间门内等着黄员外一行人走远后,赶紧把快倒下的尤闷扶到床铺上,并给他把脉和全身检查。

  “老爷,刚才那个小孩衣服破破烂烂、浑身臭烘烘的,还病恹恹的,不像是白大侠的徒弟,倒像是外面生病的小叫花子。”一个家丁对黄员外说出自己的猜想。

  “废什么话!难道我看不出来吗?这白大侠现在给小宝治病,他是上宾,是贵客,我们要供着他。况且他两次赶跑十三香,挽回我多少损失,就算刚才那个小孩是叫花子,我们也得让着。”黄员外说。

  “老爷说的是。我说错话了。”那个家丁方才明白,快速打自己两巴掌,做给黄员外看。

  “尤闷,你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但同时我也注意到你这次发病,你的身体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下一次发作时,我估计你会没命。”白灼握着尤闷的手说,“所以,有个问题,你必须真实告诉我,我才有可能治好你的病。”

  “好。”尤闷答应。

  白灼调整呼吸后,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你是不是从你死去的娘胎里自己爬出来的?”

  尤闷猛吸一口气,瞳孔放大,脉搏陡然加快,他不说话,只是点点头。

  果然如此!白灼证实了自己的设想。对于一个医者来说,碰到传说中的新病种会让人特别兴奋,但同时能否治愈这个病又让他内心惶恐不安。

  尤闷能感觉到白灼的手激动又紧张。白灼坐不住了,站起来走来走去,有点语无伦次地说:“你这个病叫鬼骷病,是神话传说里才会出现的病种,没想到今天竟然让我碰到了!既然如此,那么治愈这个病的草药也一定是真实存在的。太神奇了,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要马上带你走,去寻找草药。”

  “白大侠,你没事吧!”尤闷看着不对劲的白灼,弱弱地问。

  “我没事,我就是太激动了!”白灼还沉浸在那种感觉了,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白灼带着尤闷来向黄员外告别。黄员外脸色刹那间变得铁青,大脑空白,说话都有点结巴:“白……白大侠,你……你要走?我们早……早上做得不对,我……我给你道歉……”说着眼泪都快出来了。

  “黄员外,你误会了。”白灼赶紧澄清说,“我只是回去几天,去摘一下草药。孩子的病情已经慢慢稳定了。我把治疗方案、针灸穴位以及注意事项都写在这里了。您只需要请一个普通的大夫来这里照看孩子就行。”白灼说完把几张纸递给黄员外。

  “白大侠,你能不能不走?摘草药,你徒弟就够了嘛,或者我派人帮你去摘?”黄员外哀求着不肯放行,忽然他想到什么,又说,“我给你诊费,来人来人!”

  “老爷!”几个家丁闻声过来。

  “马上下山通知管家,去账房取五百两白银过来,给白大侠做第一批诊费。”黄员外大声吩咐。

  “等一下!”白灼这次对钱没了兴趣,说,“黄员外,你这样做别人会误以为我敲诈你的钱。孩子的病还没治愈,我不能要你这么多诊费。而且我现在确实需要去摘草药,那棵草药极为罕见,普通人根本找不到,所以我必须亲自去一趟。”

  黄员外不做声,一肚子气。

  白灼继续说:“我的心思现在不在这里,你强留我下来,反而会影响孩子治病。如果你真的为孩子好,就应该安排一辆马车,马上送我回去,我早去早回。”

  黄员外还是不回声,但是表情有变缓和。

  “如何?”白灼又问。

  “好吧!既然白大侠已经决定了,我就不勉强了。”黄员外不情愿地说,“去把老周叫来!”

  一个家丁应声跑开。

  避暑山庄门前,白灼、尤闷上了马车,黄员外把老周拉到一边,做临行前的特别叮嘱:“老周,你要以最快的速度把白大侠送回去,然后陪着他几天,事情办完后,再以最快的速度把白大侠送回来,明白吗?”

  “是,老爷!”老周说完,跳上马车,驾车出发。

  “白大侠,你要快去快回,小宝还等着你呢!”黄员外高声喊话。

  “知道了!”白灼在马车里回复。

  过了一天,马车到了山下,三人下车。

  “老周、尤闷,你在山下等我们一会儿,我上去收拾点东西,叫上徒弟就下来。”白灼说。

  “好。”老周回复,尤闷点头。

  洪梢和莫飞飞在操练场切磋武艺。

  “洪梢,开门!”门外传来白灼的声音。

  “师父回来了!”洪梢大喜。

  莫飞飞脚步飞快,打开大门。

  “你是谁?”白灼看着眼前蒙着面纱的莫飞飞。

  “师父,她是十三香呀!”洪梢脚步跟过来。

  “十三香!”白灼认真地看着莫飞飞的眼睛,总算反应过来,说:“是你!平胸妹!”

  啪——一记响亮的大耳光打在白灼脸上。

  洪梢惊得目瞪口呆。

  “你胸变大了!”白灼不知怎的冒了一句。

  莫飞飞慌忙捂住胸口。白灼趁机用右手摘掉莫飞飞的面纱,露出了她动人的面容。

  “哈哈哈,被我偷袭成功了。”白灼右手食指转动手里的白纱。

  莫飞飞两颊潮红,春心躁动,又惊又喜。她双手遮脸,害羞地跑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