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逍遥五仙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26 2020.08.11 22:50

  白灼想起来了,师父曾经提起过福州有个财力雄厚的集团,领头的五个人并称“逍遥五仙”。

  石用由、严捌、魏精、将游、陈促,五个从农村来的异姓结拜兄弟,四十年前到福州城白手起家,前期历经重重磨难,与各方势力周旋,几经失败。但是他们凭借惊人的智慧、胆识和毅力,最终在福州站稳脚跟。

  之后,他们把家族亲戚都带到福州,渗透到官府及各行各业,建立起一张牢不可破的利益网。借助这个模式,五个兄弟积累的财富越来越多,如今,他们控制着福州约五分之一的产业经营。

  在福州,黑白两道对逍遥五仙都要礼让三分。黑龙教的人不敢轻易招惹他们,导致在福州的势力发展缓慢。福州每次有新知府、同知、通判上任,都会先去拜访这个福州最大的纳税户。

  如今这五个人都已经花甲古稀,他们在海坛岛建造了一座逍遥仙庄,从此享受快活人生。

  白灼说:“我与你庄主素未谋面,他们从何得知我来到此地?又为何请我前去做客?”

  说到这点,杨德贵颇为自豪,说:“在福州,就没有我家庄主不知道的事情。自打你们进入永福县,我们的人就已经注意到你们了。我家庄主喜欢结交天下英雄豪杰,有专门的英雄谱。但凡其中有人首次来到福州,我们必须来邀请,希望贵客可以到逍遥仙庄做客。”

  “这么说我也在你说的那个英雄谱里?”白灼还头一次听说有这东西。

  “是的,上个月更新了一批,白大侠是里面的佼佼者。”杨德贵说。

  这时,老周小声说:“白大侠,从这里去海坛岛需要两天时间,在逍遥仙庄逗留几天,再回瓯宁县,这半个月就过去了。我们已经出来挺久了,再拖半个月回去,老爷会怪罪我的。”

  杨德贵听了此话,有些不高兴,便问:“敢问这位老者,你家老爷是哪位?”

  “瓯宁县黄仁旺黄员外。”老周笑着说。

  “哦,略有耳闻。这样,我书信一封,说明其中原委,你先带着信回去给黄员外。我想黄员外不会不识大体,毕竟是逍遥五仙要请的客人。”杨德贵说话时特地把最后一句语气加重。

  老周听出了弦外之音,便不吭声了。的确,在武夷山以南,没几个人敢得罪逍遥五仙。

  白灼也感受杨德贵言语里的意思,认真思考了一下,说:“好吧,那我们就走一遭!”说完拍拍老周的肩膀。

  第二天,白灼、洪梢、尤闷与老周在客栈门口告别。

  “这些日子辛苦你了。”白灼说。

  “老周,等我回去,请你吃顿好的。”洪梢说。

  “说话算话啊!”老周露出笑容。

  “那当然。”洪梢撇撇鼻子说。

  老周笑着走到一脸愁容的尤闷旁边,摸摸他的头说:“尤小兄弟,不要老是这么闷,开心点,多说说话,要像你师兄一样,嘴巴吧唧吧唧不停。”

  洪梢立即反驳说:“你才吧唧吧唧不停。”

  众人大笑,尤闷也露齿笑了。

  “路上小心,一路顺风。”白灼、洪梢、尤闷向慢慢远去的老周挥挥手。

  “刘明、王顺,一定要安全把白大侠一行人送到岛上,知道吗?”杨德贵临行交代。

  “好的,掌柜。”刘明、王顺说。

  坐上杨德贵安排的马车,白灼等人向东南海边进发。次日下午到达海边的码头,王顺一个人驾驶马车回去了。

  “对面就是海坛岛了。”刘明的话被海风吹得支离破碎。

  白灼、洪梢、尤闷都是第一次来到海边,心情激动不已,目光全被广阔的大海吸引走了。海水近看是绿色,远看是蓝色,海平面与天空一线之隔。

  “太震撼了!”洪梢无法抑制心中的话。

  白灼内心澎湃,感受到在大海面前自己的渺小。

  “我们必须马上坐船过去,再迟一会儿,就要涨潮了,到时候海浪很大,很危险。”刘明说。

  “走了走了。”白灼赶紧催促。

  几个人慢慢踏进小船,小船轻轻摇晃,那种感觉很特别。

  “好好玩啊,师父,这比在河里坐船更有意思。”洪梢乐了。

  “那肯定的,小河怎么跟大海比?”船夫笑着解开绳索,划桨出海。

  “这水太绿了,都看不到下面的鱼。”洪梢趴在船舷上说。尤闷也跟着这个动作。

  船慢悠悠地穿越海峡,来到海坛岛的码头,有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带着两个家丁在迎接。

  “白大侠,码头上领头的人是逍遥山庄的彭管家。”刘明说。

  船夫把绳索套在码头桩上绑紧,然后扶着白灼等人上岸。

  “白大侠,一路辛苦了!我们奉庄主之命特来迎接。”彭管家笑着拱手说。

  白灼连忙回礼说:“感谢彭管家!”

  洪梢、尤闷也拱手。

  “白大侠,仙庄距离这里还有一点距离,请到前方坐轿子。”彭管家抬右手示意。

  白灼定睛一看,前方果然有一顶竹轿子,四个家丁立于旁边,这种待遇从来没有过,顿时觉得不自在,说:“彭管家,太客气了,我走着去就好。”

  “白大侠,这可不行,庄主特别交代,所有贵宾来访,必须轿子迎接,不然要责怪我等。”彭管家表情严肃起来。

  白灼傻笑着看了一眼洪梢、尤闷,洪梢轻轻点头。虽然不喜欢,但白灼还是接受了,说:“那就麻烦了。”

  坐着竹轿子,果然非常舒服,白灼都有点享受的感觉了。

  到了逍遥仙庄门口,落轿。逍遥仙庄非常大,目测过去是黄员外避暑山庄的五六倍。

  “快去通报庄主,白大侠到了。”彭管家对门口的家丁发话,一个家丁应声入内。

  然后彭管家回身对白灼说:“白大侠,这里就是逍遥仙庄,我家几位庄主正在会客厅恭候,请进请进!”

  “有劳!”白灼说。

  “白色死神白大侠到!”一个家丁高声喊。

  逍遥五仙走到厅堂门口笑脸相迎。这五仙每个人的头发都白了,早年为生活打拼、生意开展操碎了心,但面色红润、身材发福,晚年生活惬意。

  “欢迎白大侠莅临!”逍遥五仙齐声道。

  白灼受宠若惊,整理了一下袖子,拱手说:“感谢庄主热情邀请!”

  “白大侠光临寒舍真是令小舍蓬荜生辉啊!”石用由说。

  “庄主您说哪里的话?这里简直堪比神仙住的地方。”白灼环视一圈说。

  “呵呵呵!感谢白大侠赞誉。”石用由笑道,“自我介绍一下,鄙人石用由。这几位分别是我二弟严捌、三弟魏精、四弟将游、五弟陈促。”

  “几位庄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实在是三生有幸。”白灼一一拜会,接着领着洪梢、尤闷过来,说,“这两位是我徒弟,大徒弟洪梢,小徒弟尤闷。”

  “拜见庄主!”洪梢、尤闷拱手。

  逍遥五仙拱手。石用由说:“时值盛夏,白大侠路上辛苦,我们到茶室坐着聊。”

  “好。”白灼道。

  大家随着石用由步入茶室。茶室宽七丈、深六丈,墙壁上装修着柜子,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茶盒、茶罐。正中央卧着一座气势磅礴的乌木雕龙茶桌,茶桌上放着几套不同材质、样式的茶具,茶桌周围十个乌木桩座。两个丫鬟立于茶桌旁边。

  “白大侠请坐!”石用由迎手说。

  “石庄主请!”白灼亦迎手说。

  众人坐下。

  “白大侠,喝什么茶?武夷岩茶、安溪铁观音、福鼎白茶、政和功夫茶、永春佛手,洞庭湖碧螺春、信阳毛尖、西湖龙井、君山银针、黄山毛峰、祁门红茶、六安瓜片、云南普洱,我这里都是上等的茶叶。”石用由说。

  看着壁柜上的茶叶,白灼内心不禁赞叹: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白大侠?”石用由提醒。

  “那就白茶吧!”白灼随口说。

  “白茶好,一年是茶、三年是宝、七年就是灵丹妙药。新白茶泡着喝,老白茶得煮才出味。”石用由深谙茶道,对一个丫鬟说,“去拿十年老白茶。”

  “是,庄主。”一个丫鬟转身去取茶叶。另一个丫鬟已经主动把水壶放在小火炉上。

  趁着烧水煮茶的功夫。大家畅快地聊起来了,大多是互相恭维的话,吹捧对方的丰功伟绩。

  没多一会儿,天就要黑了。

  “白大侠,跟你聊天真是太开心了。我们现在转场去吃海鲜大餐,一边品尝美味,一边继续拱趴。”石用由笑道。

  “能与诸位庄主畅聊,我也非常开心。”白灼也笑。

  众人来到五楼的仙膳厅,窗户打开,可以看到大海,听到潮声,傍晚凉爽的海风吹入。感受到这样的场景,白灼都陶醉了,说:“庄主,在这样的环境里吃饭,真是逍遥快活啊!”

  石用由颇为得意,大笑说:“哈哈哈!等一下吃完饭,带你去看更精彩的。”

  “是什么?”白灼问。

  “先保密。”石用由神秘兮兮地说。

  石用由坐稳主位,右边按次序坐着白灼、洪梢、尤闷,左边按次序坐着严捌、魏精、将游、陈促。丫鬟先给每人上了一份佛跳墙和一份海胆炖蛋,之后陆陆续续上菜,每上一道菜,都会报菜名。

  “炒海瓜子。”

  “醉泥螺。”

  “酱爆香螺。”

  “血蚶。”

  “蒜蓉烤生蚝。”

  “蒜蓉带子。”

  “椒盐蛏子。”

  “椒盐虾菇。”

  “清蒸梭子蟹。”

  “酱油水鱿鱼。”

  “海蛎煎。”

  “清蒸黄瓜鱼。”

  “山药木耳。”

  “淡菜汤。”

  “红鲟饭。”

  洪梢看着食指小动作特别多,尤闷都忍不住不停地咽口水。

  一位家丁抱着一坛酒上来。

  石用由说:“白大侠,这是我们自家酿的逍遥仙酒,十五年珍藏,酱香幽雅、酒质醇正、口感柔和、空杯留香。快给白大侠和几位贵客斟满。”

  家丁打开酒封口,把酒装入酒瓶中,酒香溢出。家丁拿着酒瓶过来,石用由起身立即接过说:“我来。”然后给白灼斟酒。

  白灼慌忙站起来,双手要去阻止,说:“哟,石庄主使不得使不得。”

  “使得,白大侠是贵客。”石用由说完已经把酒斟满。

  接着,石用由又给洪梢、尤闷斟酒,惊得他们两个起身,连说“庄主太客气了”。

  “应该的。”石用由回到座位,给自己倒满,然后把酒瓶递给严捌,几个兄弟都酒满杯。

  “来,让我们一起举杯,欢迎白大侠及其徒弟的到来!”石用由站着举起酒杯,众人效仿。

  “干!”石用由和白灼轻轻碰杯,石用由的酒杯还特意低一点,以示谦卑。

  随后,众人敞开肚子吃喝,好在逍遥五仙只是以礼互敬,没有大肆劝酒,大家吃喝很尽兴。

  石用由见众人酒足饭饱,便说:“白大侠,多吃点,不够再加菜。”

  “石庄主,够了够了,我已经吃很饱了,真的太感谢石庄主的款待!”白灼说。

  石用由听了这话特别高兴,又问:“洪兄弟、尤小兄弟……”

  洪梢挺着大肚子靠着椅子上休息,说:“我吃饱了,这些都太美味了,我第一次吃得这么撑。”

  “我也吃饱了。”尤闷说。

  石用由很满意,说:“既然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我现在带你们去看海边走走,欣赏一下海坛岛的夏夜奇观。”

  在石用由的带领下,大家来到了海边。只见绵延的海岸线变成了晶莹的蓝色,荧光般的海浪波涛像一条蓝色丝带,如梦幻、如仙境。

  “哇——”洪梢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了,直接就跑到海滩水里,踏着蓝色海水,仿佛置身于银河。尤闷看了一眼白灼后,就跟着洪梢的脚步去了。

  白灼的目光被蓝色荧光照亮,内心亢奋不已,说:“果然是夏夜奇观!太精彩了!石庄主,这是什么?”

  “这是蓝眼泪。传说是蛟龙的眼泪。是海坛岛特有的奇观,只有夏季才会出现。”石用由答道。

  就在白灼等人在海岸边欣赏蓝眼泪奇观的时候,一个轻盈的黑影飞入逍遥仙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