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爱情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08 2020.08.01 21:11

  避暑山庄里,白灼给黄家宝把脉,观察他的眼耳口鼻身,然后说:“病情有稳定,是个好消息。”

  “小宝,听见没有,你的病在好转。”黄仁旺欣喜地说。

  “黄员外,你找人去定做一个轮椅,可以半躺的那种,天气好的时候,推孩子出去晒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看看自然景色。”白灼说。

  “好的,我马上让人去做。”黄仁旺说。

  这时候,一个家丁在门外对黄仁旺示意有事要禀报。黄仁旺便说:“白大侠,我有点事要处理,先出去了。”

  “好,你去忙吧!”白灼说。

  一个家丁带着黄仁旺走道一个静谧之处,才开口说:“老爷,管家从家里派人传来消息,前几天十三香跑去白大侠的寨子里,把他的财宝都偷了分给穷人。”

  “啊!岂有此理!这个十三香太过分了!”黄仁旺怒道,“不过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让白大侠知道,不然他肯定会马上回去,就没办法给小宝治病了。”

  “可是老爷,这件事白大侠迟早会知道的,到时候肯定会怪我们的。”家丁有点害怕。

  黄仁旺壮胆说:“放心,不就是钱财嘛!我有的是。到时候我多补偿他一些钱,现在最要紧的是小宝的病。”

  “嗯嗯。”家丁点头。

  莫尚香在竹屋里听到外面有轻功落地的声音,知道是莫飞飞回来了。她立即找来一根鸡毛掸,坐在饭桌旁边。等莫飞飞进门的那一刻,她怒气冲冲地说:“死丫头,你过来!”

  莫飞飞失魂落魄地走过来,莫尚香举起鸡毛掸要动手,却发现莫飞飞面色苍白、双目又黑又肿,顿时心疼得不得了,心头的怒火全消了,担心地问:“丫头,你怎么了?”

  莫飞飞没有回答,双手手指不停地摆弄着衣服上的衣带,眼神迷离,思绪不定。

  “丫头,不就是一两次失手吗?没关系的,娘不怪你。”莫尚香心疼地说。

  “不是一两次,是三次啊——”莫飞飞突然哀嚎起来,“我栽在他手里三次啊——我恨死他啦——”

  莫尚香心里大概明白了几分,反倒高兴起来,说:“呵呵呵,我说你刚才魂不守舍的样子怎么那么像失恋呢?”

  “我又不喜欢他,怎么会失恋呢?”莫飞飞立即辩解。

  “你是不是喜欢白色死神?娘是过来人,情窦初开的心思娘懂。”莫尚香说。

  “谁喜欢那个死鱼眼?我讨厌死他了!哼!”莫飞飞瞬间好像活过来了,说完便回到房间里。

  莫尚香笑着摇摇头,突然说:“死丫头,你站住!你连续失手,败坏十三香的名声,这笔账还是要算的。”

  莫尚香拿着鸡毛掸走进莫飞飞的房间,看到莫飞飞躺在床上抱成一团。莫飞飞轻声说:“娘,你现在不要理我,让我好好睡一觉。等我睡醒,你想打便打,想骂便骂。”

  听了这话,莫尚香哪里会有打骂的欲望,只道了声“你好好睡吧”,便出去了。

  莫飞飞熟睡了大半天,看来她是真的累了。莫尚香来房间门口几次,都不敢打扰莫飞飞睡觉。

  莫尚香坐在饭桌旁,回忆起年轻时的恋爱往事。

  二十多年前,莫尚香以十三香的身份刚刚在江湖上崭露头角。很快,她做下几件大案后名声大噪。

  有一次,莫尚香在福州行窃,遭遇一名年轻俊美的男子。那男子武功极高,三招便摘下了莫尚香的面纱。莫尚香又惊又羞,不敢看男子,男子却被莫尚香的美貌迷住了。那才是十三香第一次失手。

  不久,两人便在一起了。

  那年,瑞王起兵造反,攻入皇城,皇上逃到秀林寺,瑞王的兵马一路追杀而来。秀林寺方丈不愿意交出皇上,瑞王便杀了方丈和大部分僧众。之后皇上援军赶到,平息叛乱。但秀林寺的僧人所剩无几,恍若空寺。值此生死存亡、危难之际,秀林寺俗家弟子纷纷剃度,其中一人便是摘下莫尚香面纱的那名男子。

  莫尚香收到男子的书信,痛哭流涕,此时她已有身孕。

  “娘。”莫飞飞悄无声息地来到莫尚香。

  “丫头,你没事了?”莫尚香从回忆中抽身出来。

  “你又在想爹了?”莫飞飞问。

  “没有。”莫尚香口是心非。

  莫飞飞坐下来,看到莫尚香眼睛里有泪花,知道她在回忆伤心往事,于是转移话题,说:“娘,问你个事?你知道伍拾圆吗?”

  “怎么突然问起这人?”莫尚香的思绪成功被吸引过来。

  “娘,你认识呀!”莫飞飞如获至宝。

  “你先回答我,为什么问他?”莫尚香问。

  “就是……我在白灼的住处发现一个灵位,上面写的是恩师伍拾圆,我猜想这个人应该是他的师父,那么白灼武功那么高,这伍拾圆必定也是武林中一位响当当的前辈,但是我又从来没有听说过,所以就来问娘。”莫飞飞说。

  “哈!还说你不喜欢白色死神,之前还一直叫他死鱼眼,现在都改口叫白灼,还开始调查他的亲人了。”莫尚香用手指戳莫飞飞的额头说。

  “没有!我怎么会喜欢那个死鱼眼呢?我只是要查清楚他的底细,了解他的弱点,好把他大——卸——八——块!”说着时莫飞飞的手还比划起来。

  莫尚香一脸不屑地说:“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下手,还要不停地往他的心窝里钻!”

  莫飞飞被看穿心思,站起来做出要走的样子,说:“娘你不说就算了!干嘛取笑我!哼!”

  “哟哟哟,好啦好啦!不说你的心上人了,说说伍拾圆吧!”莫尚香说。

  莫飞飞对莫尚香嗤之以鼻,但是又乖乖坐下,双手撑着下巴聆听,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

  “这个伍拾圆我也没见过,只是听你的外公外婆提起过,是他们那个时代,不,确切说还要更早一些,是当时的一位神医,如果现在还活着,应该有近百岁高龄了。”莫尚香说。

  “怪不得他懂医术?”莫飞飞插嘴说。

  “这个伍拾圆在五六十年前突然销声匿迹了,所以现在江湖上很少人知道他。”莫尚香说,“不过,据说伍拾圆虽然医术高明,但是不会任何武功。所以那个白色死神应该还有一位师父,而且这位传授他武艺的师父,也一定是像伍拾圆那样传奇的人物。”

  “你说会是谁呢?”莫飞飞自言自语。

  “我哪知道?”莫尚香回答说。

  莫飞飞似乎没有认真听,有心事,忽然霍地站起来,然后跑到房间收拾包袱。

  “你这是又要去哪里?”莫尚香跟进来问。

  “我去白灼……”莫飞飞怕莫尚香又挖苦她,于是改口说,“去死鱼眼的贼窝,看看还有什么线索?”

  “哈哈哈,你是……”莫尚香顿时明白了,想揭穿她,欲言又止,就说,“你就不怕又栽在他手里?”

  “放心吧,死鱼眼现在在瓯宁县黄员外的避暑山庄里给小孩治病,寨子里只有他的一个徒弟,那个徒弟还以为我是他师父的朋友呢!”莫飞飞得意地说。

  “好吧,你去吧,给我带个女婿回来!”莫尚香笑着说。

  莫飞飞没有回答,只是冲着莫尚香眯眼吐舌头。

  莫飞飞再次来到寨子,不过这次没有穿黑衣,而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但脸上蒙着白纱。她大摇大摆地走到大门口喊话:“十三香前来拜访!”

  洪梢兴奋地跑步过来开门,说:“你终于回来啦!”

  “你师父回来没有?”莫飞飞问。

  “没呢!”洪梢回答说。

  “我可以进去吗?”莫飞飞说。

  “当然可以,赶快进来,我给你倒茶。”洪梢热情欢迎。

  洪梢把莫飞飞迎进大厅,然后给她上茶。

  “这里这么大,就你们两个住,会不会太浪费了?”莫飞飞端起茶喝了一口。

  “是有点浪费,不过师父规划得挺好的,每个房间都有对应的功能。”洪梢说。

  “什么破功能,不是草药房,就是炼药房,还有好多房间空着床铺。”莫飞飞不屑地说。

  听莫飞飞这么说,洪梢觉得好尴尬,说:“那些是用来给病人休养的。”

  “还真是个心细的好大夫。”莫飞飞的话语里多少有点讽刺的味道。

  洪梢感觉苗头不对,赶紧转移话题,说:“对了,上次还有最后一包财宝,你走得匆忙,还没分给穷人。”

  “不用了,那包你们就自己留着用吧!”莫飞飞说。

  洪梢不好回答,傻傻地笑了笑。

  “有个问题,我很想知道。”莫飞飞开始了她此行的主要目的。

  “你说。”洪梢说。

  “你师父是什么来历?”莫飞飞问。

  “我刚来没多久,而且一到这里就经历了生病、过关、报仇等事情,好不容易拜入师门,师父又去帮我探听消息,结果有凑巧赶着给人治病,我都还没来得及跟师父好好聊聊。所以师父的详细情况我其实一点都不清楚。”

  “那你师公是谁?总该会知道吧!”莫飞飞追问。

  “这个当然啦!我师公是伍拾圆,你看这里有师公的灵位。”洪梢指着供台说。

  莫飞飞没有抬头看,因为她已经看过那个灵位了,便说:“除了他,还有谁?”

  “还有吗?不会吧?拜师的时候师父没有提起。”洪梢疑惑了。

  “伍拾圆是一位神医,但是他不会武功,你师父的武功应该是另外一个高人教的。”莫飞飞说。

  “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洪梢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一问三不知,算了。”莫飞飞无奈地说,她心道:难不成是黑道中人?不方便透露姓名?那一指杀人的绝技,感觉不太像正派的武功。

  莫飞飞又问:“你师父教你武功了吗?”

  洪梢挠挠头说:“说实话,惭愧,师父还正式没传我武功。”

  “那你是怎么打败卢四爷的?卢四爷虽然武功平平,但是普通人是杀不了他的。”莫飞飞说。

  “说到这里,我就特别佩服我师父了,他真是高深莫测。”洪梢把拜师和报仇的来龙去脉详细道出。

  莫飞飞听完了洪梢的述说,不免心生敬意,说:“你师父确实不简单!”

  “是啊,我能与师父相遇,并拜他为师,真是上天眷顾。”洪梢说。

  莫飞飞突然心血来潮,说:“我们比试比试,看看你说的那两招有何神奇之处。”

  “啊?不要了吧!我怕给师父丢脸。”洪梢害羞地说。

  “少废话,跟我来。”莫飞飞说着就把洪梢拉到操练场中央。洪梢还是不情愿。莫飞飞不依不饶,大喊一声“我来了”,双手攻势上来。

  洪梢这几天在后山瀑布勤加练习,反应速度、防御和进攻的熟练度大大提高,他快速避开莫飞飞的双手,右手直取莫飞飞的脖子。莫飞飞下意识地知道格挡和躲闪都来不及了,但是她轻功极好,直接向后腾飞,才没被洪梢抓住。

  莫飞飞落地后,走过来,有些后怕地说:“你刚才那招太可怕了!若不是我轻功了得,已被你锁住咽喉。”

  “你也觉得这招很神奇吧!”洪梢颇为得意。

  “再来,试试你的第二招。”莫飞飞第二波攻势过来。

  “好!”洪梢开始有信心了,沉着应战。他一个翻滚起身,绕到莫飞飞身后。这回莫飞飞十分谨慎,一个后蹬腿企图踢洪梢,但洪梢身形诡异,又绕到莫飞飞的身前,伸手要抓莫飞飞的脖子,莫飞飞再次用轻功躲开。

  莫飞飞慢慢走回来,赞赏地说:“你这两招确实不简单,已经足够应付江湖上的三流角色。以前听说你师父这么年轻就能一指杀死黑龙教第一护法,一个人杀死一百七十多个土匪,总觉得是江湖的谣传。今天试了一下你的武功,才知道你师父的武功绝对深不可测。”

  “你的武功也不简单呀,特别是你的轻功,我两次都没抓住你。”洪梢赶紧回夸莫飞飞两句。

  “少拍我马屁!”莫飞飞不吃这一套。

  “呵呵呵!”洪梢傻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