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地狱草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24 2020.08.06 20:09

  尤天雄、马乾坤、朱信和、报信的茶叶店伙计四人骑马到了青云山下,与留守的茶叶店伙计汇合。

  “有什么新情况吗?白色死神下来了吗?”尤天雄问。

  “还没有。”茶叶店伙计道。

  尤天雄冥思了一下,说:“这样,你们两个留守这里。乾坤、信和,我们三个人上去。”

  “诺!”众人道。

  到了半山腰的岔路口,尤天雄叮嘱马乾坤、朱信和说:“我们从这里分开去找,我上云顶看看,乾坤你走这边,信和你那边。记住,白色死神武功极高,如果你们发现他的踪迹,立即到云顶上面找我,千万不可与之动手。如果我在云顶上面遇到白色死神,我会见机行事,你们不用担心。”

  马乾坤、朱信和应声分开。

  白灼、洪梢、尤闷沿着洞穴隧道向斜下方走,越往下红光越强,温度也越高。隧道尽头是一道石门,门上雕刻着一只狰狞的红色麒麟。

  “没想到,云顶竟然别有洞天。”白灼不禁叹道。

  “是啊,我们真是不虚此行。”洪梢也感叹。

  “嗷——”不知从哪里从来一声沙哑的嘶吼,令人毛骨悚然。

  “师父,有怪兽!”洪梢跳出来,挡在前面,摆出架势。

  “大家小心!”白灼提醒说。

  忽然整个隧道轻微晃动,石门冒出热气,门上雕刻的麒麟脱落跳了出来,变成一只真正的红色麒麟,它抖抖身姿,张开大口,喉中喷有火焰。

  白灼等人惊恐万分,急忙后撤。麒麟盯着三人步步紧逼。洪梢的脚跟磕到地面隆起的地方,差点摔倒,白灼眼疾手快,弯腰一把抓住,胸前的银色骷髅头摇摇晃晃。麒麟看到银骷髅头,突然哀嚎一声往回跳,化作一株红色的多肉草。

  “是地狱草!”白灼尖叫。

  那株地狱草竟然在地上跑起来,急得白灼直喊:“洪梢快抓住它!快抓住它!”

  洪梢一个冲锋扑上去,结果地狱草从他右肩上方跃过。白灼疾步伸出双手,想在空中抓住它,结果地狱草又落地从他胯下逃走。站在最后面的尤闷面无表情、站着不动,地狱草反而乱了方寸,不知如何逃脱,见他是个小孩,从胯下逃走概率低,于是腾空飞起。尤闷不跳,只是急撤步。地狱草从空中落下,正好迎面尤闷,被他抓个正着。

  “快,直接把它吃了!不然又跑了。”白灼大声提示尤闷。

  尤闷握着地狱草犹豫了,他思索了一下,把它放在地上,说:“你走吧!”

  “尤闷,你怎么把它放了?你不吃它,你的病怎么办?你明年就活不了啦!”洪梢见状气得大叫。

  白灼看着尤闷,虽然对他的做法不理解,但是他点头表示认同。

  地狱草看着尤闷慢慢后退,突然一个冲跳,钻进尤闷的身体,尤闷未来得及反应,地狱草已消失不见。紧接着,无数道红光从尤闷身体里绽放,白灼、洪梢睁不开眼睛,大脑麻木,眩晕过去。

  尤天雄来到云顶,一眼望去全是碧绿,唯有天池倒映蓝天白云。天池旁边的草甸上似乎躺着三个人。尤天雄猫下身子,小步快跑,向天池进发。

  距离百丈时,尤天雄停下脚步,观察草地上的三个人。他心中疑惑:躺在中间的那个一身白衣的人应该就是白色死神。他们为什么要躺在草地上?是死了,还是昏过去了?

  尤天雄加快脚步直奔天池。只见尤闷、白灼、洪梢分开仰天平躺在草地上,眼睛紧闭着,没有动静。尤天雄靠近尤闷,蹲下用手指探了探鼻息,心道:还活着。太好了,天赐良机,今天我就灭了你白色死神。

  尤天雄拔出匕首,左手捂住尤闷的口鼻,右手执匕首在尤闷的咽喉处深划一刀,鲜血顿时从颈部涌出。尤天雄奸笑着起身走近白灼,蹲下准备如法炮制。

  忽然,一股凌厉刚猛的掌风推着热浪从尤天雄的背后袭击过来,尤天雄由于蹲着且背对着已经不可能躲避,他左手运气一掌击出。一大一小两只手掌对上,尤天雄内力深厚,掌劲将对方震出两丈远,但同时,尤天雄强烈感受左手掌心炙热灼烧般的剧痛,他嚎叫着扔掉匕首,右手紧抓手腕。

  尤天雄定睛一看,攻击自己的竟然是被他割喉的小孩,他不敢想象、更无法相信他不仅活着,而且还使出这么厉害的一掌。白灼、洪梢被尤天雄的叫声吵醒,爬起来。尤天雄慌了神,心道:这个小孩如此诡异、难以对付,现在白色死神和另外一个人也醒了,我左手受伤,以一敌三,必死无疑。

  尤天雄头也不回舍命狂奔。下了云顶后,沿着山路半跑半滚。在岔路口与朱信和相遇。

  “副教主,你受伤了。”朱信和看到尤天雄的左手掌红肿。

  “通知乾坤,我们马上离开,白色死神要下来了。”尤天雄忍着疼痛交代了一句。

  朱信和从袖里拿出竹哨,吹响撤退的暗号。马乾坤在山间隐约听到哨声后,便转身往回跑。三人碰面后没有做任何停留,往山下去了。

  “尤闷,发生什么事了?”白灼问。

  “那个人要杀白大侠。”尤闷说。

  “为什么要杀我?我跟他有仇吗?”白灼看到地上的匕首,捡起来发现上面有血迹,问,“你们受伤了吗?”

  洪梢、尤闷都自我检查后,答道:“没有。”

  “那这匕首的血迹从何而来?”白灼疑惑不解。

  “我看刚才那个人一直痛苦地抓着左手手腕,会不会是要割腕自杀?”洪梢说。

  “这么说我们刚才救了他一命。”白灼仿佛明白了。

  “不是的,白大侠……”尤闷赶紧解释。

  “等一下!”白灼止住尤闷的话,说,“我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但很真实。我们三个人一起通过一个传送门进入到一个洞穴里……”

  “师父,那不是梦,是真的。”洪梢说。

  “你也梦到了?”白灼问。

  洪梢点点头,说:“不是梦,是真的。我们一起进入洞穴,在里面遇到一只会喷火的麒麟,它变成了地狱草,然后钻进尤闷的肚子里去了。”

  白灼半信半疑说:“这么说是真的了!我检查一下尤闷的身体就知道了。”他走到尤闷把脉、触额、查瞳、观舌、听胸、按腹,表情怪异又窃喜,说,“你的鬼骷病真的好了!”

  尤闷愣了一下,然后跳着大声呼喊:“太好啦!我的病治好啦!”又跑到洪梢身边拉着他大喊。

  “师父,他这病好了,整个人都活泼了。”洪梢也替尤闷由衷高兴。

  “还有一些疑问:我刚才摸了你的手,温度很高,但额头没有发烧;你的腹内有股热气在运行,但又不是胀气。不知道这些是不是地狱草的副作用?还是因为那只麒麟在作怪?”白灼百思不得其解。

  “师父,你别想太多。总之,尤闷的病好了,我们此行的任务完成,你看太阳快落山了,再不走,老周在下面要等急了。”洪梢说。

  “好!回去!”白灼露出灿烂的笑容。

  尤闷停止与洪梢欢闹,突然大步冲到白灼跟前跪下叩首,说:“感谢白大侠的大恩大德!”

  “呵呵,起来吧!治病救人是我的人生乐事。你病好了,我就开心了。”白灼说。

  尤闷不起,继续说:“请白大侠履行诺言,收我为徒!”

  白灼看着尤闷,又望向洪梢。洪梢笑着说:“师父,你就收他为徒吧!我没意见,就让他当我的师弟。放心,我不会欺负他的。”

  “既然我先前答应过你,我今日便收你为徒,拜师仪式等回到山寨再进行。现在我们先下山。”白灼说。

  “谢谢师父!”尤闷拜叩。

  “小师弟,快过来叫声师兄。”洪梢对尤闷勾勾手。

  尤闷起身拱手说:“师兄好。”

  “这么客气。”洪梢赶紧拱手回礼说,“师弟好。”

  尤天雄等人到了山下,让两个伙计回永福县,他跟马乾坤、朱信和策马回黑龙教嵩口镇分舵。

  申时一刻,老周的马车到了,等了一会儿,白灼他们下来了。

  “怎么样?摘到草药了吗?”老周问。

  “你看尤闷这高兴的样子,就知道我们成功了。他的病已经好啦!”洪梢抢先回答,随即又说,“而且他现在是我师弟了。”

  “恭喜白大侠得一良徒!恭喜尤闷小兄弟的病痊愈了!”老周贺道。

  “你怎么不恭喜我当师兄了呢?”洪梢说。

  “我恭喜你?可以,但你得请我吃顿好的。”老周给洪梢使眼色。

  “哈,老周,没想到你这么一个老奸巨猾的人!还想敲我的竹杠。”洪梢说。

  “不敢哦,你可是跟仙女过过夜的人哟!”老周酸酸地说。

  “又提这茬。”洪梢好气又没气。

  “哈哈哈!”大家大笑。

  三匹快马到了黑龙教嵩口分舵,朱信和对负责门前守卫的教众喊道:“快去叫徐大夫来,副教主的手受伤了。”

  徐大夫拎着药箱急匆匆的跑到大厅。尤天雄坐在椅子上,右手死死地抓着左手手腕,额头有汗,表情痛苦。徐大夫查看了伤口,说:“副教主,你的手是被一个……”

  “你们全都退下吧!”尤天雄喝道。

  “诺!”众人领命。

  徐大夫领会了尤天雄的意思,等众人离开后,小声说,“这掌虽小,但其劲道刚猛,性如烈火。好在伤你的人内力很浅,所以只是皮肉伤。”

  尤天雄内心暗暗庆幸:不错,如果那个小孩内力足够,恐怕我这手就废了。

  徐大夫从药箱里拿出一罐药膏,说:“副教主的手只要用我这药膏抹五到七天即可恢复。只是这期间要忌口,酒、海鲜和辛辣食物不能吃。”

  “你觉得我会有心情吃吗?”尤天雄说。

  徐大夫低头不语,安静地给尤天雄的手抹药。

  尤天雄的手疼,但是他的心更疼:我竟然被一个小孩打伤,传出去,我这黑龙教副教主会将成为江湖的笑柄,以后还怎么服众。那个小孩明明被我亲手割断喉咙,血都流出来了,竟然安然无恙。他究竟是人是鬼?还是有不死之身?身边的一个小孩尚且如此厉害,白色死神绝对是惹不起的主。

  马乾坤、朱信和在一个房间里悄悄私语。

  “白色死神太可怕了,连副教主都伤在他手里。”马乾坤惊道。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他此次来永福县,会不会针对我们分舵?”朱信和猜想。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就麻烦大了。马上通知弟兄们,近期收敛一些,注意隐蔽和做好防范。”马乾坤说。

  “嗯。副教主此番受挫,心情肯定不好。我们不如明天就起身去兴化府,早点把事情落地。”朱信和说。

  “好。”马乾坤说。

  路上,老周说:“既然今天把事情办完了,明早我们就启程回去,顺道拐到福州去转转。”

  “老周要带我们去看花花世界了。”洪梢笑着说。

  “不是花花世界,是花钱的世界。”老周纠正说。

  “我们不花钱,我们去花时间。”洪梢又把话扭回来。

  “你的嘴巴真是能扯,改天去说书得了。”白灼说。

  “师父,你这是夸我呀!好,等回去了,我就去跟跛脚李好好请教一下怎么说书。我想以我的口才……”洪梢道。

  没等洪梢说完,老周立即插话说:“可以把牛吹上天!”

  “哈哈哈!”大家齐笑。

  永福县白灼下榻的客栈门口站着三个人,领头的是一个年约六十的老者,另外两个人是下人。看见老周的马车过来,老者便上前询问:“请问是白色死神白大侠吗?”

  老周停车。白灼掀开帘子出来,说:“我是白灼,你们是谁?找我什么事?”

  “白大侠你好,我是永福县玉石堂的掌柜杨德贵,我奉我家庄主之命,请你们去海坛岛逍遥仙庄做客。”杨德贵说。

  “你家庄主是谁?”白灼问。

  “我家庄主一共由五位,人称‘逍遥五仙’。”杨德贵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