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算命不准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09 2020.08.29 08:43

  刘富贵、林珍珍见状,马上向洪梢、尤闷跑去。二当家和众土匪哪里敢追,调头直接跑了。

  莫飞飞骑着马来到白灼的马车旁,两人相对而视,却不说话。

  洪梢、尤闷给刘富贵、林珍珍松绑。这对鸳鸯夫妻劫后余生,立即激动地、忘情地、紧紧地抱在一起。

  一边是热情相拥,一边是相对无语。看得洪梢、尤闷尴尬极了。

  莫飞飞策动马缰绳,朝着另一条山路去了。白灼想对她说话,却开不了口,只能看着那个美丽的背影消失在山间。

  刘富贵、林珍珍不管山路有多脏,直接跪下拜谢白灼他们:“多谢三位大侠救命之恩!”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应该的。”白灼扶起他们。

  “几位大侠这是要去哪里?如果不着急赶路的话,我想请你们参加我和珍珍的婚礼。”刘富贵说。

  “多谢美意。我们确实着急赶路,所以就不参加了。祝你们夫妻恩爱、白头偕老、永结同心!”白灼道。

  “谢谢!”刘富贵、林珍珍一起说。

  “那我们就此别过。”白灼拱手说。洪梢、尤闷照做。

  刘富贵、林珍珍只是普通村民,不懂江湖礼仪,便说:“三位大侠,再见。”

  白灼他们上了车,准备要离开时,白灼突然想到什么,就下车跑到刘富贵身边,拉着他到路边窃窃私语。

  坐在马车上的洪梢立马明白了,笑着对尤闷说:“你猜猜看,师父找他聊什么?”

  尤闷摇摇头。

  “真笨呀,他们两个这只是第一次见面能聊什么呢?你想想那个是新郎官,师父为什么把他拉到路边聊,不让新娘子听到,也不让我们知道。肯定是男女情爱之事啊!比如怎么讨姑娘芳心?姑娘为什么生气?为什么哭?为什么不理人?”洪梢分析说。

  “我觉得不是。”尤闷淡淡地说。

  “怎么可能不是?要不我们打赌?输的人……赌什么呢?”洪梢想。

  “赌什么?洪梢你干嘛呢?”白灼过来了。

  “师父你回来啦,你刚才跟新郎官聊什么呢?”洪梢问。

  “我看他有点肾阳虚,所以给他一个治疗配方,教他怎么调理身体。”白灼说着爬上马车。

  尤闷马上大笑,指着洪梢不停地笑,说:“师父,刚才师兄……”

  吓得洪梢马上捂住尤闷的嘴巴。

  “你们两个搞什么鬼?”白灼狐疑。

  “没事,我刚刚跟师弟探讨怎么样才能像师父一样时时刻刻都想着为别人排忧解难,这种济世的胸怀值得我们深刻学习。”洪梢说谎不脸红。

  “别拍我马屁,走了。”白灼说。

  白灼回想刚才在路边的事,他不仅给刘富贵提供治疗方案,而且确实问了一些男女情爱之事。

  “我悄悄问一下,为什么女人总是喜怒无常?”白灼说。

  “白大侠是有喜欢的人了?是刚才那位女侠吧?”刘富贵笑了。

  “没有,不是。”白灼马上否认,说,“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用回答。”

  “女人非常敏感,很容易情绪化。我的珍珍也是这样,乖的时候像小猫,凶的时候如老虎。”刘富贵低声说,生怕林珍珍听到。

  看着刘富贵害怕的样子,白灼笑了,说:“你说,一个女人在身边的时候,觉得她吵闹聒噪,觉得她烦;她不理你的时候,心里又想跟她说说话;她不在的时候,有时会想起她,想知道她吃了没,吃得好不好?你说,这是不是喜欢?”

  “当然是喜欢啦!说明她在你心里。”刘富贵有点激动,说话都大声了。还好只是被林珍珍听见。

  白灼脸上微变,内心又慌又恐:啊!我真的喜欢上莫飞飞了!我的天哪,我喜欢上平胸妹了!不,她胸挺大的,而且还挺漂亮的。呃,我这是什么想法?我喜欢她了,怎么办?

  “怎么办?”白灼自言自语。

  “师父,什么怎么办?”洪梢问。

  白灼从思绪里抽身,说:“没什么,我在想拖了这么久才回去,黄员外责怪我们怎么办?”

  “实话实说呗。福州那些人他一个也惹不起。黄员外又奈何不了师父,他还得求师父给他儿子治病呢!”洪梢说。

  莫飞飞驱马狂奔,突然打了两声喷嚏。她心道:怎么又要感冒了吗?

  古田县,福州十邑之一。这日午后,县大街上来了一位算命先生,四十多岁,眼角有些皱纹,留着八字胡和山羊胡,身穿道袍,左肩挂着褡裢,手里举着一个幡,上面写着“算命不准”。旁人看了,纷纷指指点点嘲笑。

  那算命先生似乎已经习惯了,毫不在乎。他走到一个茶摊,坐下休息,对卖茶的大娘说:“来碗凉茶。”

  卖茶的大娘说:“好嘞,马上来。”

  这时,三个壮汉走到茶摊,给卖茶大娘打手势,然后他们在算命先生的桌子边坐下。这三人是古田县地头蛇万自强的手下,领头的这个人是万自强的侄子叫万启鹏。他们今天是来收沿街摊贩下个月保护费的。

  “喂,算命的,你说你一个算命的,竟然写着算命不准,你这不是打自己嘴巴吗?”万启鹏笑着说。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里的不准指的是不准许,而不是准确。命是不能算的,算命有违天意,要折寿的。我只能给人看相,测运势。”算命先生说。

  万启鹏闲着没事就说:“那你给我看看相,测测运势。”

  “可以,我看相测运势明码标价,一次二十文。”算命先生同意了。

  “靠!二十文?西街的瘸子半仙一次才收十文。”万启鹏的一个手下怒了。

  万启鹏倒是不着急,他止住手下的火气说:“没问题。算得好,给你二十文;算不好,让你变成瘸子半仙。”

  那个手下用手指指着算命先生的鼻子说:“好好算啊!”

  正好卖茶大娘拿着二十文保护费过来,万启鹏把钱放在算命先生面前,说:“来吧!”

  算命先生要去抓钱,但钱被万启鹏按住。万启鹏盯着算命先生的眼睛说:“先看相。”

  算命先生笑了笑,说:“好。”然后开始端详万启鹏的脸,还伸手测庭、眼距离与脸宽高比例,不时地点点头,又不时地摇摇头。

  “喂,你到底会不会看?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是什么意思?”万启鹏另一个手下不耐烦了。

  “别吵,还没看完呢。”算命先生不紧不慢地说。

  万启鹏用手示意手下安静。

  算命先生看完万启鹏的面相,之后又观天,再测算日子,最后还环顾街上的布局、风水、人流。

  “看好了。”算命先生终于停止了所有动作。

  “说吧,我的面相如何?”万启鹏说。

  “综合来说是大富大贵之命。”算命先生说。

  万启鹏听了高兴极了。

  “只不过今天你的运势不好,可能有血光之灾。”算命先生补充了一句。

  万启鹏立马脸色大变,一把抓住算命先生,大喝:“说!今天怎么个运势不好?怎么个血光之灾?”

  算命先生一点也不害怕,他指着街上的一个人说:“你们看到那边那个人没有?”

  “哪个?”万启鹏和手下目光转移过去。

  “水果摊边买水果的那个人,长着一对死鱼眼的人。他身上晦气太冲,影响了你今天的运势。”算命先生说。

  “什么!”万启鹏心头无明业火起。他带着两个手下过去,走之前还把钱拿走了。

  “诶,钱要给我。”算命先生着急地说。

  “算得不好,不给!”万启鹏回头怒视。

  白灼、洪梢、尤闷正在挑水果。白灼看到万启鹏三人杀气腾腾地走过来,他预感不好,就提醒两个徒弟注意。

  万启鹏习惯了在县里横行霸道,面对白灼二话不说,上来就要给他一巴掌。可是手还在空中,肚子就挨了尤闷一掌。虽然尤闷没有出全力,但这一掌着实把万启鹏伤得不轻,他肚子剧烈灼烧般疼痛,不停抓狂乱叫。两个手下不知如何应对。

  算命先生坐在茶桌边偷笑。

  “叫人,叫人!”万启鹏撕心裂肺地喊。

  咻——砰!一个冲天炮。

  就近的万自强手下赶过来,不一会儿万自强也来了,人越来越多。三十多人围着白灼师徒。

  万自强着急地查看万启鹏的伤口,一个烧伤似的掌印,登时心头大惊:好厉害的掌法!

  “你们是何人?竟敢伤我侄子!今天就要你们死在这里!”万自强怒视。

  所有手下亮起兵器。

  “喂!讲不讲道理啊!是你侄子突然莫名其妙跑过来找茬,先动手要打人,我师弟才反击的。”洪梢占理毫不畏惧,声音比万自强都大声。

  “我万自强在古田县就是不爱讲道理!事实是你们伤了我侄子,我就要让你们出血!”万自强蛮不讲理。

  “原来是地方恶霸。那我们也不用跟他们讲道理了。尤闷,你刚才怎么才出一分力,你应该出三分力直接一掌打死他侄子。”白灼见不得恶霸作祟。

  “是,师父。”尤闷说。

  “才出一分力就这么厉害!”万自强手下怕了。

  “你们到底是何人?”万自强赶紧先探底,不敢妄动。

  白灼正了正身子,目光里显露出一股强大的气场,调整语气和声音,说道:“听好了,我是,白色死神!”

  呼!万自强和手下整齐地后退一步。

  万自强认真看了白灼的长相的确和他听说到的一模一样,于是马上换了一副嘴脸,道歉说:“原来是白大侠,失敬失敬。我刚才多有得罪,请白大侠见谅。我的侄子平时性子急,刚才肯定是有什么误会,请白大侠多多包涵!”

  “这脸变得够快的哈!”洪梢嗤笑。

  万启鹏忍着疼痛,转身指着算命先生说:“叔叔,是那个算命先生搞的鬼,他让我来挑衅白色死神的。”

  万自强立即调转枪头,带着手下围上去。

  “师父……”洪梢说。

  “不着急,看看再说。”白灼道。

  “原来是你这个臭半仙搞鬼。兄弟们,宰了他。”万自强面目狰狞。

  手下们执兵刃一拥而上。算命先生双手从怀里抓出两把粉末,朝对方撒去。

  “是胡椒粉!”有人喊。万自强的手下们有的眼睛中招,闭眼流泪,有的鼻腔中招,打着喷嚏,乱成一团。

  算命先生右手用力一握幡的杆子,杆子破碎断开,里面露出一把剑。他拔剑冲进万自强那群人里,剑锋所及皆是要害,顷刻之间十几人倒地身亡。万自强手下反击,但完全不是对手,算命先生又杀数人,余下的十几人向外围退却。

  “你是什么人?”万自强惊恐喊道。

  “找你报仇的人。”算命先生步步紧逼。

  “我仇家那么多,你到底是谁?”万自强问。

  “你也知道你作恶多端,仇家遍地。好,让我来提醒你。十九年前,你抢走了我心爱的女人,逼得她上吊自尽。”算命先生说。

  “十九年前?是姿然。你是姿然的相好,胡焦!”万自强回忆起来了。

  “不错!我就是胡焦!我和姿然两情相悦,你却设计让她爹欠你高利贷,强行带走她抵债,最终逼死了她。我今天就是来为她报仇的!”胡焦亮明身份。

  “好你个胡焦!当年我好心没打死你,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兄弟们,上!”万自强下令。

  手下们慢慢靠近,却不敢冒进。

  “这十几年来,我走遍五湖四海,不断拜访名师,修炼武功,为的就是取你的狗命!”胡焦说。

  “上啊!”万自强再次下令,自己也提刀杀过去。手下们只好拼死一搏,但很快全部倒下。万自强也身中数剑,倒在地上奄奄一息,求饶说:“胡兄弟听我说……”

  胡焦不听,一剑封喉。然后他走向受伤的万启鹏。万启鹏当即跪下磕头说:“胡大侠饶命,胡英雄饶命!不要杀我!”

  “我前面不是说了吗?你今天有血光之灾。”胡焦冷冷地说。

  万启鹏“啊”了一声就没再也出不了声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