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捉贼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08 2020.08.23 13:45

  “还没请教尊姓大名?”在马车上,白灼问客栈掌柜。

  “我叫林春生。”林春生答道。

  随后,林春生向白灼他们说明府里的主要人物关系。

  石用由有一妻一妾,即大夫人、二夫人,一共生了五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石承仁、二儿子石承义、三儿子石承礼、四儿子石承智、五儿子石承信,女儿石勤思排行老四。除了大儿子和三儿子是大夫人所生,其余的皆是二夫人的子女。

  到了石府门口,马车止步,众人下来。

  “林掌柜来了。”门口一个家丁说。

  “刘登,三少爷在吗?”林春生问。

  “在。”刘登答。

  “你先进去通传一声,就说大庄主的贵客白大侠一行人刚从逍遥仙庄过来,想拜访三少爷。”林春生说。

  刘登点头后就进门去了。过了一会儿他出来说:“三少爷请你们去他的书房。”

  “好。”林春生转身请白灼,说,“白大侠我们进去吧。”

  众人进入府邸,向东走,来到石承礼的书房。双方一阵自报家门、互相寒暄后,坐在茶桌边,白灼说出来意。

  石承礼十分惊恐,说:“你们确定清一色要对甜甜下手?这件事情非同小可!”

  莫飞飞抢话说:“没有确切消息。但清一色自命甚高,为了树立第一采花贼的名号,每到一个州府郡县,从来只掳掠当地公认的第一美人。”

  石承礼紧张地说:“那我们必须马上加强人手把甜甜保护起来,白大侠你们也一起来,定叫那清一色不敢来造次。”

  “不行!这么做会打草惊蛇。必须借此机会抓住他,永绝后患。不然让他溜了,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再来,到时你们就防不住了。”未等白灼开口,莫飞飞又抢话。

  “那怎么办?这样甜甜就危险了。你们可有对策?”石承礼六神无主。

  白灼面无表情,抬手示意莫飞飞继续说。莫飞飞才意识到抢了风头,默不作声了。

  这时,白灼才慢慢道出策略,说:“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抓住清一色,具体方案已经定了,由我的小徒弟易容成一个哑巴女孩,作为丁小姐的近身丫鬟,等清一色出现时攻击重伤他,我们埋伏在外面包围捉住他。”

  石承礼转忧为喜,说:“诶,易容术这个办法好。不过清一色也是纵横江湖的高手,你的小徒弟能行吗?不如委屈白大侠假扮甜甜,可一指杀死清一色,不是更好吗?”

  白灼脸色登时不悦。

  洪梢赶紧插话说:“这个方案我们已经考虑过了,容易被清一色发现。三少爷放心,我这个小师弟可不简单,在逍遥仙庄时他可是赢了……”

  白灼一听洪梢要说失礼的话立即打住他,说:“三少爷可否去拿一块肉砧板来?我小徒弟现场露一手给你看看。”

  石承礼看白灼这么有信心,便喊:“来人,马上去厨房取一块肉砧板过来。”

  门外有家丁应声去办。等肉砧板送到,尤闷二话不说一掌击穿,看得石承礼是又惊又喜。

  “因为我们不能直接去丁府,否则会被清一色察觉。所以需要请三少爷帮忙把丁员外约到这里。”白灼说。

  “好,我现在就过去。林掌柜,你来泡茶。白大侠,诸位,我过去请丁员外来。”石承礼怀着激动的心情出门了。他心里想:如果这次我能成功抓住清一色,保护好甜甜,那么甜甜对我定是感恩戴德、刮目相看,说不定以身相许,嘻嘻!

  许久之后,石承礼急匆匆地拉着丁文勋来到书房,白灼说明原委,着实把丁文勋吓坏了。丁文勋起身深躬作揖道:“请白大侠救小女!”。

  “丁员外莫急莫怕,只要丁员外按照我们的方法,可保丁小姐安全无忧。”白灼说。

  “好,一定照做。”丁文勋心不安定,话无底气。

  白灼又道:“有一点我要特别强调,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丁甜甜,否则走漏风声,引起清一色怀疑,到时候就前功尽弃了。”

  “没问题,我会守口如瓶。”丁文勋保证。

  莫飞飞借了一个房间,把尤闷易容成女孩。走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惊叹不已。只有洪梢多嘴调侃说:“尤妹妹长得好水灵,来笑一个。”

  洪梢话刚说完,白灼就掐着洪梢的后颈说:“要不你易容成一个老太太,也一起混进去?”

  “不要不要!”洪梢连声拒绝。

  中午,石承礼安排众人一起吃便饭。过后,丁文勋把尤闷带回府。管家在大门口等着,看到丁文勋立即上前说:“老爷回来了,吴恒旭通判来了,还带了一个翩翩公子,在客厅等您。”

  “这准是吴通判的什么亲戚,想来认识甜甜的。”丁文勋说,“管家,这个哑巴女孩叫小尤,是一个朋友托给我的,你安排她作为甜甜的近身丫鬟,不用让她干活,陪着就好。”

  “是,老爷。”管家答复。

  丁文勋刚踏入客厅,就笑脸迎客:“哎哟,吴通判,是什么风把您给请过来了?”

  正坐着聊天的吴恒旭和一位年轻人立刻起身,吴恒旭亦笑道:“哎呀,丁员外,一个月没见,精气神比以前更好了!”

  “这都是托您的福!上个月那宗采购才能顺利拿下。”丁文勋说。

  “诶,这是哪里的话?丁员外凭借自己的信誉和实力取胜,那些货物都是货真价实,我目的是更好地为朝廷效力,所以就小小推荐了一下。”吴恒旭说。

  “这推荐可是很重要的哦!吴通判,这位少年郎一表人才,是您的……”丁文勋问。

  “他是我妹妹的儿子、亲外甥叫李知,刚从建宁府过来,准备在福州发展。他对丁小姐慕名已久,此番登门拜访,就是希望能够认识一下。李知,快来拜见丁员外。”吴恒旭招呼李知。

  “小生李知拜见丁员外。”李知上前一步作揖。

  “不错,李公子不仅相貌堂堂,而且有理想有抱负,在福州还有亲舅舅提携,未来不可限量。”丁文勋笑道。

  “谢谢丁员外夸奖!”李知说。

  “来人,去请小姐过来。”丁文勋吩咐下人。

  不多一会儿,淡淡香气先飘入,丁甜甜衣衫飘动、脚步轻盈走进客厅,双目若秋水,修眉如月牙,端鼻微挺,颊边现梨涡,肤色晶莹,柔美如玉,身姿婀娜,十指纤葱,举止娴雅。

  李知见了神魂颠倒,已不知身在何处。

  “甜甜,这两位是吴通判、李公子。”丁文勋说。

  丁甜甜唇齿微启,声如细雨,轻声道:“见过吴通判、李公子。”

  吴恒旭注意到李知已经走神,赶忙轻推一下。李知咽下口水,目光不离,脸已泛红,回礼说:“小生李知……见过丁小姐。”

  四人在会客厅用客套话交谈了一个时辰,之后吴恒旭带着李知离开。

  这时,丁文勋松口气,开始说真话:“我说呢,这吴通判一向与逍遥五仙交好,上个月怎么突然把业务给我,原来是为了唱这一出。”

  丁甜甜也露出真面目,收起十六岁无知的眼神,转而变得成熟有心机,她说:“你不就喜欢这样、也是这样做的吗?利用女儿的美色为自己拉生意。”

  丁文勋听了不悦,说:“怎么跟爹说话呢?怎么能说利用?这叫合理发挥优势,而且这些生意都是自己找上门的,又不是我求他们的。”

  “想娶我的有权有钱有势的人家,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短短两年就让你赚了不少钱。你对外口口声声说要等我到十八岁再嫁人,我估摸着到了那时你又会改口说再等到二十岁,直到把女儿榨干。”丁甜甜不留情面。

  “瞎说什么?爹是舍不得你!”丁文勋轻拍着心哀眉说。

  “好啦,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回房间了。”丁甜甜说。

  “对了,我今天给你新招一个哑巴女孩给你做近身丫鬟……”丁文勋想起清一色的事。

  “随便你。”丁甜甜说完起身回去。

  入夜,丁文勋来到丁甜甜闺房。闺房分为两间,外间修炼女红、研习诗书礼仪,内间更衣、坐卧起居,并立一扇屏风阻隔与外间视线。

  丁甜甜坐着读书,身边站着两个贴身丫鬟,尤闷和一个近身丫鬟位于门侧。

  “今晚更衣之后,小尤也留一起在外间。”丁文勋吩咐道。

  “知道了。”丁甜甜头也不抬。

  一个时辰后,丁甜甜困了,两个贴身丫鬟给她更衣,然后退到外间。

  子时末,清一色落在丁甜甜闺房屋顶,观察下方动静,确认无风险后轻身落地。他走到门前、窗前,先后戳破贴纸,分别往外间、内间各吹一根迷烟。

  房门两扇之间的缝隙很紧密,清一色无法使用匕首从门缝移动门闩,于是取出两根尖头粗铁丝,折弯成丁字型,捅破格子伸进去,勾住门闩,一根推一根拉,慢慢把门打开。

  清一色收好粗铁丝,推门进去然后合上门。外间三张椅子上坐睡着两个贴身丫鬟和尤闷。尤闷闭眼装睡,心道:终于来了,幸亏口里含着师父给的药,才没有中迷烟。

  清一色慢步走近屏风,准备进入内间,猛然间冷汗直冒,感觉身后有人。清一色刚一回身,腹部重重挨了一掌,伴随着剧烈的灼烧疼痛感,一股滚烫热流涌遍全身筋脉,直冲大脑,那滋味像是身体在燃烧。清一色背撞倒屏风,口吐鲜血,去了半条命。

  丁甜甜被吵醒,大声呼叫救命。两个贴身丫鬟也被惊醒。

  事已败露,清一色忍痛冲破窗户,飞身上屋,却因伤势过重差点摔下。沿着屋顶逃,清一色无法隔空飞跃屋顶,半滚落到墙外的巷子里。一路仓惶逃,清一色在三岔路口右拐,迎面出现两个人。

  “谁?”清一色满天大汗,惊恐喊道。

  “白灼。”白灼说。

  “白灼……白色死神,我的娘呀!”这个名字吓退清一色,他调头奔向另一边,结果又有一个人在等他。

  “你又是谁?”清一色倍感绝望。

  “十三香。”莫飞飞说。

  “是你!大家同为盗贼,何苦相互为难?”清一色寻求共鸣。

  “我们可不是一路人。”莫飞飞反驳说。

  这时,尤闷、丁文勋和一群执棍家丁从巷子里追过来。

  清一色内心马上评估:只能从十三香这个方向突围。

  清一色亮出匕首咬紧牙关向莫飞飞冲过去,在靠近她时突然洒出石灰,莫飞飞紧急护眼,清一色乘机用匕首挟持。

  “你们都别过来,不然我杀了她!”清一色抓住了救命稻草。

  众人围上来,却不敢靠近。

  “清一色,今天你是逃不掉了,快束手就擒。”洪梢喊话。

  “有她在手,我死也要拉个垫背的。”清一色恶狠狠地说。

  “你别乱来。你放了她,我让你离开。”白灼说。

  “我不相信任何人。”清一色很害怕。

  “我说话算数,我以白色死神的名誉担保,在场人都可以作证,你放过她,我放过你。你的伤很重,如果不尽快治疗,必死无疑,拖一个人走只会耽误治疗时间,你何必把命丢在这里呢!”白灼说,“给他让出一条路。”

  洪梢、尤闷退开。

  “白大侠,不能就这样放他走!”丁文勋觉得不妥。

  “丁员外有更好的办法吗?现在他手里有人质。人放跑了可以再抓,人质死了却不能复生。”白灼道。

  丁文勋无法辩驳,只好同意。

  所有人退到白灼身后。清一色认得清形势,猛推莫飞飞一把,转身狂奔。

  “白大侠真的不追了?”丁文勋问。

  白灼不回答,问尤闷:“你刚才打中他哪里?”

  “正中腹部。”尤闷答。

  “用了几分力?”白灼续问。

  “全力。”尤闷答。

  “清一色可以从江湖上除名了。尤闷的麒麟掌全力一击,清一色的五脏六腑和筋脉必定严重受损,即使能捡回一条命,以后再也不能为非作歹了。”白灼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