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内奸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10 2020.07.31 23:45

  “你是小偷?”洪梢摆出架势厉声问,但立马又反应过来,说,“喔——你是十三香?”

  “我穿成这样你都能认出来?”莫飞飞惊讶道,内心还有一句话没说出:这死鱼眼师徒太可怕了!

  “果然是十三香。”洪梢放松了警惕,乐呵呵地说,“师父真的把你请来帮忙了。”

  “帮忙?”莫飞飞摸不着头脑。

  “对呀,师父不是说要跟你交朋友吗?让你来帮忙把财宝分给穷人。我们当时想怎么处理这些财宝?师父提出找你帮忙,我还一大堆顾虑,不敢相信,没想到师父真的做到了,师父简直太厉害了!”

  “你再说一遍?”莫飞飞脑子蒙了,感觉自己快发不出声音。

  洪梢傻傻地、慢慢地、轻轻地说:“师父让你来帮忙把财宝分给穷人。”

  莫飞飞就像遭遇一个晴天霹雳,定在原地,眼睛无神,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脑海里不停地闪出一句话“又栽在他手里了”。突然一股暗流涌上莫飞飞心头,她呼吸困难,鼻子一酸,丢了包袱,蹲下号啕大哭,压抑许久的委屈,一股脑儿全发泄出来。

  “你怎么哭了?”轮到洪梢摸不着头脑。

  莫飞飞哭得更大声了,眼泪止不住地流出。

  “你没事吧?”洪梢吓坏了,想去安慰莫飞飞。

  “你走开啦——”莫飞飞生气地喊,不停大哭。

  洪梢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办,心道:我好像没说错话吧!这下怎么整?我去找找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来哄她。

  等洪梢拿着两个纸风车过来时,莫飞飞已经不见了。装着财宝的包袱丢在地上。

  “十三香!十三香!”洪梢大声呼叫,但是没有人回复。他冷汗直冒:糟糕了,十三香是师父请来帮忙的,现在我把她惹哭了、惹走了,这财宝也没分完,师父回来一定会骂死我的。

  “哈哈哈!”海鲍帮帮会大堂里,林长风坐着爽朗大笑。

  “帮主,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天珍鲍鱼场的当家林玉恒从门外走进大堂。

  陈之远说:“你没听说吗?这十三香偷了帮主的千年灵芝后,又去瓯宁县黄仁旺员外家偷千年雪莲,结果连续两次在白色死神那里吃了亏。十三香一气之下,就跑到白色死神的寨子里,把里面的金银珠宝都偷出来分给山下的穷人,还留字条说是从白色死神那里偷来的。简直跟小孩子一样,玩斗气呢!哈哈哈!”

  “哈哈哈!”众人一起笑。

  “帮主。”又从门外进来几个人,大家分两侧坐下,相互寒暄或闲聊。

  林长风看了一下,说,“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开会吧!”

  众人都安静下来,等待林长风的指示。

  林长风说:“今天我主要说两个事情。第一个,前几天我的寿宴,我把各地的合作客户和潜在客户都请过来,一边喝酒一边谈成了几个大单,详细情况陈副帮主说一下。”

  陈之远站起来,说:“我大概说一下:长白山三宝帮夏帮主答应今年先采购干鲍鱼两千斤,如果销量可观,他将增加采购量,并可通过三宝帮全国渠道销售;长江帮原本今年预定量是鲜鲍鱼三万斤,侯帮主说上半年市场预售情况很好,今年再增加五千斤;苏州陶员外的饭店、酒楼需要鲜鲍鱼三千斤;秦岭张员外采购干鲍鱼一千斤。我们将把这些订单合理分配给大家。情况就是这样。”

  众人听了满心欢喜,纷纷鼓掌喊“好”。

  陈之远补充了一句,说:“这次大家真的要好好感谢帮主!”

  众人立即反应过来,全部起立,拱手齐声说:“多谢帮主!”

  林长风也站起来拱手,然后说:“这第二个事情。黄河双雄想在当地销售干鲍鱼,但是对市场没底,他们邀请我过去考察一下。所以我明天要出发去保定一趟。这段时间帮会里的事务就有劳陈副帮主和各位当家的费心了。”

  众人再次向林长风拱手说:“请帮主放心!”

  翌日,海鲍帮帮会门口,林长风和几个帮众牵着马,帮会成员都来送行。

  “我出发了,这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就辛苦各位了。”林长风骑上马说。

  “帮主路上小心。”陈之远说。

  林长风拱手,帮会成员拱手回礼。

  “驾!”林长风和几个帮众骑马走远,帮会成员目送其离开。在暗处的角落里,有三个身影。

  又过了一天,清晨,林玉恒走在山路上,时不时地回头看,好像怕被人跟踪。他绕了几条路、穿过几片树林后,来到了山里的一处茅屋前。茅屋里有三双眼睛透过窗户的缝盯着外面,其中一个人说:“好像没有异常,你出去接一下林当家。”一个人应诺出去。

  “林当家来了,我们马舵主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请!”从茅屋里走出一个人,此人是黑龙教嵩口镇分舵的副舵主朱信和。

  “朱副舵主。”林玉恒拱手说,之后跟随朱信和走进屋内。

  “林当家果然守时,请坐。”黑龙教嵩口镇分舵舵主马乾坤笑着说。

  林玉恒靠桌子坐下。马乾坤、朱信和也坐下,朱信和对身边的一个黑龙教教众说:“猴子,出去盯着。”

  “诺。”猴子拱手应声便出了茅屋。

  “马舵主,这回该有好消息了吧?”林玉恒问。

  “绝对好消息!”马乾坤兴奋地说,“我们已经请示过教主,教主同意你的方案:我们双方联合在连江开设地下钱庄,钱我们出七成、林当家出三成,分红林当家收七成、我们收三成。林当家主要负责当地业务开拓,我们主要负责日常管理和善后,你可以派两个可靠的人参与打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哈哈哈,果然是好消息!你们教主真是个爽快人。”林玉恒说。

  “那当然,教主英明盖世,他很欣赏林当家,说林当家是连江的英才,大有可为,特别嘱咐我们要多多向林当家学习,好好合作、多多合作。”马乾坤拍起了马屁。

  “哈哈哈,教主过誉了。”林玉恒有点得意忘形。

  朱信和从怀里取出契约书两份,给林玉恒,说:“林当家,这两份契约书看一下,没问题的话,双方盖章、按手印,这事就成了。”

  林玉恒快速浏览后,说:“没问题。”

  双方各自取出印章盖章、按手印。

  林玉恒把一份契约书放进怀里,说:“这种情况下应该要有酒,庆祝一下。”

  “早就准备好了。”朱信和走到另一个房间,取出一壶酒和三个酒杯,放在桌子上,给三个酒杯斟满。

  “来,预祝我们合作顺利、财源滚滚!”马乾坤举杯说。

  “合作顺利、财源滚滚!”林玉恒、朱信和也举杯说。

  三人碰杯饮下。

  这时,猴子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不好了,武仙派的人来了!”

  三人大惊,透过窗户的缝一看,齐云松、孙云鹤、深智三人持剑而来。

  “他们三个不是在寿宴结束后就离开了吗?”林玉恒惊道。

  “糟了,中计了!林当家赶紧从后门离开,我们去拖住他们。”马乾坤顿时明白大概怎么回事。

  “有劳马舵主。”林玉恒说完从后门溜走。

  马乾坤、朱信和、猴子执刀出来。

  “果然是黑龙教。”齐云松说,“你们是嵩口镇分舵的?”

  马乾坤不回答,反而问道:“武仙派的齐道长、孙道长来此有何贵干?”

  “我们受海鲍帮林帮主所托来抓内奸,顺便来铲除你们这些武林败类!”齐云松长剑指向马乾坤。

  “林长风不是去保定了吗?”朱信和大惊。

  林玉恒惊恐地从茅屋里退出来。紧接着林长风一身正气走出来,说:“玉恒,真没想到会是你!竟然和黑龙教勾结!”

  “林长风!”林玉恒连帮主都不叫了,拔出匕首说,“大家各自发财,请你不要阻挠我!”

  “我什么时候阻挠你发财了?这些年我一直很照顾你的生意,你心里清楚。但是今天你千不该万不该跟黑龙教勾结,这件事情我必须要管!”林长风义正言辞。

  朱信和见形势不利,低声说:“舵主,怎么办?林长风、齐云松、孙云鹤都是一流的高手,我们没有胜算。”

  “一会儿看我信号,分散逃走。”马乾坤说。

  朱信和、猴子点头示意明白。

  林玉恒害怕地说:“马舵主,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你要帮我!”

  “我呸!还一家人,你真不要脸!你真给林氏家族蒙羞!”林长风骂道。

  “走!”马乾坤抓住机会,掏出两个烟雾弹炸开,之后迅速轻功逃离,朱信和从另一侧腾空飞走。猴子动作慢些、轻功也不济,齐云松身手极快,一剑将其挑下。林玉恒没反应过来,等准备跟着逃走时,被林长风一掌拍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孙云鹤、深智要去追马乾坤、朱信和。齐云松说:“穷寇莫追,黑龙教阴险狡诈,我们要当心。”

  孙云鹤、深智收住了脚步。

  林长风来到林玉恒跟前,讽刺地说:“看到没有,你的家人弃你而去了。”

  林玉恒见大势已去,马上爬起来面朝林长风跪下,神色慌张地说:“帮主,饶命呀!帮主,我错了!帮主,求你放过我!帮主,我再也不跟黑龙教来往了,以后跟他们势不两立!帮主……”

  “玉恒,太迟了!”林长风无奈地说。

  海鲍帮帮会大堂里,林玉恒被绑着跪在地上,头低着。

  “林玉恒,你这个混账东西!竟然跟黑龙教勾结!简直就是海鲍帮的耻辱!”

  “林玉恒,亏我平时对你那么好!我真是瞎了眼了。”

  “玉恒啊!你怎么这么蠢?黑龙教的人也敢合作?你不知道他们到处为非作歹吗?”

  海鲍帮众人纷纷指责,林玉恒低头一言不发。

  “好了。”林长风开口说,“林玉恒违背帮规,和黑龙教暗中勾结,订立契约企图共建地下钱庄。好在被我即使制止,没有酿成大祸。即刻起将林玉恒逐出帮会,他的鲍鱼场暂时由帮会接管。从今以后不许他再踏入鲍鱼行业。”

  “帮主,就这么轻绕了他?”有人不服。

  “玉恒罪不致死,我们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林长风来到林玉恒旁,弯下腰语重心长地说,“玉恒啊!希望你能记住这次教训,真心悔改,此后好好做人。”

  林玉恒轻轻点头。

  “给他松绑,放他走吧!”林长风起身说。

  “帮主……”还是有人有疑议。

  林长风闭眼摆摆手,众人不再言语。一个帮众走过来给林玉恒解开绳子,林玉恒低头快步跑了。

  林长风、齐云松、孙云鹤三人站在海边。

  “齐老弟、孙老弟,这次谢谢了!”林长风说。

  “林帮主说客套话了。呵呵!”齐云松说。

  “齐老弟,黑龙教危害江湖、为祸不浅,我们能否联合各大正派,一起铲除黑龙教?”林长风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林帮主莫急。”齐云松说,“家师也有此想法,不过他有三点担心:其一,现在很多门派帮会被黑龙教渗透,我们必须先肃清内部,否则到时候走漏消息,他们设下埋伏,来个里应外合,我们必然吃大亏;其二,黑龙教大肆贿赂官员,我们若大举进攻,必定死伤无数,官府必然干涉,反制我们,所以需要有正直的官员甚至整个朝廷支持我们;其三,我们目前还不知道黑龙教总部在哪里,防御部署如何,是否有机关陷阱?否则贸然行动,可能会有很大牺牲。”

  “还是你师父考虑周全。那我们就按这三步走。等时机成熟,我一定带领海鲍帮攻入黑龙教,杀他个片甲不留。”林长风说。

  望着海面,林长风感慨地说:“最近太多烦心事了,希望今年不要有台风,鲍鱼有个好收成。”

  “林帮主不要过分忧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齐云松、孙云鹤也望着大海,脸上慢慢露出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