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月光派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181 2020.08.30 13:35

  古田县大街上,满是尸体。街坊路人都躲着不敢出来。只有白灼他们跟没事人似的站在街上看着一切。

  仇已报,胡焦心情却很失落,眼角似有眼泪。他收起剑,向白灼拱手鞠躬,随后逃离县城。

  “嘿,这个胡焦什么玩意儿?刚才让这些地痞来戏弄我们,现在一句道歉的话也不说就溜了,真不是个东西。”洪梢心头有气,不发不行。

  “不许骂人。这个胡焦我看挺重情重义的,为了替心爱的人报仇,等了十九年。他刚才向我们鞠躬了,说明心里有愧。”白灼说。

  从街另一头传来整齐的脚步声。

  “快点!”一个捕头带着两列捕快跑过来,约莫二十人,旁边还跟着一个仵作。他们到达凶案现场,开始检查尸体,所有捕快都是摇头,显然没有人生还。

  “这是谁干的?”李捕头大喊。然而没有人回答。李捕头凝视了一圈,然后直接走进茶摊,把卖茶大娘拉出来问她。

  卖茶大娘才唯唯诺诺地说:“是一个算命先生干的,从来没有见过,像是外地人,应该是第一次我们县。我刚才太害怕就躲起来了,所以很多情况我都不知道。”卖茶大娘饱受被收保护费之苦,万自强等人死了,她内心狂喜,自然不会把胡焦的信息透露出去。

  捕快们又问了许多人,大家的回答与卖茶大娘基本一致。

  李捕头走到白灼三人跟前,打量着他们,说:“你们不是本地人。快报上姓名,来古田县做什么?”

  “在下白灼,这是我的徒弟洪梢、尤闷。”白灼说。

  “白灼?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啊!”李捕头思考着。

  这时,一个捕快过来小声对李捕头说:“就是那个一个人杀死一百七十多个土匪的白色死神。”

  “没错,就是他,白色死神。”李捕头说。

  所有捕快都听到了,聚了过来,看看传说中的高手。

  李捕头低头皱眉若有所思,突然说:“这些人会不会是你杀的?以你的武功才有可能一下子杀死这么多人。而街上的人害怕你报复,所以都不敢说出真相。”

  这话刚说完,洪梢立马劈头盖脸骂过来:“你傻呀你!我师父杀人还需要用剑吗?街上这么多人,时间这么短,口供能串通一致吗?”

  这时仵作说:“李捕头,这些死者大部分先是被人用胡椒粉撒中眼睛和鼻子,影响战斗力,然后被人用快剑杀死。”

  李捕头明白了,确实不是白灼干的,于是吩咐说:“去弄马车来,把尸体运回去详细勘验。目击者全部带回去问话,让他们仔细描述凶犯样貌,然后申请通缉凶手。”

  “诺。”众捕快说。

  “白大侠也随我们一起去县衙吧!简单问个话,留个笔录。”李捕头说。

  “我不去。我还有事,没空。”白灼才不想干这种事情,就拒绝了。

  “白大侠,我只是例行公事,劳烦您移动金躯,走个过场,我也好交差。”李捕头央求。

  “不去。”白灼还是一样的答案。说完就走。一个捕快不知好歹拦在他前面。

  白灼板起脸来,语气霸道:“我就这么走过去,难不成你还拦得住我?”

  “别逼我师父出手啊!你们这区区二十人还不够我师父塞牙缝呢?”洪梢补充说。

  李捕头吸了一口气,赶紧示意那个捕快让路。

  白灼师徒提着买来的水果,大步流星地走了。

  李捕头对着那个冒失的捕快说:“你刚才不要命啦?”

  “职业习惯,职业习惯。”那个捕快傻笑。

  白灼三人回到福来客栈。

  “你现在明白为什么刚才胡焦不过来跟我们道歉了吧!如果他走过来跟我们说话,大家都看到了,官府就会认为我们是一伙的,今晚我们就是在牢里度过了。”白灼对洪梢说。

  “明白是明白,不过他事前先鼓动地痞戏弄我们,总归是他不对。”洪梢仍不服气。

  “这点我也没想清楚。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就是让人试探我的武功。”白灼说。

  “说到这里,师父你刚才那句话好嚣张啊,吓得那个捕快脸都青了。”洪梢说。

  白灼心里大笑,他没想到虚张声势这么管用。

  不同于马车的速度,莫飞飞骑马昼夜兼程,终于到了竹屋外。

  “娘——”莫飞飞揣着千年雪莲,激动地呼唤母亲,冲进屋内。但是不见人影不闻人声。

  “娘——”莫飞飞继续喊,还是没有回应。这时,她看见桌上有个信封,她立即拆开看,信里写着:“丫头,你去追逐你的爱情,我也要去寻回我的曾经。”

  “娘去嵩山秀林寺找爹了!”莫飞飞又惊又喜。她心中慌乱而纠结:我要不要去呢?我好想亲眼见见爹。从这里去秀林寺来回路程都要一两个月,如果再耽搁一下不就更久了。那我岂不是这几个月都见不到死鱼眼了?娘说让我去追逐爱情。可是死鱼眼不喜欢我,我又何必执着呢?我好不容易把千年雪莲、千年灵芝凑齐了,可以治娘的病,又可以见到爹,所以还是去嵩山吧!就这么定了。

  莫飞飞去找了一下,千年灵芝还在,于是连同千年雪莲一起收进包袱,还多准备了一套换洗衣裳,然后关上门,上马出发了。

  峨眉山位于川蜀西南,山上有一个大门派——月光派。月光派名下许多产业生意,每年收益颇丰。由于收入待遇很高,有许多人慕名加入,如今门徒有数千之众。要想加入月光派,首先需要交学费,修五门:修品、修行、修文、修武、修财。一年之后考核,五门都通过的人可以正式入派。

  川蜀之地,重女轻男,月光派几乎都是女人,而且等级森严。普通弟子称为眉娣,不许结婚,如果要结婚就必须退出月光派。品行文武财优异者可升为眉仕,不仅可以结婚,还可以收徒弟。眉仕的丈夫可以加入月光派,但只能从事下等活。眉仕分为上仕、中仕、下仕。到了上仕,如果还没有结婚,就有机会晋升眉卿。眉卿一共只有十二席,合称十二卿,分别掌管月光派十二大版块的产业生意。眉卿最终角逐眉虞峨,也就是掌门之位。

  月光派的武学主要包括:新月剑法、月牙暗器、半月神掌、满月心法、月食秘术。其中月食秘术只有掌门才能修炼。

  是日,现任掌门李暮晓与十二卿在议事厅召开会议。

  李暮晓坐在中央,对众人说:“今天开会主要讲三个事情。第一个,马上就是七月份,距离我们的半年目标还差低低儿,大家努力长长劲。”

  “要得。”十二卿应诺。

  “第二个,今年上半年江南地区气候很好,春蚕丝大丰收,丝绸新品已经出来了,玲月你安排人去打探一下,看看有啥子新款式,不局限于我们目前合作的商户,顺道了解最新市场价格。”李暮晓面向王玲月说。

  “要得。”王玲月说。

  李暮晓微点头后,面色转而不悦,说:“第三个,黑龙教柳江镇分舵最近阴斗用诡计套走了我们的一个大客户,对我们的生意造成了一定影响。他们之前小打小闹,我们都忍了。但这次过分了,所以我摸斗好好整他们一番,让他们晓得我们月光派不是好惹的。对此,大家觉得浪个嘛?”

  十二卿立即开嗓了。

  “这群瓜娃子,早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砍脑壳的,弄死他们!”

  “干他们!不然他们以为我们好麻斗,以后会得寸进尺。”

  李暮晓见大家同仇敌忾,便拍案说:“好!既然如此,心蕊、思颖,你们一哈去,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定子!”

  “要得。”刘心蕊、杨思颖答复。

  会后,王玲月带着一个年轻女子回到书房。此人名唤纪虞,今年二十岁,刚刚升为中仕,深受王玲月器重。

  “纪虞,我有个好差事交给你。”王玲月说。

  纪虞喜道:“三姨,又有活了!”

  “叫我眉卿!虽然这里没有外人,但毕竟还是在峨眉山上,不能乱了礼数。”王玲月竖起脸说。

  纪虞端正态度说:“谢谢眉卿,请吩咐。”

  “嗯。近日江南丝绸新品上市,你带四个人打伙去一趟,了解最新的款式和各丝绸的价格行情。门早出发。去江南的差旅规格是人均十两白银,五个人一共五十两。你现在就写个费用预支申请,我批一下,然后你去账房领钱。从这里去江南路途遥远,路上省着点花,不然到时你只能自己掏腰包了。江南公子长得称展,莫要在拉边耍朋友,我还摸斗着培养你进入十二卿呢!”王玲月说。

  “晓得啦!”纪虞端俏皮地说。

  “我提醒你一下,过去一趟的人力、时间、费用成本都很高,你一定要下细了解各方面的信息,不仅是款式和价格,而且包括新品预计主力购买群体、目前市场预定量、对应丝绸厂的实力、质量问题处理等等,莫整了歪货。这个活很重要,整巴适了能给你加分不少;搞哨了,我也罩不住,你就只能回去当眉娣了。”王玲月对这个小姑娘好像不是很放心。

  纪虞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会整巴适了,不给眉卿长斑子!”

  洪梢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会认真办好,不给师父丢脸!”

  原来这日下午,白灼一行人刚一回到瓯宁县避暑山庄门口,就收到了一份邀请函。三阳酒厂于次日重新开业,三阳门新任掌门郑云松特邀白灼作为座上宾出席。白灼要忙着给黄员外的儿子诊查,没有时间,就让洪梢下山去购买贺礼。

  当时,黄仁旺正在绸缎庄跟掌柜的交代去江南采购丝绸新货的事情,一个家丁跑来报告“白大侠回来了,现在在避暑山庄”。等了半个月,终于把白灼盼回来了,黄仁旺员外心情太激动了,让掌柜明天再细聊,然后飞快地坐上绸缎庄门口的马车,往避暑山庄去了。

  白灼、尤闷在家丁的引导下来到黄家宝的房间,他正半躺在床铺上,跟一只笼中绿色的小鹦鹉对话。看到白灼,他欢呼雀跃,差点要下床,喊道:“白大侠,你终于回来啦!”

  白灼马上快步赶过去扶住黄家宝。白灼高兴地说:“半个月不见,你说话都这么有力量了,脸上有红润之色,精神头不错。”

  “是啊,我感觉好多了!”黄家宝说。

  “我先给你做个详细的全身检查,看看你到底恢复得如何?”白灼说。

  “嗯。”黄家宝开心地点头。

  一番诊查后,白灼笑了,对黄家宝说:“我的自然疗法起作用了,你的身体有恢复的迹象。坚持下去,你就有可能会好起来。”

  黄家宝好开心,说,“白大侠,你看这只小鹦鹉,它会说话,我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白小侠’。”

  “呃……”白灼一阵尴尬,无奈地装出笑脸说,“挺好的。”

  黄家宝又喊:“我还有一只小刺猬……”结果他看到尤闷正要去摸桌上盒子里的刺猬,他立即大叫“不许碰我的刺猬,你滚开”。

  尤闷急忙把手缩回去,躲到白灼身后。白灼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孩子是因为小不懂事,还是本性暴露?从我给他治病到现在一句“谢谢”也没有说过。

  白灼走过去瞅了一眼刺猬,说:“你的小刺猬好可爱,我小徒弟也喜欢,摸一摸没事的。”

  “不行,这是我的的刺猬,谁都不许碰。”黄家宝不退让。

  尤闷心里难受,不想给白灼添乱就跑出去了。白灼马上追过去。

  白灼和尤闷走在园林的走廊里,白灼关心地劝慰他说:“黄家宝还小,出生在富贵人家,从小娇生惯养,难免有些性子,你不要太在意。”

  尤闷不回答,也不看白灼,只是点头。

  “我刚才一直想,你为什么会对刺猬感兴趣?原来是因为你们两个很像,产生了共鸣。你呀,就像刺猬一样,有锋锐的刺,却胆小不爱说话,把自己藏起来、包裹起来。我一直希望你可以像洪梢,不能像他,那个嘴巴太能说了,有一半就好了。”白灼说。

  尤闷还是只点头。

  白灼不悦,命令道:“抬起头,看着我,笑着说‘是,师父’。”

  尤闷停住脚步,抬起头,看着白灼,笑着说:“是,师父。”

  白灼摸着尤闷的头,惆怅地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