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药桶缓解毒,县衙巧破案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12 2020.09.02 13:25

  龚自如的手下回到龚府汇报。

  “如何?”龚自如问。

  “我们在城外发现中毒倒地的十三香,就在我们要杀她的时候,出现了一群人,把她救走了。”一个手下说。

  “什么!废物!废物!”龚自如两巴掌扇过去,大声呵斥,等心情缓和一些后又问,“知道是谁救走她的吗?”

  “一行一共十二个人,具体是谁不清楚。不过其中有一个人看着年轻却两鬓白发,长着一对死鱼眼,很像传说中的武夷山以南的白色死神。”那个手下说。

  “你确定是他?”朱知大有点恐慌。

  “十有八九。”那个手下不敢完全肯定。

  “这下遭了!”朱知大意识到事情变得棘手了。

  “朱护卫,传闻白色死神武功极高、杀人如麻,要不我看这个事情先缓一缓。”龚自如有点胆怯,想从长计议。

  “缓个屁!你还不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吗?白色死神医术高明,十三香很可能被他救活,十三香一活过来就会把昨晚她看到的听到的都说出去,到时候我们的秘密被泄露、你的身份被戳穿,你我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十三香必须死!”

  “那怎么办?”龚自如惊出一身冷汗。

  “马上召集所有人手,无论如何也要杀了十三香。武夷山以南的人大多喜欢小题大做、虚张声势,那个白色死神也许没那么厉害。生死关头,我们只能拼了。”朱知大给自己和其他人壮胆。

  施针之后,莫飞飞的命暂时保住了。白灼给她穿好衣服,让众人上车、上马,快速赶到铅山县城,进入一家客栈。

  把莫飞飞放在床上后,白灼说:“洪梢你去买个大木桶来,尤闷你去让店小二烧一大锅热水,我出去配草药。范员外,飞飞就劳烦你照看一下。”

  “放心吧,白大侠。”范襄说。

  接着白灼对林长风说:“林帮主,你来铅山县有要事处理,你的兄弟们还在等着你,你要不就先去忙吧!”

  “白大侠,你这是说哪里话?今天你们救了我们,我们都还没有报答呢!我的兄弟和货物都在官府那里,安全得很。白夫人现在身中剧毒,我们必须留下来帮忙。刚才在城外我注意到有人在暗中观察,可能要对白夫人不利。白大侠和两位徒弟都去忙了,如果我们又走了,只有范员外在这里,我担心那些人会来偷袭,那样白夫人就危险了。”

  这一句一句白夫人叫的,让白灼感觉很奇怪又很亲切,他不辩驳。白灼拱手说:“那就有劳林帮主和几位兄弟辛苦一下。”

  “应该的。”林长风拱手说。

  大木桶买回来后,白灼让尤闷用开水洗一遍、清水过一遍,然后让洪梢脱去莫飞飞的外衣,把她抱进木桶里坐着靠着,为了防止她倒下洪梢用手扶住。白灼开始一点一点地给木桶里加温水、加草药,直到水平线过了莫飞飞的胸部。

  “师父,这样就能解师娘的毒吗?”洪梢问。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我不知道这毒具体是由哪些蜘蛛的毒构成,比例、配制顺序如何?我现在只能暂时用这个方法缓解和压制她的毒,我需要时间去测试、调配,但我又担心时间久了毒素会对她的身体造成影响。最好能拿到解药,再加以调理,才可痊愈。”白灼说。

  “如果害师娘的人来偷袭,我就抓住他们,逼他们交出解药。”洪梢伸出右手抓握成拳手。

  “你先把她扶好吧!”白灼说。

  洪梢傻笑收手。

  白灼走出房门,对林长风说:“林帮主,我这边处理好了,你赶快去办你的事吧!”

  “好,白大侠,我就先去忙一会儿,回头再过来。”林长风说。

  林长风带人来到县衙门口。

  “来者何人?来此何事?”衙役门子拦住说。

  “草民林长风,是海鲍帮帮主,特来求见县老爷。”林长风说。

  “你是海鲍帮的人?你们的人私运火药……”门子要数罪状。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林长风不想在门口耽误时间,说着时掏出一些铜板放入门子的手里。

  门子看了一下,便说:“你稍等一下,我进去通传。”

  过了一会儿,门子出来让林长风等人进去。

  知县坐在公堂上,旁边立着一位年轻的师爷。

  林长风上前,携众跪下,说:“草民林长风,见过知县大人。”

  “你是海鲍帮的帮主。”知县冷冷地问。

  “正是小人。”林长风抬头说。

  知县猛拍一下惊堂木,厉声喝道:“大胆刁民,你们的人竟敢假借运送货物夹带火药,你知不知道这是死罪?”

  “草民不敢。海鲍帮从事海鲍生意数百年,从未私运过任何违禁品,这条路送货也有几十年,从未查出过问题。我想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纰漏,或者是被人栽赃陷害。”林长风说。

  “以前不会,不代表现在不会。我办案主事一向讲求证据,这次是人赃并获,你无法抵赖。”知县愤愤快语,口沫横飞。

  “既然大人说人赃并获,那么可否让草民看看那些货物,见见我的人,也许我能找到一些线索。”林长风顺势提议。

  “这可不行。”知县直接拒绝。

  “大人,私运火药是重罪,非同小可,这关系着海鲍帮帮众及家眷数千条人命,我们不能蒙冤啊,请知县大人三思!”林长风哀求。

  这数千条人命触发了知县的良心,他说:“行吧,只能你一个人去,其他人留在这里。”

  “谢谢知县大人!”林长风叩首。

  林长风跟随知县、师爷来到杂物间,被扣押的货物一共三车,马匹被关在马圈里。

  “为了保持证物完整,火药还在里面。”知县说。

  林长风仔细端详上面的每一个细节。突然他发现了什么,但是不作声色。然后林长风对知县说:“可以了,现在我想见见我的帮众。”

  “走吧!”知县说。

  县衙牢房不大,只有八名禁卒,里面很简陋,临时关押着一些嫌疑犯。牢里共有十二名海鲍帮帮众,看到林长风过来,他们纷纷起身喊:“帮主!”

  林长风走近,安慰每个人,这时他注意到其中一个人眼神有些不对,他没有马上拆穿他。林长风脑子转得飞快:必须要想办法生擒这个人,否则他自杀的话就死无对证了。牢里的兄弟们还不清楚情况,无法有效应对,即使知道了也不一定能及时按住他。我必须进入牢里。如果我出去后跟知县商量一起设计抓住他……不行,这县衙里的人不知道有没有问题,会不会从中作梗或提前报信?如果只有我单独进来擒住他,知县会认为我串通兄弟们找个替死鬼顶罪。怎么办?

  “怎么样?看完了吗?”知县问。

  林长风突然心生一计,一巴掌打在知县脸上,大骂:“你这个贪官!”

  知县瞪大眼睛,怒道:“来人,把这个刁民抓起来。”

  “帮主!”海鲍帮帮众着急地喊。

  八名禁卒冲过来,但是打不过林长风,林长风收起招式,敞开胸襟,伸出双手说:“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不要伤害我的兄弟,我自愿进牢房。”

  “关起来!”知县下令。禁卒拿着手链铐小心靠近林长风把他双手铐起来,然后打开牢门,推了进去。

  林长风进去后垂头丧气地靠近目标人物,猛然间出手将其打昏。然后他大喊:“知县大人,真相就在这里!”

  “什么真相?”知县走了过来。师爷、禁卒也聚过来。

  林长风蹲下揭开地上那个人的人皮面具,露出另外一个人的面容。

  “他不是阿财?”海鲍帮帮众惊叫。

  “怪不得在牢房里他总是一言不发,我还以为他是太沮丧了不想说话。”一个帮众说。

  “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在武夷山上,阿财说去尿尿,结果去了好久才回来,原来是有人假冒了他。”另一个帮众说。

  知县、师爷、禁卒也吃了一惊。

  这时,林长风起身向知县致歉说:“大人,刚才草民一时情急,出了下策,打了大人,草民愿意重金赔偿。”林长风很聪明,先稳住知县,才能继续解开案情。

  听到重金赔偿,知县觉得挨这一巴掌值了,加上地上这个人换了脸,他也感觉事有蹊跷,所以就说:“林帮主果然智慧,看来此事却有可疑,你且来慢慢道来。我先前说了,我办案主事一向讲求证据。”

  “谢大人!”林长风说,“我们海鲍帮以海为生,帮众打的都是统一的水手结,方才在杂物间,我注意到绑在夹带火药位置的绳索都不是水手结。我就意识到可能有人混入帮众之中。刚才在这里,我逐一看过去,发现只有这个人的眼神不对,我就确定了我的判断。于是我设计进入牢房,将其打晕。大人只要耐心审问此人,一定可以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好,来人,进去把里面那个人铐起来。”知县下令。

  “大人,为了避免他自杀,建议绑起来,并检查一下看看牙齿上、指甲里有没有套毒药。”林长风说。

  “嗯,有道理。”知县点头说。

  回到公堂上,知县端正坐姿,让衙役用水泼醒真正的嫌犯。

  知县一拍惊堂木,喝道:“尔是何人?为何设计陷害海鲍帮?从哪里弄来的火药?你的同伙在哪里?给我从实招来!”

  嫌犯面无表情,一句话也不说。

  知县冷笑说:“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现在不开口,一会儿就会求着告诉我。来呀,上刑!”

  “大人。”林长风赶忙插话,“可否让草民问他几句话?”

  知县看林长风颇有手段,便同意了。

  林长风走到嫌犯旁边绕着走了一圈,然后看着嫌犯的脸说:“你不是海边人?”

  嫌犯没有回答,眼神却有嘲笑之意。

  “你不是我竞争对手派来的人?”林长风说。

  嫌犯没有反应。

  “你不是我仇家派来的人?”林长风又说。

  嫌犯依然没有反应。

  林长风凑近嫌犯的脸,凝视他的眼睛,小声说:“你是朝廷的人?”

  嫌犯的眼神立即有变化,面部也不自然了,呼吸从平稳变成无,他在努力控制情绪。

  林长风得到了答案,大脑一阵寒,这是他最不想要的答案。他起身向知县说:“大人,我问完了。”

  “这样就问完了?”知县不明白,说,“那,那就用刑吧!”

  “大人,既然现在嫌犯已经抓到,可否放了我的帮众?之前我失手打了大人,赔偿金一会儿送到贵府上。”林长风说。

  “嗯,可以。不过他们都是人证,暂时不能离开铅山县,货物和马匹你们也暂时不能带走。”知县说。

  “好的。谢大人!”林长风跪地拜叩。

  白灼下榻的客栈外有两个龚自如的手下在盯梢,看到林长风和十七名海鲍帮帮众回到客栈,其中一个手下跑开了,回到龚府。

  “报告!”那个手下说。

  “说,现在什么情况?”龚自如问。

  “我们一直在盯着客栈的动静,十三香还没有出来,不过先前出去的那波人回来了,还多带了十几个人,好像知道我们要攻击,增强了防范。”那个手下说。

  龚自如顿时脸上乌云密布,问朱知大:“这可如何是好?对方人手增加了,其中又不乏高手。我们贸然攻击胜算很小,而且一旦开打,就会惊动官府,届时就更麻烦了。”

  “没错,形势变了,我们不能强攻已,只能智取。我有个办法。”朱知大说,“我扮成旅客,先进入客栈。等到晚上,你带人假装偷袭,把他们主力引开,我再悄悄进去,杀了十三香。事成之后我放信号弹,你们就撤。只要十三香一死,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不用他们硬拼。”

  “好主意,就这么干!”龚自如喜道。

  “我现在就过去,你也准备好,今晚子时四刻动手。”朱知大说。

  “好!”龚自如应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