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 武侠

    类型
  • 2020.07.22上架
  • 18.20

    连载(字)

147位书友共同开启《师父不出手》的武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白色死神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96 2020.07.22 20:15

  小暑节气刚过,午时将至,热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半山腰树林间的小路山,行走着一位身穿灰白色粗布衣的男子,他面如冠玉,却有一双呆滞的死鱼眼,他留着乌黑的长发,但两鬓却有一些银白色头发,胸前挂着一颗骷髅头银质吊坠,背上背着一个药箱,手里拎着一个干瘪的水囊。

  透过树叶间斑驳的缝隙,男子隐约看到侧前方有建筑,貌似一座庙。男子心喜,朝着建筑的方向,步伐快了起来。

  庙门上的牌匾写着“山神庙”大字,男子推开虚掩的门走进去,四方院里空荡荡的,正殿里似乎也没有人。不过,有一股煮粥的香味飘出,庙里的人应该是在做饭。

  “打扰了,有人在吗?”男子轻声喊。

  这时,从东侧小门走进一位年约六十的道长,对男子做拱手礼,说:“居士你好。”

  “道长你好!”男子对道长作揖,“我叫白灼,是一位医者,刚从深山里修行出来。今日天气炎热,走山路有些累了,想在这里些个脚,不知方便否?”

  “方便方便。”道长细看了一样,其面部似有难色,便说,“白居士是否肚子也饿了,贫道刚煮了粥,一起来尝尝。”

  白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肚子是有点饿了,不过,我想先方便一下。”

  道长微笑了一下,说:“茅厕在庙后,白居士随我来。”

  “好嘞,我把药箱先放在殿里。”白灼露出悦色。把药箱和水囊放好后,白灼跟着道长往庙后走去。

  到了茅厕,道长说:“白居士,请便,我先去厨房安排一下。”

  “多谢道长!”白灼作揖。

  茅厕虽简陋,但是还比较干净。白灼蹲下释放自我。

  隐隐约约有一阵乱哄哄的声音传来。不一会儿,道长在茅厕门口压低了声音说了句“黑龙教的人来了,快走”,然后一溜烟跑没影了。

  “什么?”白灼没听明白,但是没有收到回复,他想:等屎拉完再出去看看什么情况。

  解完手的白灼从墙边探出个脑袋,看了一圈,心道:这是什么阵仗?怎么突然间多了这么多人?

  四方院里,来了两队人,都是手执兵器。一队浑身黑衣,有二十人左右,居中者是一位身材肥硕的猛汉子,手握双锤,此人是黑龙教八大护法之首凌合泛。另一队穿着灰色布衣,有十多人,靠前的一位蓄着小胡子,双手紧抓着一柄长剑,这位是三阳门的大师兄郑云松。

  “老子追了你们三天两夜,总算把你们堵在这里了。”凌合泛浑身冒汗,喘着气说,“今天天气真他娘的热,拿水来。”

  身边一个教众拿出水囊给凌合泛,凌合泛随意喝了几口,然后把剩余的水浇在头上。

  白灼心道:这个胖子傻呀,这么热的天凉水灌顶,不生病才怪。等等,他说话时气虚气滞,身体有微颤,这像是心气衰微的征兆,他这身形平时必定是暴饮暴食,作息不规律,很可能有心脉瘀阻的病症,连日奔波导致肌体过劳,刚刚又凉水灌顶,如果再突然剧烈运动,搞不好会出现急性亡阳甚至阴阳俱竭的情况。可惜我眼睛看医书看坏了,离得太远看不清楚他的面容症状。

  “今天……”凌合泛说。

  “等一下!”白灼打断了凌合泛的话。

  所有人看向白灼,白灼慢慢走到院子里来。

  “你好,我叫白灼……”白灼说。

  “你是为三阳门出头的?那就连你一起杀了。”凌合泛粗野地说。

  “什么?你要杀我!”白灼一惊,凉气拔心,心跳加速,大脑一片空白,万分后悔自己冒失跑出来。他瞪大了死鱼眼,也近距离看到了凌合泛的面色、眼神、嘴唇、舌头,心里有了判断:这个胖子如果猛烈挥动锤子,可能会瞬间死亡。于是白灼右手指着凌合泛说:“你不要过来啊,不然你会当场毙命。”

  “当场毙命?哈哈哈,怎么,你想用一根手指杀我?我先送你上西天!”凌合泛大力挥高双锤,要砸向白灼,猛地身体一颤,有股力量冲上脑门后迅速卸下,眼前骤黑,双脚虚空无力,猝然倒地。

  黑龙教教众顿时傻眼了,凌合泛身边的一个人大胆靠近,用手指测试鼻息后,吓破了胆,喊:“凌护法死了!”

  三阳门的人惊呼:“指一下就死了!”“一个手指杀死黑龙教第一护法。”“这个人是绝顶高手。”“不仅是高手,更像是死神。”

  郑云松见黑龙教教众心已慌乱,是反击的大好时机,大喊一声:“杀了黑龙教的人,为死去的师父和师兄弟们报仇。”

  三阳门的人士气高涨,舞剑杀向黑龙教教众。黑龙教教众无心恋战,更被白灼吓得无力反击,落荒而逃。

  方才闹哄哄的院子,又回到了空荡荡的样子,只留下白灼和一具尸体。白灼眨了眨眼,自言自语:“难道就不能先听我解释一下他猝死的病理吗?”

  白灼再次环视了一圈,心道:人都走光了,连道长也不知去向,看来只能我把他给埋了。

  “糟了——”突然,白灼脑海里闪过一件事:午饭还没吃!还是先吃饭,才有力气挖坑。没错没错,这个人是个坏人,就暴尸让太阳晒一会儿去去阴气。

  喝完粥,白灼休息了一会儿,在庙里找到锄头,到庙后找了个地方把凌合泛给埋了。之后,白灼背上药箱,拿着装满水的水囊和一块从凌合泛身上找到的黑龙令牌下山去了。

  日斜将落,白灼总算赶到了一个镇上。看着街上的客栈,白灼摸了摸兜里的钱,心道:师父说这些钱可以开个小医馆,以后我就在这里行医治病了,今晚就破费住一晚上,明天去找场地。

  第二天一大早,白灼起床出门,去街上找吃的。美美地吃完一碗锅边糊后,白灼在路边走着,观察有没有在招租的店铺。路过一家饭馆,里面围了很多人。白灼心道:这么多人,这家饭馆的味道一定很赞!去看看,等一下午饭可以在这里解决。

  “双方剑拔弩张,这时突然一道白色身影闪出,他伸出一个手指,就像一个白色死神,指向凌合泛说‘我一个手指就能杀了你’。”人群的中间坐着一个跛脚的男人,他伸出右手食指,津津有味地说着,周围的人听得入迷。

  “一个手指,吹牛吧?”一个人问。

  “跛脚李,那白色死神长什么样?”另一个人问。

  “我听三阳门的弟子说,那人一身白衣,胸前挂着一颗银色骷髅头,看似二十出头却两鬓斑白,长相俊朗,只是眼睛像是死鱼眼……”跛脚李说。

  “怎么感觉像在说我呢?不过我没有死鱼眼。”白灼自言自语。

  旁边的一位听者转头看了白灼一眼,说:“你这还不是死鱼眼!”然后回头继续听,突然他若有所悟,转头仔细看了白灼一眼,猛然惊叫“啊——白色死神”,吓得摔在地上。所有人回过神来,看了看地上的听者,又看看了白灼,发出了相同的声音,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白灼愣住了,一个念头在脑海里打转:我没有死鱼眼呀!我虽然不是什么绝世美男,可是我没有死鱼眼呀!

  看着这群陌生人用惊悚的眼神看着自己,白灼心里很难受,转身离开了。白灼没了找店铺的心思,径直往回走。这时,一个身影悄悄地跟了上去。等白灼回到客栈后,那个身影驱策快马,疾驰来到了黑龙教麻沙镇分舵,然后快步冲入堂内。

  “凌舵主,我找到杀害凌护法的凶手了。”那个身影单膝跪地说。

  “六子,找到杀我哥的凶手了!”堂上坐着的男子霍地起身,他身材高瘦,眼睛里杀气腾腾。这个人是黑龙教麻沙镇分舵舵主凌遍当,也是凌合泛的弟弟。

  “是的,凌舵主,他就在隔壁的和平镇的一家客栈里。”跪地的六子说。

  凌遍当咬牙切齿说:“马上出发,我们去杀了他!”

  “等等,凌舵主,这个人武功很高,要不要等所有分舵的兄弟到齐了再出发?”旁边的副舵主陈宇说。

  “不行,这个人现住在客栈,说明随时会离开,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就难说了。他武功是很高,但我们可以用暗器、用毒。”凌遍当说,“叫兄弟们乔装一下,不要打草惊蛇。”

  十几匹快马离开了黑龙教麻沙镇分舵。

  白灼回到客栈后一直闷闷不乐,心道:本来想在这里开个小医馆,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他们都嘲笑我有死鱼眼,还骂我是白色死神,我有那么晦气吗?真是越想越生气!算了,吃完午饭就离开这里。

  凌遍当一行人骑马来到和平镇,下马后悄悄分散在客栈外面。凌遍当对身边的六子说说:“你过去探探情况。”

  六子应了声,朝着客栈走过去,正好白灼从里面走出来,六子连忙转身,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一个水果摊边。

  白灼心道:上午在街这边被人嘲笑,午饭还是去街另一边吃吧!

  白灼一路走一路看,看到一家比较冷清的饭店,情不自禁地说:“太好了!”然后就直接进去了。

  点了一荤一素后,白灼坐着心情稍微好了点,店小二去后厨了。凌遍当、陈宇从后门翻进去,来到了厨房,把刀架在店小二和厨师的脖子上。凌遍当从怀里掏出一瓶毒药说:“不想死的话,就把这瓶毒药下在刚才那位白衣男子点的菜里面。”店小二和厨师只能点点头。

  菜做好了,店小二紧张地端着来到白灼桌旁,把菜放下。白灼看了看店小二说:“你的脸色怎么突然变得很差,生病了?”白灼想顺手去摸店小二的脉,店小二下意识地收手,道了声“我先去忙别的了”就跑开了。白灼心中十分疑惑,眉头紧锁,带着疑问拿起筷子准备夹菜,突然意识到问题所在了,惊呼:“菜里有毒!”

  “啊——”在看账的店掌柜被白灼吓了一跳,店小二以及藏起来的凌遍当、陈宇更是大惊失色。

  店掌柜愤怒地走过来,质问:“我们的饭菜里怎么可能有毒?”

  白灼冷静地说:“这菜被人下了剧毒。店小二,你过来。”

  店小二哆哆嗦嗦不敢过去,店掌柜看着店小二的样子心中大约有数,怒道:“你竟敢在饭菜里下毒!你想害死我呀!我要去报官,把你抓起来!”

  “不许报官!”凌遍当持刀冲了出来。陈宇无奈也跟着。黑龙教教众围住了饭店门口,却不敢进去。

  店掌柜和店小二见状吓得直奔二楼去了。

  白灼害怕地站起身,移开屁股下的长凳,快步退到墙边,背靠着墙问:“你们是谁?为什么要下毒害我?”

  “我们是黑龙教的人,你昨天杀了我哥哥,我今天是来报仇的!”凌遍当慢慢走到白灼正面,恶狠狠地说。

  白灼立马反映过来对方指的是昨天暴毙的胖子,指着凌遍当说:“噢——你是……”

  看到白灼伸出手指,凌遍当急忙后退躲闪,结果被长凳脚绊了一下,步伐乱了,身子歪了,后脑重重地撞在桌边上,摔倒在地。凌遍当狼狈爬起,陈宇想过去扶,凌遍当却说:“没事,一点都不疼,就是脑袋有点胀胀的。”

  但白灼看出了异样,心道:后脑遭受这样的撞击,疼反而没事,如果不疼,说明伤势非常严重。于是,白灼指着凌遍当说:“你最好马上离开,不然后果很严重!”

  “又指了!”门外的黑龙教教众害怕地说。

  这次凌遍当没有后退,愣了一下,然后开心地说:“我没事,我没事,哈哈哈我没事。”

  陈宇和黑龙教教众舒了一口气。

  “哈哈哈我没事,哈哈哈我没事。”凌遍当说着竟然欢快地跳起来了,眼神飘忽。

  陈宇和黑龙教教众吸了一口气,不知所措。

  白灼神色凝重地说:“他疯了,快点带他离开。”

  陈宇像得到了命令一样,指挥黑龙教教众把凌遍当拉走了。

  等陈宇他们离开了,白灼慌张地跑回客栈,收拾包袱结账,午饭也不吃,也不敢去路边买干粮,飞快地逃离和平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