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青云山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03 2020.08.05 20:38

  三日后,马车来到乌龙江畔。老周呼喊:“大家都出来吧!看,那边远远的就是福州城了。这福州两侧是险峻的群山,南面是旗山、北面是鼓山,合起来就是旗鼓相当。”

  白灼、洪梢、尤闷纷纷下车。

  “我们看几眼就走。今天不进福州城,直接去永福县。等事情忙完了,如果大家还有兴趣,我载你们去福州城里转转。”老周说。

  “好的。”白灼道。

  尤天雄离开延平府后途经尤溪县后到了黑龙教嵩口镇分舵。马乾坤、朱信和率领教众在分舵门口迎接,跪拜:“属下参见副教主!”

  尤天雄下马,说:“都起来吧!”

  “谢副教主!”众人起立。

  一个教众过来牵马。马乾坤走上前说:“副教主旅途辛苦,属下备了接风酒……”

  尤天雄打断了马乾坤的话,说:“这酒等一下再喝。马舵主、朱副舵主你们两个跟我来一下。”

  马乾坤、朱信和面面相觑,紧张地跟着步子去。

  到了书房,没等尤天雄开口,马乾坤、朱信和先跪地自责:“属下办事不力,请副教主责罚。”

  尤天雄连忙把他们扶起来,说:“你们不用紧张,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乾坤、信和,我们是兄弟,我在做第一护法负责东南区的时候,你们就一直很支持我,虽然我现在身居副教主之位,但我心里还是把你们当兄弟的。我们都清楚,福州看似一块大肥肉,实则受到逍遥五仙势力的制约。你们近期跟林玉恒合作失败是因为林长风太狡猾,武仙派又从中作梗。我知道你们已经很努力了,不能把屎盆子全扣在你们头上。教主不懂你们,我还能不懂吗?”

  “感谢副教主体恤!”马乾坤、朱信和拱手说。

  “但是教主派我来,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外面的弟兄们都看着,不然难以服众。”尤天雄说。

  “请副教主明示!”马乾坤、朱信和说。

  尤天雄开始推出他的计划,说:“首先这接风酒不能喝,改成誓师酒。今晚把分舵的兄弟们都请来,你们当众负荆请罪,他们必然劝说,我便当众责罚你们,激发他们的士气。”

  “可是誓师酒要师出有名。”马乾坤道。

  尤天雄眼睛一亮,说:“当然有。来之前我跟教主建议了,今年进军兴化府,由你们嵩口镇分舵负责。”

  “副教主,兴化府是挺有钱的,但兴化人太精明,合作恐怕要吃亏。”朱信和说。

  尤天雄轻笑了一声,说:“你说的没错,我们不与兴化人合作,但我们可以与兴化府的外地人合作。兴化人游走于全国做生意,赚到的钱都弄回老家,这几年兴化府富裕了,吸引了很多的外地人前去做生意,但是他们也怕精明的兴化人,怕吃亏。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我们与兴化府外地人联合,与兴化人相互牵制,这样不仅能赚到外地人的钱,也能从兴化人那里分一杯羹。”

  马乾坤、朱信和恍然大悟说:“副教主英明!”

  “再过一个月就是年中会议及分舵半年考核期,教主打算借此遴选一个人升迁护法。乾坤,我想推荐你上去。”

  “多谢副教主栽培!”马乾坤立马跪下拜谢。

  尤天雄说:“你先别着急谢我。赶快起来吧!林玄负责的东区这两年成绩斐然,以我对教主的了解,他很可能会从东区挑人,然后把林玄调到东南区做第一护法。”

  “这样林玄在教内的势力就更大了,岂不是会对副教主构成威胁?”马乾坤惊道。

  “属下对副教主始终忠心耿耿。”朱信和说。

  “我相信你们的忠诚。因此你们必须利用这一个月时间,加紧谋划,快速在兴化府站稳脚跟,做出成果。这样我好在教主面前替你们美言。”尤天雄笑着拍拍马乾坤、朱信和二人的肩膀说,“按我说的,你们去安排吧!今晚的誓师酒要喝出气势来!”

  “诺!”马乾坤、朱信和大喜。

  是夜,黑龙教嵩口镇分舵,一场苦肉戏演完后,教众群情激昂,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尤天雄品着酒,眼神里透露出城府。

  白灼一行人的马车摸着夜色进入永福县。次日晨,老周驾着马车在城内行走,到了一家葱饼店前停下,他说:“大家快下来,带你们吃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洪梢第一个蹦下来。

  “永福葱饼,现烤现卖,又香又脆,保证你们吃了还想吃。”老周说。

  “有那么好吃吗?你这话听起来好像你是这家店的托。”洪梢半信半疑。

  “去你的吧!你才是托。你不吃拉倒。”老周哼着鼻子说。

  “哈哈哈!就算你是托我也要尝尝。确实很香啊!”洪梢大笑着先拿起一个葱饼吃起来.

  葱饼入口嘎吱脆响,烤香、葱香冲入鼻腔,滋味肉馅在牙齿与舌苔之间滚动,那种感觉无法言表。洪梢一边嚼着一边说:“师父,太好吃了,你赶紧尝一个。”说着拿起一个葱饼给白灼。白灼接过来,递给尤闷。洪梢见状又拿一个给白灼。

  白灼咬了一口,赞叹道:“嗯,确实很香很有味道。不过这个太上火,你们别多吃。”

  洪梢继续啃着葱饼,说:“知道啦,师父。不过我买几个作为干粮,可以吧!”

  “你这个贪吃鬼。”白灼笑道。

  不远处的一间茶叶店里,两个伙计在偷偷瞄着白灼,窃窃私语。

  “那个人像不像白色死神?”一个说。

  “没错,就是他。他来永福县做什么?等一下我们跟上去看看。”另一个说。

  白灼他们坐回马车出城,茶叶店两个伙计骑马悄悄尾随。

  “白大侠,青云山那么大,你具体是要到哪里?”老周问。

  “青云山之巅。”白灼答。

  “哦,那就是云顶了。那里我的马车可上不去,我把你们送到山下,你们自己步行上去,然后我就回永福县了,我去找我的表弟表妹叙叙旧。申时末我再来接你们。如果你们早早采好草药,还有时间就去九天瀑布、青龙瀑布、云天石廊、桫椤神谷走走,青云山到处是美景,可别流连忘返,让我在下面久等哟!”老周笑道。

  “老周,你也别聊太久,到时候忘了申时来接我们,不然我们只能跟山上的仙女一起过夜咯!”洪梢开玩笑说。

  “好,今晚就把你一个人留在山上,让仙女收了你。”白灼接着洪梢的话说。

  老周大笑。

  洪梢赶忙说:“别,师父,我跟仙女聊不来。”

  “我看你跟……”白灼想起了莫飞飞,欲言又止。

  洪梢立马明白,不说话了。

  马车停在青云山下,白灼、洪梢、尤闷拿着水和干粮下车。老周说:“我先回去了。记得申时末,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要准时下山,迟了回城又要天黑。”

  “好,老周路上小心。”白灼说。

  后方远远的山路边上,茶叶店两个伙计牵着马躲在路边商量着。其中一个说:“我在这里守着,你去分舵报告。”另一个上马走了。

  “师父,你看,山顶云雾缭绕,宛如仙境。”

  “哇,师父,这水好绿啊!”

  “师父,这瀑布不输我们后山的那个瀑布。”

  一路上,洪梢话不停,白灼话不多,尤闷话不说。

  尤天雄、马乾坤、朱信和三人正在商量着进军兴化府的事情,一个黑龙教教众带着茶叶店伙计进来,跪地禀报:“副教主、舵主、副舵主,刚刚得到消息,白色死神来永福县了。”

  “他来永福县做什么?快说,具体什么情况?”尤天雄满大惊。

  “今天早上我们在永福县城里发现白色死神一行共四个人在买葱饼。之后他们驾车到了青云山下。白色死神跟一个壮小伙、一个小孩上了青云山。还有一个赶车的老头,已经驾车回永福县了,申时会再回到青云山下等白色死神下来。白色死神来永福县、上青云山的目的我们尚未知道。现在我们一个兄弟还在山下守着。”茶叶店伙计说。

  “这青云山风景虽好,但依我看白色死神不像是来旅游的。青云山上无人居住,所以也不可能是交友。难道是……”尤天雄神色凝重地分析起来,忽然“宝藏”这个词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心中有了冲动,说,“乾坤、信和,你们跟我一起去一趟青云山。”

  “可是教主明令我们要远离白色死神,我们这样去是否妥当?我怕教主到时候怪罪。”朱信和提出疑问。

  “这点你不用担心。临行前,教主特意嘱咐我去调查白色死神。我原本打算过几天去麻沙镇分舵的时候再调查,既然这次有机会,我必须去搞明白他来此地的用意。我担心白色死神此行可能对我教不利。就这么定了,我们换装后就出发。”尤天雄消除了朱信和的疑虑。

  “诺!”众人齐道。

  白灼他们历经辛苦,终于登上了海拔1100米的青云山之巅——云顶。这里有一片面积逾万亩的高山草原,如同一块巨大的绿毯铺在天地间。草原中央有一口呈弯椭圆形的万年火山天池,就像一块透明的琥珀镶嵌其中。

  “哇——啊——师父,这里简直太神奇、太壮观啦——”洪梢被眼前的景观震惊到了,赞不绝口。

  “别陶醉了,我们有正事要办。”白灼说,“根据神话故事里的描述,能够治愈鬼骷病的草药叫地狱草,是一种红色的多肉植物,传说自己会离开土壤跑来跑去。这里放眼望去都是绿色,红色的草应该很容易找到。我们分开找一下。”

  过了许久,三人都是相互摇头告知,一无所获。

  “师父,这里太大了,估计要找好几天。看这日头,差不多是未时了,我们要不要先下山,明天再来找找?”洪梢建议说。

  “看来只能这样了。明天再来吧!我去那边洗把脸。”白灼脸上都是汗,说着去往天池边。

  “师父,我也要洗一下。”洪梢跟紧了脚步。他走到白灼旁边低语:“师父,你说地狱草是神话传说里的草药,所以……”

  白灼听出意思,立即打断洪梢的话,说:“打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把话咽下去,别让尤闷听见了。先洗脸。”

  二人来到天池边蹲下,白灼弯腰俯身用双手捧起水洗脸,他没注意到胸前的银骷髅头碰到水里。当他抬头的时候,银骷髅头离开水,附着在上面的水滴滑落滴在水面上,荡漾出波纹,紧接着,白灼身后空气急速流动、凝聚旋转,形成一个漩涡,并旋转出一个大大的环形传送门。

  尤闷发现了传送门,大叫:“白大侠,你们快回过头看!”

  白灼和洪梢同时转身,吓了一大跳。尤闷跑过来,和他们站在一起。传送门里面像是一个黑色的洞穴,墙壁上泛着红色的光。

  洪梢双眼放出光芒,说:“哇——师父,青云山真是奥妙不已啊!”

  “莫非地狱草生长在这里面?既然是神话里的草,那么什么都是有可能的。”白灼自言自语,他回过神说,“洪梢,你去捡一根树枝过来,伸进去看看。”

  “好。”洪梢很快找来一根长树枝,慢慢伸进传送门里,然后快速又拔出来,树枝完好无损。

  白灼从地上拿起一块小石头扔进去,里面传出石头落地的声音。白灼说:“洪梢、尤闷,我先进去看看。如果有危险或出现意外,你们千万不要来救我,马上离开。如果我没事,我再叫你们再一起进来。”

  洪梢马上拦住白灼,说:“不行,师父,还是我来吧!”

  一旁的尤闷二话不说就了跳进去。

  “尤闷——”白灼、洪梢着急喊道。

  “我没事。”尤闷安全着地,看了看里面的情况,然后说,“里面的隧道很深,但尽头好像有一扇门。你们要不要也进来。”

  白灼、洪梢长吁了一口气,相视一眼,然后也跳入传送门。随后传送门关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