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两派仇怨,皇子斗争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07 2020.09.15 21:12

  鄱阳湖帮为鄱阳湖流域地区最大的民间帮派,帮众足有三千多人,掌控着鄱阳湖及附近水域的渔业、码头、水运和部分路运生意。迎松派位于黄山,是南方较大的一个武林名门正派,弟子逾千人。虽然黄山与鄱阳湖地理位置离得很近,但迎松派与鄱阳湖帮其实没什么交集,迎松派主要跟苏州杭州一带及北方地区有较多生意上的往来。

  几日前,迎松派采购的一批货从赣州府出发,经赣江水路到了鄱阳湖,上码头准备转陆路,由鄱阳湖帮负责卸货和转运。结果这少有的一次交集,引发了两大派的仇怨。

  负责跟货的迎松派六名弟子在鄱阳湖帮卸货后清点货物,发现了少了一件贵重的货,便与鄱阳湖帮该码头的负责人秦建明交涉。秦建明立即调查发现卸货过程并无异常,认为是在上岸之前就少了货。迎松派弟子坚持是卸货时少了货。双方争辩互不相让,进而发生口角,随后又发展为互殴。迎松派弟子武功高强,把秦建明他们打伤了,但鄱阳湖帮人多势众,随便一招呼就来了两百多人,把迎松派弟子给绑了关起来。

  受重伤的秦建明是鄱阳湖帮帮主秦耀阳的侄子。秦耀阳一怒之下要严惩六名迎松派弟子。鄱阳县李知县闻之立即干预制止,想要带走迎松派弟子,但遭到秦耀阳拒绝。迎松派掌门宋清平知晓此事后,立即让师弟岳清通带人前去交涉,结果被劈头盖脸赶出来,双方差点动手。岳清通回去后将情况禀明,宋清平震怒,亲自带领八百精英下黄山,准备赴鄱阳湖讨公道。秦耀阳得知消息后,立即调动一千多人准备应敌。

  李知县深知兹事体大,惶恐不已,两大门派厮杀必定死伤无数,此事一闹大,他的乌纱帽必然不保。他急忙向饶州府曹知府求助,曹知府果断派人安抚秦耀阳、宋清平。

  林长风与秦耀阳有些交情,到鄱阳湖时听说了此事,就让帮众先去送货,自己一个人前去秦耀阳府邸劝说,结果灰头土脸地出府,准备上马离开时,一个年轻男子叫住了他。

  府内大堂,秦耀阳坐在厅堂心情尚未平复,管家匆匆来报:“帮主,有贵客到。”

  “又是来劝我的?不见。”秦耀阳喝道。

  管家贴近秦耀阳的耳朵说:“来的是当今三皇子。”

  秦耀阳一惊起身,紧张道:“哟,赶快迎接。”

  三皇子带领七个随从和林长风直接进入大堂。

  秦耀阳连忙跪拜说:“草民秦耀阳拜见……”

  “起来,我不想暴露我的身份,叫我三爷就好。”三皇子大步流星走到左侧的座位坐下,打开折扇扇起来。

  秦耀阳起身,心里惶恐不安。

  三皇子说:“你们跟黄山迎松派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惊动三……三爷,草民罪该万死。”秦耀阳战战兢兢地说。

  三皇子开门见山地说:“我不想跟你说废话。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秦帮主能否把迎松派弟子交给我,并给我十天时间,让我查出真相?”

  “草民怎敢……劳烦三爷费心?”秦耀阳说。

  “我说了别废话,就回答我,行还是不行?”三皇子说。

  “当然行!”秦耀阳哪敢拒绝。

  这时一个家丁慌张地跑到管家耳边说话,管家脸色立即发青,对秦耀阳小声说:“老爷,又来了一个皇子。”

  秦耀阳听后,一股冷气冲到后脑。

  “原来老三也在啊!”走进来一个英气逼人的年轻公子,身边带着四个随从,是前几天在林子里马背上的那些人。

  “二哥来此做什么?”三皇子冷冷地问。

  “你来做什么,我就来做什么?”二皇子冷冷地答,来到右侧,与三皇子对面坐下,说,“秦帮主,我也想查案,迎松派弟子还是让我带走吧,我不需要十天,七天就够了。”

  “二哥,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你又何必要插一手呢?”三皇子不悦。

  “老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从小性格就是这样,爱抢别人东西,我非要插一手,你奈我何?”二皇子道。

  “二哥,你别太过分!”三皇子目露凶光。七个随从上前一步,刀刃呼之欲出。二皇子的四个随从不甘示弱,也上前一步,兵器锋芒将露。

  秦耀阳浑身发毛,他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不仅牵涉到两大帮派的斗争,而且惊动两位皇子。他隐隐感觉此事背后有什么阴谋。

  看到这些,林长风心里更加有数了。有传闻说,皇帝今年要立储,几位皇子明争暗斗,夺嫡之战更加激烈,势力争夺从朝廷蔓延到江湖武林。海鲍帮的家族里有几位在朝为官,都是三皇子这条线,所以海鲍帮自然而然被归入三皇子派系。但实际上林长风很反感很反对帮派家族牵扯到朝廷夺嫡党争。他很清楚这其中的利弊,成功了鸡犬升天,失败了全部陪葬。如今海鲍帮已经卷入权力斗争的漩涡里,想抽身不可能了。

  秦耀阳冷汗直冒,还是斗胆说了一句:“二位皇子稍安勿躁,我想此事就此作罢,放了迎松派的人。”

  “不行!”二位皇子同时喊道。

  秦耀阳吃了一惊,浑身哆嗦,不敢再开口。

  “二哥,我这位朋友海鲍帮林帮主,前些日子马车队货物在铅山县遭人栽赃陷害、人在武夷山差点被暗杀,不会也是你干的吧!你在官场乱来也就算了,现在还开始对江湖人士下手了。”三皇子突然把话题扯到林长风的身上,似乎有所暗示。

  “老三,你是不是傻呀!要是我干的,我在铅山县的人还能让他活着走到这里?”二皇子反问,语气很重。

  “哈哈哈,你就吹牛吧!你的那些手下被林帮主和他的朋友打得落花流水,还死了好几个人。”三皇子大笑,占了上风。

  “你!”戳到痛处,二皇子大怒,拍案而起,四个随从兵刃出鞘。三皇子的七个随从亦然。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一个冒失的家丁跑过来,欲言又止。

  “又怎么了?”秦耀阳欲哭无泪。

  “饶州府曹知府在门外。”家丁说。

  两位皇子脸色变了。三皇子说:“秦帮主,今天我还有事要处理,这里有没有侧门?我先走一步。”

  “有。管家给三……三爷引路。”秦耀阳吩咐说。

  管家立即带路。

  “秦帮主既然不打算继续追究此事,我留着也没什么意思,就此告辞了。”二皇子起身甩甩袖子,跟着走。

  秦耀阳让管家把两位皇子请走,自己整了整衣冠,前去正大门迎接曹知府。

  “曹大人。”秦耀阳笑颜作揖。

  “秦帮主,我们进去说话。”曹知府说。

  到了厅堂,曹知府坐下,秦耀阳立即吩咐丫鬟:“给曹大人上好茶。”

  “我此番前来是为了你们跟迎松派之间的事……”曹知府说。

  “我马上把人交给官府。”秦耀阳直接插话。他心道:这烫手的山芋不能捂在自己手里,否则必有大祸。

  曹知府一脸懵圈,问:“呵,我听说你直到昨天还态度强硬,非要狠狠地教训他们,今天怎么突然就改主意了?”

  “前几天是因为在气头上,所以不够冷静失去判断。我今天静下心来认真思考,觉得还是交给官府公事公办最稳妥,而且我觉得此事其中可能有蹊跷,请曹大人务必查个水落石出。”秦耀阳说。

  “你早该这么想了,省得我跑一趟。不过此行总算有收获。李知县这几天都被你吓出病来了,回头我让他派人过来提人,你可千万不要变卦。”曹知府舒了一口气。

  “不会不会。”秦耀阳说。

  丫鬟端着茶上来。曹知府捧起喝了一口,大赞:“这茶不错。”

  “曹大人喜欢,一会儿带一些回去慢慢品尝。”秦耀阳说。

  “不了,事情交代完了,我得马上走。最近公务特别多,因为你这个事情我是硬挤出时间赶过来,现在还要赶回府里。另外,昨天大皇子托人传话给我,要我秉公处理,为你主持公道,所以这件事你就放心吧!”曹知府说。

  秦耀阳笑笑点头。他心道:原来曹知府是大皇子的人,怪不得两位皇子急着要走。先前两位皇子聊到林长风的事,照他们的说法,很可能是另外一位皇子干的。会不会是大皇子呢?那么此次货物丢失、两派恩怨会不会与夺嫡有关?

  “秦帮主,我走了。”曹知府道。

  “我送送大人。”秦耀阳回过神说。

  送走曹知府后,秦耀阳比之前更加静不下心来,他决定亲自去调查。他来到鄱阳湖帮的牢房,让所有守卫都出去。迎松派六个弟子没精打采地坐在牢房地上,见了秦耀阳,全部起身冲过来怒目而视,带头的师兄周泉波喝道:“秦帮主,快把我们放了,不然我们掌门、师父他们一定会来找你算账的!”

  “快把我们放了!”迎松派众弟子一起喊道。

  “打伤了人还这么嚣张?”秦耀阳嗤笑。

  “是你们先弄丢我们的货物,我们才找你们理论。至于打人,双方都有动手,受伤了是你们武功太差,这能怪谁。”周泉波讥笑。

  迎松派众弟子一起笑,算是被囚禁于此的自我慰藉。

  秦耀阳火气马上上来,但是又克制住了,平静地说:“那你们说说,我们是怎么弄丢货物的?”

  “这个要去问你们的人。”周泉波说。

  “问完你们我自然会去问他们。我就想知道,你们在现场有什么发现,哪里有不对劲的地方?”秦耀阳道。

  “这些我们已经说了无数遍,你们的人就是不相信。”周泉波说。

  “那劳烦你们再说一遍,包括每一个细节,我都想知道。”秦耀阳诚恳地说。

  “说个屁!师兄不用理他。”一个迎松派弟子说。

  “就是,不用理他。”迎松派众弟子说。

  秦耀阳真的生气了,喝道:“不识好歹!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可能关系到你我两派的生死存亡,我才懒得跑来跟你们废话。你们不说,那算了,”秦耀阳说完要走。周泉波一惊,立即叫住他。

  “师兄,别被他骗了。”另一个迎松派众弟子说。

  周泉波安抚各师弟,对秦耀阳说:“我信你一回。我就把那天的详细情况再说一遍,请秦帮主务必秉公处理。”

  “好。”秦耀阳道。

  周泉波和师弟们便把当天情况娓娓道来,秦耀阳听后若有所思。之后,他道别离开,来到那天卸货的码头和仓库,寻找蛛丝马迹,又与当天的帮众攀谈了许久。秦耀阳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他调头回去,想再从周泉波他们那里获取有用的信息,结果人已经被李知县带走了。他只好去探望秦建明。从秦建明口中得到的情况与帮众的口风基本一致。秦耀阳大为头疼,不知如何推进。

  次日上午,李知县突然差人来告知秦耀阳,抓到真正的犯人了。原来昨夜捕快在抓捕一个小偷时,意外发现了迎松派丢失的货物,不过里面有一些货已经被销赃。据小偷交代,他是流窜作案,这两个月在鄱阳湖码头溜达,趁人不备盗取财物。

  这么快就查出真相了?这就是真相吗?秦耀阳不敢相信。他立即去码头再次了解情况,这两个月来确实有发生过两起类似的货物丢失情况,不过都是小物件,帮众与客户私下处理了,所以没有报上来。秦耀阳内心感到十分不安,总觉得还有事情要发生。

  下午,曹知府派人送来请柬,以化解两派恩怨、双方握手言和的名义邀请秦耀阳、宋清平参加明晚在鄱阳县醉香酒楼设下的宴席。这一环扣一环,让秦耀阳愈加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明晚的宴席没那么好吃。

  白灼他们乘坐马车到了万年县,过了一夜后再出发,将于明晚抵达鄱阳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