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阴谋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22 2020.08.25 00:30

  莫飞飞给尤闷卸去易容,白灼等人随丁文勋一起来到丁府客厅。丁甜甜怒气冲冲要来质问,看到有外人在,立时换了一副脸色和姿态。

  “爹,刚才是怎么回事呀?”丁甜甜细声柔语。

  “是采花贼清一色要伤害你,被我和白大侠赶跑了。”丁文勋解释道。

  “哇,真的好美!”洪梢目不转睛。

  莫飞飞嫉妒地问:“比我还美吗?”

  “当然……”洪梢脱口而出。

  莫飞飞用力揪洪梢手臂的肉。

  洪梢疼得补充说:“当然是各有千秋啦!”

  “白大侠?”丁甜甜疑惑。

  “爹给你介绍一下,白色死神白灼白大侠,他的两位徒弟洪梢、尤闷,和莫飞飞女侠。”丁文勋说。

  “你就是白色死神白灼!我非常仰慕你!”丁甜甜激动地说。

  “丁小姐,你好。”白灼拱手示礼。

  “叫我甜甜就好……白灼,我喜欢你!”丁甜甜突然害羞地说。

  所有人毫无防备地被这句话给攻击了。

  白灼怔住了,一股躁动热气从全身冲上脖子,他迅速深吸气,屏住呼吸,不让热气涌上脸导致红潮,但耳朵无法控制,充血红通通了。白灼不能说话,说话会泄气。

  莫飞飞见白灼耳红不答,瞎猜心思,猛拍桌子,头也不回跑出去。

  洪梢本也陷入话境里,见莫飞飞离开,赶紧去追。

  尤闷不敢吱声,罕见吃惊睁大眼睛。

  丁文勋思绪已经凌乱了,各种想不明白,这句话背后带来的风险危机充斥着大脑。

  旁边的家丁丫鬟都听到了。

  白灼等差不多缓过来,才开口说:“丁小姐真会开玩笑。今天太晚了,我还要赶着回瓯宁县,就不打扰了,丁员外,白某告辞了”

  也不等丁文勋答复,白灼拉着尤闷起身就走,正好洪梢回来摇摇头说:“没赶上。”

  “那白大侠和诸位慢点,我就不送了。”丁文勋感到万分尴尬。

  等白灼一行人走了一会儿,丁文勋让所有家丁丫鬟下去,对丁甜甜破口大骂:“你个死丫头,玩得什么把戏?为什么说出那样的话?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失礼?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要得罪多少人?你知不知道……”

  “对你的生意影响有多大,是吗?”丁甜甜直接把丁文勋的话补完。

  “你还敢顶嘴!”丁文勋怒火三丈。

  “爹,你先别生气。等我给你详细解释完,你反而会高兴。”丁甜甜不紧不慢地说。

  “你说!要是说不出什么道道来,我一定家法伺候。”丁文勋气不消。

  “那我会从几个层面来阐述,请爹中间不要插话,一定要等我全部讲完,到时候要打要骂随你。”丁甜甜颇为自信。

  “好。”丁文勋稍微冷静了一些。

  丁甜甜开始分析了,她说:“先说失礼吧,我只是说喜欢他,又没说嫁给他,哪里来的失礼?爹只要到时候解释一句就好了,那些贵族豪门的少爷公子能有什么想法,不会对你的生意造成影响。而且其实我说喜欢他,是有用意的,后面我会说到。我怎么可能看上一个长着一对死鱼眼的穷光蛋呢?”

  丁文勋一听有道理点点头。

  “其次,你说得罪人,怎么会得罪人?得罪谁?你将来把我嫁出去才会真的会得一些罪人,没娶到我的人说不定就不跟你生意来往了。就算这次要得罪人,大家不好找我,只会找白灼的麻烦。”丁甜甜说。

  又说得在理,丁文勋气消了一半。

  “再次,嫁人可是我的终身大事,我一直想找一个机会筛选一下这些人。白色死神的到来正好创造了这个机会。他武功高强,但是没有权力、没有势力、没有财富、没有背景。去惹他只需要有不怕死的胆量,不会有其它牵连。如果天亮后敢去找白色死神麻烦的,可以先列入我未来夫婿的候选名单。”丁甜甜继续说。

  “对,愿意为你去冒险的才是真爱。”丁文勋赞同。

  “最后,白色死神在江湖上小有名气,敢去找他麻烦的人必定会带着高手或者大量人手过去,此事一闹大,就会迅速在整个江湖传播开,让更多人知道女儿的存在,也就有更多人来光顾你的生意,说不定我还能攀上更高枝头,你说是不是?”丁甜甜全部解释完毕,最后不忘咨询丁文勋的意见。

  丁文勋听了觉得太妙了,沉浸在这最后这一点里。

  “爹,你说是不是呀?”丁甜甜故意又问。

  “是是是,你说得太对了,乖女儿。”丁文勋喜笑颜开。

  白灼等人回到客栈后,发现莫飞飞没有在客栈里。

  “师父,她会不会走了?”洪梢有些失落。

  “这个女人脾气暴躁又古怪,她走了也好,这样我们清静多了。”白灼表面这么说,心里不知怎么感觉空落落的。

  洪梢轻声“哦”,心道:师父到底对师娘是什么想法?

  尤闷不懂,也不问。

  “天快亮了,我们抓紧睡一下。”白灼说。

  天已大亮,白灼、洪梢、尤闷三人还在呼呼大睡。

  石承礼气愤地来到客栈,问林春生:“白灼他们住哪间?”

  “三少爷,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林春生见到石承礼这副尊容,有点担心。

  “你少管,带我去白灼房间。”石承礼喝道。

  “好的。”林春生说。

  到了白灼房间门口,石承礼用力拍门,喊道:“白灼,你给我起来!”他连白大侠也不叫了。

  “谁啊?”白灼迷迷糊糊地说。

  “我,石承礼。快点开门。”石承礼喊。

  没办法,白灼只能起床开门。

  “我刚刚听说,甜甜说喜欢你,是不是真的?”石承礼脸色不好。

  白灼立刻明白了,便说:“她开玩笑,你别当真。”

  “我能不当真吗?就算我不当真,门口那些人能不当真吗?”石承礼没办法压住火气。

  “门口,都谁啊?”洪梢也起来了。尤闷也在旁。

  “你们自己出去看看就知道了。”石承礼说,“外面聚集了很多甜甜的爱慕者,都是福州城内响当当的人物,都带了高手来,要找你的麻烦。”

  “不会吧?丁甜甜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这些人都疯了吧!”白灼十分诧异。

  “他们不怕死吗?我师父一生气,搞不好会一个手指戳死他们。”洪梢说。

  “我们出去解释解释。”白灼说。

  众人一起来到客栈门口。果然,几十号人围着大门口,不是杀气就是怒气。

  白灼笑脸说:“各位早啊!我知道你们为何而来,我要解释一下……”

  “解释个屁!敢跟我抢甜甜,我让你横着走出福州城。”其中一个人十分凶恶。

  “这人谁啊?”白灼悄悄问石承礼。

  “我魏三叔的儿子魏世才,在家里排行老七,跟他爹一样好色,为人比较霸道。他身边的两个保镖武功不低,一个是神风拳朱原,另一个是七星剑蔡泽。”石承礼凑近白灼耳朵低声说。

  “原来是魏庄主的七公子,失敬!”白灼还是以礼相待。

  “白大侠,你好。”李知作揖。

  “诶,这个人说话客气。您怎么称呼?”白灼没有料到。

  “小生李知,刚从建宁府过来。”李知说。

  “我们也是从建宁府来的。”洪梢说。

  “嘿!嘿!我们可不是来认老乡的。”一个拿刀的方脸汉子说。

  “你又是谁啊?你凭什么管我们认老乡?”洪梢不客气地说。

  “这可是我们八卦刀门的少主。”方脸汉子身边一个随从说。

  “他叫陈斌。”石承礼补充道。

  “干脆你们都先自报家门吧!大家都相互认识了,我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你们。”白灼有点烦了。

  “就是,免得等一下被我师父打死了,还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倚仗师父和师弟的盖世神功,洪梢可敢说话了。

  “你说什么!”

  “姓白的你不要太嚣张!”

  “你不要仗着武功高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们人多不怕你!”

  ……

  “不好意思,武功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不服气的过来跟我师父单挑。”洪梢说。

  也是奇怪了,今天白灼都没有制止洪梢的大嘴巴。在这种阵仗下,确实需要一些气势。

  门外的人都只是逞口舌之快,没有人敢真的上前一步。这时,终于有一个人从李知身边走出来,他说:“在下惊雷剑彭千里,斗胆向白色死神讨教几招。”

  石承礼看到这个人不禁担心地对白灼说:“这个人是通判吴恒旭的保镖,他的惊雷剑法在福州城内算数一数二的。”

  “彭护卫……”李知说。

  “公子放心,只是切磋,我有分寸。”彭千里道。

  彭千里持剑走向白灼。白灼心里惊惶:糟糕,玩大了!

  呼!呼!一个身影踏风而来,一个空中翻滚稳健落地。

  “郭里红!”白灼、洪梢同时喊道。

  “风中剑客郭里红。”

  “他就是郭里红呀!”

  众人议论。

  洪梢开骂:“你个不要脸的郭里红!前几天你不是说下次去延平府再跟我师父比试,今天竟然也跟着这一群乌合之众来为难我师父,落井下石。”

  “你说谁是乌合之众呢?你们才是乌合之众!”众人回怼。

  郭里红还是一股傲气,微仰头侧身说:“我说过的话绝对做得到,今天我是来找彭千里挑战的。”

  “我今天要先跟白色死神切磋,我们可否改天再比?”彭千里说。

  “不行,必须今天比试。不然我怕你万一被白色死神打死了打残了,我找谁比剑?”郭里红说。

  “你认为我会输给他?笑话!我彭千里手里的剑可不是吃素的。”彭千里不屑。

  “是不是吃素的?跟我对战一场就知道了!”郭里红借机把话引过来。

  “好,既然你那么想尝尝失败的滋味,我就成全你!”彭千里同意了。

  “这话我听太多人说过了,最后都是他们自己尝到失败的滋味。”郭里红冷笑。

  彭千里终于被激怒了,拔出利剑。郭里红三棱剑亦出鞘。双方相视而立,风雷即将对决,众人向外围后撤,屏住呼吸,空气变得非常安静,一场剑客大战即将拉开帷幕。

  街上,一个七八岁的小孩独自一人拿着一枚铜板抛着接着玩,结果有一次铜板没接住,掉落在地上。这一瞬间的声响,都被郭里红、彭千里同时察觉到,仿佛是进攻的信号,两柄利刃交锋,乒的一声,双方回撤后继续进攻。

  “第四剑:起尘土。”郭里红大喝一声,剑斜地划弧形,剑气波动,尘土如浪,滚滚而去。

  “平地风雷。”彭千里挥剑,剑气冲向地面弹起,与尘浪对冲消亡。与此同时,郭里红已脚尖逐尘浪、跃起直刺,口里喊:“第七剑:破峰白沫成条。”虽然剑锋来得极快,但彭千里从容应对,一招“如雷贯耳”,利剑在空中画圆,几次碰及郭里红的三棱剑,卸下剑的锋芒。

  “第五剑:小树摇摆。”郭里红步伐诡异,剑意不明,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彭千里没有有效破解之法,只能腾空。郭里红攻击不停歇,一招“第一剑:烟直上”,剑气直冲上空,身轻如燕,紧随而上。彭千里在空中一个翻身,大喝“电闪雷鸣”斩剑而下,剑气快而凌厉如闪电。郭里红急忙脱兔避开攻势。

  郭里红身稳后,调整呼吸和步伐,使出“第九剑:浪峰倒卷。”剑在身外飞转,形成罩势,毫无破绽。

  “好剑法!”彭千里都不禁夸赞。他双手握剑,凝视郭里红及其剑法,等待时机,之后一句“雷厉风行”,脚下生风,臂上聚力,无剑气,重剑力,击一点。双剑连续激烈碰撞,不断迸出火花。

  郭里红、彭千里双方力战不分胜负,收势回力。众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大气不敢出。

  “风中九剑果然厉害,不过你已经使出第九剑,还是没能打败我,你可以走了。”彭千里得意地说。

  “哈哈哈,风中剑法现在已经不止九剑,今天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几天废寝忘食钻研出来的第十剑和第十一剑。”郭里红更得意。

  “什么!”彭千里大惊。

  众人失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