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报仇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22 2020.07.23 22:10

  洪梢坐在废弃的宅子的院子里,哭丧着脸,他感觉自己失去了希望,内心的疼痛超过了蜂毒的疼痛。

  “哟,这谁啊?怎么满脸脓包、一副熊样?”卢四爷带着六个手下走进院子,亮着明晃晃的刀。

  洪梢惊呆了,慌忙起身。

  “你这个混蛋,上次竟敢偷袭我。今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卢四爷指挥手下,“你们上,杀了他。”

  六个手下将洪梢围住,洪梢意识到今天非死不可了,大声对天空说:“爹,儿子今天下来陪你了。”

  一个手下率先发动攻击,举刀迎着洪梢砍过来。洪梢恍然间感觉好像瀑布的水流迎面冲来,他头一斜,身子一侧,右手飞快抓出,竟然抓到了那个手下的脖子。那个手下想要反抗,洪梢五指一使劲,竟然扭断了他的脖子。

  卢四爷大吃一惊:“白色死神教你武功了!”

  五个手下步伐往后退,先前的嚣张气焰没有了。

  洪梢也没明白刚才怎么回事,自己竟然一招杀了一个人。

  “大家不要慌,我们人多一起上!”卢四爷紧急稳住场面。

  洪梢提前行动,一个翻滚起身,迅速绕到一个手下的身后,铆足劲使出浑身力气朝那个手下的后颈击打,那个手下瞬间倒地。

  又是一招杀敌!卢四爷和手下靠在一起。洪梢似乎明白了什么,但他心里其实没有底气,没有绝对把握同时对付几个人,于是说:“我今天只想杀卢四爷,其他人我不追究,你们可以走了。”

  “不许走!你们今天要是走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卢四爷恐吓手下。

  剩下的四个手下不敢上,也不敢撤。

  卢四爷背过手,悄悄摸出暗器,突然射出。洪梢未防备,腹部中了暗器。卢四爷得意地说:“我这暗器上有毒,任你武功高,今天也要死在这里了。”

  “你好卑鄙!”洪梢看着暗器说。

  卢四爷耐心地等待毒性发作,然而洪梢没有察觉到异样,只是腹部伤口有点疼,而且还不及蜂毒的疼痛。

  “你怎么还没有毒发?”卢四爷不禁怕了。

  洪梢抬抬手,示意没事。

  这时一个手下说:“四爷,那个白色死神好像对毒药很有研究,上次黑龙教就没毒到他。”

  洪梢想起了一件事,借机说:“实话告诉你们,今天上午我奉白色死神的命令来杀卢四爷。”

  “原来是设圈套!故意引我上钩。”卢四爷恍然大悟。

  “白色死神只让我杀卢四爷,所以其他人没必要在此送命,你们快走!”洪梢说。

  “不许走!”卢四爷凶狠地看着手下。

  洪梢见四个手下进退两难,于是大声喝道:“滚——”

  这声音气势给了四个手下逃走的勇气,把卢四爷一个人留了下来。这下变成了一对一,卢四爷更没有胜算了,只能笑脸跟洪梢商量:“洪梢兄弟,您消消火,我知道我把你爹打死了是我的错,我愿意赔偿,你说吧要多少钱,我赔给你!”

  洪梢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刀尖对着卢四爷说:“我只要你的命!”

  卢四爷见软的不行,只能硬拼了,大喊一声后双手握刀挥砍。洪梢慌乱应对,破绽百出,被卢四爷划了两刀。卢四爷嘚瑟起来了,说:“哈,原来白色死神的徒弟也不过如此!”

  “我还不是他的徒弟。”洪梢说,“白色死神给我出了三道关,过了才能拜师,前两关我已经过了,这第三关就是取你的狗命。”

  “原来如此!之前那两招是你偷学的,所以你一直怂恿我的手下离开,就是知道你根本打不赢我们。我们都被你唬住了。既然你还没学到真功夫,那么今天就让我来教教你。”卢四爷奸笑着摆出招式。

  “那就来吧!”洪梢说完先发制人。几招过后,洪梢又出大破绽,卢四爷一刀砍在洪梢左肩膀,他冷笑说:“这下报了我的肩膀之仇。”

  “那我就报杀父之仇!”洪梢左手拔出腹部的暗器,快速插入卢四爷的腹部。卢四爷连忙后退,从身上找解药。洪梢抓准机会,连续砍过去。这回轮到卢四爷仓皇应对。卢四爷无心恋战,只想快点找到解药,终于在慌乱中掏出一个药瓶子。洪梢的攻势更猛,不给卢四爷服药的机会。

  渐渐地,卢四爷身上的毒开始发作,他被洪梢砍了几刀,药瓶子也掉落了。洪梢几脚把药瓶子踢得远远的,然后退开来,等待卢四爷进一步毒发。

  卢四爷有气无力地吟语:“洪梢兄弟,救我,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

  “我对你那些肮脏的钱没有兴趣。”洪梢举起刀,大力挥舞,打掉了卢四爷的刀,然后侧身一脚踹倒卢四爷。

  洪梢提刀走向卢四爷,说:“前面你说我今天要死在这里了,现在我把这句话还给你。”

  一道血溅起。

  杀了卢四爷之后,洪梢内心五味杂陈,大仇得报,他一点也不开心。他扔掉刀,捂着伤口走出了院子。

  天色已黑,洪梢来到父亲的坟头上,磕了三个头,大喊:“爹,儿子给你报仇啦!”

  “爹,这次能够杀了卢四爷,多亏了白大侠的帮助,他是我的恩人。而且我已经过了他设的三道关,明天我将正式拜他为师,一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他。”洪梢说完又磕了三个头,然后起身走了。

  和平镇上,卢四爷的宅子里,卢四爷夫人焦急地走来走去。一个手下跑进来给卢四爷夫人报告:“夫人,四爷被洪梢杀死了。”

  “啊——”卢四爷夫人大脑一片空白,几乎站不住了。手下连忙过来扶着。卢四爷夫人稍微清醒了一下,说:“快去报官!”

  那个手下回答说:“现在天太黑了,明天一早我陪夫人一起去。”

  卢四爷夫人开始哭哭啼啼:“这下怎么办?留下我和两个孩子以后怎么生活呀?”

  翌日,卢四爷夫人来到县衙里,述说了情况。县太爷指着卢四爷夫人的鼻子说:“明明是卢四爷去杀人,最后被人反杀。你还敢让我去抓凶手?上次卢四爷把洪梢他爹打死了,我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你们现在又给我整出幺蛾子。”

  卢四爷夫人立刻明白县太爷是想要好处,于是拿出几张银票。县太爷想要接过银票时,旁边的师爷给他使了眼色。县太爷于是说:“卢夫人,您梢坐片刻,我突然想起来有件事要紧急处理一下,我去去就来。”

  县太爷和师爷来到一个房间里,县太爷问:“你刚才制止我是什么意思?”

  师爷解释说:“卢四爷一死,他的势力就会瓦解,今天收只能一份的钱。大人就不想长远考虑?”

  “你这话里有话?说清楚点。”县太爷说。

  “黑龙教麻沙镇分舵新任舵主陈宇昨夜来找我,他听说了卢四爷的事情,有意吞并卢四爷的地盘。他表示,只要大人肯鼎力支持,卢四爷家里的财产分一半给您,另外每年孝敬您的份子钱比卢四爷原先给的多一成。”

  县太爷顿时两眼放光,故作矜持地说:“这样不好吧?卢四爷跟我可是十几年的交情,他刚走,我怎么能这样对他?”

  “大人,您这十几年来为卢四爷劳心劳力,而他可是发了不少财。如今他还没好好报答您就匆匆离去,现在是最好的机会。您跟黑龙教未来也会有十几年的交情,这是陈舵主给您的见面礼。”说着师爷拿出几张银票,面额超过了卢四爷夫人的银票。

  县太爷慢慢地接过银票,问师爷:“那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师爷附和说。

  卢四爷夫人看到县太爷走出来,赶忙把银票递过去。

  县太爷立刻竖起脸,大喝:“大胆刁妇,竟敢贿赂本官,来人!”

  卢四爷夫人吓了一跳,银票掉落地上。

  几个衙役快步过来。

  县太爷中气十足地大声嚷道:“卢四爷一干人横行霸道、欺压百姓,百姓怨声载道,本官作为百姓的父母官,理当为民做主,立即派人查封卢四爷财产、羁押相关人等,这卢四爷夫人公然意欲行贿本官,实在可恶,先带下去关起来。”

  “诺!”衙役得令。

  “大人,你——”卢四爷夫人脸色苍白,口干舌燥,话都说不出来。

  洪梢回到了山寨里。一进门他就兴奋地喊:“师父,师父,我回来啦!”

  白灼正在整理草药,听到洪梢的声音,放下手里的活出来看。

  “师父,我杀了卢四爷!我第三关完成了!”洪梢高兴极了。

  白灼却一脸懵:他竟然做到了!

  “师父。”洪梢跪下拱手说,“徒弟先前误会师父了,原来师父设计的三道关都暗藏深意,都是在磨练徒弟。第一关,是让徒弟懂得迎难而上,锻炼手臂和指掌的力量,学会控制身体的平衡,躲避水流的冲击;第二关,是让徒弟懂得运用技巧,锻炼腿部和腰部的力量,学会掌握身体的灵活度,躲避马蜂的攻击;第三关,是让徒弟懂得克服恐惧,锻炼心理承受能力,把前两关所学融会贯通,应用于实战。”

  白灼一边听一边思考:貌似说得挺有道理的。呸呸,完了,这下我真的要收他徒了。不过,这样看来洪梢命中注定与我有缘,我岂能辜负上天的旨意?

  于是,白灼说:“先别叫我师父,你还没正式拜师呢?先起来吧!”

  “是,师……白大侠。”洪梢起身。

  洪梢跟着白灼走,他突然想起什么,说:“白大侠,有一件事情我没有想明白。那天,卢四爷用有毒的暗器击中我的腹部,但是我没有中毒,我再想是不是因为吃了你给的药?”

  白灼回过头,说:“还有这事?我看一下伤口。”

  洪梢解开上衣,露出腹部。白灼凑近认真看,嗅了嗅,摸了摸,又检查了洪梢眼睛、口腔和指甲,然后说:“卢四爷暗器的毒应该是一种蜘蛛的毒液。你中的蜂毒正好能克制这种蛛毒,所以你没事。”

  “没想到被马蜂蜇了,反而因祸得福,这其实也是师……白大侠的功劳。”洪梢庆幸地说。

  “我觉得是你小子天生与我有缘。”白灼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真的吗?师父!”洪梢脱口而出。

  “又叫我师父!”白灼轻轻拍了洪梢头一下,俨然一副师父的模样。

  在大厅里。白灼坐在虎皮椅子上,洪梢跪下双手奉茶,说:“请师父喝茶。”

  白灼接过茶喝了一口后说:“从今天起,我正式收你为徒。你以后就跟我一起住在山上。”白灼不敢多说,更不敢提教武功的事情。

  “是,师父。”洪梢应诺后叩首三次。

  白灼带着洪梢来到一个供台前,对洪梢说:“上面的灵位是我的师父伍拾圆,也就是你的师公,你烧三炷香,拜一下。”

  “是,师父。”洪梢照做。

  过后,洪梢问:“对了师父,我们门派叫什么名字?”

  “门派?我们没有名字。”白灼回答说。

  “那我们一起想一想,取一个霸气的名字?”洪梢接着问。

  “这些都是虚名,我们认认真真把自己做好就行了。”白灼摆摆手说。

  洪梢跟着白灼来到白灼的卧房,看到迎面供台上的关公像,洪梢诧异地说:“奇怪,关公像貌似应该不能摆在卧房里的,煞气太强、犯冲,不利于身体健康。”

  “是这样吗?我不懂这个。那我们把他请出去。”白灼说着招呼洪梢一起动手。他们先烧三炷香,面向关公拜了三拜,心中默念请示旨意,然后把香插在香炉上。接着白灼先移走香炉,洪梢要去请关公像,结果使出全力也不能动关公像分毫,他说:“师父,整个关公像好像非常重,而且被固定住了。”

  “是吗?你转动试试看?”白灼说。

  于是洪梢用力一转,关公像果然转动了,整个供台向侧面移动,墙面上露出一个暗门。

  白灼和洪梢同时反应过来,齐声道:“土匪的财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