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黄府治病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03 2020.07.28 22:55

  “你好,请问黄员外家怎么走?”白灼在街上问一个路人。

  “你找黄金万呀?往前一直走,到了醉仙酒楼,左拐继续走,遇到一堵长长的白色高墙,那里就是黄员外家。不过,你得右拐走一小段才可以到大门,黄员外家的门口有两座石狮子,屋檐两侧挂着大灯笼,门牌上写着黄府。”路人答。

  “好的,谢谢。”白灼道谢后,想着快点救人就小步快跑。到了醉仙酒楼,白灼赶紧停下休息,发现小跑后竟然出汗了,他擦了擦额头的汗,左拐慢步走。

  借助夜色,莫飞飞身穿夜行衣、脸上蒙着黑纱布在屋顶飞来飞去,不一会儿就到了黄府。她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无异样后顺着柱子滑落着地。莫飞飞贴着柱子,半蹲快步跑向另一个柱子,然后走到窗户旁,手指沾口水后去戳窗纸,结果没戳破,莫飞飞心道:黄金万果然有钱,用的是高级油纸。

  莫飞飞从头发上取下发簪,用尖头扎破油纸,她透过油纸孔看了看里面的情况,发现不是自己要找的地方后,蹑手蹑脚地去往下一个房间。

  莫飞飞看到一个房间门口外面露天下摆放着一座巨大的鱼缸,她心道:鱼缸是聚财意思,贵重物品一定都在这个房间里。

  油纸扎破后,莫飞飞看到房间里面果然有不少字画、瓷器、玉器等。她再次观察周围的情况后,拿出两根弯头的钢丝,在门上的锁眼里摆弄两下,锁便开了。莫飞飞轻轻地取下锁,打开门进去,然后把门合上。

  莫飞飞没有去碰字画、瓷器、玉器,而是打开柜子的抽屉、柜子上摆放的盒子,她在找别的东西。陆续打开几个抽屉、盒子后,莫飞飞终于在一个盒子里找到她想要的东西——千年雪莲。她欣喜地拿起盒子、留下一包十三香,然后走出房门,关门上锁。

  接着,莫飞飞一个蹬步,踏着鱼缸缸口借力飞上屋顶。在屋顶上,莫飞飞注意到下方的巷子路上有一个全身白衣的男子,她密切注视着这个男子,感觉貌似一个人。没错,白灼走到黄府围墙外了。莫飞飞心道:难道这个人就是白色死神?我还是先等他走远再从这里离开比较稳妥。

  然而,白灼停在原地不动,他那双死鱼眼的眼珠左右转动,像是在观察什么。莫飞飞心道:莫不是我被他发现了?既然如此,我今天就来试试你,看看你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莫飞飞取出一枚八角茴香形暗器,瞄准白灼的脑袋射出。白灼突然右脚后撤半步,弯腰下去,莫飞飞的暗器从后背上方飞过。白灼右手往地上一摸,之后又迅速站起。莫飞飞心惊:好厉害,被他躲开了!

  白灼看着手里的一枚铜钱,心道:竟然捡到钱了!不知道有没有被其他人发现?

  白灼突然一个左转头,莫飞飞误以为自己被白灼看到了,急忙躲闪,结果脚下打滑,从屋顶摔下来,直接掉入大鱼缸里,扑通——巨大的水声响起。莫飞飞左手撞在水缸缸口上,撞击力迫使她左手上装千年雪莲的盒子飞落地上。莫飞飞从水缸里挣扎站起来,她扯下黑纱布大口喘气,头发上的水珠不停地滑落到额头和脸颊,睫毛上的水珠让她无法完全睁眼。

  “有贼!”“快来抓贼!”传来家丁的喊声,锣声同时密集响起。

  莫飞飞从水缸里跳出落地,抖了抖身上的水,突然想起千年雪莲,下意识去找。这时一群家丁来了,莫飞飞脸上没有蒙黑纱布,怕被看到脸,只能放弃千年雪莲,转身蹬着水缸缸口再度飞上屋顶,消失在黑夜中。

  “是个女飞贼,从屋顶逃走了,快出去追!”家丁喊。

  白灼在围墙外听到里面的声响,心道:有钱人家就是容易遭贼。

  白灼走到黄府大门口,这时大门正好打开,从里面冲出十几个执棍家丁。家丁一看这是个穿白衣的男人,衣服也是干的,说明不是那个贼,于是留下两个家丁守门,剩下的全部追贼去了。

  “请问……”白灼话没说完,两个神经紧绷的家丁把棍子对着白灼说:“你要做什么?”

  白灼笑笑说:“不要紧张,我是个医者,来给你们家公子看病的。”

  两个家丁相视了一下,其中一个说:“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汇报老爷。”说完就进门去了。

  管家正陪着黄仁旺在失窃的房间里,管家拿着那盒千年雪莲对黄仁旺说:“老爷,刚刚清点了一下,只有这盒千年雪莲差点被盗,其他完好无损。”

  “这十三香简直太可恶了!竟敢来我家来偷东西!”狠话放完,黄仁旺又得意地说,“我听说,这女飞贼十三香盗窃二十几年从未失手,没想到今天在我家栽了跟头,哈哈哈!”

  “老爷您福星高照、百鬼莫侵啊!”管家趁机奉承。

  黄仁旺本来还挺开心的,听到“百鬼莫侵”这个词顿时大怒,猛拍管家的头:“放屁!如果百鬼莫侵,小宝就不会得恶疾!”管家抱头鼠窜。

  刚才门口的家丁跑过来传话,说:“老爷,大门口有个白衣男子,说能医治小少爷的病。”

  管家被黄仁旺又打又骂,心里有火气,便说:“这肯定又是来骗钱的庸医,赶走赶走。”

  “慢。”黄仁旺白了管家一眼,说,“这大半夜过来,说不定有真本事。去把他请到客厅,我过会儿就过去。”

  “是,老爷。”家丁应诺离去。

  家丁把白灼带到客厅,说:“您稍等,老爷马上就过来。”

  “好的,谢谢!”白灼拱手说。

  看着客厅的装饰、高档家具和各种珍贵摆件,白灼心里不免痒痒的:真有钱!

  过了片刻,黄仁旺、管家来到客厅外的院子里。管家仔细瞅着客厅里走来走去的白灼,总觉得眼熟,拉住黄仁旺悄悄在他耳畔低语:“老爷,你觉不觉得这个男子像一个人?”

  “像谁?”黄仁旺问。

  管家用更低的声音说:“白色死神。”

  “啊——”黄仁旺失声喊出。

  白灼被喊声吸引过去,对着黄仁旺、管家抿嘴笑了笑。

  黄仁旺冷静了一下,若有所悟地说:“哦——原来如此,千年雪莲之所以没有十三香偷走,其实是因为白色死神帮了我们。”

  “我就说嘛,十三香这么厉害的女飞贼,怎么会无缘无故掉到鱼缸里?原来是白色死神干的。”管家说。

  “这白色死神会辨毒,可能真是个医术高手。走,我们进去。”黄仁旺感觉到了希望。

  “黄员外,你好!”白灼对走进来的黄仁旺拱手作揖。

  黄仁旺赶紧回礼,说:“你好,这位大夫怎么称呼?”

  “白灼。”白灼答道。

  “还真是白色死神!”黄仁旺大喜过望。

  管家赶紧提醒黄仁旺失态了。黄仁旺收了收神态,客气地问:“白大侠真的可以医治小儿的病?”

  “我能否先去看看孩子的情况,再做详细判断?”白灼不敢妄下定论。

  “可以,请随我来。”黄仁旺说。

  黄仁旺的小儿子黄家宝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低声呻吟。

  白灼见状厉声问道:“你们是不是给他吃了安神药?”

  黄仁旺弱弱地回答说:“小宝肚子一直疼,他不停地喊叫,所以才给他吃了止痛药和安神药。”

  “如果你们想他早点死,就尽管喂他吃安神药。”白灼脾气上来了。

  黄仁旺不敢应声,转头对管家和下人喝道:“听好了,以后不许给小宝喂安神药。”

  白灼对黄家宝进行了详细检查,结果如他所料。

  “怎么样?”黄仁旺着急地问。白灼正要开口,黄仁旺马上制止说:“等一下,白大侠,我们出去说。”

  白灼想了一下,说:“不,我要在这里说,让孩子也听到,这样有利于医治。”

  “行行行!”黄仁旺虽然内心不安,但是不敢拒绝。

  “孩子得的是恶毒之症,这是一种绝症,而且恶毒已经侵入内脏,无药可救……”白灼说。

  “什么?”黄仁旺又听到了不想听的话,大声喊道,双目瞪得滚圆,对着白灼要开骂。

  白灼用死鱼眼凶了一下黄仁旺,吓得黄仁旺浑身发抖,不敢出声。白灼说:“黄员外莫急,无药可救不代表必死无疑,这病可以医治。”

  黄仁旺这才把提着的心放下。

  “恶毒之症,光靠吃药是治不好的,最佳方案是自然疗法。”白灼说,“不过,我现在必须马上给孩子施针,用针灸先护住心脉,防止恶毒攻心。”

  白灼解开黄家宝的衣服,取出随身携带的针带,给黄家宝施针。施针后,黄家宝也完全醒了。

  “小宝,你醒了。”黄仁旺轻声说。

  黄家宝眨了眨眼。

  白灼站起来说:“所谓自然疗法,即让身体回归自然,让自然治愈身体。首先,去山里找一个住处,把孩子送过去疗养……”

  “我在山上有座避暑山庄。”黄仁旺马上应答。

  “嗯,在山林里,让孩子吸收自然的光照、清新的空气、山泉水的养分。可以弄一些小鸟、松鼠陪他。”白灼继续说,“饮食要吃山里的动物、野菜、菌菇、水果,捣烂熬成粥、榨成汁,少吃多餐。我会开三个药方,早中晚各不同,熬的药汤要混入肉粥或菜粥里喝下。”

  黄仁旺听了直点头。

  “记住,不要乱给他吃大补的膳食或药材。”白灼怕黄仁旺乱来,便提醒他。

  “知道,知道。”黄仁旺说。

  “每隔三天,用针灸护心。至于止疼,止痛药和针灸**流用。通过这一系列自然疗法,孩子至少可以多活两三年。如果能撑过五年,且身体有好转,就有治愈的可能性。”白灼说完坐到黄家宝身边,握住他的手说,“我刚才说的话,你都听见了,你要相信我,更要相信你自己。从现在起,你不是为家人而活,你要为自己而活,自然会赋予你生命力,明白吗?”

  黄家宝眨眨眼示意明白。

  “好孩子。”白灼没有松开黄家宝的手,对黄仁旺说,“对了,给他弄一些益智玩具或小手工活,这也有利于他的病情好转。”

  “好的,好的。”黄仁旺听完觉得这个自然疗法很特别,估计可行,不禁热泪盈眶,双手合十说,“夫人,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小宝……”

  白灼听到这话赶紧把黄仁旺推到房间门外,小声说:“以后千万不要再说类似的话,这样会给孩子压力的,影响治疗。”

  “是,是。”黄仁旺擦了擦眼泪说。

  白灼说:“现在就去安排吧,明天一早送孩子去你的避暑山庄,我也会一起去待上几天,观察病情变化。一会儿我开个药方,你让人明天多抓几天药一起带过去。”

  “好的,谢谢白大侠!”黄仁旺深深地向白灼鞠了一躬。

  白灼突然想起什么,说:“有一件事需要黄员外帮忙一下。”

  “白大侠尽管吩咐。”黄仁旺说。

  “我本来今天只是出来办件小事的,结果临时听到孩子的病情,急于救人才连夜赶来,明天还要一起去避暑山庄住上几天,所以黄员外能否派人去给我的徒弟传个口信,告诉他我在这边的情况,让他别担心。”白灼说。

  “当然没问题!”黄仁旺说完就去找管家了。

  事情安排妥当后,黄仁旺亲自送白灼去客房,到了门口白灼的肚子突然咕咕叫,他感到好尴尬,心道:晚饭在路上没怎么吃,现在都饿了,这下要被人笑死了。

  黄仁旺反而觉得不好意思,说:“对不住对不住,招待不周。管家,还不快点给白大侠准备点心!”

  “是,老爷!”管家带着一个家丁走了。

  “那白大侠一会儿吃完点心,早点休息,我们明早辰时一刻吃完早餐就出发。”黄仁旺拱手说。

  “黄员外也早点休息,明早见!”白灼拱手说。

  门啪的一声关上。

  一个不眠之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