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师父不出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寿宴

师父不出手 赖振富 4034 2020.07.27 12:25

  连江位于东南沿海,当地盛产鲍鱼,凭借体肥壳艳、鲍肉细嫩、味道鲜美等优势,活体鲍鱼、干制鲍鱼卖往各地,达官显贵纷纷购买,销量可观,让当地人富裕起来。

  后来,有土匪、海盗盯上了这里,时不时来打劫钱财。为了对抗土匪、海盗,当地人组织年轻力壮的人成立了海鲍帮,后来渐渐发展成为制定行业准则、规范市场、联系官府、服务鲍鱼养殖户的行业帮会。

  今天是海鲍帮现任帮主林长风五十九大寿,连江当地名望豪绅、全国海产水产行业大佬、富商巨贾、各路英雄豪杰纷纷来贺寿。

  在连江,长辈做寿都是男庆九、女庆十。

  厅堂内,林长风满面春风,与几位重要宾客交谈甚欢。

  厅堂门口,管家和家丁在收礼并登记。

  府邸门口,海鲍帮副帮主陈之远和几个帮众在迎接来宾。

  陈之远看见远远地有三匹马驮着三位道人过来了,便对一帮众说:“快去告诉帮主,武仙派的人来了。”

  那个帮众快速来到林长风身边汇报:“帮主,武仙派的人来了。”

  林长风立刻对宾客说:“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然后迈着畅快的步伐朝门口走去。

  靠边的一桌,几个人聊着武仙派与海鲍帮的渊源。

  “二十多年前,林长风和几个海鲍帮帮众去汉阳送货收款,回来时在山路上遭遇劫匪,当时武仙派弟子古白石也就是现任掌门刚好路过,救了林长风他们一命。从此两个帮派建立了铁一般的关系,古白石和林长风成了忘年之交。前年古白石八十大寿,林长风亲自前往武当山,送了一颗鸡蛋那么大的夜明珠。”

  齐云松一行人下马,看到门口的林长风,用洪亮的嗓门说:“林帮主,两年没见,还是这么精神啊!”

  “哈哈哈,老啦,不中用啦!”林长风笑开怀,皱纹都出来了。

  “林帮主,您老当益壮!”孙云鹤道。

  “见过林帮主,祝林帮主福如东海!”深智拜贺。

  “感谢光临!”林长风拱手回礼。

  齐云松走近林长风,说:“林帮主,师父他老人家托我给您道个歉,他年事已高,出不了远门,不能亲自到场给您贺寿,让我师兄弟以及小徒深智前来给您拜寿,师父希望您不要介意啊!”

  “你这就说见外话了!我跟你师父什么关系?来来来,快进来,我给你们引荐几位重要人物。”说着林长风与齐云松一行人一起步入门内。

  在厅堂门口,齐云松让深智把礼盒拿来,打开递给林长风,说:“这是家师亲手采摘的千年灵芝,可以延年益寿。”

  “这礼物太重了。”林长风心里乐开了花。

  “礼物再重,也比不上您和家师的情谊重,比不上海鲍帮与武仙派的情谊重。”齐云松说。

  “这话说得好!来,管家,收好。”林长风吩咐管家收礼登记后,携齐云松的手进入厅堂。

  “齐道长!”许多认识齐云松的人向其拱手问候。

  “你好!”“你好!”齐云松回礼问候。

  林长风和齐云松、孙云鹤来到几位新面孔前,林长风面向众人说:“各位,这两位是武仙派古白石掌门真人的大弟子齐云松道长、二弟子孙云鹤道长。”

  “见过齐道长、孙道长!”众人拱手齐说。

  “现在,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他们这几位。”林长风说。

  “长白山三宝帮,夏帮主。”

  “黄河双雄,郝大侠、杨大侠。”

  “山东墨客,王先生。”

  “徐州名角,史先生。”

  “长江帮,侯帮主、方副帮主。”

  “江南富商,陶兄、沈兄、潘兄。”

  “秦岭富商,张兄。”

  “云南彝族巫师,张大仙。”

  “温州温柔刀客,施大侠。”

  齐云松拱手说:“各位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名人,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众人谈笑风生。

  热热闹闹的寿宴,大家开怀畅饮,许多人喝得酩酊大醉。

  次日清晨,林长风和齐云松在海边散步。

  “林帮主,此番来连江,除了给您贺寿,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您。”齐云松说。

  林长风看着齐云松凝重的表情,感觉不妙。

  “三个月前,我三师弟叶云延抓住了一个企图偷取我派武功秘籍的弟子,经审问,这个弟子竟然是黑龙教的人,他在一年前加入武仙派,潜伏下来就是为了盗取武功秘籍。”齐云松说。

  “黑龙教竟敢派人潜入武仙派偷秘籍,真是武林败类!”林长风愤怒地骂道。

  “这件事引起了家师的高度重视,随后我们秘密调查了内部弟子和所有产业、店铺的人员,结果又揪出了三个黑龙教的人,另外有一个药材铺的掌柜被黑龙教收买了。”齐云松继续说,“我们从一个黑龙教的人口中得知,海鲍帮里有人和黑龙教秘密合作。”

  “什么!”林长风身体一颤,从愤怒转为震惊,急问:“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所以家师让我借拜寿的机会把事情告诉您,让您暗中调查,做好应对黑龙教的准备。”齐云松说。

  “岂有此理!黑龙教真是太过分了!”林长风握紧双拳,怒气不断涌上心头。

  齐云松情绪也跟着激动起来了,说:“黑龙教一直以来利用妓院、赌坊、地下钱庄大肆敛财,贿赂官府、笼络人心,设计陷害忠良和正派人士,吞并别人的地盘,侵占他人的财物、产业,为非作歹,无法无天!”

  林长风接过话来,说:“前段时间,黑龙教盯上了三阳门的酒厂,于是安排人诱骗三阳门的一个弟子染上赌瘾,又让他借地下钱庄的高利贷,导致他无法翻身。之后胁迫这个弟子去偷三阳酒的配方,还一把火烧了酒厂。裘掌门一怒之下率领弟子去找黑龙教算账,结果黑龙教早有准备,第一护法凌合泛将裘掌门打死,黑龙教众人还一路追杀三阳门的人,幸亏遇到白色死神才化解危难。”

  “我来的路上顺道去了三阳门,目前郑云松和其他弟子正在想方设法恢复门派和酒厂,努力挽回损失。郑云松兄弟与我同名,我俩一见如故,我答应他日后和他一起去黑龙教讨回公道。不过,当前更要紧的是尽快查出海鲍帮里谁在暗中与黑龙教合作,否则海鲍帮可能会重蹈三阳门的覆辙。”齐云松说。

  “查是一定要查的。但真要调查起来可能会有难度。如果只是有人潜伏进来,只要针对新人进行摸底、跟踪,很快就会有结果。但是合作的话,谁都有可能。”林长风长吁了一口气,说,“齐老弟,你是不知道啊,海鲍帮看似团结,其实内部矛盾重重,每个人都在为各自的利益盘算。我这个帮主做得小心翼翼啊!”

  “林帮主,您的顾虑家师早已料到,所以让我和师弟留在这里一段时间,协助您调查。”齐云松说。

  “太好了,还是你师父最了解我。”林长风拍了一下齐云松的肩膀,心头的愁云被海风吹走了。

  “老爷——”一个家丁向海边奔跑过来。

  “什么事?一大早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林长风斥责家丁。

  “老爷,我们的寿礼被盗了!”家丁缓了口气说。

  “什么?我们快回去!”林长风感到大事不妙。

  “知道是谁干的吗?”齐云松边往回走边问。

  “十三香!”家丁紧跟步伐说。

  推开房间门,一股十三香的味道扑面而来,里面堆放的礼盒都被打开了,千年灵芝等贵重的寿礼都被盗了,留下的都是价值不高的礼物。在一张桌子上有一个红色的小布囊袋。林长风走过去,打开嗅了一下,说:“果然是十三香!”

  “老爷,这件事情怪我。昨天因为寿礼太多了,我没能及时放进库房,疏于防范,才导致寿礼被盗。”管家赶紧道歉说。

  林长风想责备管家又不知道说什么,想起刚才海边聊的事情,无奈闭眼长叹:“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齐云松见状赶紧安慰说:“林帮主,这女飞贼十三香在江湖上横行二十多年,从未失手。昨天来了这么多武林英雄都没有察觉到十三香的出现,可见其厉害。就算管家把寿礼放入库房,严加看管,估计也会落入十三香之手。况且,十三香所盗之物都是用于救助穷人。林帮主,这次就当是散财济世了。”

  林长风苦笑:“也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了。”

  白灼和洪梢来到密室地洞里,里面堆放着各种金银珠宝。

  “师父,我们发财啦!”洪梢难掩喜悦之情。

  白灼心内躁动,手足无措,紧张地说:“突然有钱了,内心好不安呀!”

  洪梢看着财宝,忽然一个想法冒上心头,他收起喜悦脸色,说:“师父,虽然财宝现在在我们手里,但有一句话徒弟斗胆必须要说。”

  白灼盯着财宝目不转睛,问:“你说,无妨。”

  “这些钱财毕竟都是抢来的,属于不义之财,我们应该用来帮助别人,特别是帮助穷苦百姓。”洪梢说。

  一语惊醒梦中人,白灼说:“你说得对!我师父生前曾教导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还告诉我要怀有济世救人之心,多为穷人着想,你刚才说得太对了!我们先出去,好好想想怎么用这些钱帮助穷人。”

  “是,师父。”洪梢笑着说。

  回到大厅,白灼和洪梢相对而坐。

  洪梢说:“我在和平镇,有时会去听跛脚李讲江湖的事。江湖上有一些侠盗、飞贼,专门劫富济贫,把抢来的、偷来的财物偷偷放到一些贫苦人的家里。”

  “你是建议我也这么干?”白灼问。

  “师父,我们这里这么多财宝,不能大张旗鼓地分给穷人,否则会给他们添加麻烦,也给我们带来不便。请恕徒儿愚钝,能想到的好像只有这个办法最合适。以师父您的武功,偷偷去穷人家放钱且不被人发现,应该很容易办到。”洪梢说。

  白灼心慌:徒弟呀徒弟,你这是在给我出难题!我哪里会什么武功,这样下去迟早要露馅。怎么办呢?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飞贼来拿了去?唔,飞贼……对呀,我找个侠义的飞贼来帮我办这个事情,这样既能帮助到人,又不用我去冒险,太好了,就这么干!

  白灼淡定地说:“你刚才说江湖上有一些侠盗、飞贼,我们这一带有没有什么侠义的飞贼?”

  “有呀!飞女贼十三香!武夷山以南是她最活跃的区域,每次偷完东西,都会在现场留下一包十三香。”洪梢说。

  “好,我去找她。”白灼有了答案。

  洪梢有点懵,问:“师父,你去找十三香做什么?”

  白灼双手在身上衣服搓了搓,搓去了手心的汗,说:“找她交个朋友。让她帮我把这些财宝分给穷人。”

  “啊?师父为什么不自己去,而要委托别人?”洪梢惊讶地站起来问,他搞不明白白灼竟然会有如此奇特的想法。

  “师父这么做自有师父的用意,就像试你的三道题,都是由深意的。”白灼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搪塞一下。

  “可是师父,我听跛脚李说十三香来无影去无踪,即使知道她昨天出现在某个地方,过了一个晚上她可能又在别的地方出现。师父您武功是很高,但找她恐怕有难度。就算找到她,她这种盗贼为了隐藏身份,都是独来独往,可能不会跟师父交朋友。”洪梢不停地抛出顾虑。

  “这可不一定。十三香劫富济贫,我也要散财济贫,大家都是同道中人,说不定可以交上朋友呢?就这样定了。你先去忙别的,师父好好研究一下。”白灼有点急甚至有点生气,他担心洪梢会继续出什么馊主意,赶紧把他支开。

  “好吧,师父您觉得有把握就行。”洪梢失落地走开了。

  洪梢走开后,白灼紧绷的心松开,扑通扑通乱跳。他继续想:先去哪里打听一下十三香最近活动情况呢?洪梢刚才说和平镇有个跛脚李,好,过两天就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